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孫飛暫時忍下了這口氣,等到楚天出了唐家坊市,有的是機會修理楚天。

孫飛緊緊攥著拳頭,在楚天面前虛晃一下,威脅地道:「我知道你是來找唐二小姐的。我勸你還是離她遠點,否則,哼哼,我會把你這廢物打得連你爹你娘都不認識。」

楚天故意作出驚嚇狀,用一種怪異的腔調,拍著胸脯說道:「我好怕啊,我好怕啊。」

話到中途,楚天的聲音突然變得凌厲了起來:「唐二小姐是我未婚妻,我來找她,關你屁事?」

一句話,把這位孫家的二公子問得瞠目結舌。對啊,人家來看望未婚妻,關你什麼啊。

「未婚妻?」孫飛冷冷一哼,輕蔑地笑道:「楚天,唐二小姐天生麗質,你這廢物,配不上她!」

「配不配得上,還輪不到你來妄加評論!」一道異常冰冷的女子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楚天和孫飛兩人臉色同時一變,旋即兩人同時向那道聲音來源處望去。

不知何時,他們身旁竟然多了兩位貌美如花的妙齡少女。只不過,此刻兩位少女均是面如寒霜,目光冰冷地盯著楚天和孫飛。

孫飛望著其中的一位少女,吶吶地道:「唐…唐…唐二小姐!」。

… 86_86690楚天向那兩位少女望去,只見那兩名少女竟然是唐家的兩位小姐唐芷柔和唐芷茹。

孫飛口中所說的「唐二小姐」,便是那位身穿黃-色衣衫的少女唐芷柔。

孫飛對於這位唐家的二小姐早已心儀已久,見到唐芷柔竟然出面維護楚天,他心中不由打翻了醋罈子,醋意大增。

「呸!」孫飛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向楚天鄙夷地望了一眼,輕蔑地道:「楚天,我發現你真是個天才啊,竟然學會了躲在女人後面,靠女人來保護。我孫飛自嘆不如,甘拜下風。」

「你應該希望我們不要在四大學院年度擂台賽上碰見,否則,到時候可沒有女人可以保護得了你。哦,對了,你這個天才,估計連參加擂台賽的資格都沒有。哈哈!哈哈!」

在情人面前,打壓了情敵,孫飛心中感到極爽,忍不住得意忘形的大笑了起來,全然沒有看到一旁的唐芷柔已經氣得一臉鐵青。

在一陣得意的大笑聲中,孫飛終於緩緩離去。

「擂台賽么?你最好不要參加,否則,我定要讓你為今天的話付出慘重的代價。」

望著孫飛離去的背影,楚天的目光徹底地冷了下來。雖然他如今的實力還不是孫飛的對手,不過,他相信,以他的修鍊速度,在四大學院年度擂台賽之前,他的實力一定可以趕超孫飛。

若是以前,楚天沒有這個底氣,但自從楚天覺醒了天靈根之後,他就有了這個底氣。

「唐二小姐,要不要我陪你在坊市中逛逛?」楚天覺得氣氛有些尷尬,不由開口提議道。

唐芷柔容顏嬌美,雖然稱不上國色天香,但在這四河鎮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大美女了。

不過,此時,這位大美女的臉上卻是面如寒霜,與她那美麗的臉頰顯得有些不協調。

唐芷柔冷冷地道:「我是唐家二小姐,那你說,我是不是也很二啊?」

原來她是在為這事生氣,楚天不由感到一陣苦笑,他本來是拿來擠兌孫飛的,但讓這位唐二小姐聽了去,連她也一塊諷刺了,難怪她會不高興。

楚天連忙笑著解釋道:「哪有?哪有?我那句話是專門針對孫飛的,可不是針對你。再說了,像唐二小姐這麼天生麗質的美女,如果也算二的話,那麼天下間的美女豈不是都二了?」

此言一出,一旁的唐大小姐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了起來,望向楚天的眼神中,滿是怒色。

「少給我油腔滑調,我最看不慣你這種人,平時不學無術,只知道溜須拍馬。」

唐芷柔厭惡地看了一眼楚天,而後冷冷地道:「楚天,別以為我們有婚約,你就夢想著癩蛤蟆能吃到天鵝肉,在我眼中,你只不過是一個無用的廢物。我絕對不會嫁給你這廢物!」

唐芷柔說完話,並沒有給楚天任何說話的機會,便與唐芷茹一起,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那般感覺,就彷彿她要是跟楚天多呆一會,就會侮辱了她唐家二小姐的身份。

望著兩位少女離去的背影,楚天臉上的笑容緩緩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窮無盡的冷意。

說實話,唐芷柔剛才雖然極其地諷刺於他,但楚天心中並不是多麼的憎恨唐芷柔。唐芷柔做的雖然過分了些,但也是可以原諒的。

畢竟,兩人的婚事,關係著唐芷柔一生的幸福,而他楚天又是一個出了名的廢物。試問,這天底下有誰會願意嫁給一個廢物呢?

楚天和唐芷柔背後分別代表四河鎮的兩個大家族楚家和唐家,當年楚家的事業如日中天,而唐家則是才剛剛起步。

唐家為了攀附楚家,便與楚家定下了這門娃娃親。當時,唐家並不知楚天是天生廢柴體質,等到後來,唐家知道了,已經為時已晚。

如果唐家想悔婚,恐怕就會和楚家徹底鬧僵。因此,唐家就一直將這門親事耽擱到現在。

「唉!在這個世界上,你若沒有實力,任何人都會瞧你不起啊!」

楚天搖頭苦嘆了一聲,便收回了思緒,離開了四河鎮,返回了北河學院。

回到學院時,已經是下午。楚天在床上休息了片刻,一直等到吃晚飯時才起床。晚飯過後,他便潛入了地下秘道之中。

這個秘道說是叫秘道,其實稱它為山洞更加貼切。因為這秘道中的空間極為空曠,就算在秘道中放上一張床,在這裡居住,也完全沒有問題。

而且,在石壁上鑲嵌著許多月亮石,月亮石所散發出的光芒,令得整個秘道一片通明。

只是不知,這條秘道究竟是何人所建,建這條秘道是用來做什麼。

楚天來到秘道中的一個石台面前,將煉製靈符的材料全部取了出來,放在石台上。

煉製火靈符的材料並不多,主要有火靈虎妖丹一枚,符紙一枚,符砂少許,以及其他的一些輔助材料。

這些材料毫無例外的全部都是火屬性的材料。只有這樣,才能令煉製出來的火靈符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他所要煉製的火靈符,是一品靈符。一品靈符的煉製方法比較簡單。

一切準備就緒后,楚天開始了靈符的煉製,只見他的雙手眼花繚亂的急速舞動,片刻后,他在天武大陸上煉製的第一枚靈符完成了。

拿著手中的靈符,楚天欣喜地笑了笑,有了這枚靈符,明天的比斗幾乎毫無懸念。

到時候,他會給林冷以及所有同學一個大大的驚喜。

煉製完了靈符,他當即沿著通道,向後山方向走去,殘酷的肉體訓練又開始了。

一夜無話。

當第二天早晨,楚天拖著疲憊的身體,趕回宿舍時,劉二寶已經早早等在了門口。

大德雲 楚天打開門,劉二寶急切地說道:「楚天,你真的要跟林冷決鬥嗎?聽說他昨天已經晉陞四品武士了,你…你怎麼可能打得過他?」

「我已經應下了他的戰書,這次的決鬥,我肯定會去應戰的。」看著一臉著急的劉二寶,楚天心中一暖,在這個四河鎮,恐怕除了眼前這個可愛的胖子,沒人會關心自己的死活。

劉二寶是寒門武者,並不像楚天那樣有著很大的家世,然而,當所有人都在打壓楚天,都在罵楚天廢物的時候,只有劉二寶真正跟他交心。所以,他們成了朋友。

看著滿臉焦急的劉二寶,楚天淡淡笑道:「放心好了,我有分寸。」

望著楚天堅定的神情,劉二寶無條件地選擇了相信。

「給你!」楚天當即從納戒中取出那裝有一滴月靈花液的玉瓶,向劉二寶丟了過去。

好東西要一起分享,這才叫好朋友。

「哇!是月靈花液!」劉二寶接過玉瓶一看,頓時十分誇張的大叫了起來。

望著劉二寶那誇張的表情,楚天頓時滿臉黑線。不就是一滴月靈花液嘛,用得著這麼誇張嗎?

「楚天,你從哪裡弄來得月靈花液?」劉二寶興奮地問道。

「你不用管我從哪裡弄來的,記住,財不露白,做人要低調一點,悶聲發大財就好了。」

劉二寶什麼都好,就是凡是遇到什麼事,都表現得極度誇張。楚天實在受不了他那誇張的神情。

「楚天,你太好了,我真是愛死你了!」

劉二寶實在興奮得有些過頭了,直接給了楚天一個緊緊的擁抱,而後末了還來了一句:「楚天,如果可以的話,我真願意以身相許!」

楚天瞬間石化,徹底崩潰。

但接下來,令他更加崩潰的事情發生了。

「你們倆好噁心!」

只見不知何時,劉雅竟然站在了門口,望著兩個大男人緊緊摟抱在一起,頓時一陣噁心,連忙掉頭就走。

「劉…劉老師,不是你想的那樣啊!」楚天和劉二寶盡皆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

… 86_86690楚天一把推開劉二寶,趕緊在身上拍了拍,對後者十分嚴肅地道:「你真噁心,以後可別跟別人說,你認識我。」

劉二寶呵呵笑道:「剛才,我實在太興奮了,所以一時有些情不自禁。」

「你先去吧,我要先睡一會!」楚天淡淡地道。

「這個時候睡覺?可是決鬥馬上就要開始了。」劉二寶一愣,吶吶地道。

「讓他們等著!」楚天一擺手,直接讓劉二寶走出房間,關上了門。

這兩天,關於林冷和楚天的決鬥,已經在學院內鬧得沸沸揚揚。

因此,今天一大早,演武場上就已聚集了不少人,等著觀看兩人的決鬥。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進入了演武場,甚至連學院的老師也來到了演武場,觀看這場比斗。

林冷的實力,在整個北河學院絕對能夠排到前五。因此,許多人都不看好楚天,甚至有許多人認為,楚天答應下這場比斗,腦袋肯定是被驢踢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眾人已經等在演武場半天了,而這次比斗的主角楚天,竟然遲遲沒有到來。眾人漸漸等得有些不耐煩。

「那小子,不會是不敢來了吧?」

「我看也是,畢竟他也知道,來了肯定會戰敗,倒不如來個不戰而敗。」

「他不會這麼孬種吧?我昨天還看見他信誓旦旦地答應下了林老大的戰書。唉!實在太令我失望了。」

……

眼見楚天遲遲沒有到來,演武場中響起了一陣抱怨之聲,許多人更是直接咒罵了起來。

而一直站在演武場中心的林冷,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周圍同學的情緒越來越急躁,林冷頓時有種被放鴿子的感覺。

過了許久,許多人已經等得不耐煩了,開始陸續有人起身離去,然而就在這時,離去的人群之中突然傳來一陣驚呼之聲:「楚天來了!」

眾人急忙向演武場入口的方向望去,只見楚天一身白衣如雪,宛如翩翩公子一般,悠然而來。

那般悠閑的神情,哪裡像是來參加比斗,倒像是來觀光旅遊的。

「他真的來了!」

「他還真敢來,有種!」

「他太也自不量力了,他純粹是來找虐的吧!」

……

人群中議論紛紛,響起一片嘩然。

在萬眾矚目之下,楚天緩緩地來到了演武場的中央,在距離林冷不足一丈的地方停了下來。

林冷譏笑道:「我還以為你嚇得不敢來了呢?」

楚天懶洋洋地道:「廢話少說,直接開始吧!我還等著回去睡覺呢。」

望見楚天的態度,林冷氣得差點吐血。這可是對他一種赤。裸裸的藐視啊,而且還是被一個出了名的廢物所藐視。這是林冷所不能忍受的。

林冷不再說廢話,他面色一寒,向前微微踏了一步,四品武士的氣息全部爆發而出,周圍能量受到某種牽引,頓時變得狂暴了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