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果真的遭遇到最糟糕的情況,那位荒神強行降臨,那麼以她現在的實力恐怕難以正面對抗。

不過有金車在的話,幫助陳墨全身而退還是沒有問題的。

在芙蕾雅看來,如果他們沒有將荒神逐出這個世界,損失一個世界固然很可惜,但只要保住陳墨,那他們仍舊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更何況受到冥河誓約的約束,他們也確實需要確保陳墨的生命安全。

「要是瓦爾基里還在就好了!」芙蕾雅不由得懷念起了當年跟在自己身後的女武神們。

如果有這些強大且忠誠的戰士在,像這樣的事情她可以有着更好的應對。

只是可惜,那些強大而忠誠的女武神,都和瓦爾哈拉金宮裏的英靈們一起,將自己埋葬在了諸神黃昏。

微微搖了搖頭,將這些不必要的思緒排出腦海,芙蕾雅駕駛着金車和陳墨來到了北極。

從天上向下望去,很容易就能夠在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之中找到地下基地入口那個巨大的升降機。

畢竟在一片白色的冰面上,自己的死靈軍團展開之後那黑壓壓的一片還是很好辨認的。

「看樣子戰況有些僵持。」低頭俯瞰戰場,示意芙蕾雅不用急着下去,而是架著金車在天上繞了一圈之後,陳墨對一旁的芙蕾雅說道:「我的軍團在壓制那些蟲豸,但很顯然它們沒法攻進去。」

「地形限制,你的軍團缺乏一錘定音的力量。」芙蕾雅作為女戰神,當然也能夠看出戰場局勢,她對陳墨問道:「需要我直接殺進去,為你的軍團打開道路嗎?」

雖然神職是愛欲女神,但北歐的神靈可從來沒有哪個是善男信女,他們都是骨子裏的戰鬥狂,只不過有些是無法剋制自己戰鬥慾望的顯性戰鬥狂,有些是可以控制自己戰鬥慾望的隱性戰鬥狂。

不過面對芙蕾雅的這個問題,陳墨卻搖了搖頭,直接召喚出了三叉戟,指向了一旁冰封的海面。

海面迅速的碎裂開來,下方的海水不斷地旋轉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

隨着陳墨將三叉戟指向旋渦,一道水龍捲迅速的升了起來,然後被陳墨指著,砸向了那個升降機所在的巨大通道。

在中國古代,戰爭中的將領們在學習謀略的時候,總會聽到一句話叫做水火無情,因為水攻和火攻都是殺傷力巨大的進攻方式。

這一點即便是放在死靈軍團和寄生蟲之間的戰鬥當中,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成百上千噸的海水被陳墨以三叉戟調動,化作一道咆哮的水龍捲直接灌入了升降通道。

那些寄生蟲和喪屍,以及各種生化兵器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便被無可抵擋的洪濤全都沖入了地下通道之中。

旁邊就是大海,而海水是無窮無盡的。

大量的海水被抽了上來,灌入了地下基地當中。

面對那些荒神釋放出來的寄生蟲,陳墨根本不打算派自己的軍團下去慢慢殺,而是採用了更簡單粗暴的辦法,用海水撐爆下面的地下基地,將所有的寄生蟲全部消滅。

對於擁有海神神格,可以憑藉三叉戟來操縱大海的陳墨來說,這並不難做到。

雖然他還不太熟悉這種操作,但用海水將地下的保護傘基地灌滿、撐爆還是很簡單的。

至於說用海水將那些寄生蟲殺死可能需要一些精細操作,但對於手握三叉戟和海神神格的陳墨來說,這也只是比較麻煩而不是做不到。

而他的想法也很簡單,與其派軍隊下去慢慢清繳浪費時間,不如直接以海神權能封鎖這片區域的海域,用海神的權能直接溺斃所有被泡在海水裏的喪屍和寄生蟲。

對於擁有海神神格的陳墨來說,他甚至能夠做到把一條魚淹死,弄死區區一個基地的喪屍和寄生蟲,其實並沒有太大的難度。

。 看娛樂頻道的時候,上官顏有留意到,師清霜坐採訪的地方是,南都廣場。

南都廣場離梧桐路大概只有半個小時的車程,廣場大門外,有不少人圍觀。

這些人應該是師清霜的粉絲。

上官顏朝里走,粉絲很多,路口都被堵住,她微蹙著眉頭,前方一陣騷動。

這下她不用走進去了,師清霜被眾人圍着走出來。

好巧不巧從上官顏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那張妖冶的臉。

師清霜的目光似乎掃向她,上官顏一頓,仿若電光火石般,滋滋滋的觸電!

但,很快師清霜就收回來了視線,好像是沒有看到她一樣。

師清霜在保鏢的擁護之下離開南都廣場大門。

上官顏想跟在身後,車子卻已經開遠。

這一次沒有正面交鋒,不代表下次沒有。

上官顏掏出手機,剛想要撥打電話「噗」的一聲打到她的手機上。

眼看着手機屏幕被穿透,子彈打在地面上,上官顏整個人都獃滯住。

腦子裏嗡嗡的響!

接着「啊——」廣場四周響起驚恐的尖叫聲,驚醒陷入獃滯中的她。

上官顏回過神來,扭頭看向伸手,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肯定有狙擊手。

很快南都廣場的保安出來疏散人群,上官顏跟着人群往裏走。

她總覺得暗處有人在觀察着她,警惕的四處觀看着,沒發現什麼異常。

上官顏走到一旁的角落邊,從這個地方可以透過玻璃看到外面。

這一槍無疑是給她一個警告!

她是這麼認為的,就在這時,「砰」又是一個穿透玻璃,直擊她的腦門。

「霹靂啦啦」正面玻璃碎裂的聲音,在千鈞一髮之際,上官顏往地上一滾,子彈直接打到她身後的牆面上。

她只感覺脊背發麻,如果剛才只是懷疑,這次她可以確定這一次是真的了。

只是,她不明白,有誰敢在禹城對她動手?

在上官顏發愣是,「你沒事?」一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走過來扶她起來。

「沒事。」抬眸,看向男人。

男人長了一張國字臉,他的鼻子過於高挺,顯得整個五官比較怪異。

「謝謝」又道了聲謝,跟男人拉開距離,男人微微一笑,「走這邊吧。」看着上官顏。

上官顏頓了一下,笑道,「不用了。」對於陌生人她向來警惕。

說完話,不等男人回答,她大步往裏走,南都廣場她比較熟悉。

從小到大都是在這個玩,剛走沒幾步,「轟隆」的一聲巨響,上官顏只感覺背部一片灼熱。

緊接着一股氣流將她彈開,甩到幾米之遠。

在身體重重着地時又「噗」的一聲,打中她的腹部。

火勢一下子逐漸蔓延。

「滴···嗚···滴···嗚」警報聲被拉響。

而倒在地上的上官顏緩緩合上眼皮,身上被打中的傷口暈染出血······。

在意識渙散之際,上官顏聽到,一道急促的聲音,在她耳邊叫喚著,「顏顏、顏顏醒醒。」是她哥哥的聲音。

直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她已然不知曉!

再次醒來,她躺在醫院病房內,等她出院,她小叔的手下,海川一身軍裝,站在醫院大門,一臉嚴肅的看着她。

上官顏心裏咯噔了下,這些天除了上官鈺跟她的好朋友林雨雨過來看她之外,家裏的其他人都沒有見着。

這突然見到海川上官顏着實沒有反應過來。

「大小姐。」海川走到她跟前,微微欠下身子,跟她打招呼。

「川···川哥」她有些咂舌,什麼時候海川對她這麼客氣了。

「二公子讓我來接你出國。」他口中的二公子是,上官顏的小叔,上官丹策!

「蝦米?」上官顏一臉震驚,「為什麼?」

瞪大眼睛看着海川,「這是命令!」海川一臉嚴肅,一副不允許拒絕的表情。

海川沒給她過多思考的時間,拉上車!

縱使她在怎麼不情願還是被無情的架上私人飛機······!

三年後!

。 轟隆隆!

虛空之上,暗紫的雷電在江佳的掌控下轟隆一聲劈到地獄三頭犬的頭頂。

「小佳……」

江佳周身都纏繞著暗紫色的雷電,整個人就好似是個雷人一般。

從她的身體中,更是散發出強大的氣場。

神情肅穆!

「嗷……」

被紫雷劈中的地獄三頭犬憤怒的咆哮著,旋即腳爪狠狠的抓地掀起泥土咆哮而來。

「小心!」柳言驚呼。

「紫雷鏈鎖!」

就聽到江佳突然凝聲怒喝,從她的身體中更是散發出強大的氣場,渾身的紫色雷電噼啪作響不止。

剎那間……

在地獄三頭犬的腳下,數條鎖鏈破土而出,這些鎖鏈瞬間將地獄三頭犬纏住,雷電自帶的麻痹更是讓地獄三頭犬咚的一聲跪了下去。

「這……」

看到這一幕的柳言心頭一震。

江佳?!

竟然有這種實力么?

在家中的時候,步入武魂境的蘇衾馨和趙惜月太耀眼了,她們的光也蓋住了家裡的其他人。

以至於哪怕是柳言也沒有太去在意江佳她們的實力。

然而……

此時,江佳憑藉一己之力,竟然讓地獄三頭犬跪倒。

轉瞬間柳言又心生瞭然。

是了!

江佳確實沒有突破武魂境,不像蘇衾馨和趙惜月凝聚了武魂,可是別忘了,她也是守護者家族,擁有著嫡系血脈的人,是擁有著守護玉玦的繼承者。

曾經她的先祖,也是鎮守住一座冥府的大能!

她又怎能平凡!

想到這裡的柳言收起心中的驚愕,默默注視著江佳的背影,心中感慨萬千。

確實。

不管是衾馨、江佳亦或是惜月,六九,在她的眼中都還年輕,但也不可否認,他們也都已經長大了。

他們不再是被保護在溫室中的花。

需要悉心的呵護。

他們也可以離開溫室,去面對外面的狂風暴雨,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更好的成長,成長為參天大樹。

就比如現在……

如果不是地窟入侵,又有誰能想到在家中總是不顯山不露水的江佳,會擁有如此傲人的實力。

「柳言姐……」

從巨石的後方,蘇衾馨她們也都跑了出來,橘六九扛著柳言跑到巨石后,旋即就看到蘇衾馨取出早就準備好的神農百草液和淬體液給柳言服下。

「柳言姐,感覺怎麼樣?」

眾人眼中儘是關心,看著靠在巨石的柳言小心翼翼的詢問。

呼……

百草液和淬體液入口,柳言能感覺到自己的情況好似稍微有了一絲好轉,當然效果不是特別明顯。

柳言輕吐了口氣,不由自主的就緊鎖眉頭呵斥。

「胡鬧!」

這一聲厲斥頓時讓周圍的人不敢言語,都默默的低下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