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孟青河一愣,他想起了師父臨終前,對自己說過的話,「守護沈家?」孟青河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沒錯,御劍宗存在的意義,就是守護沈家。」小桃紅的聲音變冷,「我教給司徒明桃花劍法和迷蹤步,我把青嵐山頂用隱山陣隱藏,我讓他開宗立派,這一切都是為了守護沈家。沒想到,沈家遭遇生死危機,你們卻在這裡無所事事。沈家的弟子來到這裡,你們不知道尊重,反而要出手殺人。你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話落,一股無形的威壓,突兀的出現在整個山頂。

除了沈雲飛以外,所有人都在一瞬間被壓得無法動彈。

「該死,都該死!」小桃紅聲音冷如冰。

「砰!」一個御劍宗弟子的身體,突然爆裂,爆裂成一片血霧。

「砰砰砰!」所有御劍宗弟子的身體,都一個接著一個的爆裂開來,便是達到武師境界的孟青河,也不例外。他沒有比別人堅持更長時間,在小桃紅的眼中,他和任何人,都沒有什麼不同。

他該死,所以他也和其餘人一樣死去。

只是頃刻之間,所有的御劍宗弟子,都化作了血霧。青嵐山頂,充斥著濃濃的血腥氣。

好狠毒的手段,好狠毒的一顆心。

今天的小桃紅,再已不是百年前的小桃紅。

百年前的小桃紅從不殺人,百年前的小桃紅天真爛漫。

世上最可怕的是時間。時間能夠改變一個人,時間能夠改變一顆心。經過百年的沉澱,小桃紅長大了。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沒有人能說得清。

小桃紅從天空中緩緩落下,落在沈雲飛面前。上方的水幕,也重新落入水潭中,七彩的光芒消失不見,明亮的陽光射下來,照著沈雲飛的臉,照著小桃紅的背。

「是誰差一點讓沈家滅亡的?」小桃紅一把抓住沈雲飛的胳膊,道:「現在就帶我去,滅了他。」

沈雲飛卻沒動,沈雲飛道:「我來到這裡,不是找你來幫忙的。」

「哦?」

「是因為我看見了桃花劫。」沈雲飛說道:「沒有破綻的桃花運,變成了招招都有破綻的桃花劫,你知不知道這很危險?」

「危險嗎?」小桃紅回身,看著身後的湖,「那又有什麼?少爺都不在了,我活著和死了,又有什麼區別?」

「因為他不在了,所以你就失去了那顆進取的心?你寧願一步步退回去,讓自己衰老而死?」沈雲飛問道。

「早在百年前,我就該死了。」小桃紅說道:「之所以還活著,只是想要御劍宗強大起來,能夠很好的守護沈家,卻沒有想到,變成了這樣。」

小桃紅的聲音忽然哽咽,她自語道:「少爺,小桃紅對不起你,百年前,我沒能護住家,讓他們把家裡所有貴重的東西都搶走了。百年後的今天,沈家遭遇危機,我竟然不在。少爺,我對不起你啊!」

小桃紅越說越悲痛,最後忍不住放聲痛哭。

沈雲飛輕輕拍了拍小桃紅的背,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無法安慰小桃紅。他不能說出自己的身份。

如果小桃紅知道他是誰,那麼一定會選擇留在他的身邊。可是她現在最需要的,是消除心結,閉關重修。

不然她會死。

良久后,小桃紅終於停止了哭泣,沈雲飛才問道:「百年前,都有誰對付沈家?」

「六個武神。」

「他們不會親自動手吧?」沈雲飛眉頭皺起。天通大陸十大武神,是這個世上的巔峰強者,他們的身份高高在上,除了妖族魔族暴亂,其餘的事情,都已不值得他們出手。

當然,沈家也許例外。他也曾是十大武神之一。沈家擁有的寶物,引得某些武神惦記,也不足為奇。

「他們沒有親自動手,但是他們的家族都有參與。」小桃紅的眼中殺機隱現。

「那樣的話,沈家百年前就應該亡了。」沈雲飛心中一動,道:「是你,抵住了六大家族的攻擊,護住了沈家?」

小桃紅搖頭,「我擋住不。那個時候,我的心已有了破綻。桃花運已變成了桃花劫。我和婁小樓、韓語聯手,都沒能擋住。 冷酷殿下拽拽愛 最後大部分寶貝都被搶走,我們只能帶著沈家,撤到南疆來。」

天通大陸,分為南疆、北海、西漠、東嶺和中原五大地域。

南疆最弱,中原最強。天通大陸的頂尖勢力,都在中原。當年為了護住沈家,小桃紅只能帶領族人來到最弱的南疆,這樣會安全一些。

而小桃紅口中的婁小樓和韓語,則是沈雲飛的弟子。從少年的記憶中得知,這兩個弟子,現在過得都不錯。

「沒想到,到了南疆也沒安全。」小桃紅繼續說道:「那個時候我們都受了重傷,皇家皇尚又對我們發動了攻擊,直到把沈家洗劫一空才離去。最後,我們只能到了這裡紮根,卻又遭到了天一城天元商會的偷窺,他們也派人落戶到鎮上。所以,我便找人,創建了御劍宗,來守護沈家的安全。」

小桃紅看向沈雲飛:「這一次對沈家出手的,是不是天元商會?」

沈雲飛點頭。

「我現在就去滅了天元商會。」小桃紅邁步就要下山。

這百年來,她活的很苦。她的傷一直沒好,心又有了心結,實力更是步步後退。現在的她,就算能夠滅了天元商會,也必將付出極大的代價。

沈雲飛連忙大聲喊道:「你不能去!」

「嗯?」

「你去了,會死。就算天元商會的人殺不了你,以你現在的狀態,再有消耗,結果也會死。」

「我不怕死。」小桃紅道:「我本就不想活。」

小桃紅當然不怕死,她早就想死,想去陪她的少爺。她活到現在,只是為了等御劍宗強大起來,能夠護住沈家。她沒有想到,御劍宗會變成現在這樣。

她的希望全都落空。

她不想再等百年,再建立一個宗派來守護沈家,她也沒有那麼多時間了。

她的生命,一直在流逝。 見小桃紅還要走,沈雲飛當然不讓,他眉頭皺起,忽然道:「你怎麼知道,你家少爺一定死了?」

「少爺的肉身都已腐爛,還怎麼活?」

「肉身沒了,武神就一定會死嗎?」沈雲飛道:「你對你家少爺,就這麼沒有信心?」

「嗯?」小桃紅一愣,她的雙眼猛然睜大,她從來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看見少爺的肉身腐爛之後,她的心中,就滿是絕望和悲哀。

「只是元神,也能活上百年嗎?」小桃紅喃喃道。

「誰知道呢?不過我想,武神,是巔峰的存在,不至於那麼容易死吧?你的元神脫離肉身,可能活不上十年,但是武神呢?」沈雲飛只能如此說道。他要給小桃紅希望。

只有她自己的心結解開,她才能活下去。

果然,小桃紅的眼中發出了光。

「你說的對,少爺怎麼會輕易就死呢?他會回來的,他一定會回來的。」一邊說著話,小桃紅一邊伸手向著水潭中拂去。

沈雲飛看見,一個漆黑的小匣子從潭內飛出,直接被小桃紅抓在手中。

「這是?」

「少爺的骨灰。」小桃紅笑著說道。只是一句話間,她眼角的皺紋,好像都淡了一些。小桃紅笑看著沈雲飛,繼續道:「真沒有想到,少爺當年竟然把桃花運留了下來,而且還沒有被搶走。更沒有想到,你這麼小的年紀,竟然能夠有所領悟。我現在就把這青嵐山送給你,你帶著族人搬過來吧,天元商會找不到的。我相信,你會把沈家發揚光大的。」

「我會的,謝謝你了。」沈雲飛鄭重說道。他是要道謝,卻不是為了這座青嵐山,而是為了那百年的守候。

「嗯,我走了。」小桃紅渾身輕鬆,她揮了揮手,便向著山下走去。

「你要去哪裡?」沈雲飛忍不住問道。

「去我和少爺生活過的地方等他。」小桃紅道:「他一定會回來的,是嗎?」

「一定會!」

「哈哈哈哈哈哈!」小桃紅大笑,「少爺,我等著你回來,帶我一起去笑傲山林。」

笑聲越來越小,終於隨著小桃紅的人,一起消失在青嵐山下。

小桃紅好像有些不正常了,她太執著。百年來守著一匣骨灰,傷心若死。百年後的今天,只是聽得別人一句話,便立即堅定的認為,她的少爺還活著,一定活著。

只是一句話,她便把信心重新塑起。

沈雲飛怔怔望著小桃紅消失的方向,久久不動。他想起,百年前小桃紅最大的願望,便是陪著自己,笑傲山林。

而現在,他與小桃紅相見,卻不能相認。

「再給我一些時間,我定給你打下一個天下!讓那些欺我沈家之人,全都拿命來償。到時候,少爺就帶著你笑傲山林,無拘無束。」沈雲飛輕聲說道。

然後,也快步向著山下走去。沈雲飛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現在的情形,絕不是小桃紅想象的那麼簡單,只要帶著沈家人來到青嵐山頂,便可無憂。

李雲龍早已偷跑下山,小桃紅沒有把他放在眼裡,但是沈雲飛不能。沈雲飛能想象得出,李雲龍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

不過,沈雲飛卻也無所畏懼!

下到山頂,走進桃花林,沈雲飛快速來到之前扔下沈紅的地方,卻發現沈紅不在。無奈下,沈雲飛只有去找桃樹妖,這片桃花林內的一切,自然是桃樹妖最清楚。

只是,還沒等走到地方,沈雲飛就聽見少女銀鈴般的笑聲。隨著聲音望去,便看見一個大女孩和一個小女孩玩得好不歡快。

沈雲飛笑笑,沒有去打擾這一人一妖,而是轉身就向著山下走去。本來他以為以沈紅的性格,這麼長時間肯定憋壞了,卻沒有想到她竟然找到了桃樹妖,而且還和人家玩了起來。這粗神經也不想一想,在這樣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一個小女孩的?

就是迷路,也不可能迷到人家的隱山大陣里來吧?

在這樣詭異的地方,她不但沒有戒備之心,反而還玩得那麼高興。可見沈紅這丫頭,也不是個正常人。

沈雲飛邊搖頭邊走,很快走下青嵐山,走進青山小鎮,走回沈家大院。

孫二娘,沈虎和白詩琪,都站在院子里,臉上滿是擔心。

看見沈雲飛回來,三個人齊齊迎上,「少爺,你可算是回來了,嗚嗚……」白詩琪說著話,眼淚都下來了。聽說沈雲飛獨自去了御劍宗,白詩琪的心就像是被一隻大手抓住,難受的不得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沈雲飛在她心中的位置,已是越來越重。

「沒事了。」沈雲飛輕輕拍了拍白詩琪的頭,心頭也是湧出一股暖意。百年前的他,雖然叱吒風雲,但是真正關心他的人,又有幾個呢?

沈虎也是對著沈雲飛上下好一陣打量,「大少,你沒傷著吧?」

只有孫二娘沒有說話,卻也是一臉擔憂的看著沈雲飛。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孫二娘已是把沈雲飛當成了沈家的天。沈雲飛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她真不知道眼下的情形,要怎麼樣才能夠支撐起沈家。

不知不覺中,沈雲飛已經成了沈家的頂樑柱。

「我沒事。」沈雲飛再次說道。隨即便又問道:「李雲龍有沒有回來?」

「沒有。」沈虎連忙答道。現在整個青嵐鎮都被沈家控制,任何人出入,都逃不過沈家的眼睛。

聽得沈虎的話,沈雲飛眉頭皺了皺,沉思片刻后,又道:「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我們搬家。」

「搬家?」孫二娘終於忍不住開口道:「我們能搬到哪去?」

「御劍宗。」沈雲飛道:「趕緊去召集人手吧,相信過不了多長時間,天元商會就會來了。」

孫二娘點了點頭,沒有問原因,轉身就去召集人了。

沈雲飛又對著沈虎道:「你把張明張亮兄弟倆也叫來,和我們一起走。」

「是!」沈虎乾脆的應道。然後也轉身就走。他比孫二娘更加信任沈雲飛。

……

兩個時辰后,沈家的院子里站滿了人。

在沈雲飛的面前,卻還跪著一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