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姚芊羽朝凌宇豎起了大拇指,不戰而屈人之兵,這是最高境界。

半個小時之後,這兩方人馬當中,只有高志久和萬驚雷還能站著,其餘人等皆已倒在地上哀嚎。

「好樣的,你們可得撐住啊,誰先倒下,誰那一方就輸了。」凌宇手裡拿著雪糕說道。

姚芊羽剛才進了廚房,從冰箱里拿了四支雪糕出來。他們四個愜意地吃著雪糕,欣賞著眼前的全武行,就像是看耍猴似的。

「你們說誰能贏?」凌宇笑問道。

姚芊羽道:「我看高志久能贏。」

蘇青璇道:「不對,肯定是萬驚雷笑到最後,高志久就快不行了。」

蕭玉靈道:「管他誰贏呢,反正這戲免費,不看白不看。」

四人哈哈大笑起來。

激斗中的二人突然間分開,目光齊刷刷落在了凌宇的身上。

「我們被這小子耍了。」

看著周圍倒了一地的人,這二人才意識到他們全都被凌宇給耍了。

「你們才發現啊,也太遲鈍了吧?我說武道社的同學,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說的就是你們吧?」姚芊羽嬌笑不斷。

「老高,放下成見,一塊收拾了這小子再說,如何?」

萬驚雷看著高志久。

「正有此意!動手吧!」

話音未落,這二人已然同時出手,奮力躍起,各自使出絕技,專往凌宇的要害部位招呼。

凌宇口中還叼著雪糕,臉上掛著笑意。等到那二人就快要擊中他的時候,他猛然一個旱地拔蔥,高高躍起,雙腳連踢,把那二人踢飛出去。

那二人摔在地上,掙扎著想要起來,卻都是吐了黑血出來,已然身受重傷。凌宇要麼不出手,一出手絕對不輕。

「凌雲武道社和龍湖武道社全都是你們這樣的草包嗎?」凌宇嘆氣搖頭,「唉,真是讓人失望啊!」

「小子,你根本不知天高地厚!」高志久抬起手指著凌宇,「你、你……你會死得很難看!」

「你看你連話都說不好了,吃口雪糕潤潤喉吧。」

凌宇手一抖,手中的半支雪糕激射出去,直接射進了高志久的口中,把高志久的一口牙打掉了七七八八,和著血吐了出來。 「小爺就在這裡,想要報仇的,放馬過來!」

撂下幾句話,凌宇轉身走進了院子里,三女也跟著回來,關上了大門。

「又得罪了一個。」

蕭玉靈不住地抱怨,「你這個人怎麼那麼讓人不省心啊,得罪了凌雲武道社還不夠,現在又把龍虎武道社的人給得罪了。這是你來到雲城大學的第二天,卻惹了那麼多事出來,你可真是雲城大學歷史上的頭號麻煩製造者!」

「年少輕狂嘛,我倒是很喜歡凌宇這類型的。」姚芊羽嘻嘻笑道。

凌宇打了個寒顫,「姚芊羽,我求你了,求你千萬別惦記我。」

「臭小子,你等著,你遲早得鑽進老娘的褲襠里。」姚芊羽放浪一笑。

「芊羽,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武道社都是些什麼人,他們會殺了凌宇的。」蕭玉靈滿心擔憂,溢於言表。

「他不是還活著么,而且還活得好好的。哼,全校所有男生都想搬進咱們這裡來住,卻從來沒有一個男生能進咱們這個院子,這小子一來就直接住進來了。這得多大的福氣啊!」

姚芊羽抬起一隻手搭在蕭玉靈的肩膀上,另外一隻手捏了捏蕭玉靈尖細的下巴,笑道:「似這等洪福齊天之人,豈會是短命鬼呢!玉靈啊,放寬心吧,這小子不會有事的。」

蕭玉靈跺了跺腳,急道:「我怎麼能放心嘛。這兩天他遇到的那些武道社的人,說白了都是不入流的次等貨。武道社真正的高手還未出現。現在仇恨越來越深,遲早會驚動那些高手。到時候凌宇可怎麼辦啊?他會死的!」

想到這裡,蕭玉靈美眸一紅,泫然欲泣。昨夜凌宇挺身而出,把她從馮坤的魔掌下救了下來,還有他說的一些話,時時刻刻都縈繞在她的腦海之中。

不知不覺之中,凌宇已經在她的腦海里留下了烙印。

「李沐筎,賤人!賤人,李沐筎!」

就在二女商議凌宇之事之時,一直沒有說話的蘇青璇突然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來,全身殺氣騰騰。

「蘇蘇,你這是怎麼了啊?那李沐筎不是你從小一塊長大的最好的朋友嗎?」蕭玉靈問道。

姚芊羽冷哼一聲,「我早就看出那李沐筎不是什麼好鳥,蘇蘇這肯定是被她擺了一道。」

蘇青璇咬牙切齒地道:「殺了她都不足以解我心頭之恨!我真是瞎了眼了,竟然跟這麼個bitch做了那麼多年的朋友!」

「到底怎麼回事啊?」

蕭玉靈和姚芊羽圍了上去。

蘇青璇把發生的事情說了。

昨日把凌宇送到學校之後,蘇青璇便駕車去找了李沐筎。李沐筎原本以為她已經死了,見到之後,十分吃驚。

在蘇青璇的質問之下,李沐筎承認了是她設計的一切,她請求蘇青璇的原諒,痛哭流涕,說自己只是一時鬼迷了心竅。

想起這麼多年的姐妹情誼,蘇青璇到底還是心軟了。李沐筎給了她一杯水,蘇青璇並未懷疑什麼,就這麼喝了下去。

喝完之後,回來的路上,蘇青璇便感覺到了不對勁。再後來,她漸漸地就失去了意識。

「你沒有看到她給你的水裡有蠱蟲嗎?」蕭玉靈問道。

蘇青璇搖了搖頭。

「根本就看不到。」

凌宇道:「她喝進去的是蟲卵。蟲卵十分微小,肉眼幾乎難以察覺。蠱蟲的蟲卵一旦進入人體之後,就會迅速孵化。蠱蟲以吸收人體的精血為生,會迅速地生長。蘇青璇,你可真是命大。兩次必死之局,都那麼被你逃脫了。」

「我又欠了你一回。」

蘇青璇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芊羽,早上我醒來,身上什麼都沒穿,昨晚是誰替我脫的衣服?」

「我和玉靈。」姚芊羽訕訕一笑。

「為什麼脫我的衣服?」蘇青璇追問。

姚芊羽聳了聳肩,「這可不怪我們啊,是這小子說必須要把你全身的衣服全都脫掉的。」

蕭玉靈忙道:「蘇蘇,他那是為了幫你除掉體內的蠱蟲。」

「這麼說你什麼都看到了?」蘇青璇冷著臉問道。

「對。」凌宇大義凜然地道:「我那是為了救你,並沒有動半點邪念。」

蘇青璇道:「臭小子,這可是你第二次侵犯我了!你救我之恩,一筆勾銷,以後我不欠你什麼!」

「又來這套。」凌宇微微一笑,「勾銷就勾銷,我原本也沒想要你還我。」

「我去找那賤人算賬去了。」

說著,蘇青璇便往門外走,蕭玉靈和姚芊羽攔都攔不住。

「你是去送死嗎?」

凌宇道:「早知道我昨晚就不該救你。」

「誰要你救我啦!」蘇青璇吼道:「你們都別攔著我,我要去砍死李沐筎那個賤貨!」

「蘇蘇,你冷靜一點!你這樣是報不了仇的!」蕭玉靈抓住蘇青璇的雙手,道:「我有個辦法,能讓你把仇給報了。你跟我來。」

蕭玉靈把蘇青璇拉到了房間里,道:「凌宇既然能把你體內的蠱蟲給除掉,就一定有本事對付下蠱毒的人。你讓他幫忙,一定能報仇雪恨。」

「我不想欠那小子什麼!」蘇青璇道。

蕭玉靈道:「我知道,這就是我拉你進來說話的原因。蘇蘇,古雲飛好像是你表哥吧?」

「是啊,你突然間提起他做什麼?」蘇青璇不解地問道。

蕭玉靈道:「古雲飛當年是雲城大學最叱吒風雲的人物,四大武道社全都對他敬畏有加。凌宇幫你這個忙,你也幫他一個忙,讓你表哥出面化解他和武道社的矛盾。這樣你們之間就可以說是互不相欠了,怎麼樣?」

蘇青璇道:「那我為什麼不直接找我表哥幫我報仇?」

蕭玉靈道:「這有兩個原因。第一,李沐筎身後的李家也是世家大族。你表哥如今在商界打拚,多少跟李家有些生意往來,他不一定好出面做這件事。第二,李沐筎身邊應該有個善使蠱毒的高手,古雲飛只是武力超群,並不見得能夠對付得了蠱毒。你如果帶上凌宇,上面這兩個問題將不復存在。」

蘇青璇沉思片刻,道:「那小子性情孤傲得很,他未必肯幫我。」 「我幫你搞定。」

蕭玉靈似乎成竹在胸,笑道:「好了,現在跟我出去吧。」

回到客廳,蕭玉靈道:「凌宇,你得還蘇蘇一個人情。」

凌宇劍眉一挑,「啥玩意?我欠她什麼了?」

蕭玉靈道:「昨晚你救她之事,你說過一筆勾銷的是不是?」

「對,我承認。」凌宇道。

「你現在住的別墅,是我們三個人的。你能住進來,需要我們三個人的同意。也就是說,你實際上是欠了蘇蘇一個人情的。」

「……」凌宇無語。

「難道不是嗎?」蕭玉靈笑道。

「哼,你就直說了吧,到底想幹什麼?」凌宇道:「欠不欠她的人情,我不知道,但我一定欠你的。玉靈,只要你開口,我不會拒絕的。」

「喲喲喲,某人這是在表白嗎?」姚芊羽笑道。

蕭玉靈滿心溫暖,道:「蘇蘇要去報仇,我希望你能助她一臂之力,可以嗎?」

「好。」

凌宇的目光全程都聚焦在蕭玉靈的身上,這讓一旁的姚芊羽和蘇青璇心裡都有些不是滋味,說不出是出於什麼原因。

「走吧。」蘇青璇道。

來到院子里,蘇青璇從車庫裡面重新開了一輛跑車出來,這一次是黃色的蘭博基尼。

不多時,他們便到達了學校舞蹈學院的練舞房外面。

「她為什麼非得要置你於死地啊?」凌宇忍不住問道。

蘇青璇道:「我的家世比她好,從小到大,什麼都要比她好一些,但這不是我要跟她比拼什麼。她覺得自己一直活在我的光芒之下。這次學校要選一個人參加國際舞蹈比賽,李沐筎知道有我在,她就不會有機會。為了向所有人證明她自己,她竟然向我這個從小玩到大的閨蜜舉起了屠刀。」

「原來是嫉妒。」凌宇道。

二人下了車,直接進了練舞房。

蘇青璇也時常來這裡練舞,自從她進入雲城大學,她就一直是這所學校舞跳的最好的人。所有重大活動,都是由她來領舞,而李沐筎只能站在她的後面。

此時已經到了中午,練舞房裡面只有幾個人。蘇青璇一眼就看到了李沐筎。

「李沐筎留下,你們幾個都出去!」

蘇青璇冷聲道。

她一直是這裡的大姐大,誰敢不聽她的,一聲令下,其餘幾人便全都走了。

「賤人,看到我好端端地站在你的面前,一定非常驚訝吧!」蘇青璇怒視著李沐筎。

李沐筎長發披肩,唇紅齒白,膚白貌美,五官非常的精緻,可以堪稱是頂級的美女,就是和蘇青璇放在一起比較,也只是稍微差了那麼一丁點,尤其是那一雙從小跳舞練就出的細白長腿,實在是惹人注目。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啊。」

經過短暫的驚慌之後,李沐筎迅速掩飾了她的情緒。

「蘇蘇,昨天我們不是已經聊過了嘛,你說你原諒我了啊。」

「李沐筎,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狡辯!別跟我說,蠱蟲與你無關!」蘇青璇喝道。

「什麼是蠱蟲?」李沐筎裝出一副不知情的樣子。

「還跟我裝傻白甜是吧!」

蘇青璇面泛冷笑,「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這一次,我絕不會給你再次傷害我的機會!」

「哼哼,」李沐筎突然獰笑起來,「蘇青璇,你以為你是誰?你真的以為我是你砧板上的魚肉,任你宰割嗎?從小到大,你不是什麼都比我強嘛,有種就和我過幾招!」

「怕你不成!」

凌宇攔住蘇青璇,搖了搖頭。

蘇青璇有傷在身,病未痊癒。李沐筎敢如此挑釁,定然是有恃無恐,不可小覷。

「喲,原來是帶了幫手來啊。很好,你們兩個一起上吧。」李沐筎並未把凌宇放在嚴重。

「凌宇,你躲開,我要扇腫她的臉。」蘇青璇道。

「你冷靜一點,你現在有傷在身,不宜動武。」凌宇道。

李沐筎笑道:「小子,別那麼傻了,你只不過是被這女人利用的工具而已。她根本就看不上你這樣的,在她眼裡,你和她腳底下的泥巴差不多。」

「閉嘴吧臭三八!」

凌宇腳下一動,瞬間便到了李沐筎的身前,抬起手來,狠狠地給了李沐筎一個巴掌。李沐筎的半邊臉瞬間腫了起來。

「混蛋,你敢打我!」

李沐筎還擊,她自幼習武,身手不錯,一招「穿花繞蝶」虛虛實實,直奔凌宇的臉上而來,這是要還凌宇一個巴掌。

「去你的!」

凌宇一抬手就把她這一招給破了,又在李沐筎的另外半邊臉上留下了一個五指印。

兩邊臉都腫了起來,李沐筎原本漂亮的臉蛋現在腫得跟豬頭似的。舞蹈服的四面都是鏡子,她從鏡子里看到了此刻自己的模樣,捂著臉大聲尖叫起來。

「沐茹,怎麼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