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宋玉正想說些什麼,好像看到了什麼,揮手道:「我此次乃偷跑出來,已經被家裡的老頭子發現,恐怕不能再多做停留。就此告辭!」

若是平時,張朗看到這個情況,一定會忍不住大笑起來,但是現在,他不敢笑,也笑不出口。

「少爺,我們也該回去了。」張仇開口道。

張朗無奈的嘆了口氣,又和唐天辰兩人說了幾句便離開。

「張仇,張恩。你們覺得他們以後真的能找瑤池仙島報仇么?」張朗開口問道。

張恩搖了搖頭,「瑤池仙島,乃九大聖門中第二的存在,莫說他們兩人。就算第一聖門蜀山,也不可硬拼,恐怕他們的誓言終生也無法完成。」

「的確,若是那位楚少俠沒有動用秘技。懂得隱忍,百年之後應該能有一戰之力,可惜……」張仇無奈的嘆了口氣。

張朗的神色有些暗淡。「兄弟之情么……」

「二哥,我們去哪裡?我們是不是應該向小曦詢問一下大哥的家鄉所在,先讓他入土為安。」金不換看著沉默不語的唐天辰問道。

「不可!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小曦知道!」唐天辰知道,小曦對楚歌的依賴達到了何種程度,若是讓小曦知道楚歌死了,後果不堪設想。

「我們先回清月古派,將此事告知師尊之後,再做打算吧!」

「等一下!」金不換說著,跑進了附近的布莊,買一批上好的布料,蓋在了楚歌的屍體上。

「以防萬一,如果小曦看到就糟了!」

……

「怎麼只有你們兩個回來,楚歌呢?」岳長弓看著唐天辰兩人問道。

聽到這話,唐天辰和金不換的眼眶開始泛紅,同時跪到了地上。

「你們這是怎麼了?莫非楚歌出了什麼事?!」岳長弓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尤其是看到地上被上好布料蓋著的東西,只是他不遠相信罷了。

「大哥……大哥他死了!」唐天辰說著,淚水直接流了出來。

金不換也是一樣,他忍了太久,他知道,楚歌從來沒有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唐天辰只是不想讓他們在瑤池仙島那群毒婦面前丟楚歌的臉。

兩人的年紀都不大,到了岳長弓的面前,再也無法忍住悲痛。

岳長弓聽到兩人的話,猶受雷擊。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日我們和大哥進入瑤池仙島……」

聽完唐天辰所講,岳長弓仰天嘆了口氣,「楚歌,你太傻了……為了一個女子何必如此……」

「師父,我要幫大哥報仇,求求你,讓我變強吧!」

岳長弓剛想開口,忽然看著門外,面色大變,「小、小曦……」

「這不是真的,你們在說謊!哥哥是天底下最厲害的人,他不會死的!他不會死的!」小曦搖著頭,她已經哭成了淚人,她無法接受楚歌已經死去的事實。

岳長弓異常的懊惱,方才他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竟然沒有發現小曦的到來。

小曦得知唐天辰等人回來,便立馬趕來了這裡,她很想楚歌,也很擔心楚歌的安危,畢竟瑤池仙島乃第二聖門。

她最壞的打算,便是楚歌受傷,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楚歌會死…… 玲瓏仙城……

兩名男子正朝著瑤池仙島的方向走去,兩人皆是一身黑衫,一個是駝背老者,一個是青年。

從步調和裝扮上看,那青年和老者應該是主僕關係。

駝背老者抬頭看了看遠處漂浮在空中的瑤池仙島,開口道:「少主,前面就是瑤池仙島了。」

青年沒有說話,連頭也沒點,只是靜靜的看著浮空仙島。

「少主,容老僕多言一句,我聖教正處緊要關頭,不知少主去瑤池仙島所為何事。」駝背老者開口問道。

青年看了駝背老者一眼,「我行事是否都需向你言明?」

「老奴不敢,只是少主已得罪中州北部眾門,如今若是再與瑤池仙島起衝突,怕是……」

駝背老者的話還未說完,青年便開口說道:「你若怕了大可離去!」

「這……」駝背老者無奈的笑了笑,「老奴並非此意,少主行事怪異,但對我聖教卻都是好事,是老奴多言,還請少主不要見怪。」

青年沒再說話,而是直接朝著瑤池仙島走去……

「兩位,我派有最近發生動亂,不再迎客,還請兩位離去。」一名瑤池仙島的弟子,對著兩人說道。

可是兩人卻無一人,應答徑直朝著傳送陣走去。

「兩位不聽勸阻,休要怪我等……」那名瑤池仙島弟子的話還未說完,忽然身子一軟便倒在了地上。

青年和駝背老者直接走入陣法當中,瞬間出現在了瑤池仙島的山門之前。

瑤池仙島的山門的兩根柱子,是由千年玉石打造。看上去晶瑩剔透。

上方書寫著「瑤池仙島」的牌匾,乃建派祖師親自用金粉書寫。

雖然用料都是俗物,但是其中包含祖師意念,也算是為瑤池仙島多添了一份屏障。

「瑤池仙島……哼!」只見青年冷哼一聲,手中直接出現一把長戟。正是當初天帝寶庫中的仙器,星辰裂冥戟!

而這青年,便是當初奪得仙戟,在數十名日冕高手的圍截之下,瀟洒離去的楚江王。

只見楚江王體內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一躍而起。猛然揮動手中長戟,朝著寫有瑤池仙島四個大字的牌匾砸去。

至於站在地上的駝背老者,在楚江王所發出的氣浪之下,竟然面色如常,就連鬍子也未隨風而動。顯然也是高手。

眼看星辰裂冥戟就要砸種牌匾,牌匾卻發出一陣熒光,想要抵擋。

但是在仙器與楚江王面前,熒光根本不堪一擊。

只聽「轟」的一聲,那塊牌匾便被楚江王一戟劈成兩半。

楚江王並未就此罷手,猛然揮掌,發出熊熊黑炎,直接將牌匾焚燒成為灰燼。

那兩根玉柱。也因承受不住力量而倒塌在地。

如此動作,自然驚動了瑤池仙島的弟子。

不過數息之間,便是十四道虹光齊至。

林霜微看著被毀去的山門。頓時大怒,「究竟是何人,敢來我瑤池作亂!」

她的話音剛落,便面色大變,「你沒死?!」

「十三長老,外加掌教親至。我少主的身份,的確有這個面子。」駝背老者撫須笑道。

「你不是楚歌。當日楚歌丹田枯竭,筋骨斷裂。生氣全無,絕不可活,你究竟是什麼人!」林霜微皺眉問道。

她可不會認為楚歌死而復生,楚歌當時的情況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就算是仙界的靈丹妙藥,恐怕也無法使其還魂。

駝背老者笑道:「他乃十方聖教少主楚河!爾等還不快快俯首跪拜!」

十方魔教雖然只剩餘四方魔教,但是他們依舊以十方聖教自稱。

「哼,四方魔教何時如此大膽,竟敢犯我瑤池聖地!」林霜微冷哼一聲,「毀我山門,今日必讓你們有去無回!」

「無須掌教出手!」寒梅說著,手中長劍一挑,便朝著楚河劈砍而去。

楚河原地揮戟,直接發出一道氣斬。

只聽「叮」的一聲,寒梅手中長劍應聲而碎,倒飛出去,生死不明。

楚河手中長戟,指著瑤池的眾多長老說道:「讓你們一起上吧,一個接一個殺只是在浪費時間。」

「你、你竟然殺了寒梅!」林霜微似乎過於憤怒,已經不再顧忌容顏,天府境界的威壓,直接朝著楚河和駝背老者碾壓而去。

感受到林霜微的威壓,楚河不屑道:「天府初期也敢逞能!」

說完,便一躍而起,似乎絲毫不受威壓的影響。

楚歌的強大已經讓林霜微感覺到一次震撼,但是他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比楚歌還要強大!

兩人的骨骼都不過是二十齣頭,日冕初期的修為已經讓她忍不住感嘆妖孽,如今擁有天府境界的楚河,更是讓她驚為天人。

楚河有仙器在手,自身實力又強大無比,不過三招,林霜微便處在了下風。

其餘的長老看到這個情況,自然要去上前幫忙。

可是他們還未出手,駝背老者便把他們攔下,「嘿嘿,你們的對手是我!」

「讓開!」數人對駝背老者同時施法,但是駝背老者卻是一揮手便將眾人的神通術法破去。

「駝背……你、你是魔門十將之一的駝背神烏,夜千絕!」

「呵呵,沒想到老夫的名字竟然還有人記得,有見識,有見識!」夜千絕大笑道。

聽到這話,十二名長老全都色變。

魔門十將,乃千年前十方魔教最強大的十名猛將,這駝背神烏夜千絕更是其中好手,手段狠辣無比。

已過千年,卻還活著,其修為已經不知道恐怖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別說他們十二個人加起來,恐怕那些閉關修鍊的太上長老都不是夜千絕的對手。

這樣的人物,竟然尊稱那和楚歌長相相同的少年為少主。

那如今的魔教教主是何等人物,竟然能夠收復夜千絕為己用。

自從當初奪得仙器之後,魔教便隱匿不出,所以無人知道現在的四方魔教究竟是何人當家做主。

「若是怕了,就此叩首入我聖教,可免爾等一死。」夜千絕笑道。

「哼,夜千絕乃千年前的存在,就算天府高手,壽命也不可達到千年,我看你不過是虛張聲勢!」那名長老說著,就要取夜千絕的性命。

夜千絕冷笑一聲,袖子一揮便飛出一道黑影,鑽入了那名瑤池長老的腦袋中,然後又在瞬間折返。

一切不過眨眼之間,那名長老便跪倒在地,雙手舉天而落,「十方聖教,千秋萬載,統一浩土,天下無雙!」

「噬魂魔鴉?!他、他真的是夜千絕!」

就在眾人震驚之時,忽然一聲巨響。

只見林霜微直接被楚河一戟砸落,雖然很快便又從深坑之中飛出,但是她已經衣衫凌亂,嘴角帶血,顯然是受了重傷。

再看楚河,氣息平穩,面色如常,沒有絲毫的變化,高下立判。

「我瑤池仙島當年並未參與圍剿魔門之事,你為何如此!」

「因為你們殺了我的兄弟,所以……你們全都得死!」楚河的聲音冰冷無比。

林霜微想清楚其中的關係,「楚歌之死,是他強行驅動秘術,被秘術反噬而亡,與我派何干!」

「苟延殘喘!」楚河冷哼一聲,又要揮戟而下。

十二長老大驚,「掌教?!」

就在這時,飛來數道虹光,擋在了楚河的長戟。

楚河被這股力量,擊退數步,才站穩身形。

只見五名白髮老嫗出現在林霜微的身旁,「魔門宵小,也敢犯我聖地威嚴!」

「嘿嘿,小傢伙終於出來了。」夜千絕笑了笑,瞬間消失,再次出現已經到了楚河的身邊,「看來你們瑤池仙島越活越回去了,只剩下五個天府中期的小傢伙了么?還是讓其他小傢伙也出來吧!」

「夜千絕,千年已過,你未身死,已應感謝天道恩澤,如今依舊助紂為虐,簡直自斷性命!」其中一名老嫗冷哼道。

「哈哈,小娃娃,若是林碧霞在世,我倒還忌憚幾分,可那老婆娘早已死去,莫說你們五人,就算再來五人也不是本座的對手!」夜千絕不屑的笑道。

不過他也所言非虛,眼前幾人,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

「你攔住他們幾人,林霜微必須由我手刃!」楚河開口說道。

夜千絕對著楚河躬身道:「老奴得令。」

「你卻是越活越回去,原本的魔門十將,卻變成他人奴僕!」

「能做少主之仆,乃我夜千絕之幸。」夜千絕倒是一點也不生氣。

五名太上長老,相對一視,聯手發出神通朝著夜千絕攻去!

可是還未近身,夜千絕的袖口之中便飛出無數的烏鴉,將五人的攻擊直接吞噬。

她們見傷不到夜千絕,便立馬想要去保護林霜微。

可是在夜千絕的面前,她們根本無法匹敵,更別說想要保護他人。

林霜微根本不是楚河的對手,她使用無數神通術法,卻始終不敵楚河一人一戟,仙器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

楚河這一戟已經揮出,林霜微已經無力抵擋。

「轟!」

這時一聲巨響,楚河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震飛數丈,雖然並未受傷,但是手中的長戟卻是不停的震蕩!

「得饒人處且饒人,楚少主何必要趕盡殺絕呢……」 大年初六一早,楊銳先是去看望「抱病」三個月的虞輝祖,他現在終於知道做財主的苦楚了。楊銳沒呆多久,就在他的一通抱怨里落荒而逃了。,可惜巡捕房規定探視只能每周一次,這周已經探視過,要探望還要等到下周,也就是明天。

既然如此,楊銳只好把後面的計劃提前,先去呂特那裡了。安通奉鐵雖路不在德國的勢力範圍之內,但因為主導鐵路的楊銳和鍾觀光都是他的朋友,所以德國人還是很想分一杯羹的,可惜楊銳和鍾觀光都不在滬上,虞輝祖又裝病在家,讓呂特一時摸不著頭緒,找不到人。楊銳的到來使得呂特很是高興,不管怎麼個結果,他最少能讓不斷的命令他「儘快找到你的小朋友們」的公使閉嘴了。

呂特給楊銳倒了杯酒,「楊,你這次離開太久了。以至我想找你都找不到。」呂特抱怨道,之前還能通過王季同發電報給他楊銳,但是楊銳到了美國之後,王季同也不知道楊銳的具體行蹤了,所以這幾個月完全是斷了聯繫。

楊銳拿起酒敬了他一下,笑道:「先生,你是個人想找我,還是有事情想找我。」

楊銳的單刀直入讓呂特哈哈大笑,他其實也是直爽的人,也不掩飾什麼,道:「哦,當然,你們的那條鐵路把事情鬧大了,現在圈子裡都在討論你們和美國人有什麼關係。楊,你是怎麼說服美國人的?」呂特不太相信楊銳和美國人勾結在一起,但還是要當面證實一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