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家主,這天羽白金連禁陣都不怕,這樣下去,或許真的會讓他衝出去!”慕家的一位長老憂慮地道。

慕家主神色凝重,盯着天空中那道璀璨的身影,嘆息道:“我們先看看情況,若真的連禁陣都攔不住他,那就只能動用最後的手段了,哪怕是用出慕家所有的底蘊,也要將天羽白金留下來!”

“最後的底蘊……”慕家幾個劍皇境的長老全都身體一震,一雙雙目光望向祖地最深處的那座懸空神島。

“轟!”

就在此刻,天空中再次傳來爆炸之聲,天羽白金平復一下氣息,再次開始了衝擊,白金光劍看不清形體,但卻無比強大,劍氣與禁陣碰撞,發出激烈的交響。

慕家諸多高手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祖地中的大陣都是靠他們的真氣在維持,天羽白金每一次衝擊,都要消耗這些人的許多力量,剛剛十幾個呼吸過去,就有人感覺到真氣枯竭了。

並非是慕家的高手不夠強,實在是天羽白金太過變態,憑藉着神金法則,可以輕易借用天地力量,慕家諸多高手相當於在與整片天地戰鬥,結果可想而知。

“以精血爲引,將禁陣威力提升到極限!”慕家家主大喝道,聲音中充滿了決絕,割開手腕,鮮血沖天而起,融入祖地的禁陣之中。

所有的慕家高手也都在這時做出了相同的動作,一時間,天空被血色充滿,禁陣感受到劍神血脈中的力量,也開始瘋狂運轉起來。

“你們倒還真是不惜一切代價,不過,即便如此,你們也無法將我束縛在此!”天羽白金長嘯一聲,氣勢再漲,隱隱間竟是有要突破的趨勢,周身散發出懾人心神的威壓,讓人忍不住顫抖。

就連幾個皇者都是陣陣心悸,因爲這已經算是天威了,只有劍神纔可以完全無視。

在夜寒身邊,慕雲煙臉色蒼白,嬌軀微微顫抖,她才劍王境而已,根本無法承受這種威壓。

夜寒心念一動,丹田處,天道無雙劍散出金光,瀰漫開來,將慕雲煙包裹進來,將那些天威隔絕在外。

“這……”

慕雲煙驚異地看着夜寒,感覺有些不可置信。

“這是我的手段之一,專門剋制這些壓迫,天羽白金本身的修爲並不是很高,所仰仗的,也不過是白金法則和這種天威而已。”夜寒笑道。

看着夜寒胸有成竹的樣子,慕雲煙提起的心放鬆了一些,不過眼中擔憂之色依然不減。

“天羽白金要拼盡全力了!”夜寒突然說道。

慕雲煙擡頭一看,天羽白金的氣勢已經拔升到了頂點,光劍劈斬下來,似乎將全世界的光芒都凝聚於一處,整個祖地都因此暗淡了下來,天地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那光劍的落點,甚至忘記了呼吸!

在場的這些人都看得出來,天空中對抗的雙方顯然都已經竭盡全力,這一擊的勝敗,便會決定此戰的結果。

就連夜寒,也是緊緊盯着天羽白金,不敢放鬆絲毫。

而另一邊,凌雲宗的幾個人全都是蓄勢待發,做好了應變的準備。

就在所有人關注的目光之中,那把光劍與禁陣重重對撞在一起。

“轟!”

極度的寂靜過後,便是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整個祖地劇烈的搖動,天羽白金的這一擊,甚至到了連這片大世界都有些難以承受的程度,若非是有各種陣法保護着,恐怕慕家祖地會在剎那間解體!

這已經完全不是皇者的手段了,剛剛一瞬間天羽白金爆發出來的戰力,甚至已經接近了劍聖級別的高手!

禁陣之上,劍氣爆發,與天羽白金的一劍交纏在一起,拼命化解着這一劍的力道,整個禁陣不斷顫抖,搖搖欲墜。

“噗噗!”

低空中,慕家高手的吐血聲接連響起,這樣的衝擊力,就連他們合力都無法承受,甚至有些劍王境的長老直接被震暈了過去。

天羽白金一擊,慕家的陣型徹底被摧毀,此時只有幾個皇者還能勉強保持着戰鬥力。

不過,這次攻擊也耗費了天羽白金許多力量,若是被擋住,便基本沒有什麼逃脫的希望。

“咔咔!”

就在這時,天空中再次傳來清脆的聲響,像是有什麼東西崩裂了,隨後,聲音接連而起,連成了一片,而所有慕家高手的臉色都在這一刻變得絕望起來!

“禁陣破了……終於還是擋不住嗎?”慕家家主嘴角帶着血跡,雙眼望向上空,神色由不甘轉變成決絕,身形一晃,便嚮慕家最大的一座祖陵中衝去! 慕家家主衝向祖陵深處的一刻,所有慕家高層頓時明白了他的心意。

天羽白金已經徹底失去了控制,想要再將他封印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憑天羽白金的本事,待禁陣完全破碎的一刻,幾乎瞬息間就可以遠遁而去。

祖地的世界屏障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阻礙。

現在想要挽回大局,唯一的可能便是在這段時間裏,動用最強大的力量,將天羽白金的靈智抹殺,讓他再次還原成神金本體。

慕家家主,正是要動用慕家最後的底蘊!

然而,幾乎就在他衝進祖陵的一刻,天空中突然再次發生了變故,祖地的大世界屏障突然打開,數道皇者氣息傳遞進來,隨後,十幾個高大的身影便出現在衆人眼中。

這些人一身白衣,胸前的衣服上繡着飛虹穿雲的圖案。

在他們的前方,一個青年男子手中真氣涌動,正在維持着空間通道。

這些人,正是一直在外面等待着的慕雲霄和那些凌雲宗高手!

他們一出現,祖地中的慕家高手頓時爆發出陣陣驚呼聲,慕雲霄突然帶着一羣凌雲宗的高手打開空間通道,讓他們有些始料未及。

而天羽白金見此情景,卻是突然露出了興奮的神色,仰天大笑道:“慕神,你留下無數禁陣,要將我鎖困再此,卻沒想到,最終居然是你們慕家的人放我離開!”

剛剛,天羽白金已經拼盡全力,打破了慕神留下來的種種禁制,而就在禁制即將徹底消散的一刻,慕雲霄打開了空間通道,直接讓祖地與外界貫通了起來!

雖然說以天羽白金的力量,大世界屏障也無法擋住他的腳步,但慕雲霄所爲,卻是爲他省去了許多力氣。

這簡直就是在放天羽白金離開!

“雲霄,快關上空間通道!”慕家的一位長老大吼道。

然而慕雲霄卻是根本沒有聽見一樣,依然將空間通道敞開着,而凌雲宗的十幾個高手就站在他的身後,堵住了通道的出口。

“就憑你們,也想攔住我?”

天羽白金輕蔑地哼了一聲,身形突然消失,隨後,一道幾乎細小到不可察覺的光線極速向通道處掠去!

白金法則,速度天下無雙,由天羽白金本體施展出來,皇者根本攔不住!

幾乎就在同時,那白色光線的一端就已經延伸進了通道之中,低空中的慕家高手看到如此場景,全都露出絕望之色!

而這時,慕家家主也從祖陵之中衝了出來,看到高空中的景象,頓時怔在了原地!

這前後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卻突然出現了這麼大的變故,讓他根本來不及阻擋,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天羽白金衝進了空間通道!

慕家高手一個個神色悲慼,天羽白金若是就這樣逃了出去,他們一切的努力就全都付諸東流,而慕家接下來,更是要面對天羽白金的報復!

然而,在那道白色光線進入空間通道的一剎那,竟然突然折返了回來,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速度甚至比進去的時候還要快上一些,天羽白金的身體再次顯化出來,面色驚懼。

而在他的身後,一張大網籠罩下來,其中天紋閃爍,追尋着天羽白金逃離的方向罩了下去。

“封天絕殺陣!”

夜寒心中不由得驚叫起來。

他終於明白,爲什麼那些凌雲宗的高手如此胸有成竹,不害怕天羽白金逃脫了,有這大陣擋住空間通道,天羽白金就算真的突破了劍皇境,恐怕都擋不住這大陣的神威。

封天絕殺陣,乃是名副其實的絕殺陣法,只有高級劍聖境界的天紋高手才能佈置而成,陣法內部自成空間,逆轉天道,尤其剋制天羽白金這等天地靈物。一旦被籠罩進來,天羽白金便再不能引動天地力量,實力大損,就連運轉白金法則也要受到一定的阻礙。

凌雲宗爲了天羽白金,居然請劍聖強者出手,佈置出如此大陣,可見他們的決心。

這些人在空間通道打開的時候,就已經張開了大網,只等着天羽白金衝出來,若不是天羽白金速度夠快,恐怕剛剛那一瞬間就已經陷入了陣法之中。

不過,天羽白金雖然憑着近乎極限的速度逃過一劫,那天紋大陣卻是感受到了他的氣息,依然窮追不捨,而且,大陣在那一瞬間已經捕捉到了白金法則的軌跡,此時速度竟是並不比天羽白金慢上多少!

這時候,大網正好擋在天羽白金和空間通道的中間,他再想從那裏逃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他連轉彎都非常危險,那大網緊緊相隨,只要速度稍稍慢上一點,就很有可能被收進殺陣的空間中。

“慕家家主,聽聞慕家有難,我凌雲宗特派遣高手來幫你們徹底解決這麻煩!”高空中,慕雲霄身邊的一個強者高聲喝道。

慕家家主卻是不說話,他心中如明鏡般,凌雲宗和慕家的關係還沒有緊密到這種地步,甚至讓凌雲宗動用劍聖強者佈置的天紋陣法爲慕家解決麻煩,他們之所以這麼做,目的也就是爲了天羽白金而已。

天羽白金身爲八大神金之一,堪稱至尊神物,越是強大的勢力,就越會對此動心。

慕家家主的臉色陰沉而凝重,凌雲宗插手此事,固然能徹底制服天羽白金,不過,恐怕從此以後,天羽白金便不再屬於慕家了。

看着凌雲宗衆多皇者身邊的慕雲霄,慕家家主輕輕嘆息一聲,不知道這一次變故對於慕家來說到底是福是禍。

就在這時,一直在一旁觀察着的秋妍突然一揮手,在她身邊的幾個凌雲宗高手紛紛沖天而起,向天羽白金落下的位置衝去!

這些人剛剛始終在等待時機,此時終於出手,幾個皇者的氣息交纏在一起,威勢驚人。幾人合力打出一擊,浩瀚的劍氣化作長河,向天羽白金倒衝過去!

此時此刻,天羽白金正在極速下落,看到居然有人敢擋他的路,頓時怒不可遏,眼中閃過一抹兇光,手中光劍再現,攜帶着極限速度帶來的恐怖衝擊力,與劍氣長河對轟在一起! 天羽白金的力量本就不凡,再加上極限速度的加成,更是恐怖得難以想象,他想要去的地方,就連皇者都不可能阻止!

“白金法則,逍遙天地!”天羽白金大喝一聲,周身爆發出來的光輝越發璀璨了。

“轟!”

隨着一聲巨響,彷彿星辰隕落,在半空中爆散出燦爛的煙花,而在稍稍一頓之後,凌雲宗的皇者便直接被那股浩瀚的力量掀飛了出去!

天羽白金,僅僅一擊,便讓皇者都是吐血受傷,可見他的逆天之處,然而,此時此刻,那些倒飛而出的皇者們卻是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因爲,就在剛剛雙方攻擊相撞的一刻,天羽白金的速度也因此而遲緩了一下,雖然僅僅一瞬間,但對於那張緊追而下的大網來說,已經是足夠了。

“刷!”

刻畫着封天絕殺陣的大網抓住機會,猛然加速,天紋閃爍,一個巨大的空間瀰漫開來,彷彿包容天地,頓時將天羽白金籠罩進去!

天羽白金嘶吼一聲,拼命掙扎,但卻是無濟於事,光芒一閃,便被送到了另一片空間。

秋妍等人騰空而起,與凌雲宗的衆多高手匯合起來,臉上全都帶着志得意滿的表情。

凌雲宗這一次出手,可以說是非常的順利,有慕雲霄帶路,他們抓住了最好的機會進入祖地,幾乎沒費什麼力,便將天羽白金弄到了手。

在封天絕殺陣中,天羽白金絕對翻不出什麼浪花來,這一次動亂,結果已經成爲了定局。

至於慕家高手的表情,他們雖看在眼裏,不過卻都是直接無視了,他們不相信,慕家敢和凌雲宗爭搶。

慕家諸多高手都焦急地看着天空中正倒飛回去的大網,天羽白金一旦落到凌雲宗手中,恐怕便是再也拿不回來了,慕家在神域的勢力雖然也不弱,但和凌雲宗相比,卻依然擁有着難以想象的差距!

五大主宰勢力,乃是神域絕對的主宰,是根本不可招惹的存在!

更何況,慕雲霄還是凌雲宗的核心弟子,一旦是慕家動手爭奪天羽白金,慕雲霄在凌雲宗中絕對不會好過。

慕家家主蒼老的雙眼緊盯着慕雲霄,看到慕雲霄此時得意的表情,不由得輕輕一嘆,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心中清楚,慕雲霄此舉,無非是爲了自己在凌雲宗的前程,不過,因此讓慕家損失了天羽白金這樣的神物,這代價,還是太大了些。

然而事已至此,已經無法挽回,只能期待慕雲霄可以因此在凌雲宗中青雲直上,此後可以庇護慕家。

“沒想到族中流傳了無數年的至寶,竟是斷送在我這一代。”慕家家主自責地道。

天空中,那大網在飛速後退,很快就要回到凌雲宗諸強手中。

在夜寒身邊,慕雲煙臉色已經發白,盯着臨空而立的慕雲霄,充滿了怒意。

這個時候,就連她都開始絕望了,夜寒雖然是煉劍師,但畢竟修爲還弱,凌雲宗的皇者也不少,夜寒能擋住一個,這麼多人,就算底牌盡出恐怕都不是對手。

“師姐,突然出現變故,你們慕家現在不好出手,接下來一切就交給我吧。”夜寒的聲音突然在慕雲煙耳邊響起。

“凌雲宗高手衆多,你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慕雲煙連忙道,她縱然對凌雲宗奪取天羽白金一百個不願意,也不想夜寒冒險。

“放心,我自有辦法,天羽白金我志在必得,自然不能讓凌雲宗得手。”夜寒淡淡一笑,突然擡起頭,正好看到慕雲霄站在高空之上,挑釁似地看着他和慕雲煙。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