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宇宙萬物皆是從造化而來,萬物相生相剋,遁隱秘術也並不是萬能的,一些聖地大宗世家的強者,都有一些手段來克制。

對方手中的明鑒寶鏡就是克制遁隱秘術的一種道兵,鏡光可以穿透重疊的空間,直視本源。

「小畜生,這次看你還有什麼手段!」為首的神宗護法抬手祭出一件道兵,赫然是一張銀光閃爍的大,封天鎖地,要將葉楓和隱舞二人一舉擒拿。

另外的十幾個神宗高手也沒閑著,一個個氣勢外放,將葉楓二人牢牢鎖定,再加上明鑒寶鏡的鏡光照射,他們根本無處可躲了。

逃不掉,躲不開,打不過,性格淡漠比較鎮定的隱舞,也不由得緊張起來,兩人身體貼的比較近,葉楓能夠明顯感覺到她的身體緊繃了起來。

與此同時,葉楓感應到她的體內隱隱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氣息波動,想來是應該掌握有某種秘法,或者是某種秘寶,能夠讓她在危機之下保住性命。

「小畜生,你還是太嫩了!」大籠罩而來,四周的空間都堅固如鐵桶。

「你們這幫老畜生想要抓小爺,回去把你們一家子畜生全部叫來也沒用!」

葉楓面露譏笑,遞給隱舞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將殺氣注入到掌心陣台之中,激發這座空間瞬移陣台中的陣紋。

嗡!……

璀璨的光華在葉楓的手中綻放,銀色的光輝將他與隱舞兩人籠罩,身影越來越模糊。

「小畜生你逃不掉的!這附近的空間都已經被我封鎖,待我抓到你,定要將你好好炮製一番,撕爛你的嘴!」

神宗護法不為所動,對自己的道兵很有自信。

「封鎖空間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

葉楓不屑一笑,緊接著他和隱舞的身形驀然消失,一道銀光將他二人裹住飛起,神宗護法封鎖的空間頓然就被洞穿撕開,裹住葉楓和隱舞的銀光一閃而逝,消失的無影無蹤。

神宗護法以及其他的諸位高手俱是臉色一變,尤其是那為首的神宗護法,臉色更是像吃了黃連似的,儘是苦味。

「他的手上居然有空間瞬移陣台!」為首的神宗護法差點將自己的門牙都給咬碎了。

「這……咱們怎麼回去跟谷冥長老交代?」其他十幾位神宗高手你看我,我看你,作為谷冥長老的手下,他們可是很清楚事情沒做好會有怎樣的下場。

「交代個屁,給我追!就算是他們逃入火陽絕地,也要把那小畜生揪出來!」為首的神宗護法以神念感應陣台遁入虛空的微弱波動,當即催動古銅戰船穿梭在空間縫隙之間追了上去。

既然是空間瞬移陣台,自然是一瞬便可跨越萬里之遙,這種高級別的瞬移陣台完全是保命的寶物,一般只有那些聖地大宗的頂尖天才外出歷練的時候,宗內的長輩才會賜給一兩個保命用。

不過這種空間瞬移陣台也不是一點弊端都沒有,一瞬遁出萬里之遙,瞬移的方位是隨機的,有可能剛剛脫離危險,便倒霉的瞬移到更危險的區域去了。

空間撕裂開一道縫隙,一道銀色的光束還未從縫隙中飛出,附近的空間便突然碎裂,光束崩潰,兩道身影跌落出來。

葉楓和隱舞還未明白過來怎麼回事,眼前的一幕便讓二人神色大變。

「我日你妹啊,這是要運氣要逆天的節奏嗎?……」

映入眼瞼的是衝天肆虐的火光,天地間的火元力異常的狂暴,似乎除了火元力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其他屬性的元力存在。

藉助陣台空間瞬移,竟是一下子瞬移到了火陽絕地之中!

不止如此,就在葉楓和隱舞的前方不遠處,一條通體火焰繚繞,鱗甲鮮紅的大蟒粗如水桶,猩紅的眸子向著二人所處的位置望來,眸子中儘是凶厲煞氣。

這是生存在火陽絕地中的生物,由於這片絕地禁區特殊環境的影響,這裡的妖獸也發生了某種變異,眼前的這條火焰大蟒,透發出來的凶煞氣息,不亞於武聖境的強者! 火焰大蟒的頭顱呈三角形,芯子吞吐之間,鼻孔中有火紅的毒霧逸散,它張開血盆大口,發出一聲嘶鳴。

女殺手隱舞的手中無聲無息出現一柄長劍,嬌軀一陣晃動模糊,剛要施展遁隱秘術,身形消失的瞬間,緊接著便又顯現出來。

「還隱身個屁啊,跑!」

葉楓一把將隱舞的手拉起,大虛空遁術展開,轉眼間就遠離了數百多米。

轟!

一道火焰轟擊在他們二人原先所處的位置,火焰大蟒咆哮嘶鳴,水桶粗細的身軀盤旋遊走,速度飛快追了上來。

火陽絕地中充斥著無盡的火焰力量,以至於讓這片區域的空間受到了極大影響,變得很不穩定,遁隱之術在這裡便無計可施。

就像是兩人通過空間瞬移陣台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不穩定的空間突然碎裂,讓他們二人直接跌落了出來。

這片絕地禁區足有方圓數十萬里,兩人原本距離火陽絕地一千多里,這一下子瞬移過來,估計深入到了火陽絕地數千里的區域。

「火陽絕地中有古老的陣紋,你不要亂跑。」隱舞開口說道。

她的話音還未落下,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陡然出現在前方,讓葉楓連忙止住身形,不敢繼續向前半步。

前面的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與火陽絕地中其他的地方一般無二,但是葉楓的神念卻敏銳感應到了有陣紋烙印在虛空中。

「哧!」

空間驀然震顫,葉楓渾身的汗毛都在一瞬間炸豎而起,拽著隱舞身形一閃,退向後方。

眼前的空間撕裂開一道縫隙,就如同被利器切割開來,一陣刺痛從胸口傳來,葉楓低頭看去,只見胸口處的衣衫碎裂,一道傷口出現在胸膛上,鮮血向外流淌。

「這未免也太恐怖了一些。」葉楓心頭悚然,他並沒有觸動前方的陣紋,卻仍然還是被陣紋逸散出來的力量傷到了。

如果一不小心觸動激發了陣紋的力量,只怕他們二人便已經屍骨無存了。

然而此刻卻根本沒有時間讓他們去思考如何避開前方的陣紋,身後的火焰大蟒已經逼迫了過來,凶威凜然。

「轟!」

葉楓的身上氣勢升騰,鮮紅如血的殺芒在體表凝聚成猩紅戰鎧,裹住全身,四周似有修羅煉獄的景象沉浮。

殺戮重劍被他握在手中,暗紅色的寬闊劍身上光華流轉,殺氣凜然。

小龍也怒吼一聲,搖身一變,化作二十多丈的戰龍之體,身體如黃金澆築而成,與火焰大蟒對峙。

相比起那堪稱恐怖驚悚的陣紋來說,葉楓寧可面對這頭八階的火焰大蟒。

「昂!」

小龍一瞬間沖了上去,火焰大蟒也不甘示弱,兩頭體型龐大的蠻獸衝撞纏繞在一起,塵煙滾滾。

嗖!嗖!

葉楓和隱舞也在同一時間選擇了出手,殺戮重劍劈砍在火焰大蟒的七寸位置,隱舞的長劍則化作一道光,貫穿向大蟒的頭顱。

然而這頭火焰大蟒畢竟是生活在火陽絕地中的異種,身上鱗甲之堅固令人咂舌,葉楓的全力一擊劈砍在七寸位置,竟是迸濺出一道道璀璨的火花,僅僅留下了一道白痕。

隱舞的攻擊同樣也沒有奏效,火焰大蟒鼻孔中噴出的毒霧很是恐怖,空氣都被腐蝕的發出哧哧的聲響,讓她只能抽身而退,不敢上前。

「吼!」

小龍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火焰大蟒一口咬在了她的身上,可怕的劇毒滲入它的體內,讓被咬傷的那一片區域立時烏黑起來,血肉被哧哧哧的不斷腐蝕,化成膿水。

劇痛也同時激發了小龍骨子裡的凶性,鋒銳的龍爪撕裂了火焰大蟒的腹部,猩紅的妖血噴涌而出,落在地上便化作火焰燃燒起來。

「它的弱點是腹部!」葉楓瞳孔一縮。

另外一邊的隱舞點了點頭,身形一閃,一劍刺向火焰大蟒腹部心臟的位置。

刺殺之道的精粹便在於一擊必殺,精通刺殺之道的殺手,在出手的那一刻,便放棄了所有防禦,隱舞乃是武帝巔峰境界的修為,即便是武聖境初期的強者面對她的刺殺,也要毛骨悚然,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火焰大蟒被小龍纏住,粗大的蛇尾向著隱舞橫掃而去,葉楓大步衝上前去,以殺戮重劍向那蛇尾劈砍而去。

轟!

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一股強橫至極的反震力讓葉楓瞬間倒飛了出去,嘴角溢出鮮血,殺戮重劍脫手飛出,虎口裂開,鮮血淋淋。

火焰大蟒承受這一擊也不好受,吃痛慘叫一聲,被葉楓阻擋了一瞬,被隱舞一劍刺在了腹部心臟的位置。

劇痛讓這頭火焰大蟒變得更加凶暴起來,粗如水桶的蛇身上爆發出滔天的烈焰,用力一震,將小龍甩飛了出去,蛇身纏繞如同天羅地,向著隱舞絞殺而去。

啪!

只見隱舞腳下旋風般的氣浪蕩開,她在這關鍵時刻施展大虛空遁術,身影一閃,退到了數十米外。

火焰大蟒一擊不中,蛇身在地上彈射而起,搖頭一晃,頭顱變作如山嶽般大小,繼續朝著隱舞吞噬過來。

它的腹部插著一柄光華閃動的長劍,便見隱舞捏動法訣,竟是毫不猶豫的引爆了道兵。

轟!

熾熱的妖血噴洒,刻印在道兵中的陣紋崩潰的剎那,自爆的威力可謂相當恐怖,火焰大蟒的身體在半空中蜷縮成了一團,腹部心臟位置血肉模糊,鮮血如泉涌。

這整個過程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火焰大蟒的凶暴,女殺手隱舞的果決都展現的淋漓盡致。

被隱舞刺中心臟的一瞬間,火焰大蟒就展開了反撲,先是纏繞絞殺,一擊不中便彈射撲來,大口吞噬,可謂兇悍至極。

隱舞也表現的果斷非常,刺中火焰大蟒的剎那便抽身而退,緊接著毫不猶豫的將道兵自爆,藉此重創了這頭八階蠻獸。

武者的道兵中都烙印有自己的印記,引爆道兵之後,隱舞的元神也受到了反噬,腳步有些虛晃,面色非常蒼白。

八階蠻獸的生命力極其旺盛,即便受此重創,火焰大蟒慘叫嘶鳴了片刻,便張口一吸,一股龐大的吞噬之力將隱舞籠罩,將將她一口吞掉。

「玄龍劍印!」

葉楓人劍合一,整個人好似化作了一頭血龍,一瞬間沒入火焰大蟒的口中,噗嗤一聲,將它的頭顱洞穿。

這一擊讓火焰大蟒的傷勢更重,龐大的身體在地上不停的打滾翻騰,鮮血流淌了一地,化作熊熊烈焰猶如火海。

直至許久之後,火焰大蟒才停止了翻滾,徹底沒了生息。

若是施展戰龍變,一頭八階蠻獸根本不至於這麼難對付,但是他前段時間施展戰龍變過於頻繁,每一次施展,戰龍神尊的殘念就會藉機恢復,除非萬不得已,葉楓也不敢冒然施展了。

至於狂化天賦則更是一把雙刃劍,在這危機四伏的兇險火陽絕地中,一旦狂化后陷入虛弱期,絕對是很愚蠢的做法。

隱舞的虛無元神受到反噬,身體的狀況並無大礙,她從乾坤袋中取出滋養神魂的丹藥,最多兩三日的時間就能恢復過來。

小龍的傷勢則要更加嚴重一些,火焰大蟒的劇毒已經在它的體內擴散,原本如黃金澆築而成的鱗甲黯淡無光,變得烏黑如墨,縱然生命精元磅礴旺盛,若是不能及時解毒,也將有性命之憂。

就在這時,隱舞拋過來一隻玉瓶,道:「這裡面是我師尊煉製的解毒丹。」

「謝了,你沒事吧?」葉楓伸手接住,關心問道。

「沒什麼大礙。」隱舞搖了搖頭道。

玉瓶中只有一枚解毒丹,上古魔尊親手煉製,足可見這種丹藥的珍貴,葉楓給小龍服下之後,劇毒擴散加劇的趨勢便立時受到了遏制,烏黑腥臭的毒血從傷口處流淌出來,開始了排毒。

葉楓放下心來,上古魔尊親手煉製的解毒丹效果很好,幾乎可解天下各種奇毒。

神念搜索探查四周,除了數百米外隱藏在虛空中的陣紋之外,這裡算是一處比較安全的區域,小龍和隱舞都需要療傷恢復,他便負責警戒。

火焰大蟒被他分屍,蛇骨韌性十足,內有火紅色的骨髓流淌,是煉藥的精品,蛇鱗堅固如金鐵,也是不錯的煉器材料。

最為珍貴的,當然還是火焰大蟒的獸丹與蛇筋,獸丹中充斥著磅礴精純的火元力,並不含有絲毫的劇毒,讓小龍吞噬煉化,可以讓它提升不少的實力。

神宗的十幾位武聖境強者追尋著空間瞬移陣台留下的細微波動,古銅戰船停留在了火陽絕地的外圍。

這些個神宗護法一個個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尤其是為首的那位護法更是面色陰沉如水,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子。

他之前還說就算是葉楓逃入火陽絕地之中也要將他給抓出來,如今那小子果真逃入了這片絕地禁區,難道真的要進去抓他?

「魯護法,咱們真要進去?」一位神宗護法小心翼翼試探著問道。

這十幾位武聖境護法中,以這位姓魯的護法修為最高,乃是武聖後期,此次抓捕葉楓的行動,由他來全權負責。

「我看還是算了吧,火陽絕地那是仙境老祖都不敢輕易涉足的禁區……」有人小聲嘀咕了一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