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對於村上村樹,他們一直都不太重視,可現在不一樣了,光是本《挪威的森林》。就足以讓村上村樹初步成為世界級作家,哪怕村上村樹後面的作品不咋樣,可作家最重要的就是名氣,而名氣出來了,日後作品的銷量也就可想而知了。現在的村上村樹可以說就是一座金山,可惜講談社卻放跑了這座金山。

正是因此,講談社和天下社之間的關係開始變得微妙起來,表面上雖然仍舊維持同盟關係,可實際上講談社已經有爭鋒相對的動作。因為天下社連出兩部小說。勢必會拿走屬於其他出版社的份額,講談社是以小說出版為中心的,對此自然相當重視。自然不希望天下社能夠威脅到它的地位。

而這時候的小學館卻是無心插手這件事,實在是目前三大社合併已經到了緊要關頭,根本沒有抽身事外的精力。

雖然天下社和講談社之間暗流洶湧,可趙塵也沒有去管這些,在《龍珠》完結后,他就開始創作下一部的作品。

他一直不喜歡搞類型重複的作品。往往自己動手的作品往往都是不同類型,就是為了讓自己儘快掌握各種類型的作品風格。讓自己進步。

這一次他選擇的仍舊是未來成名作品,也就是和《機動戰士高達》、《神奇寶貝》並稱為最賺錢的漫畫,那就是《遊戲王》!

《遊戲王》是款另類的卡牌漫畫,它之所以成為最賺錢的漫畫無疑就是卡牌的銷售。而光是卡牌的銷售利潤就足以達到數十上百億美元。

趙塵前世並沒有看過《遊戲王》的漫畫版本,是以就用動畫版本來進行。

不過兩者間並沒有多大差別,在評價上動畫反而要比漫畫要高。兩者之間其實並沒有多大區別,只是因為中途漫畫故事情節進度跟不上,故加插大量漫畫沒有的劇情和人物。此舉反而為脫離原作獨立創作故事奠定下基礎。

如果非要說兩者的區別,除了動畫里人物更多外,另外就是卡牌戰鬥的規則了。其中漫畫中沒有速攻魔法卡的概念,任何魔法卡均可在對方回合發動,或者可以說所有魔法卡都是速攻魔法;同樣漫畫中沒有額外卡組的概念,進行融合召喚時,融合素材留在場上,「合體」成一隻怪獸,所佔怪獸卡區不變;也沒有儀式怪獸卡的概念,儀式怪獸是發動儀式魔法后憑空「變」出來的。

而其中串聯整個故事情節的關鍵就是千年神器,它們分別是千年積木、千年之眼、千年天秤、千年鑰匙、千年智慧輪、千年錫杖和千年首飾。不同的千年神器會擁有不同的力量,並非常人所能擁有,會自行挑選持有者。在認可持有者后,會根據持有者的內心善惡來發揮力量。同時這也是劇情中使無名法老王找回失去記憶的儀式物品。

而其中主角武藤遊戲擁有的則是千年積木,千年積木是由武藤遊戲的祖父武藤雙六年輕時在埃及考古時所發現,后贈予了武藤遊戲。武藤遊戲花了許多時間終於將其拼裝完成,從而釋放了千年錐之中的法老王靈魂,從低展開了兩人的故事。

完成後的千年錐可以使兩人進行靈魂的交換,當武藤遊戲與法老王暗遊戲交換身份時,他便呆在千年積木里。同時,在意識允許的情況下,可以自由進行意識的交流和對話,相互鼓勵。

千年積木是寄宿著古代埃及的法老王的靈魂的迷宮,作用則是會產生光和暗的雙重性格,含有法老王的記憶,同樣也是千年前法老王的佩帶物品。

不過這款遊戲最為出名的就是各種各樣的卡牌,這無疑豐富了比賽的規則和可玩性,從而導致歷史上《遊戲王》連載的時候出現卡牌熱的主要原因。

不過卡牌之間的戰鬥同樣有著不少規則,開始的時候雙方的初始lp各為4000點,卡組數量則是固定在40張,其中怪獸守備的時候是以表側來表示召喚,且每回合最多只能發動或蓋伏魔法卡和陷阱卡各一張。並且融合怪獸在被召喚的回合不能立即攻擊,基本就是這些區別,不過不得不說搞《遊戲王》動畫的是個人才,因為這明顯增加了

卡牌的可玩性。

而在趙塵創作了第一期《遊戲王》后,就開始刊發。(未完待續) ******

一道火光劃過,那張巨大的嘴巴被一分為二,化作一團黑煙向遠處逃去:「小輩,我一定會來找你的。」

烏塵在原地怔了一下,接著看了看掌中的玉石飛刀,無聲的搖搖頭。

這玉石飛刀,雖然一旦能夠施展便是威力驚人,氣勢滔天,但是在面對著蠻族或嚙齒妖僧這樣體型異常巨大的對手時候,有些無力。

因為即使飛刀洞穿了他們的身體,但因為身體巨大的緣故,所造成的損害極其有限。

這時古大人走過來,一陣比劃,彷彿在問烏塵為什麼把壞人放走了。

烏塵淡笑一聲道:「不是我放,而是我根本沒有勝過他的打算,這事以後再說吧。」

說著烏塵忽然身軀一轉,向一旁的樹林中道:「閣下看戲也看夠了,何不出來聊聊。」

話音甫落,樹林中一陣樹木響動,一道黑影向遠處暴掠而去。

烏塵冷哼一聲,一道帶著火焰的刀光,狂劈而出。

那個黑影剛逃出百丈之外,便被刀光追上,噗一聲輕響,掉落在地。

烏塵來到那黑影身前,但見對方趴在地上,背後一道長有兩尺的傷口,深可見骨。

烏塵把那人翻過來,撤下面巾,不由一皺眉頭。

但見此人剛剛不知服下了什麼丹藥,臉上一片模糊,就像是蠟做的人像,一點點融化開來。

不一會兒一個大活人,就變成一灘黃色水漬,臭味難聞。

古大人也上前聞了一下,不住的打起噴嚏來。

烏塵再三確認,沒有發現有價值的東西,也只好放棄。

因為烏塵及時的清除了跟蹤的眼線,到了下一座城鎮,烏塵戴上面具,又給古大人喬裝打扮一番。

在接下來的路程中,烏塵身後再也沒有了跟蹤之人。

經過得玉國,進入從天國境內。

從天國因為毗鄰蒼雲古國,物產風物,漸漸透露出一絲蒼雲古國的氣息。

從天國面積很少,三天之後烏塵終於來到蒼雲古國邊緣的一座高峰之上。

眺望著前方無盡的山脈和古城,烏塵身軀微微顫抖,這就是他的故國,他的家園所在。

在高峰之上,烏塵先是向道神宮所在的方向看了看,再向家鄉居河鎮看了看,最後他選擇了居河鎮方向,身軀一縱,疾飛而來。

山脈不斷倒退,寒涼的夜風,讓人精神微微一震。

為了避免引人耳目,烏塵白天里休息,或乘坐驛獸趕路,晚上則是御空而行。

晝夜兼程,終於在幾日後來到那一片最為熟悉的山脈附近。

當他沿著進山的道路再次來到居河鎮外的時候,不由微微一怔。

兩年不到的功夫,居河鎮的面積又何止增大一倍?

烏塵遠遠的看到了幾個熟悉而滿帶著笑容的面孔,本來他想馬上就進到村子里,可是轉念一想,卻又停下來,向一旁的樹林中走去。

轉眼間,夜幕降臨,東方一彎殘月,緩緩升起。

月到中天,眼看已是深夜。

噪雜而熱鬧一整天的居河鎮,終於恢復了平靜。

烏塵這才從樹林中走了出來,來到居河鎮入口之處的道路上。

這條道路雖然不知道翻新拓展過多少次,甚至都已經看不出原來道路的樣子,可不知為何在烏塵看來卻仍舊是熟悉無比。

不遠處幾個鄉勇拿著長矛,一邊閑聊著,一邊向這邊走來。

那為首之人一邊走一邊道:「當初我早就看出來烏塵不簡單,才故意試試他的身手….」

烏塵一聽不由暗笑,向那人打量一眼,卻見那為首說話之人正是劉貴,跟在他身邊的有趙勇,還有幾名模樣有些陌生的年輕人。

那些年輕人中有一個男孩看起來特別小,最多也就十二三歲,聽到『烏塵』二字,兩眼放光道:「貴哥,你跟我們多講講烏塵的事迹唄!」

劉貴把臉一揚,看了那男孩一眼道:「你當真要聽?」

「嗯!」那男孩認真無比的點點頭。

劉貴向左右看了一眼道:「烏塵的事迹太多了,咱們先巡邏完這一圈,找個地方再好好給你們講。」

「好!」眾人齊聲道。

烏塵悄悄的躲在一塊大石之後,只聽劉貴一邊走,一邊吹噓著自己。

除了有些臉熱,烏塵的心裡還有一股淡淡的溫暖。

兩年前劉貴還那樣鄙視,看不起烏塵,口口聲聲叫著烏大傻子。

但現在搖身一變,變成了烏塵的簇擁者和崇拜者。

或許這就是成長,這就是鄉情。

走上回家的路,烏塵上次回來的時候,已經知道這條路被拓寬,家也被重新修葺過。

可是他發現路再一次被拓寬修整,房屋之外更是被築起了一圈圍欄,還有兩個年輕人,十分負責的站在大門口的兩側。

烏塵悄無聲息的跳入院中,小院一點都沒變,因為每日被打掃的緣故院落中纖塵不染。

打開小屋的門,走了進去。

熟悉的氣息,瞬間包裹住了他。

桌椅,板凳,簡單到一個碗一個茶杯,一切一切都如潮水一般,奔涌而來。

掀開門帘走到內屋,乾淨的床上,被褥疊得很整齊。

儘管烏塵並沒有什麼幻想,但是看著乾淨整潔的床鋪,還是有一點失望:「母親並沒有回來…」

黑暗中烏塵嘆了一口氣,仰倒在床上。

這一刻,他放鬆了全身的氣息和戒備。

這一刻他才真真正正的輕鬆了一點。

嗅著熟悉的空氣和房間味道,烏塵很快睡著了。

他做了一個夢,夢到了母親,向自己微笑招手,可是等他真的跑上前去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母親不見了。

烏塵一著急睜開眼睛,再往窗外看的時候,但見夜色仍舊深沉,月光微微黯淡,時間並沒過去多久。

烏塵忽然想起剛剛夢中的母親,竟是穿著前一世母親的華袍盛冠。

這一刻,他迷糊了,有些分不清,究竟是思念這一世的母親,還是上一世的母親,哪個更多一點,更抑或是兩者都有。

烏塵知道自己想不出頭緒,索性搖搖頭把那些紛亂的念頭,驅趕出腦海。

他忽然想起在衣櫃里,母親曾為他做過不少衣服,想到這時他打開衣櫃。

但見有一疊嶄新的衣服放在那裡。

烏塵把衣服拿出來,借著月光,仔細看去,這是母親做得衣服,很熟悉,他能夠感覺出來。

他把衣服展開,一比對,竟然跟自己現在的身軀不管大小還是肥瘦,都像量身定做,一般無二。

「母親回來過,還給我作了新衣服。」烏塵身軀顫抖,一個聲音在腦海中大喊。

就在這時烏塵看到一張紙躺在地上,應該是這張紙夾在衣服中,展開的時候沒有發現。

烏塵撿起那張紙一看,他先是皺眉,最後面色漸漸沉冷下來。

這張紙的確是烏雲氏寫給烏塵的信。

信中告訴烏塵,烏雲氏原本姓雲名夢,乃是武道世家雲家的三小姐,因為不滿家族的安排,在烏塵父親的幫助下,逃出雲家。

不幸的是,在逃亡過程中,烏塵的父親為了引開前來追殺的人,跟烏塵母親走散了。

在烏塵父親家將的保護下,雲夢懷著烏塵來到居河村,隱姓埋名。

這名烏家家將,就是烏塵記憶中的父親,在幾年後出外尋找烏塵父親至今未歸。

雲夢為了怕引人懷疑,故意說是死在了烏塵名義上的父親是死在了荒獸口裡。

一晃多年過去,烏塵的父親和家將杳無音訊。

母親雲夢,在烏塵展現出過人的武道天賦之後,終於下定決心回到雲家,一方面是想不再拖累烏塵,另一方面,是想回到家族解開身上的封印,再去尋找烏塵的父親。

沒有想到的是,雲家的人在看到雲夢之後,不但沒有解開封印,反而是把她給關押了起來,並逼迫她發下毒誓,不與烏塵父子來往才肯放她出來。

雲夢誓死不從,這些衣衫都是她雲家大牢之中偷著做的和書信也求人幫忙送來的居河村。

最後雲夢告誡烏塵,不要到雲家來找她,忘了這個不稱職的母親。

看完信,烏塵拳頭攥緊,微微顫抖。

不是說好了會在親戚家好好獃著么?

親戚家怎麼變成了牢獄。

尤其看到最後’不稱職’三個字,烏塵心中一陣鑽心劇痛,不稱職的不是母親,而是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兒子,竟然連母親的安危都無法維護,他的武道修鍊有何用,他的靈道修鍊又是為了什麼?

大概是真的怕烏塵衝動,雲夢除了雲家兩字,沒有提任何關於雲家的消息。

哪怕是烏塵現在情緒滿腔,都不知道該向何處抒發。

武道世家,雲家,究竟有多麼冷血,竟然讓一個母親發誓不與兒子丈夫來往。

不知經過多久,烏塵把那封信收了起來,母親做得新衣袍,也無比珍視的放到了戒指中。

這衣袍只有一件,他捨不得穿。

「跟母親相見的那一天再穿,她一定非常高興。」烏塵握著拳頭想道。

他收拾了一下情緒,身軀一縱來到了外面的街道上,辨認了一下方向,來到鎮長薛茂良家大門口。

只見他落入薛茂良中一會兒,又飛掠出來,來到路旁一株參天古樹的樹頂。

站在樹頂之上,烏塵可以俯瞰整個居河鎮的全貌,這裡的是生他養他的地方,如今這個小鎮,欣欣向榮,一片旺盛景象,如此很好。

想到此處,烏塵雙臂一振,急如鷹隼,向鎮外射去。

古大人正在那裡等著他。

劉貴和趙勇跟一群年輕勇士正說的眉飛色舞,頭頂一道陰影飛過。

這時人群中那個最小的男孩指著天空,彷彿驚嚇到了一般道:「貴哥,勇哥,好像有個人飛過去了。」

劉貴和趙勇回頭來看了一眼天空,但見夜空暗淡,月光朦朧,哪裡有半個人影?

「扯淡!」劉貴轉過身來,輕輕地拍了一下小男孩的頭頂。

小男孩委屈的捂著頭,卻也不敢多說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