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宋三喜感覺,這還挺受用?

坐上了車,扭頭看着車外,夜光中迷人的老師,不禁犯病,反正她也看不見。

他想想,「你剛說,家裏有魚,要來財運。回頭,我真給你講個來財運的事。」

「什麼事啊呃!該死!」

宋三喜,車子飆走了。

王霞只能氣悶悶的跺了跺腳。

「又賣關子!哼」

帶着魚,回到家中。

她獨居,家裏豪華而空蕩。

有一口很大的魚缸,裏面養了兩條金龍魚。

想了想,便把土鯽魚放進去,先養著。

心情,還不錯。 「那軍師,如果敵人小心翼翼,不發出一點聲音隱藏起來呢?」

「你抓過鳥嗎?」

「這……小時候抓過,你只要一走過去它就飛走了,但有時候我不想抓它們,就算走過去,它們也不飛走。」

「對,那是因為動物十分敏感,當你想抓它們的時候,它們就可以感應到你身上散發出的殺氣,所以就算敵人小心翼翼隱藏,夜鳥也會感應到。

當然也有頂級殺手,能夠屏蔽自身殺氣,可能達到那種級別的殺手,你們就算打起十分二戒備,他也能暗殺成功……」

又向前進軍一公里左右,已經正式進入叢林深處,附近沒有槍聲,只有後方傳來不絕於耳的槍聲。

墨無道這時才下令,原地休息,每隔十分鐘就分出兩個人,分別在東南和西北角把守。

萬歲軍戰士疑惑地對墨無道問道:「軍師,為什麼只在這兩個方位把守?」

「因為如果敵襲,只可能從這兩個地方來。」

「為什麼……」

墨無道一指北方:「這裡沒有任何動物留下的痕迹,就說明是沼澤地,敵軍悄無聲息摸過來幾率基本為零。

「這邊應該發生過大火,成片的樹木死光了,雖然有些剛剛發出新芽,但樹枝很脆,易折,想從這邊過來不發出聲音怎麼可能?

這種天然地勢,看似平緩,但卻是真正的易守難攻,無需考慮其他方向,只要全身心地把守東南和西北就好。」

墨無道取出一個小本子,向風行充當他的眼睛,墨無道在上面寫寫畫畫。

不到十分鐘,墨無道對戰士們開始分配起來。

「全體聽令,在你們十點鐘方向二十步,一點鐘方向三十步,開始挖坑,寬一米,深一米五左右即可,能挖多少挖多少,快!」

「是!」

所有人取出小型摺疊工兵鏟,開始挖起坑來。

好在這裡地面多落葉,挖起來很省事。

不到二十分鐘,戰士們在兩個方位挖出七十多個坑。

接下來墨無道開始給戰士們安排隊列,這些人常年經歷生死,配合之間默契得不得了,不到十分鐘便把墨無道教的隊列陣法掌握。

墨無道給戰士們分成十組,每組推選出一名組長,墨無道給用樹枝,開始教導組長們的陣法。

「你們藏在之前挖好的坑中,一組藏在這裡,二組在這,三組……

聽我口號,我說那組開槍,朝什麼方向開槍,你們就直接開槍,記住開槍之後直接躲進坑裡。

這種陣法,就是先攻擊敵軍兩翼,每人開兩槍,打完之後,原地等候,等其他組開槍,你們馬上跑出來轉移其他坑中。

這個陣法很簡單,只要就是聽我口令,容錯率也十分高,就算有個別戰士錯了也沒什麼關係。」

組長們想了想,對墨無道笑道:「軍師,這不就跟打地鼠一樣了嗎?」

「哈哈,差不多,你們最多還有十五分鐘部署時間,快去安排組內陣型吧。」

「是,保證完成任務!」

果然,不到十分鐘,所有人耳邊無線電傳來其他兩組的聲音。

「我是逍遙,我小隊被十國聯手攻擊,已經全軍覆沒。」

「我是眼鏡蛇,我小隊被十三國圍攻,目前還在隱藏反擊中,最多估計還能堅持十分鐘,便會全軍覆沒。」

「大爺的,為什麼都要聯合打我們?我們華夏招誰惹誰了!」

葉天微笑道:「世界上的資源就是蛋糕,蛋糕大小不變,但多了一個十四億人口的大國出來搶走一半,你猜猜其他國家會願意嗎?」

墨無道在一旁笑道:「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而且,如今我們與帝國就差撕破臉了,各國都在選擇站隊,所謂站隊其實無用,這群傢伙就是牆頭草,誰強倒向誰,如果勢均力敵,他們就兩方周旋要好處,跳樑小丑罷了。」

沒到十分鐘,美女蛇這邊便響起無奈的聲音。

「眼鏡蛇特戰隊,全體陣亡。」

「兄弟們,牢記軍師給我們的陣法,如今華夏方之剩我們一個小隊,我們不可以在被剿滅了!」

「是!」

全體萬歲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五分鐘后,隱隱約約可以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音傳來。墨無道抬起手:「一組十二點方向,準備!」

葉天等冥王殿眾人飛身而起,跳上一棵四人環抱的樹冠上。

站得高看得遠,用俯視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敵軍陣型,發現對方是來自歐洲一個小國家的特種部隊,一共一百三十多人左右。

顯然他們採取的方法是三組合併,人多力量大。

樹上墨無道用對講機道:「二組九點鐘方向準備。」

「一組二組開槍!」

砰~砰~砰~

槍聲響起,走過來的對方誰都沒有預料到,對方竟是從地下冒出來……

前排敵軍瞬間身上冒出彩煙。

後排敵軍馬上火力掩護,同時找尋掩體。

墨無道再次朝向對講大喊:「六七八九十組開槍!」

砰~砰~

剛剛藏身掩體的敵軍沒想到後方再次冒出槍口朝向自己開槍。

僅僅兩次突襲,敵方就有過半的戰士被身上冒著彩煙被淘汰。

「三四五組開槍,其他組換位。」

槍聲再次響起,如今前左右都有萬歲軍,敵軍也分不清萬歲軍到底在哪,再次響起槍聲,這群傢伙只能抱頭亂跑,完全沒注意到其他幾組人員換位。

就在這時,又有幾個國家聯盟特種兵追擊過來。

墨無道故技重施,幾國聯盟被殲滅過半。

這些特種兵也不愧是各國精英,在短暫的慌亂后,很快便重整過來,整理隊形,仗著人數比對方多四倍。

槍口對準地面,一點點地朝向隱藏在地洞中的戰士靠近。「輪到我下去玩遊戲了。」

火鴉笑著活動一下筋骨,縱身從樹冠上跳下,直接落入敵軍中間。

「殺戮開始!」

火鴉大笑著雙手化作殘影,一片片沒反應過來的敵人身中彩彈。

因為高強度開槍,火鴉的訓練槍崩壞,直接搶過被淘汰士兵的槍械開殺。

火鴉僅僅一個人,就消滅對方百餘人,當然他也是渾身上下冒著顏色各異的彩煙,笑著走到一旁。

「如果是真槍你們全得死,可惜只是訓練彈,打中你們身上不死,有一些人在中彈以後還向我開槍。」

一群身上冒煙的特種兵,面部肌肉一陣抽動,看著火鴉想起他之前出現,然後自己不明不白的被淘汰一幕,不得不說他的槍法,速度實在太恐怖了。

當然他們也得承認一點,那就是火鴉說得對,因為剛剛他們就是在被淘汰的一剎那,下意識地勾動扳機。

如果是真槍,自己的確已經死了,沒有機會再開槍。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衛子夫看著這幾個五銖錢彷彿就看到了一副畫面:一個少年將軍,仗著自己運道好,在大軍中橫衝直撞,七進七出……

她不懂戰陣之事,但她知道自身強大才有底氣,才有機會。

世人都說她那個外甥天縱奇才,他也確實天縱奇才,但是誰都不是生下來什麼就會,他在出征之前,也是經過刻苦學習的!

怎麼騎馬,怎麼揮刀,如何帶領大軍,大軍出征如何安營紮寨,出行在外如何辨識天象,兩軍若對壘如何安排軍陣,這些都是基礎,也是必定要會的東西。

霍嬗直接點了點頭,他其實也有這個想法。

霍嬗從不小看任何知識,老霍說兵法已過時,那也只是說兵法上的有些戰術戰法過時,他看過兩本后,也很是認同。

滿篇都是戰車,在這個騎兵縱橫的時代,除了一些特殊地理位置,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有啥用?

難道用來當靶子吸引火力?

但其他東西,那都是前人一代代試驗,祛除糟粕留下來的精華,任何時候都不過時!

這個時代你拿著一本兵書,跑上街去,說我要拿這本兵書換千萬錢,那跟你換的人簡直不要太多,傾家蕩產都會跟你換。

因為這就是改換門庭、振興家族的希望,而這,就是知識的力量!

這你還能說兵書沒用?

老霍那是純粹的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

………

霍嬗在跟衛子夫閑聊了沒一會,前殿走進來一個小宦官,進來後行了一禮后說道:

「皇后,門外來了一位謁者,說陛下有召小君侯。」

霍嬗聽到這話立馬說道:

「不去,讓他回去吧!」

「不可使脾氣!」

衛子夫拍了一下霍嬗的腦袋,然後對著小宦官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