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嬰靈元神體虛影立刻包裹住三顆靈獸果,呼的一下鑽入地下,留下一個聲音道:「黑皮大哥,江帆兄弟,等我三個小時!」

江帆無聊的坐在房頂上等待,正想著三個小時是不是改該干點什麼,忽然符訊球有異動,忙取出查看,頓時面色一變,神情凝重起來。

「黑皮兄弟,嬰靈可就比你豪氣多了,你總是婆娘似的扭扭捏捏,你要向它學習才行,你比嬰靈兄弟差勁多了!」江帆思索片刻忽然責難道。

「什麼,我總是婆娘似的扭扭捏捏?我怎麼就差勁了?兄弟,你別胡說八道!」黑皮仆獸頓時不高興了。

「黑皮兄弟,不是我說你,你這個樣子只怕很難實現最後那一句話了!」江帆對黑皮仆獸的不滿不以為意,意味深長道。

「最後一句話?呃,你是說掌管符神界和符魔界吧,你,我還有嬰靈,加上六盅,怎麼就實現不了?」黑皮仆獸怔了怔,不以為意的反問道。

「按道理是可以實現的,但總是隱瞞一切事情,因此實現不了了!」江帆淡淡的答道。

「我剛收到極不好的消息,異形蟲要與人形骷髏蟲聯手了!」江帆透露道。

「什麼,異形蟲與骷髏蟲聯手?不可能吧!」黑皮仆獸大吃一驚,有些不相信,懷疑道。

「沒什麼不可能,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消息說,異形蟲把化符原珠收了!」江帆嘆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呃,異形蟲把化符原珠收了?!……不是吧,異形蟲不要命了,不會這麼蠢吧!」黑皮仆獸驚愕,還是不可置信地搖頭。本文由www。23us。com首發

「應給錯不了,這消息是從海洋獸主身邊的一個卧底那裡得來的,現在估計異形蟲正在與人形骷髏蟲談判呢!」江帆瞥了黑皮仆獸道。

「是啊,那應該不會有假,真要這樣麻煩就大了!」黑皮仆獸怔了怔開始信了,忽然變得十分擔心起來,急躁的在房頂上來回的竄動。

「黑皮,你別再我眼前直晃,眼暈得緊!」江帆鬱悶道。

「別吵我,讓我好好想想!」黑皮仆獸卻是嚴肅的喝道。

我靠,竟然敢吼我!江帆愕然,有些惱火,正要發作,忽然感覺不對,記得黑皮仆獸在面對人形骷髏蟲的時候都沒這麼焦急緊張過,怎麼現在變成這樣了?難道這裡面另有文章?

「黑皮,對異形蟲和人形骷髏蟲,本來可以各個擊破,現在聯手合成一股敵人,整體實力只是更加強大,也無用不著這麼害怕惶恐吧!」江帆忍不住試探的問道,壓制著火氣。

「你懂個毛啊,我會怕它們聯手?化符原珠被收了,那就完了!」黑皮仆獸焦躁不耐煩道。

「化符原珠被收了,就完了,什麼意思?收了化符原珠會怎樣?」江帆一愣,腦筋急轉追問道。

「不能告訴你!」黑皮仆獸火氣大大道。

「我靠,你個該死的黑皮,你就是這樣婆娘似的扭扭捏捏差勁,什麼都不說,還怎麼對付敵人,草,你去死吧!」江帆再也憋不住了,大怒,跳起老高衝到黑皮仆獸面前指著它大罵道。

「你自己去對付人形骷髏蟲吧,我不玩了,符神界和符魔界的破事關我鳥事,我走,我離開符神界和符魔界就是!」接著江帆撂挑子吼道,轉身就走。

「喂,喂,兄弟,兄弟,你別走啊,別生氣,對不起,對不起,我這也是太急躁了,你聽我說!」黑皮仆獸一愣一愣的,見江帆已是走出十餘米,這才緩過神,急忙衝上去攔住道歉。

黑皮仆獸心中清楚,江帆走了,那還玩個屁,六盅也就無法控制了,也失去了混沌神獸這個強大幫手,那還怎麼去和異形蟲斗?

「我靠,你黑皮不是很拽嗎,不是很懂的嗎,我只懂個毛,不走留在這等死啊,與你這種玩意合作交朋友真是倒霉,到時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別攔著我!」江帆抬手推搡黑皮仆獸火爆的叫道。

「呃,兄弟,不是我不告訴你,這確實是個大秘密,不能說的!」黑皮仆獸訕訕的辯解道。

「什麼大秘密,狗屁大秘密,你自己去大秘密吧,我也不想知道,我要離開,離開符神界和符魔界這是非之地,我去符元界,或者魔界,甚至人界都成,你自己折騰去吧!」江帆不放過的叫道。

憋著很久了,等不急了,非得榨出來一些情況不可!江帆自然不會真走,但是在惱火這傢伙的口風嚴密,非得治治它不可,故此只是叫嚷做態,否則使用穿越石位移就走了。

黑皮仆獸鬱悶致死,這傢伙脾氣真大,依著性子恨不得暴打再碾碎了江帆才好,但是不敢這麼做,那可是發了元神死咒的。

「呃,兄弟,你別激動,冷靜點,聽我慢慢說,求求你了我的祖宗!」黑皮仆獸十分無奈,只得再放低身段哀求道。

「啥,我成你祖宗了,呸,鬼才是你祖宗,你什麼玩意啊,純粹品質有問題,我要是有你這麼個孫子還不得一頭撞死得了!」江帆心中爽爽,神色緩和了些,但還是憤憤呵斥道。

「好,好,我品質有問題,你別激動,聽我說,聽我說!」黑皮仆獸見江帆平靜了不少這才鬆了口氣,也不計較江帆的呼喝,繼續安撫穩住道。

「好啊,那你說吧,說不出個所以然,我還是會走的,我不可能做個悶葫蘆,什麼都不知道還傻乎乎的去拚命,至少也得知道一些情況才行」江帆冷笑著警告道,但言語中退了一步。

「兄弟,如果你不想讓我立馬死去的話,那我只能說一點點情況,點到為止的那種,再多了就不行了!」黑皮仆獸訕訕的打商量道。

「費什麼話,你說!」江帆沒好氣的喝道。

「就如你所說,人形骷髏蟲與異形蟲走到一起,對付起來是難度加大不少,局勢不利,但也沒到致命的地步,問題是那顆化符原珠是不能移動位置的,不能收的!」黑皮仆獸略一沉吟道。

黑皮仆獸頓了頓,思索接下去怎麼說,擔心說漏了,呃,化符原珠不能移動,果然有名堂,江帆驚訝,有些急切,不耐煩的催道:「別停啊,繼續說,為什麼不能移動化符原珠?」

「化符原珠一離開原有的位置,會出現變故,出現恐怖的事物,這事物對誰都沒好處,對符神、符魔神、海洋魔獸、我,還有人形骷髏沖,異形蟲都有極大害處!」黑皮仆獸含糊的說明道。

「哦,還有這事!會出現什麼恐怖的事物?」江帆驚訝,追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主人就是這麼說的,我問過,但主人不讓多問!」黑皮仆獸訕訕道。

「這恐怖的事物是你主人符天留下的?」江帆鬱悶,想了想問道。

「好像不是,真的,我真的不清楚,騙你我不是人!」黑皮仆獸答道,見江帆懷疑的眼神忙詛咒道。

「我靠,你本來就不是人,你敢騙我!」江帆頓時無語,惱火道。

「呃,我都搞糊塗了,騙你我不得好死!」黑皮仆獸怔了怔忙改口道。

「異形蟲知道嗎?」江帆狠狠的瞪了黑皮仆獸一眼,想了想問道。

「應該是不知道,否則絕對不敢去收化符原珠!」黑皮仆獸道。

「化符原珠是你主人留下來的?」江帆眉頭皺起,問道。

「不是!」黑皮仆獸道。

「這就奇怪了,既然人形骷髏蟲、異形蟲,包括化符原珠都不是你主人符天的,為何會出現在他創造的符神界和符魔界中?」江帆略一沉吟狐疑道。

「哦,這個不能說的太多,因為一些特殊情況,它們便留在符魔界了!」黑皮仆獸謹慎的答道。

「移開化符原珠,出現恐怖的事物,難道比人形骷髏蟲還強大可怕?」江帆有些無奈,看來是問不出什麼名堂了,只得換個話題道。

「應該是的,這種類似的話我問過主人,主人雖然沒說,但還是透露了一些,好像這恐怖的事物不是一個,說最差勁的也可匹敵符妖!」黑皮仆獸回憶了下道。

我靠,最差的匹敵符妖,那就是匹敵人形骷髏蟲了,還不是一個!江帆驚訝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那我們該怎麼辦?不止一個,要是出現十個八個的,就算都是人形骷髏蟲那麼強大,大家不得死翹翹啊!」江帆沉默了會擔心道。

「呃,也不知道異形蟲有沒有收了化符原珠,要是還沒有,我們是不是去找異形蟲阻止它收化符原珠?」黑皮仆獸沉吟片刻提議道。

「嗯,這倒是個辦法,只是怎麼對異形蟲說?你說的這些異形蟲會信嗎?它肯定認為你在嚇唬它,搞不好立刻喊來人形骷髏蟲圍攻,豈不是去送死啊!」江帆先是贊同,隨即又是質疑道。

「異形蟲收了化符原珠,逼迫人形骷髏蟲與它合作,畢竟我們與人形骷髏蟲也是對頭,這種合作還是很有可能的!」江帆又道。

「異形蟲把我的混沌神獸的事告訴了人形骷髏蟲,你的,還有我的混沌神獸的內丹都歸人形骷髏蟲,這種好處還是很有吸引力的!」江帆鬱悶道。

「這樣啊,那異形蟲是鐵了心,還真的不會罷手了!」黑皮仆獸悻悻道。

「對了,我一直有個疑問,人形骷髏蟲這麼強大,為何不直抓著幾個魔神主去海中找到化符原珠,開啟空間隧洞走?還這麼費事的折騰?」江帆忽然心中一動問道。

「哦,這個很簡單,其實人形骷髏蟲與小憨在海洋中都是有剋星的,只是可惜具體的剋星是什麼不清楚!」黑皮仆獸道,果然是這樣了,江帆點頭沒在說什麼,再問多餘。

江帆開始思索如果真的出現什麼恐怖事物該如何應對,是不是放棄進入符咒世界中躲起來,等五行元素法則修鍊大成再出來,黑皮仆獸也沒說話,在那發獃也不知道想些什麼。

海洋中的海底魔溝,異形蟲和分身聚在魔溝的底部,三隻獸主守在數千米的上端,周圍遍布著無數強大的海洋魔獸警戒著。

「陽老弟,不是說過一兩天,等你實力恢復的差不多再來收化符原珠的嗎,你現在才恢復三四成的實力,怎麼這麼急?」異形蟲分身忍不住問道。

「陰老弟,我也不想,你沒看到現在局勢有變化了,人形骷髏蟲竟然起獲收復了符天留下的七戰將了,隨時都會來這裡開啟空間隧洞,它要是走了,怎麼弄,只有提前了!」異形蟲無奈的嘆道。

「呃,我有些擔心啊,現在人形骷髏蟲控制了七戰將,可以說實力暴漲氣焰更盛,我們收了化符原珠,人形骷髏蟲要是大怒,不理會合作,直接找我們麻煩怎麼辦?」異形蟲分身憂慮道。

「就算是那樣也沒關係,我們就躲進魔宮,它是無法破解的,畢竟它要離開,咱們與它耗下去,它扛不住的,何況我準備多給好處,相信一定能讓它心動與我們合作的!」異形蟲不以為然的陰笑道。

「多給好處?什麼意思?」異形蟲分身一愣奇道。

「符佩!」異形蟲道。

「符佩?陽老弟,你不會是要把符佩給人形骷髏蟲吧,那可不行,沒了符佩我們蟲界的計劃無法完成!「異形蟲分身一愣,隨即反對並嚴肅的提醒道。

「陰老弟別激動,我並不是完全的把符佩給人形骷髏蟲,會與它談談的,各取所需,你也知道人形骷髏蟲還有一個心愿的事吧!」異形蟲不以為意的笑道。

「還一個心愿?哦,明白了,明白了,符佩中對我們有用的留下,我們無用的,對人形骷髏蟲有用的給它,嗯,它一定會答應的,還是陽老弟高明!」異形蟲分身一愣,想了想恍然。

「好了,我們開始吧,趕緊合力把化符原珠收了!」異形蟲道,包裹身軀的黑霧涌動起來,一道黑霧像繩索一樣伸向異形蟲分分身。

異形蟲分身也急忙意念發出,黑霧涌動,一道黑霧繩索與異形蟲的連接在一起,接著金光閃動,光環出現,異形蟲和異形蟲分身迅速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大團黑霧。

哧的一聲,大團的黑霧射出一道光束照在海底魔溝的一處石縫中,轟隆隆……頓時海底魔溝出現劇烈的搖晃,石縫開裂,越來越大,周圍的海水變得洶湧起來。

很快石縫開裂百米,露出一個直徑一米,高三米的圓台,圓台底部是個巨大的海底岩石。

圓台上面一個小凹陷,擱著一個拳頭大小的珠體,珠體暗淡無光灰白色,包裹異形蟲的大團黑霧伸出一隻黑手抓向珠體。

黑手在距離珠體還有一米遠的時候,珠體忽然起反應了,一道幽光閃出,形成一個一尺大的光環罩住了珠體,竟是自我保護起來。

黑手一把抓在光環上,啪的一聲,光環頓時電光閃動,嗤嗤……黑手似乎像是抓在硫酸上似的被侵蝕,黑手開始升起煙霧,迅速變小。

嗡的一聲,大團黑霧猛的一顫閃出金光,黑手驟然長大,嗤嗤聲急促起來,大量的煙霧升騰,光環出現微微的凹陷,大團黑霧出現強烈顫抖。

持續了十秒鐘,黑手還是沒有突破護住珠體的光環,異形蟲有些急了,喝道:「我們合體,動用本命精元,時間長了對我們不利!」

「好,那我們開始吧!」異形蟲分身立刻應下。

「陰陽合體,本命精元,燃燒,爆!」異形蟲大喝,大團的黑霧頓時劇烈涌動,強烈的光芒閃動,一顆雞蛋大小的靈魂精血從黑霧中飛出,落在抓住珠體防護光環上的大黑手上。

砰的一聲爆響,黑手頓時被炸碎消散,光環也隨即崩潰,暗淡無光灰白色的珠體驟然發出紅光,異形蟲大喝:「本命精元,吞噬!」

大團的黑霧再次飛出一顆雞蛋大小的靈魂精血,瞬間炸開,那團黑霧瞬間變成暗紅色,黑霧呼的將珠體包裹住,頓時噼噼啪啪的一串爆響發出,暗紅色黑霧開始出現大量煙霧。

「血遁閃移!」異形蟲大叫道,暗紅色霧團驟然消失不見,珠體被取走了,嘎巴嘎巴……沒有了珠體的圓台隨即發出開裂聲響,無數裂紋出現,大約兩三秒鐘,砰的一聲,圓台炸開粉碎。

圓台下巨大岩石立刻出現微微搖晃,接著搖晃的越來越厲害,整個周圍的海溝也跟著搖晃起來,引起巨量的海水洶湧,守在守衛的無數海洋魔獸立刻被洶湧的海水捲走。

轟……忽然巨大岩石像是超級核彈一樣爆炸,強大恐怖的能量衝擊波隨即擴散,周圍海水儘是瞬間被逼退,形成一個方圓一里大小的真空地帶,強大的爆炸力立刻引起海水狂暴洶湧。

呼呼……很快海面出現恐怖的海嘯,三千餘米高的巨浪閃電般的朝著周圍涌去,符神界和符魔界已是整體的出現強烈搖晃,持續了至少五秒時間才漸漸削弱穩定下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同城房頂上的江帆和黑皮仆獸感覺到地面的搖晃,江帆眉頭皺起驚訝道:「什麼情況?」

黑皮仆獸也是一驚,急忙意識散出查探周圍上萬里,卻是沒感覺到什麼異常,想了想道:「呃,一定是出大事了!」

「不會是異形蟲取走化符原珠弄出的動靜吧?」江帆心中一動懷疑道。wWW。23uS。coM

「呃,不清楚,你那邊不是在海洋魔獸中有卧底嗎,問問看吧!」黑皮仆獸心中一緊忙建議道,江帆立刻取出符訊球給楊爽發送訊息,接著等待回復,也是憂心忡忡了。

在丸城城南被誰會的宅院地下深處,人形骷髏蟲正在恢復實力,解除七戰將封印並控制住它們,已是消耗巨大,小憨守在一旁護法。

忽然人形骷髏蟲睜開雙眼驚呼道:「不好,有人在動化符原珠!」

「有人動化符原珠?不能吧,動化符原珠可是需要強大的實力的,而且還在海洋中,誰能動得了?」小憨一愣,懷疑道。

「不,真的有人在動,我感應到了!」人形骷髏蟲認真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