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宋乾也沒多話,直接拿過合同遞給了周霖。

前世的他根本就沒買過房,這種事還是周霖比他在行,要是合同裏面有什麼問題,他們這趟也不能算白走了。

他們兩個來的主要目的還是摸清楚這裏的房價之類的。

“喲,這合同怎麼給別人看了?難道今天這房子不是你買?”

一直盯着宋乾動作的李曉武一看,沒忍住嘲諷了一聲。

反倒是周霖將合同看了一遍,遞迴給宋乾的時候嘲諷了他一句說,“大侄子着什麼急,有你叫爹的時候。”

這話說的,可真不是一般的毒舌。

一下就把李曉武那囂張的氣焰給打壓下去了。

“沒什麼問題,你簽字吧!”

周霖對宋乾的態度,那就好多了。

見合同沒問題,宋乾很乾脆的簽了字。

就是付錢的時候,他下意識的拿出了一張卡遞了過去。

聽着滴滴聲,對方公事公辦的說,“輸入一下密碼。” 這輸入密碼之後,宋乾的錢就直接轉入對方手裏了。

李曉武頓時就緊張了起來,難道他真的要管宋乾叫爹?

李林莉的神色也有些緊張,這可是一筆不錯的提成,不會關鍵時候掉鏈子吧!

相較於這兩個人的緊張,宋乾就淡定多了。

只見他熟練的輸入密碼,按下了確認鍵。

另外兩個人心幾乎都跳到了嗓子眼口,湊到了前面。

幾乎是同時,一道急促的滴滴聲響了起來,收銀員那邊的臉色有些難看。

“不好意思,交易失敗,先生你卡里的餘額不足。”

人家這一開口。

撲哧——

李曉武沒忍住笑出了聲,得意的看向了宋乾說,“還差點兒就被你騙過去了,就說你一個窮鬼買什麼房子。”

一向挺宋乾的周霖臉色微變。

不過他是絕對相信宋乾的,而且今天這事兒不爭饅頭爭口氣。

當即他就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摸出了一張卡說,“宋乾,你卡在我這裏呢!瞧你,要收兒子太激動了?連卡都拿錯了!”

這話完全就是在維護宋乾。

昨天宋乾說自己有三十萬要入股,結果今天買房才二十多萬就餘額不足了。

換做別人直接掉頭就走了。

倒是這周霖是真的值得一交,不僅沒走,還幫宋乾解圍。

“嘖,這卡是你的吧!”李曉武輕嗤,他心裏篤定了宋乾靠自己就是買不起房,還要別人幫忙。

就連李林莉都緊張的手心出了汗水,只差上去幫宋乾把周霖的卡拿過去刷了。

“不好意思,我忘了說,這張卡刷十萬。”

宋乾婉拒了周霖,對他笑着搖了搖頭說,“你忘了我手裏有多少錢了?”

周霖有些遲疑。

見他沒啥動作,宋乾又說,“之前玩股票,所以錢放了兩張卡。”

說話間,宋乾又拿出了一張卡。

“餘下的全部刷這張卡!”

看見這張卡,周曉武的臉色登時就變得精彩了起來。

“這不是學校補助的卡嗎?你把錢存這裏?你特麼在逗我吧!”

因爲這張卡,他也有。

當年班級統一辦的同一個銀行,爲了就是方便發放補助獎學金之類的。

這玩意兒,誰還往裏面存錢啊!

李曉武不知道的是宋乾在學校忙着掙錢炒股的時候,哪有空去遠在幾公里外的銀行辦卡。

能有張銀行卡就不錯了,功能反正一樣。

“你就當我在逗你玩吧!”

宋乾看着他,完全不在意。

這個時候收銀員那邊再度讓宋乾輸入密碼。

宋乾輸入密碼分開刷了兩次,算是把房款二十多萬直接付清了。

這一幕,雷得李曉武差點沒回過神來。

真有這種把學校的卡當做正常銀行卡用的奇葩?

這卡只有他們學校的人才有,他就算是想要說別人幫宋乾付錢都說不過去了。

“愣着做什麼?不是要認爹嗎?”

周霖見宋乾自己結清了房款,那叫一個樂呵,還動手推了李曉武一把。

李曉武現在的臉色可好看了,瞪着宋乾,怎麼都沒看出來這小子是一個能買得起房子的人。

但這願賭服輸,還有這麼多人看着呢!

“爹……”

他這聲叫的跟蚊子哼一樣。

周霖哪裏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他,冷笑着說,“沒吃飯嗎?叫大聲點,叔叔還等着給你買糖吃呢!”

這話說的,李曉武的臉色一沉,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但是周霖這小子,完全不在意,依舊一副我行我素的樣子。

宋乾這邊已經把手續辦好了,就等那邊交房了。

李林莉看着眼前這個男人,似乎還比自己小几歲,結果人全款買了房。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正琢磨怎麼和對方拉近關係,笑着說,“宋先生今天可是雙喜臨門啊!”

“呵呵。”宋乾笑了笑,完全沒有繼續話題的慾望。

倒是李曉武看着宋乾那模樣,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他今天可是跟爸媽來的!這小子敢讓他叫爹,那他就把自己的爹叫來就是了。

頓時,李曉武的心裏就有了主意,高喊了一聲,“爹!”

這一聲可夠大的,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朝着這邊四個年輕人看了過去。

周霖離得近,這聲差點沒把他耳朵給震麻了。

登時他就罵了一句說,“你丫的故意的吧!叔叔和你爹都還沒聾,需要你這麼大聲嗎?”

李曉武卻得意的看了周霖一眼,覺得自己這聲爹居然還叫的挺出氣的。

而另一邊聽見自家兒子聲音的李家夫婦連忙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兒子,啥事啊!這麼大聲的叫老子。”

說話的正是李曉武的爹。

頓時,李曉武的那點小心思被周霖和宋乾兩個人給看穿了。

“人家比我們後來的房子都買好了,你們兩個人還墨跡什麼呢?”

李曉武故意露出不滿,還對着周霖說,“我剛剛只說了當場叫爹,這不把我爹給叫過來了?看你這年紀好意思說是我叔叔嗎?”

“不就是買房嗎?宋乾買房還得吃糠咽菜的,我家也買得起,我還吃得比他好!”

他原本被打壓的態度頓時囂張了起來。

這樣子,讓人還真想一巴掌錘上去。

“小子,可以啊!跟我玩文字遊戲?”

周霖的臉色有些陰霾,他家境不差,加上能說會道的基本沒吃過虧。

還第一次有人跟他玩文字遊戲。

“周霖,咱跟他一般見識做什麼?別忘了我們的正事兒。”

宋乾拉了周霖一下,刻意說了正事兒。

原本怒氣上了頭的周霖聽見這個詞,頓時一笑。

“是哦,差點兒把正事給忘了。”

只見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巴拉巴拉的給周冬青那邊打了個電話過去。

“叔,你過來吧!”

這五個字,說的乾脆。

倒是李曉武原本得意的臉色微微一變,看着周霖有些咬牙切齒。

“都是成年人了,你在外面吃虧還叫大人的啊!”

畢竟他們之間的事,牽扯到各家的大人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聽見他這話,宋乾插了句話說,“難道你剛剛叫的不是大人嗎?”

這話說的,李曉武臉色一紅,他確實是叫了他爸過來。

“小子!” “小子!”

“剛剛你有句話說的很對,房嘛!是買得起,但是這位置什麼之類的可得好好挑,我勸你有這會兒功夫,還不如趕緊去看房,免得待會兒你家連好房子都買不到了!”

周霖冷冷的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