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季舒玄看了看床,又看了看軟榻,略一點頭:「那就辛苦戚堡主了!」說著,他徑直走到床邊,和衣躺了下去。

實在是太累,特別是這幾個時辰,在被點了穴的前提下,他幾乎用盡所有力氣,才逃脫食人魚的追殺。此刻,他幾乎是一沾床就睡著了。

戚昊厲坐在軟榻上,看著旁邊季舒玄睡得香甜,似乎嘴角還有些彎彎,他忍不住磨牙:怎麼一點都不解風情,也不邀請他一起到床上睡覺!更可惡的是,他剛才明明都說了自己坐著休息,這會兒也不好意思出爾反爾,只能坐在這邊,典型的看得到碰不到,更吃不到!

不過,算了,這種事來日方長。

他又看了看季舒玄的睡顏,清俊的臉龐,眼角下青影顯而易見,下巴上和自己一樣,鬍子早已長了出來,雖嘴角在笑,卻掩不住周身的疲憊。戚昊厲自嘲的笑,這種時候,就算季舒玄一概性格主動邀請他XX,說不定他也會捨不得。

在這種幸福的欲求不滿中,戚昊厲不知不覺睡著了。

他坐在軟榻上,頭靠著車壁,搖搖晃晃,偶爾,車軲轆碾過石頭,有輕微的顛簸,他睜開眼睛,看著床上睡得香甜的季舒玄,嘴角也會泛起笑,很快又睡了過去。

……

一行人既把季舒玄和戚昊厲尋到了,再沒必要回小村莊,順著羊皮卷指明的方向便往夏朝皇陵祁連山脈行去。

於此此時,就在困了季舒玄戚昊厲三天兩夜的那山背面,山脊下有一片小密林。

李胤駿一襲淡黃色的衣袍,雙手負背,臉上是少有的嚴峻,在一棵大樹下站得筆直。身後是那個替傲雪傳話的殺門殺手,旁邊是為數不多的幾個親衛,以及幾個早已不再年輕、打扮也稍顯怪異的武林人士。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知道,李胤駿在等人,且,心情不好。

大概等了一柱香的時間,面具燦一路小跑而來,見李胤駿臉色嚴峻,所有人又都是噤若寒蟬的模樣,特別是殺門那丫頭片子站在李胤駿身後幸災樂禍的樣子,心裡首先就「咔噠」了一下,忙走到李胤駿面前,「噗通」跪了下去。

「屬下見過殿下!」面具燦垂首。

「你還知道你是屬下?」李胤駿冷冷的問,並不叫他起身。

面具燦將頭垂得更低:「是,屬下知錯了!」

他認錯及時態度恭謹,心裡卻是翻湧著怒意:一定是殺門告的密,否則殿下不會這麼快知道!這個殺門,早在沈傲雪背叛的時候,他就想把殺門收為己用,那些該死的女人,一個個直接對殿下表露不願意!如今還在背後給他捅刀子!哼,總有一天,他要把殺門重新洗牌!

「錯在哪裡?」李胤駿接著問。

「屬下不該打亂殿下計劃,直接對季舒玄下手!」面具燦說。

李胤駿久久的看著跪在地上的面具燦,也不知想到什麼,忽的輕嘆一聲:「你就這麼心急?」說著,他上前一步,朝面具燦虛扶了一把,然後語重心長的,「有些事,不能操之過急!特別是戚昊厲,我不希望你得罪他!」

順著李胤駿虛扶這一把,面具燦站了起來,然,當他的視線落在站在李胤駿身後那位女殺手身上,看著那個女人滿臉嘲諷表情,他的腦袋一熱心裡一激動:「殿下這麼在乎,都是因為沈傲雪吧!如果這樣,我們根本就不用再繼續做下去了!相比季舒玄,她更在乎李天佑!」

「放肆!」李胤駿一聲怒吼,「啪」的一聲,反手一巴掌甩在面具燦臉上。

那副銀質面具,瞬間落到地上…… 這是怎樣的一張臉啊!

整個兒被面具覆蓋的地方,肉皮焦黑,拉扯著隆起或凹陷,說不出的猙獰。

若這張臉本來就其丑無比也就罷了,偏偏,原本面具覆蓋外的地方,卻是清俊的。這種極丑和極美同時的呈現,強烈的對比,只讓人覺得丑的更丑,美的更美!

當然,除了那雙眼睛,那雙滿含仇恨與陰毒的眼睛!就在面具落下的那一剎,他眼裡氤氳著更濃烈的仇恨,深黑的如墨,似乎都要滴出來!

除了李胤駿,這裡其他人也都是第一次見面具下的燦,也都沒想到他是如此模樣。那樣重的傷,自不可能是從娘胎帶出來,感覺,更像是被烈火燒傷!

我可以成為娛樂圈明星 承受著眾人目光,面具燦彎腰,撿起落在地上的面具,很快重新覆蓋在臉上,依舊是躬著身體的模樣:「屬下逾越了。」那樣波瀾不驚,平靜如死水的聲音。

倘若,倘若他的臉上沒有那些焦黑的隆起或凹陷,倘若面具覆蓋的地方,都是完好的皮膚,倘若雙眸中沒有仇恨,而改為雲淡風輕,其實,這張臉像極了季舒玄,一樣的下巴,一樣的輪廓……

「這次就算了,下不為例!」李胤駿簡單吩咐,「舞隱和藍蠍子都到了,青魔手路百直接加入下次任務。」

「是。」面具燦抱拳。

足足睡了三天,這天下午,就在馬車裡,李天佑和傲雪正在做少兒不宜的事情,兩隻龍貓毫無徵兆的醒了。

它們躺在桌上傲雪專門用被單給它們做的小窩裡,使勁伸了個懶腰,懶洋洋睜開眼睛,活動了一下頭部,舒展了下筋骨,目光……

一不小心就落到床上。

小紫和小小紫頓時就瞪大了眼睛!

哇靠!怎麼搞的?它們最最最喜歡的媽咪,居然,被那個所謂的「她的男人」壓在下面!

男人怎麼能壓女人呢?那個男人那麼重,肯定會把媽咪壓壞掉啦!

而且,那個男人在做什麼啊?怎麼到處摸啊!還摸到媽咪胸上了!它們都沒能住到媽咪胸上,太過分了,那個男人居然摸到媽咪胸上!

還那麼殘暴的捏著!嗚嗚,媽咪該多痛啊!

最最最可惡的是,那個男人一定是禽獸變的,媽咪已經在求饒,一個勁說著「不要」了!那個男的非但不住手,還越摸越有勁!而且,而且,還把媽咪衣服扯破了!

小紫憤怒了!雙眼圓瞪,小宇宙如熊熊烈焰使勁燃燒!

小小紫也憤怒了!雙爪叉腰,氣息如旋風般繞著身體瘋狂旋轉!

兩龍貓對視一眼,使勁一點頭,作為兒子,就應該以保護媽咪為己任!

「沖啊!」小紫一聲號令,猛然騰空,身體蜷成一團,如球星閃電般往床上李天佑襲去。

小小紫不甘示弱,跟著小紫便飛了起來,它的速度更快,且,整個影子就在騰空的一剎那,忽的就不見了。若不是空中有急速的風聲,根本察覺不到它的存在!

床上,李天佑正激情澎湃,傲雪媚眼如絲,正要攻入本壘,忽的聽到空氣中急速的聲音,挾帶著還有火一般的炙熱,兩人皆是心下一驚!

來不及看空中,傲雪下意識的將李天佑往下拉,李天佑一個覆身,緊緊壓住傲雪,以保護的姿勢,緊接著一個翻身,兩人瞬間從床上滾到地上。

誰也不知攻過來的是什麼,李天佑忙一把拉上傲雪的衣服,把原本裸露在空氣中的部分遮了去。

雙雙轉頭,便看見一團火球撞到床里側車壁上,撞擊的地方瞬間出現一團焦黑,那火球一個反彈后再次朝他們襲來,更為恐怖的是,空氣中,明明還有另外一個破空之音,應該與那火球差不多大小,可他們卻看不見!

聽風辨位,兩人再次躲過那一前一後的襲擊,李天佑一把抓起龍牙,傲雪也抓起鞭子,手上一抖。

便就在傲雪抖動鞭子的瞬間,空中傳來很生氣的一句:「唔,媽咪!你讓開!」

這聲音!這分明就是龍貓的!

傲雪定睛一看,那團火球,分明就是蜷成一團,旋轉如風火輪的小紫!那麼,另外一隻,他們只聽到風聲,看不到實物的,必定就是小小紫了!

「你們給我停下!」傲雪怒,這無緣無故的,忽然被打斷好事不說,還來襲擊她男人,真反了它們不成!

然,兩隻龍貓也生氣得緊,只當傲雪迫於李天佑淫威,小紫大吼:「媽咪,別怕他,我們替你報仇!」

耳邊,兩球速度非但沒慢下來,反而更快了幾分!

凡欺負媽咪者,不得好死!

李天佑和傲雪這才徹底意識到,那兩個龍貓,還真不是普通動物!今兒個這一手,一個是火,一個如風,簡直是神兵利器!

李天佑自不可能再拿龍牙刀鋒相對,也不拔刀。

就在肉眼看不到的那團風球襲到李天佑面前時,他猛然一揮刀鞘,「砰」的一聲打到風球上!

「哎喲」一聲,風球撞到車壁,「砰」的落下來,顯出小小紫身體。

瞬間,火球也到了李天佑面前,只見李天佑再一個揮動刀鞘,又是「砰」的一聲,火球跟著撞到車壁上,又一團焦黑后,小紫也落了下來!

兩龍貓一個揉著腦袋,一個揉著肩膀。

「你們倆這是幹什麼!造反啊!」傲雪質問。好歹也喊她一聲媽咪,怎麼就干起了謀殺媽咪親夫的事情!難道真要她後半輩子守寡不成!其心可誅啊!

這時,馬車外傳來侍衛的詢問:「主子,發生什麼事了?」

自上次皇上和皇後娘娘在客棧大打出手,被他們撞見親密場景后,他們個個都精了,只要皇上和皇後娘娘在封閉空間,只要裡面主子不召喚,他們無論聽見什麼也絕不衝進去!

「沒什麼。」李天佑答,聲音中聽不出絲毫情緒。

眾侍衛立即退下。

車內,兩龍貓委屈的,也不知道媽咪為什麼吼它們。

小小紫皺眉,吸鼻子,指著李天佑:「媽咪,我們沒用,打不過他!」

看著龍貓可憐兮兮的模樣,傲雪原本騰起的火氣稍稍壓抑下來,賴著性子:「我說過,他是我男人,你們為什麼要打他?」

「我們看見他欺負媽咪!」小紫說。

「恩恩。」小小紫一個勁點頭,指著傲雪胸口的位置,「他捏媽咪哪裡!我們看見媽咪很痛苦的樣子,一個勁求饒叫不要了,他還在捏!還撕媽咪衣服!」

傲雪頓時有些無語!朝旁邊李天佑看過一眼:果然,以前把它們丟出去是對的!

看著傲雪和李天佑眉目傳情,小紫很不解的:「媽咪,他那樣欺負你,你都不憤怒嗎?」

傲雪無奈,走到牆角,將兩龍貓捧了起來,放到桌子上:「他沒欺負媽咪,我們在做遊戲呢!」

做遊戲?兩龍貓撓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奇怪,明明是一個欺負另外一個,還說是做遊戲!

傲雪看著兩龍貓不解神情,忙換了個話題:「你們怎麼一個能變成火,另一個能隱身?」

「媽咪,都給你說過啦,我們不是普通動物,是靈寵!」小紫撅起小嘴,「小小紫那個不叫隱身!而是,它可以幻化成風。」

「它可以幻化成風,你可以幻化成火,對吧?」傲雪問。

「恩啦!我是火系精靈,他是風系精靈!」小紫得意的,「我們沉睡的時候,就是在成長啦!」

一個火系,一個風系!還是精靈!傲雪心中各種感慨,真牛掰啊,一個蛋孵出兩隻,居然就是兩個系!那如果孵出五隻,豈不是金木水火土要佔齊了!

她這個便宜媽咪,還真撿到寶了!

「那你們繼續睡覺成長吧!」傲雪笑眯眯的,很無良的說。反正睡覺就是修鍊,那就多修鍊修鍊,有這麼兩個寶貝靈寵,以後她只需要站在後面指揮就行了!

「媽咪好狠的心喔!」小小紫頓時就不幹了,「我和哥哥都好久沒吃東西了!」它摸了摸肚子,「好餓!」

傲雪立即叫人送了點心上來,又給它們用小碟子裝了茶水。

兩龍貓明明餓得不行,偏偏為了儀態儀錶,吃的那個優雅,那個高貴,那麼慢!

「雖然你們一個能幻化成火,一個能幻化成風,但我剛才看你們好像還不是很熟。」李天佑說。

「我們這不剛長大一些嗎,鍛煉少了。」小紫一邊吃著點心一邊說,滿不在乎的。

李天佑點了點頭,似乎聽得很認真。

「是啊,別看我們現在是用身體幻化,以後修鍊多了,可以結印直接喚出風火!」小小紫也很得意的。

李天佑再點頭,然後十足長輩對待晚輩的語氣,語重心長的:「歸根結底,想要更厲害,除了沉睡成長,還需要經常鍛煉。」

小紫和小小紫點頭,表示認同。

「所以,」李天佑頓了一下,「以後除了吃飯睡覺,其他時間都修鍊吧!」他的下巴往窗外一抬,「你們倆,吃飽后,就出去鍛煉吧!我剛看見你們對力道的掌握還很欠缺,多飛一下應該會好很多!」 ps:今天第二更!求訂閱、月票、打賞、評價!同時也求收藏、推薦、點擊等各種支持!

除了那些已經開工和即將開工的守護之城外,寧致遠還利用手頭上掌握的克隆技術以及位面資源,開始大規模地在《環太平洋》世界發展農業。

畢竟,打怪獸需要的只是一些科技類的資源,可沒管是普通民眾還是操作機甲的戰士,每天可都需要攝入足夠的營養才能夠生存下去。

當然,花那麼大的心思將自己的「觸手」伸向這麼多的行業,寧致遠可不是,或者確切地說不完全是想給這個世界的人類帶來幸福平安的生活。

借著守護之城、輕型機甲、新型農業、環保工業等等一系列利國利民的計劃,並沒有刻意隱藏在幕後的寧致遠,在《環太平洋》世界里的聲望可以說是如日中天。

只不過,相對於刷聲望和收小弟這種事情,更讓寧致遠開心的則是被運送到各個守護之城工地上的龐大資源,以及各個領域裡都很厲害的人才。

有著冠冕堂皇的計劃做為掩飾,再加上各個關鍵位置上的都是自己人,寧致遠可不會傻到錯過自己「辛苦」換來的好機會。

於是,不停地那幾個陸續開工的守護之城工地之間,來來回回地當起了快樂的位面「搬運工」。將大量的資源和人才被送到了主位面的火星基地里。

當然,對於那些不願意離開的人才,寧致遠也沒有強迫,只是借著醫療檢查的機會,將這些進入名單中的傢伙統統都給克隆了。

如果只是克隆也就算了,可寧致遠卻很無恥地將這些人才的本體給弄回了主位面。而留在《環太平洋》世界里的,反到是那些克隆體。

好在,這些攜帶了本體所有記憶的克隆體本身並不清楚自己情況。而那些本體。在被送到火星基地之後,就經過了心靈寶石的「洗禮」。

至於這些傢伙的生活問題,寧致遠則是很大方地從《泰坦尼克號》世界那邊,調集了一批長相、膚色、身材都各有千秋地t950過來分配了下去。

工作的時候,這些擁有著微型智腦的妹紙們,能起到很好的輔助作用。而生活的時候,則是出得廳堂還是入得廚房。最關鍵的還是能上得了床。

不過,對於寧致遠來說,不管是資源也好還是人才也罷,真心算不上是掠奪。畢竟,這些東西可不是白拿地。整套守護之城的技術本來就價值非常高。

所以,在寧致遠看來。這隻能算是交易或者交換,根本談不上什麼掠奪。更別說,這種技術對於《環太平洋》世界要來得更加重要和實用。

真要說起來,以自己付出的這些技術,以及在各方面的先期投入來說,那些被送到主位面的資源和人才,單論真正意義上的價值可還差了不少。

而寧致遠在《環太平洋》世界里繼續一邊刷聲望。一邊很嗨皮地掠奪資源時,也不忘在地球軌道上放上更多的衛星,以便於監測到新蟲洞的出現。

某種程度上,寧致遠到是很希望外星人「先驅」能在短時間這內再次打開一個新的蟲洞。這樣一來,就能有機會捕獲更多的外星人「先驅」

可惜得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自殺式攻擊太猛了點。讓那些外星人「先驅」被地球這邊的「決心」給嚇到了,已經很長時間沒了動靜。

好在,失望歸失望。寧致遠也知道這種情況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環太平洋》世界里的人業來說都是件好事,最起能安穩地發展上一段時間。

隨著時間的推移,第一批在台灣、日本和巴布亞紐幾內亞這三個地方建造的守護之城完工,在充沛資源的供應下,輕型機甲也開始進入量場的狀態。

而這一次,因為沒有了那些工作效率極高的智能工程機械。這些機甲的生產速度明顯要比希望之城低了不少。不過,卻意外地解決了不少閑置勞力的問題。

雖然用人工生產的機甲,綜合性能方面確實要比希望之城的同款機甲要差上一些,但架不住現如今這個世界里的人工便宜啊。只要能管吃管住,隨便給點錢就行。

至於這麼做會不會被抗議,抱歉,如果你覺得這份工作太辛苦,而且薪水太水的話隨時都可以走人。因為,隨著諸多的城市甚至是國家被摧毀,有得是人想得到這份工作。

相對於這些製造工作人來,經過重重選拔之後成為機甲戰士的那批人,待遇自然要好的多了。除了訓練有些苦之外,好吃、好喝、好睡,還有不菲的薪水。

而訓練方面,雖然沒了開菊獸做為實戰的目標,但機甲與機甲之間的一些戰術配合和各種攻擊、防守技術,就跟國術高手一樣,也需要天天練習。

實在不行,還有機甲與機甲之間的對戰。為此,寧致遠還惡搞地借鑒了《鐵甲鋼拳》里的情節,讓希望之城生產了一批專門進行格鬥表演的小型機甲。

這種機甲比守護之城裡配備的三款戰鬥機甲還要小上不少,僅有四米到五米這樣的高度,而且,從能量核心到內部結構都遠不如戰鬥機甲來得高級。

可即便是這樣,當第一場機甲格鬥大賽在希望之城旁邊清理出來的露天廣場上上演之後,立時就受到了廣大民眾的歡迎,現場直播的收視率奇高。

而對於這種新興的競技運動,各個國家的高層以及「環太平洋聯合軍防部隊」,也就是ppdc,卻都不約而同地給出了很支持同樣也很正面的態度。

特別是ppdc,更是聲稱機甲格鬥這種競技運動,並不只有娛樂大眾的作用,更是可以為整個「環太平洋聯合軍防部隊」輸出傑出的機甲戰士。

為此,新成立沒多久就已經靠著新型農業、環保工業,以及守護之城和機甲技術,一躍成為世界頂極公司之一的海神集團。特意組建了一家格鬥機甲公司。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