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對於這個相處一年多來,爲人直爽,嘴巴卻又有些笨的羅納,給他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如今被莫薩德硬生生坑死,他也有了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我未來的命運,是不是也會是這種下場呢?”

心中有些悲涼的想着,身後卻傳來了低聲的稟報聲。

“大人,桑德拉小姐回來了。”

“嗯,我知道了。”

白髮輕輕擺擺手,看了一眼莫薩德,見他沒有反應,便轉身走了出去。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一見到這個風華絕代的美人,白髮青年的臉上,就堆起了獻媚的笑容。

他早就喜歡上了這個絕色美女,只是有鑑於莫薩德在中間,他並不敢貿然表達心事。

“我辦事,當然穩妥。”當初的桑德拉,如今的艾薇兒,擡手撥動了一下秀髮,給白髮青年拋過去了一個媚眼。

“真是要了我的命了……”狠狠的嚥了口口水,白髮青年眼睛有些發直的點點頭,“對,對對,桑德拉出手,必定萬事皆順。”

“嘻嘻……”嬌媚一笑,艾薇兒從他的身邊走過時,還故意用肩膀撞了他一下,“我去彙報了,事後,我還要離開一段時間,你還是……嘻嘻……”

白髮青年只感覺小腹一陣的火熱,大腦裏也是一陣的恍惚。再回頭時,艾薇兒已經進入了涼棚內,附身在莫薩德的耳邊,笑聲不斷的彙報起來。

“嗯,不錯,乾的很好。”莫薩德嘴角勾起一絲笑意,難得的稱讚了一句,“繼續努力吧,我可以感覺到,你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若你能再立功勞,我手裏的那個東西,就交給你了。”

“多謝大人。”艾薇兒嫵媚一笑,玉手輕輕的在莫薩德肩膀之上揉捏着,“那……我就走了哦。你可不要想人家哦……”

“去吧。”莫薩德很鬱悶,如今美人在側,他卻沒有那個能力染指。這就將是選擇力量後,付出的代價。

如果這時候讓他知道,曾經的桑德拉,如今的艾薇兒,也在機緣巧合之下,選擇了姜焱。估計,這傢伙可能當場就會被氣死。

先是敗在凌洛菲之上,甚至連整個家族都搭進去了。現在又敗在桑德拉,也就是艾薇兒之上,莫薩德可謂是在情場之上,敗得一塌糊塗……

艾薇兒很瞭解莫薩德,如果自己說走就走,那肯定不符合她原來的風格。所以出於謹慎起見,她又在莫薩德身邊嬌嗔獻媚了半晌,這才裝出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離開了這裏。

白髮青年就等在外面,他也看到了艾薇兒向外走來。可是,只是一眨眼間,艾薇兒就不見了。

“又來了……”白髮青年感到有些頭疼,雖然同爲黑暗系,但艾薇兒的體質就有些特殊了。

她不但有着黑暗魅惑的能力,還可以行走在黑暗之中。黑夜中她可以做到完全隱身不說,在白天的時候,她還可以行走在所有事物的影子當中。

自嘲的暗歎了口氣,白髮青年再次回到了莫薩德身邊。他可不敢在這裏露出對艾薇兒感興趣的樣子,否則,莫薩德很有可能將自己當成羅納第二給坑死。

“咻”的一聲,盧卡斯城頭,艾薇兒出現在了姜焱的身後。

“敵人!”守軍駭然的大喊一聲,也嚇得姜焱急忙回頭。

結果就看到了艾薇兒那張絕美的容顏,心下頓時一鬆,“你也夠厲害的啊,居然真能找到我。”

艾薇兒也不去理會周圍那些人的表情,雙手一伸就鉤住了姜焱的脖頸,“當然了,我說能找到你,就絕對能找到你。”

說完,她就在姜焱的脣上吻了一下。被她留下了黑暗印記的人,必定會被她找到準確目標。

“你……她……你們……”一個指揮官聞聲跑了過來,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傻在了當場。

“上兵伐謀,我這是不動聲色的俘獲了一個敵人。她現在是我的人了,自然也就不是黑暗勢力的人了。你們,懂?”

衆人看着姜焱那滿臉得意之色,全都佩服的點了點頭。

指揮官更是一挑大拇指,心說,“黑暗勢力一方,要都能這樣搞定,哪用我們拼死拼活……”

“這次回來,可有什麼好消息?”姜焱不再理會他們,溫柔的看着艾薇兒,“別告訴我,你只是去外面閒逛了一圈。”

“自然有好消息。”艾薇兒素手一指對面,“黑暗勢力大軍之中,真正擁有黑暗奴僕的人,其實並沒有超過半數。也就是說,符合這種體質的人,並不多。”

“這麼少嗎?”姜焱無所謂的撇了撇嘴,“估計,要是斷風發起飆來,都不夠……哎?斷……斷風……斷風!”

他這邊和艾薇兒剛說兩句話,那邊,殺紅了眼的斷風,就如同一道暗紫色的閃電,竄進了黑暗大軍之中,大殺特殺了起來。

城牆下的指揮官一看這架勢,不打算錯過這樣的好機會,當即便下達了第一波的反攻命令。

他打算趁着對方陣腳大亂的時機,先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以期能夠達到打擊對方士氣,將對方逼退的效果。

“既然,黑暗奴僕已經暴露了,那就讓所有人都釋放出來,先用黑暗奴僕消滅對方一些有生力量再說吧。”

莫薩德冷冷一笑,大手一揮,一道命令就發佈了下去。

“吼——”

“嗷——”

很快,黑暗勢力陣營裏,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吼聲。隨之,一頭頭兇悍猙獰的黑暗奴僕,就從人們讓開的道路中竄了出來。瘋狂的奔跑中,地面都未知顫抖。

“不好,對方提前釋放黑暗奴僕了!”

城頭上幾個指揮官的臉色,全都在這一刻變了。

“快,讓那些已經確認的雷系法師,以及機甲師先頂上去。我馬上與皇城內通訊,讓他們動作快一些。”

方臉中年說完,就扭頭去安排事情了。

然而,下方已經衝殺出去的城衛軍,在那些雷系法師抵達前。還是要硬着頭皮,去應對這些恐怖的傢伙。

“啊——”

“頂住,一定要頂住!”

怎奈,黑暗奴僕的防禦力太過強悍。再加上,他們那幾乎全屬性抗性的體質,導致後方那些法師也是無能爲力。

陣陣慘叫聲中,一頭頭黑暗奴僕猶如餓狼一般,撲進了羊羣之中。任由那些綿羊如何抱團反擊,都不能阻止它們肆虐的步法。

“親愛的,你不去幫忙嗎?”艾薇兒躲在姜焱的身後,將螓首伏在他的肩膀上,輕聲問道。

她現在雖然已經拜託了莫薩德的標記,但莫薩德的幽暗之眼,還是能夠發現她的。所以,她還是儘量不要冒頭爲妙。

姜焱沒有答話,而是擡起雙手,在嘴前做了個擴音喇叭狀,大聲喊道,“斷風,別玩了,回來支援哈!”

“吼——”

其實,姜焱只需要用心神鏈接,就可以與斷風溝通了。但爲了提升士氣,他還是大聲喊了一句。

果然,城衛軍在聽到姜焱的喊話後,全都是精神一陣,火力全開的廝殺起來。

黑暗奴僕後方,得到提醒的斷風,總算是恢復了過來。一個掉頭,怒吼着,從黑暗奴僕的背後,如同利刃一般殺了進去。

擁有雷系體質的它,嘴巴和爪子並用,雷球配合雷電爪擊,遠攻近攻無不奏效。而黑暗奴僕落在他身上的攻擊,則被其體表的防護電弧,直接消化了。

“讓那些炮灰也上去,既然對方想要殺,那就先來一波痛快的。”

莫薩德縱觀全局,黑暗奴僕雖然再以壓倒性的攻勢,不斷的推進到了城牆下方。

但是,這些沒有思維,只知道廝殺的黑暗奴僕,早晚也是落得團滅的結局。

既然如此,他自然要好好利用一下。以黑暗奴僕爲先鋒,一口氣殺到城牆下。如果還能趁勢殺上城頭,那自然是件好事了。

巨峯山城的失利,他可以歸咎到之前的進攻部隊上。再說了,那裏只是他將黑暗帶到大地之上的一個起點而已。

從那天接通黑暗之門開始,整片奧斯大陸就開始被黑暗所侵蝕了。而這,纔是莫薩德的真實目的。

如此衆多的黑暗奴僕,自然不可能單憑斷風就能搞定。

防禦陣線,還是不可避免的被壓到了城牆之下。到了這裏,城頭上的城衛軍也可以加入戰鬥了。

無數帶着各類戰能的箭矢,各色魔法,以及各類**,光線,不斷的從城頭上傾瀉而下。 這些攻擊看上去很恐怖,但等落在黑暗奴僕大軍中時,能夠造成傷害的,也只是極少數而已。

“上!把他們打回去!”

那些被找出來的雷系法師,雷系體質武者,以及擁有特殊彈的機甲師,終於趕到了城頭之上。

頓時,雷電狂舞,光明彈亂飛之下。黑暗奴僕的腳步,終於暫時被攔截了下來。

斷風又殺了幾頭黑暗奴僕之後,便躍身而起,腳下生風,爪子帶電的。踩着黑暗奴僕的肩膀,或者腦袋,一路飛馳上了城牆。

“咋的啦?沒電了?”看到斷風一上來,就軟趴趴的臥在了地上。姜焱的腦袋瓜子,不由得想起了奧特曼打小怪獸,總能打到缺電的畫面。

“嗷嗚……”一番大戰下來,斷風的消耗的確有些嚴重。這會兒它連嘴都懶得張了,只是在喉嚨裏嗚咽着。

姜焱心疼的走過去,擡起左手輕撫着它的大頭。右手則取出了三根棒棒糖,直接將棍拔下來,扒開它的大嘴,就把三顆糖球丟了進去。

這時候斷風還沒有縮小,三顆糖球一入口,就被它不小心嚥了下去。不過這也沒什麼,棒棒糖的效果本來就很柔和。再加上它現在的體形過大,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刺激效果。

“既然你不便於出面,那你就在這裏陪陪斷風吧。我就在邊上,沒事放放電什麼的,也算出把力。”

安排完斷風,姜焱又看向了艾薇兒。

她乖巧的點了點頭,走到了斷風身邊,就開始說起了悄悄話。從剛纔的表現,她就已經看出斷風在姜焱心中的位置。所以,培養培養感情還是必須的。

“雷暴。”姜焱也不去聽艾薇兒在那裏喋喋不休的說些什麼,他來到城牆邊,取出法杖,就朝着下方密集的黑暗奴僕大軍中,放出了一顆直徑一米多的紫色雷球。

“噼啪”之聲狂做,雷球在落到黑暗奴僕大軍頭頂之上,就開始彈射出一條條狂舞的雷蛇,將下方所有接觸到的黑暗奴僕,打散成了漫天的飛灰。

這還不算完,姜焱的這顆雷暴球,可不是呆在原地不動得。而是在他的操控下,沿着一條線來回的飄動。

直到雷球越來越小,耗光了所有雷系魔法後,這才‘轟’的一聲,爆炸開來。

“好厲害的魔法!不愧是天空學院的姜焱!”

“太犀利了,這個魔法雖然不是劍型魔法,但仍有如此威力。足以見得,此人果真是名不虛傳啊!”

“真想看看,如果他釋放出了傳說中的劍型魔法,又會是怎樣的場面。”

“他現在應該是在保存實力,所以纔沒有釋放那種魔法,以免過早的暴露身份。”

幾個指揮官在議論間,還真有人猜出了姜焱的心思。

正如他所說,姜焱就是不想提前暴露身份。

既然盧卡斯城都聽說自己是天空學院,劍魔姜焱的名頭了。他可不相信,莫薩德那個腦殘會沒聽說過。

大戰在持續進行的時候,盧卡斯皇城內也已經聯繫上了光明議會。

由於之前剛剛支援了巨峯山城,現在聽說盧卡斯被困,又有大量黑暗奴僕出現時,光明議會內部還真覺得有些力不從心。

“現如今,奧斯大陸各處都在不斷出現黑暗傳送門,我們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在分兵了。”

“是啊,盧卡斯城的請求,我看是不是先推一推。別的不說,光是我手底下派出去的人手,就已經到了飽和度了。”

“還有我,我那邊也已經達到上限了,實在是派不出人來了。”

“你們這算什麼,我這邊不但人手全都派了出去,還調用了一些沒有遭受攻擊,且人手充足的分會出手……”

亂糟糟的議會大廳裏,卡塔恩一邊揉着太陽穴,一邊聽着所有人在哪裏爭論着,感覺頭都快炸了。

“好了好了,都把嘴閉上!”

終於,卡塔恩拍着桌子叫了停,“你們一直這樣推諉下去,還能有個結果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