icon-close

導演的囑咐雖然在一定程度上給到了夏清歡一些對於角色心裡的啟示,但同樣的,她心裡的壓力也更大了。

這看似一個簡單的坐著望天的鏡頭,顯然是開拍到現在為止最難的一場戲。

因為沒有台詞,只有複雜的情緒支撐,這對於一個演員來說,無疑是最考驗演技的一種表演形式。

眾人的注視下,夏清歡小心翼翼的順著扶梯爬上了屋頂,手掌接觸到冰涼的瓦片,讓夏清歡整個人都跟著清醒了許多。

待她在導演指定的位置坐下擺好姿勢,微微仰起頭看著天空上那輪半玄月,開始自己醞釀情緒。

一台攝像機飄在半空中對準夏清歡的臉而後緩緩推進,她的表情被逐漸放大在了導演面前的監視畫面上。

克魯布尼導演神情認真的看著鏡頭裡的夏清歡,現場一片安靜,誰也不敢出聲,都在等清歡進入情緒。

好半晌,見夏清歡眼睛里的內容逐漸浮現,克魯布尼導演才連忙對著攝像導演點了點頭,示意開始。

沒有打板,因為怕外在的聲音影響到進入狀態的清歡,鏡頭已是開始記錄。

夏清歡保持一個姿勢,一動不動的在寒風之中眺望月色,眼眸之內已經不複葉箏初期時的單純與美好,取而代之的是波濤洶湧的暗流和掙扎與無能為力的自我救贖。

這般澎湃的情緒或許遠遠的場邊人並不能看的清楚,可監視畫面前的導演和身邊的人卻是看的真切。

克魯布尼導演的嘴角漸漸浮現笑容,顯然是對夏清歡的表現十分滿意,她對角色心裡的拿捏可謂是十分的到位,她是相信自己的角色的,相信自己就是葉箏。

一個演員,只有自己相信了自己所演的角色,觀眾才會相信這個故事。這一點上,夏清歡顯然是做的非常棒的!

但這情緒並無法維持太長時間,心中的掙扎越是激烈,夏清歡作為演員在投入表演時就越容易逐漸失去控制,慢慢的,那一雙眼睛之中浮現出水霧,似是要落下淚來!

克魯布尼導演見狀,連忙喊道:「咔!」

這一條是一定不能落淚的,不然葉箏這個角色前期樹立起來的人物形象會隨著眼淚一起崩塌!

隨著克魯布尼導演的聲落,眾人紛紛回身,夏清歡哆嗦了一下,卻是坐在屋檐上沒有挪動,因為她知道,依照克魯布尼導演的習慣,即便第一遍完成的不錯,也還要來第二遍甚至更多遍。

而且夏清歡自己剛剛也感覺到了眼淚翻湧,導演應該不會用第一條。

這邊導演對副導演交代了幾句,便又看見副導演跑到屋檐下仰著頭對著清歡喊到:「清歡,剛剛情緒是對的,非常好!後面再控制一下,把鏡頭拉長就完美了,咱們再來一遍!」

夏清歡點了點頭,擺出一個OK的手勢,示意自己明白了!

場外,簡艾因為有心法在身上,所以比別人看的更真切一些,她剛剛完全被清歡的眼神給震懾到了,她甚至都沒有看過交織夜原著,卻也能在她的眼神里看到許多痛徹心扉的內容。

然而就是這樣,導演依舊沒有做到完全滿意,簡艾不禁感嘆自己太外行了!

一遍,又一遍,再來一遍!

這一個鏡頭,可能在電影院的大屏幕里也就停留個十幾秒鐘,可卻足足拍了兩個小時,拍的夏清歡脖子都酸了。

直到最後一遍結束,克魯布尼導演才舒心的點了點頭,用蹩腳的華夏語贊到:「好,很好!」

眾人見狀,紛紛舒了一口氣,場務示意夏清歡可以從房頂上下來了。

「我的天吶,這一個鏡頭就拍了這麼久。」冠桃見終於拍完這個鏡頭了,當下忍不住出聲感嘆。

閆天每周都來探班,聞言也不禁開口:「這條確實拍的有點長,應該是挺重要的一個鏡頭,離太遠也看不太清楚,等上映了去電影院看!」

簡艾笑著點了點頭,到時候她一定要包場支持清歡的新電影。

然而,幾人這邊正說這話,場內突然傳來清歡的一聲尖叫!

以為坐在冰涼的房頂上兩個小時未動,清歡的下半身已經完全麻了,剛剛正準備站起來,卻不想整個下盤一軟,幾乎是完全喪失了知覺,整個人在房頂上一個失重,瞬間便摔了下來!

本來是有工作人員上去攙扶清歡的,可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簡艾幾人更是沒有反應過來,看過去的時候,清歡已經從將近四米高的屋頂摔到了地上!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讓所有人大驚失色!

「清歡!」

簡艾和閆天冠桃三人異口同聲驚叫出聲,而後同時起身跑了過去。

工作人員也一窩蜂的圍了上去,劇組的隨組醫生聞訊也飛速趕來。

夏清歡仰面躺在地上,下半身因為麻痹而感覺不到絲毫的痛感,可是後背位置卻疼的厲害,尤其是腰椎的位置,似是傷到了要害。

冷汗滲出,夏清歡痛苦的擰著眉,周圍的人卻是無人敢隨便動她,直到醫生來了才紛紛讓開。

工作人員撥打了醫院的救護電話,簡艾幾人雖然著急擔心,卻也不敢耽誤劇組醫生給她第一時間的檢查和治療,只能在一旁等待。

「來兩個人把她先抬進去,動作要輕!」醫生開口道。

劇組兩個身強力壯的群演聞言,主動上前將夏清歡抱起,而後將其抱到了劇組臨時的醫療室內。

在劇組設立醫療室是每個劇組必須要做的,但是交織夜自開拍以來,醫療室最常見的就是給劇組人員開感冒藥,清歡還是第一個受傷的!

醫療室面積很小,簡艾幾人自是被攔在了外面。

陳進亦是無比緊張,清歡是他手下唯一的一個藝人,可他卻連和一個人都沒有保護照顧好,竟然讓她受了傷!

這一刻,陳進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

冠桃嚇壞了,那房子雖然是平房,可是那麼毫無徵兆的摔下來,肯定很疼,也不知道清歡怎麼樣了。

閆天更不用說,他最在乎最愛的人就是清歡,根本見不得她受一點傷,眼下還不知道情況如何,他已是急的眼睛都紅了。

相比之下,簡艾還算是相對冷靜的那個人,不到四米的高度,應該不會造成太嚴重的後果,現在主要是怕清歡會傷到脊椎,那可是個脆弱的地方,若是寸勁著地,就糟糕了!

劇組一時陷入短暫的混亂,簡依依沒有上前湊熱鬧,主要是簡艾幾人在,她也不想去觸霉頭。

「從那個地方摔下來,應該是受傷了!」廖博看著醫療室的方向,低聲開口。

「今天晚上的拍攝應該是沒辦法進行了,要不你先回酒店?」簡依依突然看著廖博說到。

廖博點了點頭:「也好,那如果拍攝進行不了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明早我醒了給你發消息!」

顯然,廖博這次並沒有對簡依依動什麼歪心思,簡依依住在劇組安排的三星級酒店裡,而廖博這次則是自己訂的五星級酒店,沒有和簡依依住一起的打算。

簡依依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好,早點休息吧!」

待廖博離開,簡依依才糾結了一下,打算上前看個究竟。

結果剛一抬步,就被突然出現的王銘蕭給叫住了:「依依!」

簡依依腳下一頓,側頭看去,只見王銘蕭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看著自己,夜色下,他的臉色微微有些泛白,眼眸之中卻難掩失落之色。

簡依依微微一愣,看著王銘蕭輕輕挑眉:「怎麼了銘蕭?」

王銘蕭的喉結因為緊張不自然的蠕動了一下,而後才抬頭看著簡依依清純無害的臉蛋兒緩緩開口:「剛剛那個男生……是……」

「啊!」簡依依做出驚訝狀,用手捂住嘴巴:「你……你看見了?」

王銘蕭的心頓時涼了半截,眼底漫出悲痛,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們晚上在華特酒店吃飯了,剛剛也看到你們坐在一起了!」

說著,王銘蕭不禁往前邁了一步:「依依……你、你知道我對你……」

不等他說完,簡依依卻是一臉抱歉的搶先開口:「銘蕭,讓你看見這些真的很對不起,我其實是有些知道你的心意的,所以我知道你可能會難過。」

「其實剛剛那個男生,是我的學長……」簡依依抿了抿唇,露出一副我見猶憐的神情,語氣糾結的道:「他在學校的時候就一直很喜歡我,我拒絕過他了,可是他似乎並不死心。」

「你也知道我這個人的,強硬不起來,而且他也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而且我覺得喜歡一個人是不可控的事情,我不應該因此而責怪他,你說是不是?」

王銘蕭聞言微愣:「你的意思是……他只是你的追求者?」

簡依依點了點頭:「可以這麼說吧,至少現在他還沒有說放棄。而且這次是他突然過來探班的,我完全不知情,不然的話我一定不會讓他來的。」

「但是人既然來了,說是只想看看我,我也不能把他趕走啊,我做不出來這種事的銘蕭。」

「所以很抱歉讓你看見這些難過傷心,但是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也不想這樣的!」

「理、理解……我當然理解!」王銘蕭轉悲為喜,臉上都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了。

簡依依說的聲情並茂,而且對於她這樣一個漂亮的女生,身邊有追求者這種事也算是很容易讓人信服,再加上王銘蕭本來就覺得簡依依溫柔善良,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確實是她會做的事情,當下聽了簡依依的話,便毫不猶豫的選擇相信了她!

「是我多心了,我以為他是你……」王銘蕭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泛白的臉微微有些紅暈。

簡依依抿唇一笑,在撇清了自己和廖博的關係之後,卻也並沒有給王銘蕭見縫插針的機會,直接道:「你真的想多了,我才多大啊,還沒有談戀愛的心思呢,拍戲加上學就已經讓我分身乏術了,真的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想這些。」

輕飄飄的一句話,直接將王銘蕭的路給堵死了。言外之意就是在暗示王銘蕭,你可以繼續對我好,但不能對我表白,因為我現在沒精力談戀愛,也不想談戀愛。

這就是典型的對付備胎的話術。

怎奈王銘蕭被簡依依給吃的死死的,他才不在乎什麼時候表白呢,他要的只是簡依依沒有男朋友這個事實,這樣一來,他才能理所當然的出現在簡依依身邊。

王銘蕭嘿嘿一笑:「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我誤會你了!」 哪怕是滿地的上古天才地寶也只是讓秦南花費了半個多時辰罷了,正如之前靈智所言,給秦南的時間確實多了!

秦南將所有的上古天才地寶煉化之後,站起身來伸了伸懶腰,連續這麼長時間不歇氣的煉化還真是不容易,好在他的實力有所精進。

哪怕是煉化了如此多的上古天才地寶,還是沒有突破天尊。

「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煉化成功,本源之體的擁有者果然恐怖,那麼……接下來便準備應付十大天尊巔峰!」

靈智的聲音再次回蕩在秦南的腦海中,只是告知並未有詢問的意思。

話音落下,一陣血光再次照耀在地面上,只見在萬千屍骨中居然緩緩地站起十道白骨,空洞的骷髏眼中綻放著的紅光很是噬人,身上綻放的氣息無一都是天尊巔峰!

「轟轟轟!」

伴隨著天地的一番震動,那十道白骨居然漸漸在秦南眼皮子底下化作一道道虛影,身形更是在這片天地間飄忽不定,殺機卻是一直圍繞在秦南周身。

「十道天尊巔峰虛影,要戰便戰!」

秦南眯著雙眼,體內戰血徹底燃燒,這一戰竟是讓他無比的期待!

「面對十大天尊巔峰還有如此強悍的戰意,此子不簡單!」

靈智聲音中帶著一絲詫異與複雜。

說時遲來時快,十道虛影中的一道虛影率先出手,一掌向前拍出,蘊含了無數法則與道法的掌印已經轟在秦南面前。

在這一瞬間,秦南彷彿身處戰場一般,無數道利劍宛如流星一般朝著他飛奔而來。

每一柄利劍都釋放出一股驚人大勢,沖刷而下!

緊接著又是一道虛影身形閃過,虛影手中居然多出了一柄狂刀,他手中的狂刀明明沒有絲毫動彈,但是在這四面八方,卻有一滴滴劍雨自行演化而出。

同樣,每一滴都蘊含著無數的玄妙奧義。

又是一道虛影閃過,身上閃爍著一陣陣血光,一股殺戮之氣油然而生,冰冷刺骨的寒意向四面八方瀰漫開。

不止如此,這道虛影爆發出了驚人的速度,腳踩著沒一柄利劍,一拳直轟秦南面門。

那驚天動地的氣勢,像是火山一般,還未徹底爆發,一股危險的氣息就死死的將秦南鎖定。

「我靠!」

秦南心中忍不住爆了粗口,就連這十道虛影居然還懂得配合,這未免有點太坑了!

「殺!」

三人喉嚨中發出一陣冰冷無情的低吼聲,他們眼中只有殺戮,而且或許是因為身為天尊巔峰的關係,哪怕是虛影也有屬於自身的驕傲。

其他幾人暫時並未對秦南動手,反而在一旁看起了熱鬧。

這倒是讓秦南鬆了口氣,「還好不是一起出手,不然就真的有點過分了!」

秦南身上釋放出一股滔天的魔意,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身上的氣勢更是節節攀升,宛如要將這天都要捅破。

不朽上魔真訣,被秦南完全運轉!

在這一瞬間,一個無比神秘而玄妙的魔界居然在他身後演化而出,比當初黃埔絕施展的不知要大上多少倍。

在那魔界之中,黑暗宛如天旋地轉般的旋轉起來,彷彿有千軍萬馬一般發出了一陣驚天動地吼叫聲,令四周凌然的殺意都停滯了幾分。

在這一刻,秦南整個人的氣勢已經達到一種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地步,宛如魔祖一般。

下一刻,秦南衝天而起,化作一道蓋世魔光捲起驚天巨浪,朝著距離他最近的虛影轟去。

那道虛影卻是不慌不忙,身上的氣息居然變得神秘古怪起來,令人捉摸不透。

不止如此,在他的頭頂上方還出現一陣血色霧氣,其中傳來陣陣殺喊聲,朦朧中似乎看到彷彿有千軍萬馬在其中廝殺!

在這一刻,四周所有的一切彷彿活靈活現,上古戰場的場景重現在秦南眼前,無盡的戰意和殺戮之氣竟是讓秦南一時間有些失神。

「幻境?給我破!」

秦南舉起蘊含通天魔氣的雙手,奮力朝著天空一轟,無盡魔意頓時化作一道黑色流光衝天而起,將那層血霧瞬間衝散,四周總算是恢復如初。

「殺!」

此刻,三道虛影的身形閃現出一道滔天的血光,身上的氣勢衝天而起,一時間好似有千軍萬馬和無數利刃刀雨蘊含著無上的法則朝著秦南轟去。

「一起來了么?」

秦南冷哼一聲,本源之體再次徹底運轉,沉浸的原始之力蘇醒而起,血月再次被遮掩。

正如之前的天尊妖獸骨一般虛影身上的血光開始黯淡,身上所散發的氣息也不如之前恐怖。

而秦南周邊卻是湧起了無盡的天地之力,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湧入他的身軀,不到一會讓他的身軀便綻放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

此刻的秦南就像是一尊遠古戰神威風鼎鼎,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只是他這次面對的乃是天尊巔峰。

「原始之拳!」

秦南大喝一聲,蘊含了浩瀚原始之力的拳頭朝著前方轟去。

轟隆隆!

這一刻,整個上古戰場都震動不已,彷彿隨時都會崩塌一般,那產生的餘波讓這原本就殘破的戰場更是殘破。

一拳之下,朝著秦南浩浩蕩蕩奔來的攻擊儘是被化解,三道天尊巔峰虛影更是一個勁的後退,身上的血光再次黯淡了幾分。

剎那間,在一旁看熱鬧的幾位虛影再也坐不住,哪怕秦南還不是天尊,但也值得他們放下心中的傲氣,一起出手對付!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