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果,今天他有蓋世無雙的實力,又或者是背後有傲視芸芸眾生的勢力。

今天他何須給月驚天面子,在眾目睽睽之下認輸呢!

也罷,這一刻,莫宇辰像是悟透了人生。

他的眸光變得非常清澈,同時心中對於力量的渴望也是更進一步。

「我認輸!」

莫宇辰淡然的將手中的神劍歸鞘。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走下武鬥台。

只留下滿臉不可置信的月雨墨站在武鬥台上。

「站住,你不許走!」

月雨墨劍眉橫豎,憤怒的喝道。

莫宇辰聞聲駐足,微微的側過臉。

「我們還沒打完,這種施捨而來的榮譽,本王不要!」

月雨墨銀槍一掃,堅定的說道。

重生八零我養大了世界首富 他不明白莫宇辰為何突然間要認輸,這少年明明有不弱自己的實力啊。

難道他是因為我的身份,所以讓我的嗎?

月雨墨臉上的怒色越來越盛。

「這是天生屬於你的榮譽!」

莫宇辰平靜的說道。

隨即擺了擺手,走到自己的案前,將桌上的杯中酒一飲而盡。

那小子認輸了?

原本那些觀戰人群,在這時,瞬間石化了。

怎麼可能,那個狂徒竟然認輸了。

宴席中的文官武臣接到這個消息后,也忽然間有些接受不住。

這莫宇辰,從一開始就以橫掃八方的姿態,連贏了一百七十九場。

就連與小公主對戰的那一場都沒認輸。

怎麼跟月雨墨還沒怎麼開打就認輸了!

演武場內,寂靜了片刻之後,一片嘈雜。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都是一片倒的景象。

就連那些佩服莫宇辰的正義人士,如今,都是在盡情的貶低莫宇辰。

說什麼他就是一個攀龍附鳳的偽君子而已,等等……

在這一刻,莫宇辰的在這些人心目中的形象,跌入谷底,萬劫不復。

「莫宇辰,你為什麼要認輸,我不相信你是那樣的人!」

鍾立軒急匆匆的走到莫宇辰面前,失聲質問道。

手中的君子扇也快速的搖動著,顯然是被眼前這少年氣得不輕。

「沒什麼,不想打就認輸而已!」

莫宇辰聳了聳肩,無所謂道。

「哎!我看錯你了!」

對手 鍾立軒將扇子狠狠一甩,不停的搖著頭離開。

莫宇辰,再次灌了自己兩倍酒,好奇的看了看小公主。

「你怎麼不問我?」

小公主被莫宇辰嚇了一跳,弱弱的說道:「是不是我十五哥威脅你認識的!」

「不是,你十五哥是條漢子!」

莫宇辰搖頭,否認她的說法。

而他的眼眸,卻望向了此時還在武鬥台上發獃的月雨墨。

在他走後,月雨墨一直在回味著莫宇辰那一句『這是天生屬於你的榮譽!』到底是什麼意思。

小公主不解的撓了撓頭。

不知何時,那范俊風又來到了小公主身邊。

他輕蔑的看了莫宇辰一眼,對小公主說:「公主殿下,這個沒種的小根本配不上你。」

「你還是離他遠一點吧,免得失了你的身份。」

「皇室丟不起這個人。」

莫宇辰聞聲,臉上一寒。

他已經警告過范俊風別惹他了,沒想到,他現在還不知死活的跑過來找死。

啪!

不等莫宇辰動手,小公主已經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

怒喝道:「我的男人,不需要你來品頭論足!」

繼而,她不顧滿臉錯愕的范俊生,抱著莫宇辰的手離開。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莫宇辰也任由她抱著。

不過,走出幾步后,他還沒忘記回頭給范俊風一個嘲諷性的微笑。

「莫宇辰!」

范俊風將牙齒咬得咯咯響,猩紅的眼睛滿帶著驚人的殺氣。

只不過,他的殺氣在莫宇辰眼中,卻是個笑話而已,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

在莫宇辰與月雨墨一戰中認輸后。

月驚天壽宴上的大比武才算是圓滿的結束。

此時,整場比武大會的成績也都一一呈現在公示榜上:

第一名:月雨墨共計一百八十分。

第二名:莫宇辰共計一百七十八分。

……

第二十一名:月雪涵共計一百五十八分。

……

在最終積分榜統計完畢之後,萬眾期待的時刻終於來了。

場中的眾多貴族子弟,如今都迫切的向知道,這前十的獎勵到底是什麼! 皇宮內,演武場的高台上。

比武大會在鶴髮老者的高聲宣布下落下帷幕。

接下來,便是拜月帝國太祖月驚天,親自頒發獎勵的時候。

……

這時,莫宇辰滿不關心的離開了皇宮。

對於這個前十獎勵,他沒有那個心思去湊這個熱鬧。

演武場內。

范俊風目送這莫宇辰與小公主離開。

手中緊緊的捏著拳頭,恨不得立刻衝上前去,將那個可惡的情敵打死。

一想到大晚上,他們孤男寡女這樣親昵的離開,他范俊風心頭的無名火就旺起來。

「王爺,這莫宇辰目中無人,在下願與王爺二人強強聯手,給此子一個慘痛的教訓。」

不知何時,范俊風來到月雨墨案邊,躬身說道。

「滾!」

月雨墨將酒杯砸到了他的腳下,滿臉都是看小人的表情。

「范俊風,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我妹夫一根汗毛,信不信本王扒了你的皮!」

月雨墨的眼神冷冽無比,竟然為了莫宇辰如此威脅范俊風。

哦不,他是為了他的『妹夫』。

范俊風聞言,羞愧得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鑽進去。

萬萬沒想到,找人對付情敵,竟然找到人家大舅哥頭上去了。

他尷尬的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自討沒趣的轉身離開。

……

莫宇辰與小公主回到御劍學院后。

累了一整天,此時他最想要的,就是舒舒服服的洗個熱水澡,好好睡一覺。

「我答應你的事情都做到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莫宇辰到來自己住處的門口,便開始趕人。

「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小公主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不好吧,這太晚了,被人看見,對公主你清譽影響太大!」

莫宇辰嘿嘿一笑,故意色眯眯的掃視了小公主一眼。

他的本意原本是想將小公主嚇跑,不要纏著自己。

哪知道,那小公主竟然誤解了他的意思,臉蛋紅得像火燒一樣。

推開他的手,自己走進門去,沒好氣道:「你敢,你不怕變成太監就儘管放馬過來!」

莫宇辰目瞪口呆的看著小公主,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暗自哀嚎一聲,真是造孽啊,自己怎麼就攤上了這麼個粘人的小魔王呢。

好在,當他在糾結的時候。

有人登門造訪。

送來了月驚天答應莫宇辰的承諾。

「莫公子,是這太祖的老人家讓老朽給你送來的!」

來人正是總裁判,那位鶴髮老朽。

說完,他將一個方形的錦盒和一柄巴掌大的玉質小劍遞到莫宇辰手中。

「這是何物!」

少年抓起那柄小劍,不解的打量起來。

「這是太祖他老人家的劍令。」

「他老人家說了,當莫公子想清楚了,就捏碎這一柄劍,只要是離這帝都,不超過十萬里之遠,他便能頃刻出現在你眼前。」

鶴髮老朽,淡淡的說道。

莫宇辰異彩連連的搓著御劍,滿意的笑了。

女人,你火了! 敢情這月驚天辦事效率可真是高,居然連夜就派人將許諾自己的承諾送來。

隨後,鶴髮老者的眼神若有若無的望向了莫宇辰的屋內。

意蘊悠長的乾笑一聲,說道:「嘿嘿,莫公子果真風流啊,如此良辰美景,老朽著實不應該打擾,告辭!」

「良辰美景?」莫宇辰微微一愣,繼而呼道:「你給我回來,不是你想的那樣。」

可是,無論任由他怎麼呼喊,此時他已經看不到鶴髮老者的一絲蹤跡。

「造孽啊……」

莫宇辰重重的跺了一腳,無奈轉身進屋。

「這是……太祖爺爺的劍令!」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