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季知意聽到這裡,下意識地蹙眉。

在大學里,不僅學生生活豐富多彩,老師的也可以很豐富,周圍那麼多的同事,又可以認識那麼多志同道合的人。

江時初這情況有些危險啊。

「那你去問問她,她對你們之間的關係是怎麼想的。」

說不定純屬是他一個人在單相思,人家根本不在意呢?

「這樣不太好吧,一般這樣都是要攤牌的架勢,她現在對我不冷不熱的,我攤牌肯定會被拒絕的。」江時初直接否定了她的建議。

季知意倒是不太了解男女之間的這些問題,又提議:「那要不……你沒事多製造一些驚喜,時不時送些小禮物什麼的,哄哄她開心,現在的女孩子基本都喜歡這一套。」

不要問她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全都是紀辭對她的言傳身教。

聞言,江時初又是重重地嘆氣,其實她說的這些他早就已經做過了,效果簡直不要太一般,那女人根本就是油鹽不進,刀槍不入。

「哎,算了,還是不要問你了,這陣子你和老大談戀愛,我看著都著急,我真是病急亂投醫,居然會來問你這些,你自己都還一知半解呢。」

江時初帶著一身的喪氣走了。

空蕩蕩的咖啡廳里只剩下了無語凝噎的季知意。

此時季知意正盯著面前的杯子發獃,誰說他們不會談戀愛了?

她就覺得她和顧南楓最近相處得挺好的啊。

等等!

什麼談戀愛?

他們現在還沒開始談戀愛呢!

一頓天馬行空后,季知意也準備走了。

既然江時初已經走了,她自然也沒有必要再坐下去了,現在還沒下班,她還要回去上班呢。

在回律所的路上時,季知意有些無聊,隨手拿起了口袋裡的手機,手機屏幕一亮,就看到顧南楓十分鐘之前給她發了一條微信,「在忙什麼?」

季知意趕緊回復,「剛才和江時初在一起,不過現在已經結束了,正在回律所。」

很快,顧南楓就回復了,「我今晚有事要忙,可以有點晚,不能來接你了,你一個人可以嗎?」

「哦,那你忙你的吧,我一個人可以的。」季知意想也不想就回復道。

她一個人當然可以了,之前她都是一個人上下班的,只是最近才有人天天接送而已。

太久沒有一個人回去過了,她忽然都有些懷念了。

這次顧南楓一直都沒有回信息,直到季知意下班回家吃完飯後,他才打了電話過來,「我已經下班了。」

季知意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現在已經八點多了。

「那你快回家洗個澡早點休息吧,都累了一天了。」

「下來,我請你吃宵夜。」

季知意掙扎地思考了一下,果斷拒絕道:「我不想晚上吃夜宵,不太好。」

不行,不能讓萬惡的卡路里毀了自己。

還有一點就是,她現在忽然驚覺,他們兩人湊在一起好像都離不開吃,前幾天還一起吃了頓飯,現在又要和他吃宵夜,這太挑戰她減肥的決心了。

「我現在在你樓下。」顧南楓冷不丁又拋下一句。

「什麼?」季知意一個沒忍住,聲調一下子都高了幾度。

「下來,我還沒吃飯,你陪我。」語氣里似乎還掩藏了一絲絲委屈。

「……好,那我下來。」季知意猶豫了一下,然後做出了決定。

只一分鐘不到,我們的季律師的堅持和矜持就這樣落敗了。

兩人匯合后經季知意發表意見,顧南楓決定帶她去吃火鍋,季知意很喜歡火鍋,尤其是在這樣的陰冷陰冷的天氣里,還有什麼事能比吃熱騰騰的火鍋更讓人興奮的嗎?

而顧南楓則是口味不挑,只要季知意喜歡,他都可以無條件滿足。

但顧南楓不挑口味,不代表他不挑環境,而且這位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少爺,潔癖幾乎就是與生俱來的。

坐在熙熙攘攘的火鍋店裡,顧南楓忍不住拿著紙巾一遍又一遍地擦拭著看起來油膩膩的桌面,眸底的隱忍顯而易見,但因為對面的人,所以始終都沒有發作出來。

而季知意此時只顧著盯著鍋里起起伏伏還沒煮熟的羊肉卷,壓根就沒有注意到一點兒異樣。

這個火鍋店是季知意推薦來的,沒有包廂,只有清一色的四方桌,雖然他們坐的是靠窗的地方,但周圍人聲鼎沸,空氣里飄的都是雜亂的火鍋味,顧南楓心裡很不舒服,但看了看面前興緻勃勃地喝著飲料的人,心裡所有的不舒服就都壓下去了。

季知意現在確實很開心,和之前說不吃宵夜的她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而顧南楓的原則在季知意麵前就是個擺設,只有季知意喜歡,火鍋店他也能當成高檔西餐廳。

吃火鍋的整個過程,他目光清淺且溫柔,又是幫季知意遞紙巾擦嘴巴,又是給她夾丸子夾豆腐塊的。

在狹小的火鍋店裡,上位者的氣質幾乎是掩都掩不住,加上人又長得那麼得俊美無儔,一張俊臉與雜誌里的男明星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店裡的女性幾乎都被他吸引住了目光。

那洋溢的熱情讓正在埋頭苦幹的季知意都敏銳地察覺到自己正被一圈如狼似虎的灼灼目光圍著……

季知意的臉倏的一紅,悄悄在桌子底下踢了踢面前還一個勁兒地給自己撈羊肉卷的男人。 江寂塵也是為了省麻煩,所以隱藏了身份。

畢竟,現在很多人都想結交於他,所以,江寂塵才不想暴露身份。

但不暴露身份,又被人當成是低賤之人,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現實。

此時,江寂塵已經成為全場目光的焦點。

他們似乎都想看看,江寂塵是否可以拿出三萬七品仙玉。

若是無法拿出,江寂塵就是信口開河,胡亂報價,不僅會成為一個笑話,還因為搗亂拍賣會,要被擊殺當場。

只是,面對全場的目光,江寂塵神色淡然之極,直接讓蒼狼上去交錢把傳送玉拿回來。

農門蠱師 蒼狼此時臉上充滿了自信之意,因為,剛剛江寂塵交給了他三萬的七品仙玉。

上到台上,蒼狼隨手拿出三萬七品仙玉,然後接過傳送玉,傲然的回到座位上。

其實,蒼狼心中也很震驚,想不到自己的老大可以隨手拿出這麼多的七品仙玉。

「自家老大,果然深不可測!」

蒼狼心中發出驚嘆之色。

而四周修仙者,都已經震撼當場。

因為,江寂塵拿出三萬七品仙玉,神色淡然之極,完全就是一副財大氣粗、毫不在乎的樣子。

要知道,三萬的七品仙玉,任誰拿出,都會感到肉痛。

柳鳴和風知意,沒想到江寂塵竟然真的可以拿出三萬的七品仙玉,這顯然出乎他們的意料。

如此,不僅沒讓江寂塵出醜,反而讓江寂塵出盡了風頭,打了他們的臉。

柳鳴和風知意臉色極為難看,絕對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哼,這小子必然打腫臉充胖子,只怕拍這一件傳送玉,已經花了他所有的仙玉。」

「接下來,他必然買不起任何的東西了。」

柳鳴冷冷地道,語氣顯得非常的不爽。

「確實如此,就讓他得意囂張一陣子,待出了拍賣會場,便是他的死期了。」

風知意也冷笑一聲。

不過,江寂塵神色淡然,並不在意,繼續看著拍賣會進行。

對他來說,柳鳴和風知意,不過是兩隻小嘍啰,他根本不會在意。

若是他們真敢找上門來,他不介意斬掉他們。

柳鳴和風知意看到江寂塵都不鳥他們,只能自覺無趣的閉了嘴。

於是,拍賣會繼續進行著。

不過,接下來,沒有江寂塵所需要的東西,所以,一直沉默,並沒有進行報價,只是在一邊看著。

而在此過程中,柳鳴和風知意倒是拍賣了幾件珍貴之物,累積達至了五萬的七品仙玉。

他們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因為,他們花費七品仙玉的數量超過了江寂塵,至少,這讓他們覺得找回了面子。

「哼,果然不出我們所料,這小子完全是打腫臉充胖子。」

「現在,拍賣會都快要進行到最後了,這小子都沒有報價一次。」

風知意冷冷嘲諷道。

「哼,這垃圾,讓我們丟臉了,一會出了拍賣場,我要他百倍奉還。」

柳鳴也冷冷地道。

拍賣場眾仙則嘆息一聲,也覺得江寂塵幾人的下場恐怕會很慘。

本來,他們還對江寂塵抱有一點希望,他後面若是再拍賣一兩件東西,那便說明江寂塵背後的實力不俗。

可是,自花了那三萬七品仙玉,強勢拍下那一枚傳送玉之後,便再沒有動靜。

這讓眾仙也認為,江寂塵其實是打腫臉充胖子。

「現在,他們已經被柳鳴和風知意盯上了,今日難逃一劫。」

「沒有實力,偏要囂張,他們是自尋死路啊。」

「確實,若實力不夠強大,還是安份一些好。」

眾修如此議論道。

這時候,拍賣會已進行到了尾聲,只怕還有不超過三件拍賣物了。

江寂塵有些失望,覺得這次恐怕拍賣不到自己所需要的天心蓮和仙影草了。

不過,心中雖然失望,但他還是決定等到拍賣會結束,畢竟不差那麼一點時間。

今日,雖然沒有得到天心蓮和仙影草,但有傳送玉也算不小的收穫。

「接下來,要拍賣的是一顆仙王級靈藥,名為仙影草。」

「此仙草,可用於煉製頂級的仙王丹,是頂級仙王丹不可缺少的主材。」

「起步價,十萬七品仙玉。」

正在江寂塵心感失望之際,卻突然聽到拍賣師的這道聲音。

仙影草!

江寂塵激動得差點跳起來,畢竟,這絕對是意外之喜。

與此同時,全場的修仙者,也都炸鍋了,因為,仙影草何等的珍貴,誰不想得到,用來煉製一枚頂級仙王丹?

「哼,仙影草,我志在必得,誰也別想跟我搶!」

柳鳴沉聲說道,聲音之中,充滿了自信之意。

「柳鳴,不是只有你有仙玉,我也有,我必會與你爭搶到底。」

但是,別的修仙者,也終於開口,不甘示弱。

這一次,他們不再讓步,表示要爭鬥到底。

此時,全場無比熱鬧,一個個雙眼放光,準備報價,想要爭個你死我活。

「我出價,二十萬七品仙玉。」

然而,就在柳鳴、風知意等人爭論不絕,正要開口報價之時,一道聲音淡淡地響起。

剎那之間,全場靜寂,落針可聞。

「我、我沒有聽錯了吧?竟然有人一開口,便喊價二十萬七品仙玉,我的極限報價也只是十三萬七品仙玉而已。」

「可怕,倒底是誰報的價?聽聲音,似乎來自一層拍賣場中。」

錦繡小娘子 「難道是他?這、這怎麼可能!」

驀然,所有人的目光,同時集中在江寂塵的身上。

而剛才,報價之人,自然就是江寂塵了。

對於仙影草,江寂塵那是志在必得的。

所以,拍賣師聲音一落,江寂塵直接報價。

江寂塵懶得一點一點的加價,所以,稍稍提高了一點報價。

只是,對於江寂塵來說,只是稍稍提高一點,但對於四周眾仙來說,卻是驚天之價。

因為,在原來的基礎上,足足提升了十萬的七品仙玉。

這是要把七品仙玉多不當一回事的人,才敢隨口之間,提升十萬七品仙玉,而依舊是神色淡然,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

這個時候,柳鳴和風知意兩人的臉色,自然是最難看的。

(本章完) 顧南楓接到她的警告后,置若罔聞,又繼續面不改色地給她撈牛肚去了,在周圍的人看來這簡直就是二十四孝老公典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