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寧安躲在宋邵言的身後往前看。

打人的兩個男人,一個是白人,身材高大,一口流利的英文罵罵咧咧:「老子告訴你,欠錢不還就是這個下場!敢借貸不還?再給你一個星期時間,你要是還不上錢我剁了你一隻手!」

「你當我們吃素的?一隻手不夠,讓你全家拿命來償還!」

被打的中年男人鼻青臉腫,躺在地上哼哼,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捂著肚子打滾,五官扭曲而痛苦。

另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的年輕男人沒有開口,點了一支煙,默默站在一旁抽煙。

地上的中年人又被踢了幾腳,差點背過氣去。

「小六,走了。」年輕的白人男人喊上自己同夥。

「嗯。」

不遠處有一輛車,兩人迅速上了車,離開。

打架聲停止,地上的白人中年男人還在哼哼,痛不欲生。

寧安不知道該不該管閑事,宋邵言一把將她拉回去。

他們悄無聲息離開。

寧安一路上大氣不敢出,只知道跟著宋邵言跑。

回到帳篷,她才拍了拍胸脯,深呼吸。

「進來。」宋邵言把她拉進帳篷,「今晚上的事就當沒看見,這事我們管不了。」

「我知道了,是那種金錢糾紛吧?」寧安懂,這些事確實管不了,和簡簡單單的流氓地痞不一樣,那種金錢糾紛都是有組織的。

「對,那兩個人明顯就是組織下的打手,專門做討債之類的活。」宋邵言輕描淡寫,「以前宋氏也雇過這樣的人,只要不把人打死就行。」

寧安把濕衣服都晾好,壓低聲音和宋邵言說悄悄話:「被打的那個人自己會離開吧?」

「當然,會自己離開,所以我們不用管,他也不會報警。」

「兩年輕人,年紀輕輕的,為什麼不做點別的,非要干這種拿錢的臟活。」

「一般都是黑戶,只要給錢管飯,什麼都樂意做,走投無路才這樣。」

「那個抽煙的男人你看著像不像國內的?」寧安問宋邵言。

宋邵言微微一頓,眉頭緊蹙:「像,不僅僅是像,似乎還有點眼熟。」

「是嗎?是不是月光下看不清眼花了?」寧安沒覺得眼熟,「好像就二十多歲。」

「不,很眼熟。」宋邵言就是覺得那人眼熟,說不清在哪見過。 「蕭家師弟,我等著你們,春月與冬陽也同樣等著你們」璃茉故意這樣一說,直接讓兩姐妹紅了臉,蕭華蕭燁更是尷尬的滿不自在。

璃茉其實一直知道他們之間的小小秘密,也不再逗他們,話題一轉「我想大家一定要了解黑魔道,將來我們會有不少這樣的敵人」

璃茉話落,一旁的無影就面無表情、口若懸河的說了起來。

………

一連串發生的事情太多,到玄天門派招收弟子的時日不過一月,璃茉也不再墨跡,與朱俊華一人騎著一頭飛行靈獸準備啟程,在此之前當然是先被寒墨抓到一邊好好擁抱一番。

他胸口傳來的炙熱與有力的心跳不僅讓她愣住,卻又有一種莫名的心安與滿足,寒墨緊緊的箍著她,恨不得將她鑲進自己的血肉,聞著她身上散發的少女芬芳,那是一種很清淡奇異的香,連他都說不出來,那是什麼香。

「我快被你勒死了」璃茉來了一句這麼煞風景的話,寒墨卻是不鬆開,但璃茉能明顯感覺到男人的力氣放柔了,甚至是把頭低下埋在她的脖子上。

感受到他火熱沉穩的呼吸,脖子傳來的感覺更是又酥又癢,璃茉咬咬牙一把氣氛地將陷入沉醉中的男人推開「寒墨,你越發的得寸進尺了!」

寒墨看著璃茉有些羞紅的小臉,又緩緩靠過去扣住她纖細的腰肢「此生唯獨你而已」摸了摸在他胸前的小腦袋「我不會允許你離開我那麼久的」

說完唇便在她的額頭落下一吻,一道金色的光芒印在她的眉心消失不見,語氣寵溺「更不會讓你獨自面對,我等你對我坦誠的那天」

璃茉心中一驚,又疑惑的摸了摸寒墨親過的地方,自己是不是在他的催眠下遺漏了什麼?

但男人還真是天生的情場高手,縱然璃茉心再冰涼也被焐熱了,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

璃茉淺淺一笑,寒墨啊寒墨,被我盯上了,可是很可怕的「我只給一次機會給你,同樣也只給自己一次機會」

望著那雙琉璃清透的雙眸,寒墨感覺自己的呼吸更沉重了「一次就夠」緊緊摟著她,兩片唇瓣在她的如玫瑰花瓣的紅唇上啄了一口

她,終於肯接受自己了。

這種喜悅,是他長這麼大從來都沒有體會過的「我以前從不屑男女之情,可到今天我才知道,那是因為沒遇見你」

見她的第一眼,感覺自己靈魂深處的情感都在狠狠牽扯,這種是早就彼此熟悉的感覺………

而璃茉也不矯情了,愛情可能她還沒弄明白,但是既然將寒墨標為自己的男人了,那她也會開始學會去愛。

從仙靈谷下山一年多,這一年裡她所認識的並不完全像姥姥說的,人類都是邪惡的,至少她的朋友與夥伴都是這個世界上她認為最好的人。

溫柔如雲添,藍顏如朱俊華,善良如十夜,美艷如媚娘………

璃茉離開讓她有些眷戀的懷抱「你今天是蜜罐子打翻了?我該走了」

可這一別,何時能見?

她知道以寒墨的實力,隨時可以去仙界,但是,為什麼還要留在凡世間呢?想必是有自己的打算吧,那麼龐大一個暗夜工會與嗜血傭兵團也需要交代。

寒墨好看的唇角無奈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我會看著你的」

沒錯他會看著她,剛剛在璃茉眉心落下的是他分離的一絲靈魂精魄,更有部分修為,而璃茉做了什麼,遇到什麼他根據精魄的氣息傳達都能知曉,重要的是在緊急時刻會出來保護她

而一般人都不會分離自己的靈魂精魄,因為分離出去的靈魂精魄就相當於自己的另一個分身,很容易受損傷,那可就不是吃吃藥休息休息就能好的。

可璃茉並沒有想那麼多,轉身騎著小白現出的本體,往天際飛去,朱俊華看到璃茉的出發,趕緊也召喚了只火紅的飛行鳥,跟著離去

無影則慢悠悠的召喚自己的靈獸……

眾人在底下觀望,千萬不舍,思緒萬千,離別,其實是為了更好的重逢。

……

繞是小白的飛行能力,要飛到這十萬八千里之外的玄天門也著實飛了半月!三道氣質凜然,騎著靈獸的影子在高空中俯視著下面的荒無人煙。

「主人,我翅膀都酸了,這玄天門派搞得真是神神秘秘的,這麼偏僻的地方,又落不得腳!」小白扑打著翅膀,眸子里掩蓋不住的疲倦

「下面是蠻荒,只要過了這裡就是玄天了」

無影騎著一頭神獸級別帥氣的烈焰黑馬飛行靈獸,雖然看不到他面具下的容顏,但光是那一頭引人矚目的銀髮就夠讓人遐想了。

朱俊華雖然也覺得很辛苦,但師妹都沒說什麼,他就更加不會說什麼了「再堅持堅持,馬上就快了!」

而他騎著這頭火紅妖艷的鳥,叫做紅荔鳥,目前也是神獸級別,是上次留仙國大戰時唯一沒亂跑,還送上門契約的,原本他不怎麼契約靈獸,但當時他看到這隻鳥火紅的羽毛時,就………

璃茉目前還是男子的裝扮,因為這一年多以來早已習慣,更是因為與姥姥的約定吧!雖然自己接受了寒墨,但以男裝行事會更比較穩妥。

「蠻荒」

現在的璃茉是成仙時期,所能看到的視野與聽覺自然是比以前要清晰了許多,仔細一聽,居然有打鬥聲?

朱俊華與無影的淡定,顯然兩人都聽到了,但並不打算管,璃茉其實也沒有要管的意思,只是聽到了一句讓她心悸的話!

「你這個小賤人,想繼承穆家九心的功法?還想要這玄天們收你?就你那廢柴體質,真是不自量力!呸!!」

「一切都憑爺爺做主,你又有什麼資格說!」

「賤人!!看我不……」

璃茉二話不說就打算衝下去,他們說的話語都跟九心息息相關,不弄清楚就不是她了,而無影朱俊華也跟著衝下蠻荒。

一道靈力穩穩的擋住了那凶神惡煞男人的劍「住手!」 璃茉將正狼狽坐在地上卻依舊堅挺著背脊的女孩扶了起來

女孩的嬌軀像是玉柳一般,輕盈而又柔嫩,五官生的非常清秀,如墨的黑亮長發,光可鑒人自然地披散她的腰際,她身穿一身淡綠色的衣裳,似乎一個美麗的精靈。

而對面的凶神惡煞,面容顯的非常衰老的……少年,正驚恐的盯著她,看到璃茉準備出手,他立馬嚇的跑了

實在是感覺璃茉的實力深不可測。

「謝謝你,為了報答恩情,我答應可以幫你任何一件事情」

女孩一雙明亮清秀的大眼充滿感激之情的望著璃茉,神態卻又不卑不亢,給人一種不凡的感覺

但璃茉卻清晰感覺到,這個看起來十四歲的小女孩身上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真的是廢柴?

她面不露色的點了點頭,並沒有把她的話怎麼放在心上「你可是要去參加玄天門派的考核?」

玄天門派每次招新生入內都不會超過百名,因此安排了十輪考核,只有通過考核的百人才能進入到玄天門派

「是的,莫非幾位是同道中人?」女孩皎潔的眨了眨眼,又望向了後面的無影與朱俊華,心裡大駭,這幾個人好像都大有來頭。

「恩,你,不是修鍊者?」璃茉開口道

只見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天生廢柴,聚不了靈氣,活了近百年了都還是這樣」

這下朱俊華也不淡定了,近百年!!!凡人幾十年不會修鍊不應該早翹辮子了么?!

女孩似乎知道幾人在疑惑什麼,繼續笑眯眯的開口,一個小酒窩顯得非常可愛「我叫穆晴,其實已經在十四歲的時候死了,爺爺不捨得我,於是將畢生修為將我的魂魄拖於我們傳家的精玉仙花上,精玉仙花擁有幾百年的元氣,幫我重新鑄成了肉身,而我現在是精玉仙花的守護精靈」

穆晴平淡的說著,放佛在講故事「可由於我的身子是由精玉仙花做的,沒有流動的血液,更沒有五行經脈,快一百年了,我便一直都維持在十四歲的模樣,永遠長不大,永遠不能修鍊」

穆晴說完這一翻話完全沒有任何的難過,畢竟幾十年了,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不少,受人嘲諷的也更不少,所以剛剛面對那個咄咄逼人的穆家少爺她也是淡定對之。

璃茉聽完,雖然感嘆她的命運,但這一切都跟她沒有關係「穆晴,這蠻荒之地不宜久留,快走吧」

「啊?哦哦!」穆晴沒想到璃茉岔話題那麼快,但也很快的點頭

遠遠望去,蠻荒之地一片沙漠,且非常炎熱,才來一會她便覺得汗流浹背了,如果長時間在這奔走不但會遇到一些莫名的襲擊,更會被這裡的環境給耗死!

但不愧是作為精靈的穆晴,精靈是不死不滅之物,可以說不會被任何東西傷害,也傷害不了任何東西……這上天,還真是公平……

她沒有問穆晴剛剛九心的消息以及那個看似男人的少年為什麼那麼對她,甚至是不能修鍊的她為什麼要來玄天,因為時機到了的時候,她自然會說。

「師弟,我看要趕緊趕路了,這裡好像有危險………」朱俊華出聲,靈敏的聽覺讓他意識到有危險靠近

連這個存在感低,又讓人忽視不了的無影都點了頭。

「這位哥哥,你能帶上我一起嗎」穆晴瞪著大眼,水汪汪的看著璃茉

璃茉眉頭短時一抽,這位哥哥。。以穆晴的年紀,比自己娘親還要大吧,居然叫自己哥哥……

忍住糾結的心理「我家小白比較調皮,你坐我師兄的紅荔鳥上吧」

穆晴點頭,朝朱俊華走去,朱俊華一陣冷汗,除了自家師妹,他還從不跟別的女子這麼近距離,但是,她那麼大年紀了

想想也沒有什麼男女之防了,他召喚出紅荔鳥,還是讓穆晴坐在了後背,無影也坐好烈焰黑馬陸續飛上空中,而小白剛起飛,底下便一陣劇烈的晃動!

深深的裂開一條深不見底的縫隙,縫隙底下傳來一陣陣嘶吼聲,似乎有些欺凌,聽的讓人耳朵發麻!

高傲的紅荔鳥實在不爽一個廢物坐在它的背上,於是看機會來了,後背狠狠一抖,將她摔了下去,落下裂縫!

「啊——」穆晴一聲尖叫

跟上來的璃茉立馬轉身衝下裂開的地縫深淵,去拉住穆晴,只是沒想到,兩人都進去之後,地面詭異的合了起來,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師妹!」朱俊華大吼,再次落地,黑色的雙眸變成血紅,死死的轉過頭盯著紅荔鳥!

紅荔鳥頓時知道錯了,委屈的低著頭……

「她沒事,你聽」這時無影淡淡開口

真的?朱俊華聽到后,耳朵趕緊貼著這灼熱的地面,聽到一道沉悶的聲音「我沒事!你們先去玄天門派吧!我們隨後想辦法跟上!」

這下快魔怔的俊華華恢復了黑眸,心裡那股窒息感褪去。

無影不知道在想什麼,繼續淡定道「走吧」

……

而正在深淵底下的兩人,此刻並沒有那麼輕鬆,穆晴因為習慣不了裡面的氣息暈了過去

這裡面是一個地下洞,而一個非常大的堅固牢籠裡面正關著一個裸體俊美,身材十足性感的男人長著一對金色的大翅膀,被吊在半空

璃茉聞到了同類的氣息,他是妖。

而且身份肯定還不低。

「你居然是凡人」男人打開那雙金**人的雙眸,長睫讓他那雙眼睛顯得異常的美麗,他的聲音非常的有磁性,聽的人痒痒的,只是幸好男人的金髮非常的長,將他的重要部位蓋住

否則她真的要噴鼻血了………

估計是這個男人聞到了自己的氣息,才想辦法將自己拉入這深淵求救,只是他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

「女人,想辦法救本皇出去,將來本皇答應娶你為後」亞特斯認為,自己這個條件定是讓人不可抗拒的,他看出了璃茉的真身。

而她身為一個同類的女子,有誰會不對自己動心的?

可璃茉還偏偏是異類,整天被寒墨與朱俊華還有那些人帥臉的熏陶,雖然很驚艷這個男人的容貌,但也只是驚艷罷了。

PS:新浪微博認證,,,焱晴風^O^國慶節快樂,小夥伴們! 「累不累?早點休息吧,明天早上一起去看日出。」寧安鋪好床鋪,她還是頭一次和宋邵言在外野營。

「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