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對於魏然的話凌天自然是選擇了無視,根本就沒有將其給放在心上,不過,在回到旅店的時候卻着實將他給嚇了一跳,在那裏已經有很多武者和商團都在等着他,見到他回來之後一下子就將他給團團圍住,這是凌天第一次品嚐到被追捧的滋味,也終於深刻了解到莫邪所說的‘只要你一開口都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趕着來給你送錢’這句話了。

不過,這滋味卻一點也不好受,凌天也不得不佩服這些人的消息實在是太靈通了,比賽纔剛剛結束就已經將他所住的地方給打聽的一清二楚。

凌天此刻顯然不想應付這些人,在向莫邪詢問了該如何是好後,他退掉房間搬到了靈都城專門爲附靈師準備的旅店內,在那裏除了附靈師或是得到住客允許的人可以進入外,根本就不會有外人可以打擾。

經過一番的折騰,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凌天才終於住進了附靈師的旅店裏面,也沒有胃口去吃午飯了,直接從空靈戒裏面拿出一個水囊往嘴裏灌了兩口天地靈泉,隨後便盤膝坐到牀上恢復精神力。

“當!當!當!”

不過,纔剛剛過去一個耀時,門口處就傳來敲門的聲音打斷了凌天的修煉。

“誰啊?”將眼睛睜開,凌天語氣明顯有些不悅地說道。

“大人,外面有人要見您。”

門外傳來服務生的聲音,可能是聽出了凌天語氣中的不悅,服務生緊接着又急忙說道:“那個人說他來自天辰帝國,是皇朝商會的人。” 吃完晚飯,尚梓萱和狐嫣兒就回到寢室休息了,有些微微的意外楚萱雅也在寢室。

尚梓萱看到楚萱雅立馬就跟她說道:「我和嫣兒報了模仿秀比賽耶,你呢?」

楚萱雅的頭還是在看著手機,漫不經心的說:「如果打架比賽的話,我很有興趣。」

尚梓萱語塞的抽搐了一下嘴角,蘇茉更別問了,有那個時間準備比賽她更樂意花在讀書上面。尚梓萱也不再沒趣的找她們兩個說話了,坐上狐嫣兒的床鋪道:「我們先討論一下吧,到時候要扮演什麼角色。」

「角色?有什麼角色好選么?」狐嫣兒從小到大接觸的全是非人類,如果說扮演角色的話,她只能想到動物了。

尚梓萱開始掰著手指頭說:「你可以選一些比較誇張的角色,更能吸引觀眾的注意。比如說:吸血鬼呀、超人啊、白雪公主、巫婆、美人魚、小矮人、王子……還有一些游里的遊戲人物。我記得去年的冠軍就是扮演的吸血鬼,這個角色經常在小說、漫畫里出現,而且又帥又有超能力,是很多腐女心中的男神。」

狐嫣兒心裡開始不淡定了,神色緊張的問道:「那現在這裡也有吸血鬼么?」

尚梓萱被她這個天真的問題給逗笑了,「你還真的看小說看多了啊,現實生活中怎麼會有吸血鬼?要是真有的話人應該都死光光了。」

狐嫣兒心裡暗自的想著:不,絕對不是這樣的,上次看到的那個怪物一定是血族的,她不可能認錯的。

「好了,你自己先想想吧,我先去洗澡了。」

「嗯。」

尚梓萱拿起自己的睡衣和換洗的內衣走進了衛生間,不久就響起了嘩嘩的水聲。

「叮鈴鈴叮鈴鈴——」一陣清脆的鈴聲響起。

良久還沒有人接,楚萱雅有些受不了的抬頭看著狐嫣兒,「你的電話啊!」

「電話?!」狐嫣兒疑惑著看了一下手邊稱作手機的傢伙,在不停的響著。雖然之前寒美人有給她說過,但是從來沒有人打她電話,所以她到現在還沒用過的,還以為那個鈴聲是別人放的音樂呢。

手指在綠色和紅色鍵來回徘徊,最終不得已的問楚萱雅,「要按哪個?」

楚萱雅一副外星人來地球的表情,「綠色的,你是怪胎么?別跟我說你連手機都沒用過。」

「呵呵……」狐嫣兒訕訕的笑了笑,便趕緊按照她說得按了一下綠色的按鈕,放在耳邊小心翼翼的問道:「你好。」

「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趕緊到樓下來。」

一個急促而低沉的聲音如命令一般的說著,弄的狐嫣兒一頭霧水,再次問道:「你是哪個?」

「南宮亦痕。」

「哦哦。」狐嫣兒愣了一下,才想起上次因為請吃飯的事所以存了他的電話。

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麼事,但是狐嫣兒還是拿了手機下了樓。

狐嫣兒住的房間不高,只是在第三層,而且里樓道很近,所以一下子就來到了下面,看到站在一片黑暗之中的南宮亦痕,狐嫣兒走了過去,開口問道:「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 “皇朝商會?”

聞言,凌天不由地一愣,對方既然讓服務生說這些話,自然是已經將他來自天辰帝國的事情調查清楚了,甚至還很有可能知道他和皇朝商會的一些關係。

想到這裏,凌天又立刻想到了皇朝商會的大小姐皇羽嫣,還有云楓城的嚴大師,急忙從牀上下來說道:“你去請他來我房間吧。”

“是。”

服務生應答一聲長舒了一口氣急忙轉身離開,在通報的時候他真的十分緊張,因爲凌天入住的時候明確說過不讓任何人打擾,要不是他從來的人那裏得了不少的好處,對方又一再保證凌天不會怪罪他的話,他可絕對不敢前來通報。

“當!當!當!”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敲門聲再次響起,凌天走過去將門打開,只見在門口站着一個有些發福的中年人。

中年人身穿一件藍色錦袍,長得能用慈眉善目來形容,滿臉的笑容,一眼看上去就覺得是一個商人。

“凌大師您好!我是皇朝商會的賈福。”見到凌天后,賈福連忙躬身說道。

“你好,進來吧!”

凌天也是衝着賈福點了點頭,他並沒有做自我介紹,因爲已經完全沒有必要了。

待到落座之後,凌天看向賈福問道:“不知道賈老闆來找我所爲何事?”

凌天並沒有立刻就顯露出他和皇朝商會之間的關係,因爲他並不認爲賈福是因爲知道他和皇朝商會有一些關係,或者說是皇羽嫣對他有些恩情所以纔過來找他的,在凌天心裏猜測,賈福很有可能和先前那些來找他的人一樣是來套近乎的,而恰好又調查到他來自天辰帝國,所以想要用“老鄉”的這層關係來拉近一下兩個人的關係。

而凌天他之所以會同意見賈福,雖然也是有些看在皇羽嫣的面子,但是更多的還是想要從賈福那裏詢問一下天辰帝國如今的情況,畢竟他離開天辰帝國已經兩年多的時間了,如今對於天辰帝國的情況他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凌大師應該是雲楓城的人吧?”聽到凌天的詢問後,賈福立刻出聲問道。

“嗯?”

聽到賈福的反問,凌天的雙眼微微瞪大露出些許驚愕的表情,對於賈福知道他是天辰帝國的人,這一點凌天他倒是沒有什麼太多的驚訝,畢竟早辦理附靈師徽章的時候他曾說過,只要到附靈師公會去一趟就不難調查出來。

可是,他是雲楓城的人這一點凌天從進入到靈都城以後從來都沒有提過,應該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人知道的,卻沒想到賈福會一開始就有如此的一問,這讓凌天發覺自己剛開始的猜測貌似全都錯了。

“你認識我?”凌天並沒有回答賈福的問題,而是和賈福一樣反問了一句,但卻已經等於是承認了。

所以,見到凌天臉上的驚愕,聽到凌天的反問,賈福的臉上立刻笑容更盛地說道:“小人當然不可能認識大師您,但是卻聽過您的名字。”

說完,賈福又將聲音壓低幾分說道:“小人其實是大小姐那邊的人,曾聽嚴大師提到過您,而且嚴大師還特別囑咐見到您之後要立刻向他稟報。”

大小姐那邊的人?

賈福的話讓凌天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自然知道賈福口中的大小姐指的是皇羽嫣,但直接說是皇朝商會的人不就得了,幹嘛還要着重地說一句是皇羽嫣的人啊?

不過,這疑問也就只是在他腦中一閃而過而已,凌天的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到了賈福的後半句話上,嚴大師特別囑咐他要是見到自己後要立刻稟報,這讓凌天的心頓時一沉,在離開雲楓城的時候他可是曾拜託過嚴大師多多照顧他母親和妹妹的,如今嚴大師如此着急的想要找他,難道是她們出事了不成?

想到這裏,凌天聲音明顯有些着急地說道:“嚴大師都說過什麼?他爲什麼要急着找我?”

“這,這個小人就不知道了。”

賈福一臉歉意地搖搖頭說道:“這個命令早在一年前嚴大師就已經告訴小人了,而且不光是小人,我們這邊所有在外面收購貨物的商隊都得到了這個命令,嚴大師只是說要是見到您之後就讓您稍等兩天,我們會用傳送靈紋向嚴大師稟報,嚴大師他自會傳信過來給您的。”

“已經一年了?”

凌天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沒想到嚴大師的這個命令是一年前發佈的,要是他母親和妹妹真出事的話,此時恐怕一切都晚了。

“小子,別那麼沮喪。”

彷彿是猜到了凌天心裏的想法,莫邪出聲安慰道:“既然這個命令到現在都還沒有撤銷,那也就證明着你的家人現在都還沒事,而且也有可能那傢伙找你是爲了其他的事情也說不定。”

“不行,我要立刻趕回去。”

顯然,莫邪的安慰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不管嚴大師究竟找他有什麼事,這個消息都讓凌天感到心神不寧,想要立刻趕回去看看母親和妹妹怎麼樣了。

“那好吧!只是可惜了那冠軍的獎品。”

看着凌天的樣子,莫邪也並沒有阻攔,只是叫了一聲可惜而已。

“賈老闆,多謝您的通知,我現在就立刻趕回去。”

從椅子上站起來,凌天一刻都不想耽擱,向賈福道謝一聲想要立刻就出發。

“凌大師,慢着。”

見凌天一副現在就準備要離開的樣子,賈福急忙站起來攔在凌天的身前說道:“嚴大師特別囑咐過小人要是見到您以後,一定要您先和我們商隊呆兩天,等到他的回信後再離開。

反正您現在也正在參加附靈師大賽,在大賽結束的時候差不多就能收到嚴大師的回信,到時候您知道是什麼事情以後再趕回去也不遲啊!”

“小子,我看你還是等等吧!”

聽到賈福的話,莫邪也立刻地說道:“反正已經是一年前的命令,也不在乎這兩天,將事情給弄清楚一些也省得你瞎擔心。”

“這……”

凌天一下子猶豫了,他迫切的想要趕回去自然是想要弄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就算是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天辰帝國也需要近一個月的時間,這和兩天之後就能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兩者之間,讓凌天猶豫起來不知道該選擇哪一個。

見到凌天的猶豫,賈福又立刻說道:“凌大師,您就先安心參加比賽吧,小人保證得到回信後立刻就給您送過去,而且,如果要是讓嚴大師知道我碰到您卻沒有能夠按照他的話把您留住的話,我現在的位子可就不保了。”

“那好吧!我再呆兩天等嚴大師的回信。”

最終,凌天無奈的選擇了留在靈都城先呆兩天弄清楚嚴大師找他究竟是爲了什麼事情,然後再趕回去。

“那好,那就不打擾您休息了,小人馬上就去給嚴大師送信。”

說完,賈福便告辭離開了。

……

翌日,和第一天一樣,一大早比賽的廣場那裏就被圍得水泄不通,凌天邁步走到選手休息區,和昨天相比這裏要顯得寬闊許多,就只放着五十把椅子而已,凌天直接找到了自己的椅子坐下。

“哼!小子,你最好祈禱待會兒對決的時候別碰到本少爺。”凌天才剛剛坐下,在他身後便傳來一道充滿恨意的聲音。

扭頭向身後看去,說話的人是魏然,不過凌天卻並沒有說話,只是用眼角瞥了他一眼就轉了回來,這頓時將魏然給氣得不輕。

而凌天在扭過頭來之後,向莫邪問道:“莫邪,這第三輪比賽是對決?”

“嗯。”

莫邪點點頭在他心裏說道:“附靈師大賽的第三輪比的是精神力,你們將會進行隨機抽籤來選擇對手進行精神力的對決。”

說到這裏,莫邪不由地笑了起來說道:“不過,這可是你小子的強項啊!那個腦殘的傢伙竟然還想和你進行精神力的對決?要真是好運碰到他的話別客氣,讓那腦殘好好表演一下滿地打滾。”

的確,精神力可不折不扣的是凌天的強項,因爲攝魂戰技最主要依靠的就是強大的精神力,所以,在絕地深淵裏面的時候凌天早已將精神力修煉到可以和四段附靈師相媲美的地步,要是再配合着使用出攝魂戰技的話,直接“秒殺”掉魏然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很快,裁判率先走上比賽臺讓五十名選手排成一排依次在一個籤筒內進行抽籤,裏面的木簽上面分別寫着一至二十五的數字,每個數字都有一個重複的,正好是五十個籤,抽到相同數字的選手就會被分到一組進行決鬥。

等裁判將規則講完之後,選手們紛紛站起來排成了一排,依次地走向比賽臺旁邊所設的抽籤處去進行抽籤,抽完籤之後將自己所抽的籤交到另一位裁判那裏進行記錄分配對戰的名單。

凌天所排的位置相對比較靠前,片刻的功夫就輪到他了,伸手在籤筒裏面抽了一根簽出來,上面寫着數字“十一”,這預示着他將會是第十一個上場對戰的小組,而他的對手也將會是同樣抽到十一號的人。

走到主管記錄的裁判那裏,凌天報上自己的名字將手中的木籤遞給了裁判,在他做完這動作之後,突然感覺有人就站在他身後,扭頭向身後看去,果然有一個人就在他身後,這個人也同樣是一名選手,見到凌天扭頭之後他明顯有些慌張的急忙將頭扭頭了其他地方。 南宮亦痕轉了身面對她,盯著眼前的人兒看了許久,才緩緩的開口,「今天下午的事,對不起。」

狐嫣兒聽到這個出乎意料的道歉,有些吃驚了,「你,沒發燒吧。」

要是換做以前的話,狐嫣兒覺得他聽到自己這句沒良心的話一定會罵她的,但是他卻依然特別平靜,都讓她開始懷疑南宮亦痕腦子是不是被人打了。

南宮亦痕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前面想了很多,從第一次見到你,到現在,這短短的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好像覺得自己變得不正常了。」

狐嫣兒點了點贊同,你本來就是神經病,怎麼會正常過。

「以前我覺得女人都是虛偽的生物,所以很討厭女人。」

你丫的才虛偽,你全家都虛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