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對這樣的改造蘇霍伊也是不滿意的,他覺得舷內升降機用得好好的,根本就不需要改。而且在北冰洋和北大西洋惡劣氣候下,舷內升降機也比舷外升降機好用。這種改造根本就是莫名其妙么!

不光是升降機改了,甲板也從直通式改為了帶斜角甲板的直通甲板。左舷增加了一段外飄的甲板,右舷也增加了部分配重。這段8度的斜角甲板蘇霍伊同樣也不喜歡,他認為這讓航母變得很醜,同時認為其意義不大。

不過他的反對依然是然並卵,某仙人硬是將同時起飛和降落戰機當成必備的功能寫入了航母的發展規劃。今後所有的航母都必須裝備斜角甲板,比如說正在建造中的42型航空母艦,斜角甲板更大,達到了14度。

唯一讓蘇霍伊趕到高興的設備,那就是中央光電設備研究局研發的光學助降設備,這種名曰菲涅爾透鏡的光學助降設備讓飛行員在航母上的降落變得更加容易,讓起降階段的事故率降低了10個百分點。

經過這一番改造之後,列寧格勒級航空母艦的最大排水量接近五萬噸,最大航速30節,最大載機量84架(不算弔掛在機庫頂端的備份機,約12架)。其中雅克-3K戰鬥機36架,Ro-2多用途攻擊機36架,Ro-3多用途攻擊機12架。

可以看出,紅海軍的航空母艦上戰鬥機的配置比例相對較高,從另一個側面也可以說明,紅海軍很重視海上防空,這和當時主流的配置還是有一定的區別的。不管是美國還是日本,那時更加重視攻擊機的數量,戰鬥機數量較少。

按照紅海軍的標準作戰程度,航程更大速度更快的Ro-3一般承擔偵察任務,而Ro-2則承擔打擊任務。這一次也不例外,四艘列寧格勒航空母艦哪怕是在極其惡劣的條件下也彈射了8架Ro-3起飛偵察。

「這也就是彈射器唯一的好處了,」蘇霍伊嘆了口氣,說道:「有牽引和軌道固定的他們,在大風大浪下還能發揮作用,就是太貴也太笨重了!」

庫茲涅佐夫聳了聳肩,對於技術性問題,他暫時沒有興趣,他更有興趣的是戰術性問題:「你覺得德國人現在會在哪裡埋伏戈爾什科夫的艦隊?」(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gundam0080、光輝的憲章和尤文圖斯同志! 媳婦就這樣走了,心裡也說不出什麼滋味,覺得很真,又覺得很假,身邊空空如也,兩個月忙忙碌碌朝夕相伴的倩影,就這樣留下一個變數叢生的五年之約,然後絕塵而去

劉伯陽一根煙沒抽完,楊林等人就驅車趕了過來,趕緊下車,看到劉伯陽有些疲憊的神色,楊林擔心的問:「陽哥,沒事兒?……葉琪她,真走了?」

劉伯陽淡淡點點頭,將煙頭在地上按滅,起身道:「回去」

楊林等人面面相覷,楊林猶豫了一下,還是道:「陽哥,想開點,她雖然不錯,可天底下好女孩兒多的是,你也別太傷感,憑你的魅力……」

劉伯陽拍拍楊林的肩膀,淡笑道:「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勸我了?都把心放到肚子里,我不會有事的」

楊林寬慰的點點頭,就怕劉伯陽一蹶不振誤了大事

幾人回到車上,劉伯陽發動油門剛想調頭,忽然後面一輛白色林肯跟了上來,劉伯陽微微皺眉,冷冷看著裡面笑意不明的李骨白

「又見面了,劉伯陽?」「劉伯陽」三個字,李骨白叫的尤為重點

劉伯陽面無表情,歪頭瞄了坐在裡面的寧夢楠一眼

寧夢楠冷哼一聲轉頭:「你理他幹嘛?快開車,追我媽」

李骨白笑了笑,對劉伯陽伸出一根手指,道:「我準備去w市旅遊,小子,千萬別讓我確認你是『黑戶口』,不然你就麻煩大了,今天的賬,咱們有的是時間慢慢算」

「黑戶口」是道上的行話,意思就是跑路到這邊的人,如果李骨白查出劉伯陽在w市犯了大事的真實身份,無疑有個大把柄落在了他手裡

九龍社眾兄弟都是陰沉著臉色看著李骨白緩緩開過去,老貓怒道:「媽的,這王八蛋這麼囂張我真想……」

「閉嘴殺人有癮是不是?以後別動不動就把囂張跋扈露在外面,你看他不爽,同樣的,也會有人看你不爽要用理智來做事」楊林道

劉伯陽什麼都沒說,緩緩開車,先行離開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身邊少了冰雪聰明善解人意的寧葉琪,劉伯陽果然一時適應不了,連買別墅的事都意興闌珊,有好幾天忙完幫派的事,他都是一個人喝悶酒然後跑去貂蟬貴妃那裡過夜,生活可以說是糜爛至極,不醉不休

楊林等人勸了好幾次,沒見起什麼作用,只能把這件事情通知了孫小柔和宋千夏,兩人都先後打電話來,勸說劉伯陽千萬想開:我們是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雖然沒了葉琪,可你還有我們,一定要堅強起來……

兩女始終放不下心,還想過來看看,劉伯陽只能故作堅強讓她們不擔心,自己很快就會好起來這事兒不知怎麼也傳到小穎耳朵里去了,丫頭居然也打電話過來,老氣橫秋的勸自己的哥哥要重振雄風,不要萎靡,丫頭不懂事,以為是寧葉琪甩了自己的哥哥,在電話里憤憤不平的數落寧葉琪的不是,劉伯陽非常無奈的掛了電話

宋千夏告訴劉伯陽,寧葉琪沒有回到s中上學,她或許真的可能要出國七天後,劉伯陽收到寧葉琪發來的簡訊息,確認她出國的消息,只有短短几行字:老公,我要走了,這是登機前的一刻,很想念你記住我們的五年之約,五年之後,我一定會回來找你,保重身體永遠愛你的葉琪

劉伯陽黯然,不知道在她回去的這幾天里發生了什麼事,居然延遲了四天才登機,這一刻的劉伯陽多麼想親自去送送她,可惜相隔千里,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現實

劉伯陽回了一句:你也多保重,不用為我擔心,照顧好自己一路順風

簡訊發送出去之後,劉伯陽等了很久很久,也沒見再有回復,十分悵然的走到窗前,看著空曠的天空發獃,可惜在這裡,望不到那架帶走他最後一絲希望的飛機

宋千夏打電話過來,告訴劉伯陽一件加令他感傷的事:老公,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可是如果不把事情告訴你,我覺得對不起葉琪,而且你也有知道的權利千萬別悲傷,因為過去的已經過去

葉琪臨走前,曾經來找過我和小柔,哭著說了很多對你的不舍和依戀,但在現實面前,人總是很無力很渺小,葉琪是個懂事的女孩兒,實在拗不過她媽媽和爸爸的強硬,是被強行送出國,還有她名義上的那個未婚夫

或許這不是重點,可是你知道她為什麼推遲了三天才登機嗎?因為她一直有件事情瞞著我們,她其實懷了你的寶寶,你這人每次都很霸道,做那種事根本不考慮後果,葉琪早就知道了,一直想找機會跟你說,可你一直都忙來忙去,她實在不忍心再給你添負擔葉琪很天真的想生下來,但是在現實面前那是不可能的,她畢竟只是個高一學生她媽媽和爸爸後來知道了這件事,拉著她強行把小寶寶打掉,葉琪差點崩潰,因為抗爭的太劇烈,對身體損傷極大,還差點導致以後再也不能懷孕一直到登機前的一天,她都還在醫院裡打著營養液……

老公,老公,你還在聽嗎?……

很多人都沒看到劉伯陽哭過,楊林沒有,賀小斌沒有,高震飛沒有,老貓崔國棟虎子鐵錚游龍劍都沒有,可惜那並不代表劉伯陽不會落淚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握著電話的劉伯陽已是淚流滿面,他沒有哽咽,沒有咳嗽,只是靜靜的哭著,腦海里回想的都是寧葉琪的影子,有的女孩兒傻,傻的可憐,劉伯陽從來沒如此心痛過,一千一萬句後悔,都不足以形容他對寧葉琪的愧疚,當初她在身邊的時候,怎麼就沒好好疼過她,怎麼就沒問問她過的開不開心,怎麼就沒靜下心來好好陪她說說話,女孩子並不一定被你抱著她睡,就會感覺到溫暖

那個女孩兒,她難道真的欠自己嗎?……

劉伯陽再次走到窗前,外面的天空仍是一片茫茫然,不知道承載了多少人的傷感,記憶從天而降,思念留在地上

劉伯陽再給寧葉琪打電話已經傳來號碼被註銷的聲音,這個晚上,他又喝高了,醉的不省人事 「陽哥,還在為嫂子的事兒傷心呢。」

距離寧葉琪離開已經十一天了,在這十一天里發生了很多事,劉伯陽也漸漸從消沉中恢復過來,不過每天還是住在貂蟬和貴妃家,劉伯陽睡慣了有女孩依偎在身邊的日子,只要回到賓館那冷冰冰的大床,他就會不由自主想起寧葉琪,每次都弄的很心煩。

今天是周六,戰魂堂眾兄弟難得有了休息的機會,楊林崔國棟等人傍晚來到貴妃貂蟬兩人家裡,崔國棟沒大沒小的攬住劉伯陽的脖子笑嘻嘻道。

「今天怎麼都有空過來了?」劉伯陽笑著摘開他的手,平時兄弟們各管一方,在很大情況下都是獨自忙的焦頭爛額,誰都顧不上誰。戰魂堂人手這麼少,管理市西偌大地盤談何容易,再加上幫派穩固之初,不安定因素很多,他們能聚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少,今天這是難得的一次,不光楊林高震飛他們過來了,就連萬梓良李萬豪龍天養任嘯天也過來湊熱鬧。

「大家都惦記你唄!咋地,想開點了沒?嫂子又沒說離開你,不就是五年嗎?咱們兄弟在這五年裡好好乾,爭取闖出一番大事業來,到時候葉琪嫂子回國,陽哥你風風光光去接她,對所有人宣布她是你媳婦,我就不信有誰敢說半個不字!然後你把她們全娶進門,生一窩孩子,我也樂得舒舒坦坦當個六叔!」崔國棟嘿嘿笑道。

劉伯陽笑著拍他一把:「你小子沒大沒小,都敢調侃起我來了,是不是皮癢了?」

寧葉琪腹中的孩子被打掉了,這是劉伯陽幾天來意志消沉的主要原因,任誰一聽自己當爸爸了,卻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丟了自己的孩子,那打擊都是巨大的。劉伯陽還好,畢竟是個男人,能挺過來,就怕苦了寧葉琪,她是被逼著打掉的啊……

而經過這些天的了解,這件事在劉伯陽最知心的兄弟中已經不是秘密,大家反倒很尊重很敬佩寧葉琪,對自己的大哥有這份情,就是對他們這些當兄弟的有大恩,那是真正得到了兄弟們的擁護!

楊林笑著走上來道:「陽哥,走吧!去蜜月天堂,今天莎姐那邊要火,老李從別的地方撬過來不少性感的俄羅斯大波妹,在那邊跳熱舞呢,熱鬧的很!咱去捧捧場!」

「我就不去了,你們玩開心就好。」劉伯陽意興闌珊道。

「別啊!陽哥,兄弟們主要是想幫你散散心,別整天為嫂子的事糾結了,她又沒說離開你,說好還會回到你身邊的,一切只是個時間問題啊!」李萬豪笑道,「再說我拉來的那幾個俄羅斯女人確實不錯,嘖嘖,那雪白的大腿,波霸一樣的胸部,賊拉惹火,去啦!咱們一起過去玩玩!」

這段時間劉伯陽給戰魂堂眾兄弟們每個人都分配了工作,李萬豪就主要負責恢復蜜月天堂生意這一塊兒,想不到這小子手段還挺厲害,居然撈了幾個外國妞來鎮場子。

劉伯陽耐不過眾兄弟的好意,只能起身道:「好吧!今晚咱們喝個痛快,不醉不歸!」

「哈哈,好!這才是咱們陽哥嘛!」

這時貂蟬和貴妃都穿著漂亮的新衣服走了出來,貂蟬是一身緊身的黑色皮衣,外面套了一件精緻的黑容貌坎肩,細長的大腿緊緊繃起來,腳上蹬著兩雙高跟皮靴,配上她那絕美的面容,纖細玲瓏的身材,雪白細膩的皮膚,活脫脫就是一棵綻放在黑暗中的黑玫瑰!

而貴妃則穿了一身華貴的雪白棉裙,臉上略施粉黛,胸前一對鼓鼓的大飽滿呼之欲出,圓潤的大腿勾魂攝魄,不盈一握的粉嫩腳丫踩在一雙毛茸茸的公主靴里,連走路都帶著一股超凡脫俗的秀美味道,簡直就是一株雨後潤水的白百合!

這兩人一走出來就謀殺了屋子裡所有男人的眼球,虎子喃喃自語:「怪不得陽哥總呆在這裡不回去,原來是樂不思蜀啊……」

兩女都聽到了剛才李萬豪的話,什麼俄羅斯大波妹什麼的,俏美的臉頰都微微泛紅,輕盈走過來笑問劉伯陽道:「怎麼樣,陽哥,我們漂亮嘛?」

「漂亮!我的女人當然漂亮,當時給你們買還不肯要,幸虧我執意買下來,不然就白瞎這兩件衣服了。」劉伯陽抿嘴笑道。

兩女得意的嘿嘿一聲,然後走上來一左一右挽住劉伯陽的胳膊,能跟在劉伯陽這樣的人物身邊,她們真的覺得很幸福。

身上的衣服當然都是劉伯陽買的,就連化妝品包包靴子也是,經過寧葉琪的事,劉伯陽充分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一定要好好疼愛自己的女人,這年頭養只金絲雀還得好生伺候著呢,何況是這樣兩位對自己痴心一片的大美女,除了出身不好,送給哪個男人不得當仙子一樣供著?何況她們確實在葉琪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對自己付出很多。

劉伯陽開著炫目的法拉利跑車,載著兩個傾國傾城的美女來到了蜜月天堂,後面跟著楊林等眾兄弟們。

一進門就看到性感嬌艷的莎姐笑呵呵迎了出來,一上來就拉住劉伯陽的手道:「哎喲,楊小哥,那些事我都聽兄弟們說啦,真是苦了你了,沒關係,她離開你是她沒眼光,要漂亮女孩兒我們這裡可是多的是,貂蟬和貴妃如果你還嫌不夠,我把昭君和西施也送給你,還有師師!哈哈,保證你夜夜**,享盡人間極樂!」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貂蟬和貴妃被說的俏臉緋紅,走上來不依道:「莎姐——」

「哎喲,哈哈,好好好!還跟我撒上嬌了,咋地,現在跟了楊小哥就把我這個當姐姐的忘了是不是?這麼多天都沒過來了,女大不中留啊」

貂蟬嘟著嘴巴狡辯道:「哪有!這兩天人家兩人在陪陽哥嘛!又不是故意曠班的……」

「哎呀,我就是說說而已,小丫頭還臉紅了,咯咯,來來,大家快進來坐,今晚我安排了節目,等會兒兄弟們每人一個漂亮小姐,莎姐我包了!」莎姐慷慨笑道。看的出,蜜月天堂生意重新紅火,她是打內心裡高興,而這跟劉伯陽和戰魂堂眾兄弟們的大力幫忙是分不開的。

ps:下一更在晚上,下午滿課,大家見諒。 「你覺得德國人會在哪裡埋伏戈爾什科夫的艦隊?」

這個問題說容易也容易,因為戈爾什科夫的航線基本上是死的,從摩爾曼斯克到斯卡帕灣就那麼兩條航線,德國人伏擊的區域就定死了。但是說不好猜也真的不好猜,因為海洋太大了,哪怕是德國人的選擇不多,但是那一片海域也足夠大,想要在那一片區域里找到德國艦隊並不是一件容易事,畢竟現在這個年月機載雷達又不普及,也沒有預警機,也算是大海撈針吧!

「我猜不出來,也不想猜!」蘇霍伊冷冷的回答道,「我現在只希望那邊的天氣能好一些,否則,接下來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這是實話,惡劣的天氣必然影響視野,偵察機漏掉海上的目標這一點兒都不奇怪,甚至當天氣惡劣到一定程度時,偵察機就是瞎子了。

庫茲涅佐夫也知道這個道理,他一直也在思考這個問題,不過這個問題想了也白想,因為這得看老天爺給不給面子,屬於客觀的不可抗力。

不光是紅軍關心天氣情況,德國人也一樣關心這個問題,因為天氣對他們的影響一樣大,甚至他們還不如庫茲涅佐夫那邊。畢竟航母的起降能力更大,能起飛更多的偵察機,而他們的戰艦上裝備的水上飛機,一旦遇到了惡劣天氣,就根本沒辦法使用。

不過老天爺很賞臉,挪威北部海域的天氣還是很不錯的,不說艷陽高照,至少沒有大風大浪,唯一有點麻煩的就是些微的有些霧氣。為了擴大搜索範圍,西里阿科斯採取了更富有攻擊性的行動,他命令四艘驅逐艦暫時跟主力艦編隊分離,組成一道偵察幕牆向東北方向搜索前進。

這一舉動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在當天早上八點,Z25號發現了一道煙柱。來自於蘇聯貨船艾維拉號,該船當時剛剛將油料送往冰島基地,正在返回摩爾曼斯克的路上。

Z25號驅逐艦立刻加速追擊,她必須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艾維拉號。避免這艘兩千多噸的鐵皮罐頭泄露了艦隊的蹤跡,要是引起了蘇聯艦隊的警惕那麻煩就大了。

Z25號不費吹灰之力就追上了慢悠悠的艾維拉號,二話不說五門150毫米火炮就是一通猛轟,笨拙的艾維拉號一面試圖躲閃,另一面也進行了英勇的還擊。船員們拿起步槍和機槍不斷地向Z25號射擊,發出最後的吼聲。

當然,這種抵抗意義並不大,幾千米之外的Z25完全超出了子彈的有效射程。不過就算在有效射程之內,步槍和機槍也奈何不了小巡洋艦一般的Z25號。

僅僅用了15分鐘,發射了150發炮彈之後,艾維拉號帶著滿身的彈洞緩緩第沉入了北大西洋。僅僅有五名水手最後獲救。

收拾了艾維拉號之後,德國驅逐艦繼續前進,在預定攔截海區進行反覆拉網式的搜索。只不過,他們一直未能發現紅海軍的蹤跡。截止到下午三點,驅逐艦燃油告急,不得不退回到主力艦編隊中進行補充。

提爾皮茨號等四艘主力艦分別開始為四艘驅逐艦補充燃油,也就在這個時候,西里阿科斯收到了一份來自挪威德國駐軍的錯誤情報,該情報聲稱海軍的行動已經泄露,紅海軍的編隊已經提前掉頭返航。受此誤導,西里阿科斯覺得既然俄國人已經跑了,那繼續這場行動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萬一寶貴的戰列艦被敵人的航空兵發現。那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所以在下午四點,西里阿科斯命令艦隊開始返航,準備返回特隆赫姆。然後搞笑的一幕就發生了,當西里阿科斯剛剛掉過頭。往回走了一百海里的時候,來自海軍司令部的情報又到了。

德雷爾告訴他:「紅海軍編隊一共有二十艘艦船,正在向特羅姆瑟方向開進……」

西里阿科斯立刻就抓狂了,這不是玩兒他么,一邊說俄國人慫了,一邊說俄國人還在繼續前進。該聽誰的?

那麼究竟誰的情報更準確呢?德雷爾才是對的,因為他的情報直接來自於鄧尼茨的潛艇部隊,U-123號一直在挪威北部海域活動,正好就發現了戈爾什科夫的動向。而挪威陸軍的情報則來自於空中偵察,他們錯誤的將QP-9商船編隊誤認為是戈爾什科夫的編隊(當時該船隊正在向摩爾曼斯克前進)。

西里阿科斯不得不再次向海軍部確認情報的準確性,在得到了德雷爾的確認之後,他不得不再次下令艦隊掉頭,這一來一回不僅僅耽誤了寶貴的時間,更是讓燃油本來就比較緊張的驅逐艦變得更加捉襟見肘。這也給德國海軍後面的戰鬥製造了不小的麻煩。

當西里阿科斯的艦隊重新轉向北面的時候,戈爾什科夫的艦隊正準備緩緩轉向西南方向,根據海軍司令部擬定的計劃,他將駛向特羅姆瑟海軍基地。在那裡他將同等待已久的35型重巡洋艦莫斯科共青團員和列寧格勒共青團員以及36型輕巡洋艦布列斯特號和尼古拉耶夫號匯合。然後那12艘36型護衛艦將進入特羅姆瑟海軍基地「躲避」,而由4艘驅逐艦、兩艘輕巡洋艦、兩艘重巡洋艦和兩艘戰列艦組成的編隊將繼續向西南方向開進。

用李曉峰的話說,戈爾什科夫的這支艦隊是用來打掃戰場的,看能不能找到在海軍航空兵毀滅性打擊下的漏網之魚。不過戈爾什科夫卻不這麼看,他認為自己完全可以大有作為,他不相信飛機能解決德軍的艦隊,在他看來飛機僅僅能起到牽制和騷擾的作用,當德軍艦隊被飛機嚴重削弱之後,將由他的艦隊發動致命一擊。

豪門少爺倒插門 看起來,戈爾什科夫的想法跟日本海軍在二戰之前的九段漸減邀擊作戰很類似,實際上他也確實受到了聯合艦隊作戰思想的影響。只不過,戈爾什科夫規劃得再好,但到了實戰中,他的美好設想很快就破滅了。

首先是從摩爾曼斯克駛往特羅姆瑟的途中,突擊者號航母的事故耽誤了大量的時間,等戈爾什科夫重新整頓好編隊繼續前進時。已經浪費了大約兩個小時的時間。而且在抵達諾爾辰角附近時,十月革命號戰列艦的減速齒輪組突然又出現了故障,導致整個編隊不得不降低航速到12節左右。

這麼說吧,前前後後。戈爾什科夫比預定時間晚了至少8個小時才抵達特羅姆瑟外海。而之前駐紮在特羅姆瑟的4艘驅逐艦、兩艘輕巡洋艦、兩艘重巡洋艦則是按照計劃時間提前出海。而這就直接導致了一種極其糟糕的情況發生了!這八艘艦艇提前同德軍的編隊撞在了一起!

不得不說,紅軍的運氣很糟糕,航母上的Ro-3並沒能發現德軍編隊的蹤跡,哪怕是蘇霍伊一度將四艘航母上的48架Ro-3全部派出去進行偵察,將挪威沿海底朝天的搜索了一遍。也沒能找到德軍艦隊。

原因不是Ro-3的性能太差,而是出現了一個時間差,當西里阿科斯向北航行時,紅軍的偵察機一直在德軍艦隊的屁股後面搜索,而當紅軍的偵察機轉向北面加強搜索的時候,西里阿科斯又被錯誤的情報誤導而掉頭南下。當不死心的蘇霍伊再次命令偵察機一寸寸的向南搜索時,西里阿科斯又重新折向了北面。於是乎雙方總是差之毫厘的錯開了。

在下午6點,也就是西里阿科斯前出偵察的四艘驅逐艦同特羅姆瑟正在等待戈爾什科夫的艦隊碰頭時,庫茲涅佐夫和蘇霍伊這才搞清楚德軍編隊的準確位置。

「兩個大隊的Ro-2裝魚雷,另外一個大隊的Ro-2裝航彈。將降落的Ro-3趕緊收回機庫,並做好加油掛彈的準備!」

蘇霍伊飛快的發布了一系列的命令,然後四艘航母很快就開始逆風全速航行,甲板上的勤務人員不斷地加油掛彈,飛行員也穿戴好全套飛行裝具準備駕機升空。

「壞消息是,我們發現敵人實在太晚,耽誤了大量的時間,特羅姆瑟那邊危險了。」庫茲涅佐夫有些擔憂地說道,「好消息是,現在不用擔心太陽落山的問題。」

所謂的不用擔心太陽落山的問題。其實就是飛行員的夜戰能力問題。要知道在航母上起降本來就屬於走鋼絲,而在視線昏暗的夜間起飛和降落就更加危險了。對於經驗並不是十分豐富的紅海軍艦載航空兵來說,夜戰能力幾乎等於零。而庫茲涅佐夫說不用擔心這個問題,那是因為極晝現象。夏季的高緯度地區。每一天的日照時間都接近20個小時,完全不需要擔心光線的問題。

當然,這種利好也是相對的,在艦載機沖向德國海軍編隊的三個多小時里,特羅姆瑟的那支小艦隊必須接受考驗,現在不管是艦載機還是戈爾什科夫的艦隊離他們都有相當的距離。屬於遠水救不了近火。

弗拉基米爾.伊萬諾維奇.格列奇科海軍上校的心情很煩躁,他的艦隊已經在海面上等了幾個小時,而戈爾什科夫的編隊卻遲遲不見蹤跡,這讓上校的心頭蒙上了一團烏雲。

格列奇科很清楚自己的能力,讓他指揮一艘重巡洋艦沒有問題,但是讓他指揮四艘驅逐艦和兩艘重巡洋艦和輕巡洋艦,他就有些力有不逮了。原本他只需要等到戈爾什科夫的編隊,然後就可以卸下這副擔子,可現在,格列奇科上校都有些想哭了。

對紅海軍來說,運氣確實太糟糕了,格列奇科上校的信心和能力都嚴重不足,在面對如狼似虎而且狡猾成性的西里阿科斯時,他恐怕難以有招架之力。

實際上格列奇科此時的編隊配置就有問題,四艘驅逐艦以及兩艘重巡洋艦和兩艘輕巡洋艦都分散在海面上,彼此之間的距離至少在十海里左右。可以說他的編隊像一盤散沙一樣散落在這偏海區,一旦遇上了德軍的艦隊,恐怕是凶多吉少。

實際上也是凶多吉少,下午六時許,航行中的Z25號驅逐艦注意到了一道升起的煙柱,該艦艦長一面向旗艦彙報這一發現,另一面也加速前往查看。

幾乎是同一時間,33型驅逐艦慎密號的艦長尤先科也發現了Z25號的煙柱。他的做法也差不多,也是一邊反饋情報一邊前往查看。

當兩艘驅逐艦以30節的高速快速接近時,很快雙方就確認了對方是敵人。但是德國人的情況要好得多,他們的陣型更加緊密,集結起來也更快,反之。紅軍這邊的反應就遲鈍得多。

前面說了,格列奇科的信心和能力都不足,所以在獲得慎密號的彙報之後,他猶豫了。猶豫什麼?自然是猶豫接戰還是逃跑。

格列奇科當時嚇壞了,很有可能慎密號遇上的就是德軍的主力艦隊。很有可能包括提爾皮茨號在內的巨艦就在後面。而格列奇科這邊實力相差太遠,四艘巡洋艦哪裡是敵人戰列艦和戰巡的對手?

格列奇科下意識就想要逃跑,但是,他又清楚一點,他不能隨便逃跑,首先,他得確認敵人的主力艦確實存在,這直接關係到這次釣魚行動的成敗。其次,他還不能真的不管不顧的逃跑,他得充當耳目。將敵艦隊的具體位置不斷地通報給庫茲涅佐夫。當然,要做到上面這兩點,風險也是相當的大,一不留神他就會被敵艦隊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所以,格列奇科猶豫了、彷徨了,不知道該如何取捨了。

而這戰鬥中真心是相當的致命,至少對慎密號來說是蛋疼之極。尤先科發現了Z25號之後,立刻宣布進入戰鬥狀態。慎密號的噸位可能比Z25號小,但是火力上並不落下風。

33型驅逐艦裝備有8門130毫米主炮和兩座五聯裝533毫米魚雷發射管,最大航速也能達到37節。而德軍的1936A型驅逐艦。主炮口徑大(150毫米)但是主炮數量少(5門)。再加上紅軍的130炮射速更快而且有完善的雷達和火控系統,實際上在對射中,紅軍還要佔一點便宜。

一開始的情況確實是這樣的,當慎密號的8門主炮以每分鐘12發的速度向Z25號傾瀉彈雨時。德國人確實感到壓力山大,他們完全沒有料到紅軍的驅逐艦火力如此的猛,而且還打得如此的准。

說起來,Z25號和慎密號也算是將遇良才和棋逢對手,他們誕生的年代相近,而且思路也相近。都是強化打擊力的重火力驅逐艦。唯一不同的是,紅海軍的高層(比如說李曉峰)其實並不喜歡33型驅逐艦,因為這玩意兒是照顧斯大林的想法誕生的怪胎,以前有提到過,該級驅逐艦一共也就建造了四艘。馬上紅海軍就轉而建造防空能力更突出的36型驅逐艦了。

不過在此時,這兩艘驅逐艦還是打得很熱鬧,此起彼伏的炮聲響徹了這片海域。一開始是慎密號佔據上風,在火控雷達的指引下,連珠彈雨不斷地招呼Z25號,幾乎是噴得德國人難以還手。但是很快,隨著Z28號也抵達了戰場之後,情況就開始發生了變化。

尤先科不得已之下只能重新分配火力,艦首的四門130對付Z25,而艦尾的四門130則打Z28。很顯然,火力密度就下降了一倍,剛才被壓製得很慘的Z25號總算是能喘口氣了,同姊妹艦Z28一起不斷地用150毫米主炮問候慎密號。

良好的視線讓雙方的命中率都很高,短短的二十分鐘內,Z25號就命中了7彈,艦橋和艦身中部局部發生了火災,至於Z28也吃了兩彈,但都不致命。同樣的,慎密號也不好受,雖然她中彈更少,但是150毫米彈藥的殺傷力更大,而且本來33型驅逐艦結構就不那麼堅固,所以慎密號傷得頗重。

當時慎密號甲板上火光四起,一座主炮被一發150毫米榴彈直接命中,瞬間就報廢。而另一發150毫米榴彈直接命中了慎密號的主桅杆下方,將上面的炮瞄雷達和無線電通信天線一併擊毀。

「左滿舵,全速撤退!」

迫不得已之下,尤先科只能命令轉舵逃跑,因為他隱隱約約發現,在Z25號的左側又出現了一道煙柱,這很有可能是敵人的後續增援艦隊。現在就已經夠吃虧了,繼續打下去豈不是更吃虧。尤先科可沒有飛蛾撲火和以卵擊石的傻氣,打不過不逃那不是傻逼么!

感謝斯大林當年的變態要求,33型驅逐艦的航速真的很快,設計航速是37節,但是鍋爐的質量奇佳,實際上33型驅逐艦超過37節就跟玩兒一樣,比如在這一次,全速撤退中的慎密號不經意間創造了一項紀錄。

根據德軍Z25號和Z28號的觀察和測速,逃跑中的慎密號很快就加速到了39節,當時這兩艘德國驅逐艦也試圖加速追擊,可當他們將將超過36節時,慎密號已經飆過了40節,然後一直提速到42節,就像一溜青煙樣逃得無影無蹤了……(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nirvana、玄元極聖天帝和尤文圖斯同志! 蜜月天堂並不是夜總會,只是個桑拿中心,說白了就是提供粉色服務的場所,所以請妖艷女郎跳熱舞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干,而這都源於李萬豪的想法,既然天堂的本質是溫柔鄉,何不膽大一點囂張一點,把蜜月天堂的名氣擴張出去?

按理說這種提供皮肉生意的場所,除非後台過硬,一般情況都是不敢太張揚,做的都是掛羊頭賣狗肉的買賣,桑拿館,聽起來多隱晦,如果直接取名怡紅院,保准立馬就被相關單位查封了。**!。吧*

莎姐是下了很大決心才同意李萬豪的提議的,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手筆不弄的大一點,如何壓過市西其他粉紅場所?

而在劉伯陽的授意下,戰魂堂也有意於把這塊兒地方扶植成g市第一,當自己的粉紅招牌,以後跟高官顯貴打招呼,美女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