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將韓雨沫幾人送到大地蜥蜴王背上之後,藍楓與魃饕、魃餮也飛到了大地蜥蜴王背上。

緊接著,藍楓對身下的大地蜥蜴王下達命令:「希爾特,出發吧!」

另一邊,韓雨沫四人度過最初的驚慌,心裡反而興奮起來,有種莫名的刺激感。

修為處於日級層次的他們,對於飛行一直都有著莫名的渴望與期待,而現在,他們切切實實體驗了一把飛行的感覺,起初還有些害怕,但事後卻又回味無窮,簡直令人慾罷不能。

更重要的是,他們托藍楓的福,竟然體驗了一把騎乘疑似天級妖獸的神秘飛行坐騎的感覺!

要知道,那可是天級妖獸啊,多少比他們更加強大的存在都沒有騎乘過,甚至從沒有見過,而他們,幾個小小的日級強者,卻是有著這樣的機會,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藍、藍楓大人!」韓雨沫俏臉激動地通紅,鼓起勇氣問道:「請問,這位……這位妖獸大人可是天級妖獸?」

「天級妖獸?」聞言,藍楓微微一愣,旋即啞然失笑,「你可以這麼認為。」

他倒是理解這幾位擎天府弟子的想法,將大地蜥蜴王錯認為天級妖獸並不是他們的錯,歸根結底,是貧窮限制了他們的想象……

不,應該是弱小限制了他們的想象!

站在藍楓現在的高度,區區天級妖獸,還真沒有資格當他的坐騎,放眼整個妖族,除了那位深不可測的妖族王者「古」之外,便只有虛凰族、紫睛金剛猿族、鯨龍族這三大頂級妖獸種族能夠令他稍微有些忌憚。

下方的大地蜥蜴王則是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感覺自己的尊嚴受到極大的侮辱:「居然將本王與那些螻蟻般的傢伙混為一談!」

要不是畏懼藍楓,大地蜥蜴王恨不得立即展露一下自己的實力,讓他們瞧一瞧,他們眼中的天級妖獸,究竟有著多麼恐怖的實力。

天級妖獸?

天級妖獸給他大地蜥蜴王希爾特提鞋都不配!

別的不說,光是天級後期妖獸,他蜥蜴族就有好幾百頭,算上天級中期、天級初期妖獸的話,數量更是多得數不清,其中絕大部分的天級妖獸,他都記不清名字,唯一能記住的,只有那三頭隕落於藍楓與藍山手中的神級初期妖獸,以及極個別天級後期妖獸。

當然,如凰爞、呂林、洛加爾等人那樣的天級極限妖獸除外,對於這一點,大地蜥蜴王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真的是天級妖獸!」聽得藍楓的回答,無論是韓雨沫,還是其餘三位擎天府弟子,都是驚喜萬分,看向身下的大地蜥蜴王,目光中充滿了敬畏。

PS:謝謝『星夜166931300』、『複雜路女』兩位書友打賞紅包! 大地蜥蜴王背上。

藍楓盤腿而坐,魃饕與魃餮猶如石頭一般站在藍楓身後兩側,紋絲不動,韓雨沫四人則是有些拘束地站在遠處,既有些緊張、忐忑,又有些興奮、刺激。

「你們過來吧,不必拘束。」藍楓看了韓雨沫四人一眼,笑著說道。

聞言,韓雨沫四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小心翼翼走到藍楓身前,就像犯錯的小孩一般,微低著頭,十分恭敬。

「能跟我說說漢王朝的具體情況嗎?」在韓雨沫四人面前,藍楓的態度始終溫和。

幾年前,漢王朝雖然承受滅頂之災,倖存者所剩無幾,長期處於凋零、破敗的狀況,但除大鄴城等少數幾個城池之外,各大城池建築卻並未受到明顯的損壞,如今毒氣消散,漢王朝根本用不著投入多少資金,便能夠重新恢復秩序,吸引無數人入駐,甚至在此定居。

韓雨沫小心翼翼地看了藍楓一眼,欲言又止。

瞧著韓雨沫奇怪的反應,藍楓好奇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略微猶豫了一下,韓雨沫深吸一口氣,緩緩抬起頭,正對著藍楓的目光,在藍楓鼓勵的目光中,輕聲說道:「藍楓大人,漢王朝已經覆滅了,現在掌管原漢王朝疆域的是新漢朝,而非漢王朝。」

「新漢朝?有什麼區別嗎?」藍楓好奇地看著韓雨沫。

「不一樣的。」韓雨沫搖搖頭,耐心地解釋道:「漢王朝皇室是劉家,新漢朝皇室是藍家,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漢王朝曾經的三大頂級家族—劉家、童家、藍家,其中劉家是聖殿第一攻擊目標,在漢王朝覆滅的時候,便已經被聖殿滅族,童家與聖殿是合作關係,或者上下屬關係,因此得以保全,至於藍家,同樣受到致命的打擊,慘烈程度僅次於劉家,幸運的是,藍家並未滅族,算上藍楓在內,藍家至今尚有五人倖存。

時至今日,劉家、童家皆已滅族,淹沒在浩瀚的歷史中,唯有藍家,在遭受到致命打擊之後,不但沒有就此沉淪,反而在極短的時間裡重新崛起,受各方勢力爭相討好,成為漢王朝當之無愧的第一家族!

「藍家?哪個藍家?」藍楓隱隱猜到了答案,可他依舊不敢肯定。

下一刻,韓雨沫的話語,證實了藍楓的猜測。

只見韓雨沫目光狂熱地盯著藍楓,猶如最虔誠的狂信徒一般:「就是藍楓大人您所在的藍家!」

頓了頓,韓雨沫繼續說道:「新漢朝第一任皇帝,正是藍楓大人的父親—藍賢龍陛下!只是藍賢龍陛下僅任半年,便將皇位禪讓於當今陛下藍馨陛下!藍馨陛下,成為繼五千年前竇雙女皇之後整個北州域第一位女皇陛下!」

提到藍馨,韓雨沫的目光愈發狂熱了,那種深入骨髓的崇拜,根本無法掩飾。

北州域很大,五千年歲月中,誕生過數以百計帝國、王國,每一個帝國、王國,又有過十多位乃至數十上百位皇帝,然而在這麼多皇帝中,卻是從未出現過女皇,而現在,藍馨成為繼五千年前竇雙女皇之後整個北州域第一位女皇,影響力不言而喻。

可以說,在許多女人心目中,藍馨的分量,甚至比藍楓這位傳奇人物有過之而無不及。

「藍馨女皇?」藍楓是真的被這個消息驚呆了,自己那位猶如女強人般的堂姐,竟然成了一代女皇?

好半晌,藍楓方才平靜下來,心裡猶自咋舌:「看來我那位堂姐,還真是厲害啊!」

管理一個國家,哪怕只是一個王國,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是沒有足夠的本事,再強盛的國家,也會被搞得烏煙瘴氣,迅速衰敗,所謂的亡國之君,並不是每一個都如歷史記載中那般不學無術、終日流連於聲色犬馬,只是許多皇帝限於自身的本事,無法實現內心抱負,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國家日益衰敗,卻又無能為力,縱使心比天高,又能如何?

藍楓相信父親藍賢龍的眼光,既然藍賢龍將藍馨推上舞台,那麼藍馨無疑是合格的,完全能夠勝任這個位置!

至於藍賢龍為何創建新漢朝,藍楓沒有興趣過問,以他現在的眼界,區區一個王國實在不值一提,既然藍賢龍等人願意這麼玩兒,就讓他們隨便玩兒好了。

「這麼說來,我也算是新漢朝的皇子……不,王爺?」藍楓的表情不由變得古怪起來。

這身份對現在的藍楓而言不值一提,但在普通人眼中,卻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甩了甩頭,藍楓拋掉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重新將目光移向韓雨沫,問道:「除此之外呢?還有沒有別的什麼消息?」

韓雨沫斟酌了一下,待得整理好思緒,方才繼續說道:「半年前,藍馨陛下繼位之後做出的第一個決定便是將新漢朝王都遷至紅石城,在原本的紅石城基礎上往外擴建,截至目前,紅石城面積擴張了十倍,吸引了無數勢力入駐,並且還在繼續擴建中……」以紅石城的擴建速度,恐怕幾年之後便可能抵達擎天府所在的烈風山,屆時,烈風山與紅石城相接,擎天府佔據強大的地理優勢,無疑能獲得許多無形的好處。

「紅石城面積太小,確實需要擴建。」藍楓微微點頭,紅石城的面積比大鄴城差遠了,作為一個王國的王都,顯然還有著極大的欠缺。

「另外,新漢朝獲得萬器閣一級學院的授意,將過去的猛武學院推倒重建,不僅學院面積擴大了十倍,而且等級直接提升到了二級,享有與蒼狼帝國、扶搖帝國、天奎帝國同等的資源待遇!」

一個王國二級學院,享有帝國二級學院同等資源待遇,這在整個北州域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出現!

「藍賢龍陛下、聶無雙宗師、古庸大師、陳晨大師、范增才大師、詩欣雨大師、齊晟大師等人受邀成為猛武學院第一批導師,除此之外,摩地族、龍血霸族也派出許多高手主動申請成為猛武學院導師,紅仙師姐、楊雪學姐、羅天學長等年輕天才也經常舉辦講座,向學弟學妹們授課、傳授他們的修鍊經驗與心得……」

「由於原猛武學院院長秦院長不知所終,因此萬器閣一級學院決定,暫時任命藍楓大人您為猛武學院名譽院長,並邀請藍賢龍陛下擔任猛武學院名譽副院長,關於猛武學院一切事宜,由藍賢龍陛下全權處理。」

一口氣講完,韓雨沫抬起頭,看向藍楓的目光,充滿了尊敬與崇拜。

所有人都明白,新漢朝的建立,王國遷都,猛武學院的升級,各方勢力強者的入駐,一切都只因為眼前這個男人!

儘管藍楓常年在外,已經近兩年沒有回來,可新漢朝發生的所有大事,都幾乎是圍繞著藍楓展開的。

就連萬器閣一級學院那樣的龐然大物,都為藍楓破例,將猛武學院從三級直接升級為二級學院,並且給予與三大帝國二級學院平等的資源待遇!

要知道,在過去的日子裡,一個新建的王國或帝國,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能夠通過萬器閣一級學院的審核,建立獨一的二級學院,中間可能花費的時間,長達數年乃至數十年之久,可新漢朝什麼都沒做,萬器閣一級學院便主動授意,將猛武學院升級……

這對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

「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聽得韓雨沫娓娓道來,藍楓心底卻是萬分感慨,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居然發生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裡,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曾經那些尊敬的長者、競爭者,以及許多與他交好之人,如今紛紛搖身一變,成了受人尊敬的導師,讓他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唯一一個不好的消息是,秦懷遠至今音訊全無。

「連一級學院都調查不到老師的下落嗎?」藍楓眉頭微微皺起,他記得秦懷遠說過,要去找珞珈前輩的老師,揭發童家與聖殿勾結的陰謀,如今童家覆滅,聖殿重新隱退,秦懷遠為何至今遲遲未歸?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意外,還是被別的什麼事情耽擱了?

藍楓皺眉沉思著,拳頭不知不覺間用力握緊,許久,他輕吐一口氣,冷靜地喃喃:「過陣子去拜訪一下珞珈前輩那位老師吧,希望可以從他那裡得到一些線索。」

秦懷遠與藍楓相處的日子遠不及透明老者那麼多,可秦懷遠給予藍楓的幫助,卻是不亞於透明老者,在藍楓心裡,秦懷遠同樣是一位十分受他尊敬的老師,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位包容他、教誨他的長者!

透明老者的隕落,永遠是藍楓心裡無法抹去的傷痛。

他絕對無法接受,另一位老師也受到他的牽連而隕落!

瞧著陷入沉默的藍楓,韓雨沫四人緊張地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彷彿承受著一股無形的壓力!

片刻后,大地蜥蜴王的聲音,打破了上空的寂靜:「大人,紅石城到了!」

聽得此言,韓雨沫四人鬆了一口氣,但緊接著雙眼圓睜:「怎麼可能!從墨城到紅石城,幾乎橫穿了整個新漢朝,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到了!」

在與藍楓交談的過程中,他們幾乎沒有感覺到時間的流逝,窮極他們的想象,也無法相信,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們便跨越了幾乎整個新漢朝,抵達了此行的目的地—紅石城。

這種速度,簡直聞所未聞,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PS:謝謝『複雜路女』、『秋楓494442532』兩位書友打賞紅包! 聽得韓雨沫四人的質疑話語,大地蜥蜴王眼神一冷,寒聲道:「你們幾個夠了!再敢質疑本王,小心本王把你們吃了!」

此話一出,韓雨沫四人頓時噤若寒蟬。

「希爾特,別嚇唬他們了。」藍楓哭笑不得,旋即看向被嚇得瑟瑟發抖的韓雨沫四人,微微搖了搖頭,溫和道:「不用在意,這傢伙向來都是這副脾氣。行了,我們下去吧,到沒到,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說話間,藍楓手掌輕輕揮動,一股柔和的勁力自手掌噴薄而出,籠罩在四人身上。

沒等四人反應過來,藍楓便帶著四人飛出大地蜥蜴王的後背範圍,徑直地朝著下方墜落。

魃饕、魃餮與重新化為人形的大地蜥蜴王,緊跟在藍楓後面,一同朝著地面墜落。

數個呼吸之後,一行人瞬移般出現在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那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被一片樹林包圍在中央,邊緣之處則是一排逐級而上的石梯,石梯左右兩端站著兩個身著學員服飾的少年學員,兩個學員神情肅穆,筆直地挺身而立,一絲不苟地平視前方,猶如精銳的士兵。

重回地面,腳踩大地,那種失重感漸漸消失,韓雨沫四人既鬆了一口氣,又隱隱有些失落。

飛行,既讓他們感到一絲驚恐,又讓他們感到無比刺激。

隨著心情逐漸恢復平靜,四人紛紛抬起頭打量著四周,當瞧著周圍熟悉的景象后,嘴裡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這是……名人雕像廣場!」

「老天,我們竟然真的回到了紅石城!」

「這、這……」

韓雨沫四人完全驚呆了,嘴裡抽著冷氣,像是在做夢一樣,神情有些恍惚。

廣場中忽然響起的聲音,不出意外地驚動了石梯左右兩端的少年學員,只見兩位學員臉色大變,憤怒地轉過身,看向廣場中央的藍楓一行人,臉色難看地怒斥道:「你們是什麼人,膽敢亂闖名人雕像廣場,不怕學院的責罰嗎!」

名人雕像廣場,是整個猛武學院最神聖的地方,也是猛武學院在推倒重建的過程中唯一沒有妄動的地方。

在無數學員的心中,名人雕像廣場擁有著極高的地位,如同他們的信仰。

如今見到有人胡闖名人雕像廣場,兩位學員心頭有多憤怒,不言而喻。

「糟了!我們,我們不小心闖進了名人雕像廣場!怎麼辦!」兩位學員的聲音,頓時將韓雨沫四人驚醒過來,四人的臉色,忽然變得蒼白起來,有些不知所措。

他們不僅是擎天府弟子,更是猛武學院的新生,自然明白名人雕像廣場在學員們心中的地位。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名人雕塑廣場,是整個猛武學院所有人共同努力守護的地方!

「名人雕像廣場?猛武學院有這個地方嗎?我怎麼沒聽過?」藍楓疑惑地轉頭看向韓雨沫四人,在他的腦海中,絲毫沒有與名人雕像廣場有關的記憶,更不知道這地方有什麼特別之處。

他選擇降落在這個地方,僅僅是因為這地方人煙稀少,就算他們突然出現,也不會引起混亂與騷動,倒是沒有考慮別的因素。

甩了甩頭,藍楓沒有過多地思索關於名人雕像廣場的事情,既然無意中犯了錯,那就應該道歉,於是,藍楓十分誠懇地面向兩位學員,拱手道歉:「對不起,我們不知道這地方這麼重要,未經允許便踏入此地,十分抱歉!」

頓了頓,藍楓繼續道:「我們馬上就走,還請兩位學弟多多包涵!」

數年以前,藍楓也是猛武學院的學員,稱呼這兩位學員為學弟,倒也說得過去。

「放肆!名人雕像廣場豈是你說來便來說走便走的地方?」只見其中一位學員憤恨地看著藍楓一行人,彷彿心中的信仰受到極大的玷污一般,愈發惱怒,「你們就等著接受學院的……」

「林希。」

該學員還未說完,另一位學員便已經走到了他身邊,輕輕拉了拉他的手臂,有些猶豫地朝著藍楓的方向努了努嘴。

「羅旭陽,你幹什麼!」被稱呼為林希的學員,有些不滿地看向身邊的同伴,不明白後者為何阻止自己維護心中的信仰。

羅旭陽遲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藍楓一行人身後矗立的一座巨大雕塑,又看了看藍楓,結結巴巴地道:「林希,那個,那個人,好像藍楓大人……」

整個名人雕像廣場至今為止只有一座雕像,那雕像是猛武學院數年前邀請多位雕刻大師、石匠大師聯手建造的,正是藍楓剛剛進入大鄴城二級學院時的模樣,也是藍楓第一次真正揚名於漢王朝乃至北州域的時期!

兩年前那一場覆滅漢王朝的災難中,這一座雕像沒有收到絲毫的損傷,至今依舊保持過去的模樣,沒有絲毫變化。

聽得林希的提醒,羅旭陽心頭狠狠一震,再次看向藍楓,只感覺其模樣愈發熟悉、親切,漸漸與他無數次觀看過的雕像模樣重合起來。

羅旭陽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他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藍楓,然後揉了揉眼睛,看向藍楓一行人身後的雕像,聲音也是顫抖起來:「真的,真的好像……」

此刻,無論是羅旭陽,還是林希,都有種血液凝固的感覺,腦子一陣發矇。

「什麼好像?」瞧著羅旭陽與林希的表情變化,藍楓疑惑地轉過頭,看向他們剛才注視的地方,終於看到了之前一直沒有注意到的雕像,「咦,這雕像……」

「呃。」藍楓怔了怔,旋即有些尷尬,「好像是我幾年前的樣子。」

按照時間計算,這雕像已經建造四五年時間了。

四五年時間,藍楓的模樣有了一些變化,與當年相比,現在的他,臉部稜角更加分明,陽剛的線條,猶如刀削過一般,少了幾分清秀,多了幾分陽剛之氣,從一個鋒芒畢露的天才少年,蛻變成為一個成熟穩重的青年強者。

然而無論如何變化,他終究還是他,大概的輪廓基本一樣。

因此,雖然那雕像與現在的他有著一絲細微的差別,但總體上還是可以確認是同一個人!

藍楓撓了撓頭,笑得有些尷尬:「呃,呵呵……」

他此時不知該說什麼,因為他萬萬沒有料到,居然會在這裡看到自己的雕像,那雕像孤零零地矗立在廣場中央,顯得格外醒目,彷彿比他本人更加高大、英武,他更沒有料到,自己的雕像在學員們心目中竟然有著如此高的地位,猶如一種信仰,以至於他本人不小心闖了進來,不僅被抓個正著,而且惹惱了兩個學員。

魃饕與魃餮一如既往地站在藍楓身後,平靜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表情。

大地蜥蜴王則是忍俊不禁,尤其是瞧見藍楓尷尬的模樣后,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十分辛苦。

韓雨沫四人經過短暫的慌亂后,逐漸反應過來,臉上的表情,也是頗為古怪。

名人雕像廣場中央矗立著藍楓的雕像,是無數學員心中的信仰聖地,禁止任何人胡闖,否則便如同玷污了他們心中的信仰一般,可偏偏闖入者是藍楓本人……

這是一筆怎麼都算不清楚的糊塗賬!

「我們……走吧。」苦笑著搖了搖頭,藍楓嘆了一口氣,旋即對韓雨沫幾人說道。

緊接著,一行人施施然走出名人雕像廣場,在兩位學員還未徹底清醒過來之前,迅速離開。

不快點離開不行啊,如此尷尬的場面,藍楓真不知該如何應付。

許久,羅旭陽與林希從震驚中慢慢回過神來。

「剛才……」望著空蕩蕩的廣場,羅旭陽略微失神,彷彿剛才發生的一切只是自己的錯覺一般,沉默片刻,羅旭陽轉頭看了林希一眼,咽了一口唾沫,試探一般地問道:「那個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