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同上次君雲卿進入白玉藤谷一樣,所有追殺他們的藤蔓都是包裹在白石最外圍的,最裡面的那一層藤蔓都緊緊的糾結在一起,形成一座小型的藤蔓建築,將裡面的白石包裹得好好的。

君雲卿指著那一座藤蔓建築道,「這裡就是之前夜十八出事的地方,我們或許能夠在其中找到一些線索。阿影你要小心,這裡面很可能有古怪。」

當初君雲卿初次到這裡時,夜十八的身體已經僵化,她並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想辦法堵住這一座藤蔓建築中露出的白石后,就和恢復過來的夜十八離開了。

具體這山谷中藤蔓的變化是不是與此有關她也不知道。

如果夜十八真的是因為觸碰了這白石而出現意外,說不定這裡面的危險比外面更甚。

畢竟夜十八的實力他們都是清楚的,十分的詭異莫測。

哪怕北冥影回歸本體也不敢說一定就能奈何得了他,卻在這裡出了意外,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們都要小心謹慎以對。

「嗯。」

揮手炸掉一根衝上來的藤蔓,北冥影只一點頭就帶著君雲卿沖了過去。

這一座藤蔓建築的體積比之前君雲卿帶走的那一塊白石所包裹的藤蔓建築體積大多了。

完全是小山峰和高山的區別。

外面包裹著的藤蔓也遠比之前那塊白石的多,哪怕外圍的很多藤蔓都衝出來狙擊君雲卿和北冥影,內里包裹著白石的藤蔓數量也不少,以至於裡面九曲十八彎的,猶如一座綠色的藤蔓迷宮一樣。

君雲卿他們剛沖入其中,那些藤蔓就開始了兇狠的攻擊。

這些藤蔓的實力遠比外面的藤蔓還要強悍,饒是北冥影對付起來也有一些吃力。

他和君雲卿對視了一眼,更加堅定了這裡面有古怪的心思。

「卿卿,讓開。」

那些藤蔓一根接一根的從四周衝過來,因為身在藤蔓建築之中,君雲卿和北冥影相當於是被藤蔓糾結成的巨物給「吞」進了肚子里。

這樣強大和密集的攻擊是十分恐怖的,哪怕北冥影有君雲卿在一旁協助支持,但他本體不在,光靠靈魂之力的力量,已然有些應付不來了。

再這樣下去,兩人根本寸步難行,只能狼狽退出。

隨著北冥影那一聲喝,君雲卿迅速的抱著天魔七罪琴後退。

在她的周圍縈繞著魅影沉淵音陣的氣場,木之靈在外震懾著,削弱著那些藤蔓的實力。

但是這些藤蔓和外面的那些藤蔓並不一樣,木之靈對它們的削弱效果竟然十分的有限。

好在第六琴弦之力的力量克制它們。

那些藤蔓一進入到魅影沉淵音陣的範圍,就立刻被死氣侵襲,很快的枯萎,氣息大幅度下降,頓時厲叫著向後退縮而去。

在這種情況下,那些藤蔓很難傷到她。

隨著君雲卿退離,北冥影一直醞釀著的攻擊也隨即向著四周激發而去。

「天地四極,血獄蒼穹……破!」

櫻啟 隨著男人的聲音響起,大片大片的血霧從他周身向四周散發而去。

彷彿一條血色的河流,無數藤蔓體內的汁液像是被什麼吸引牽動著,剎那間破體而出!

轟轟轟!

無數綠色的汁液炸了一地。

兩人的四周和前方,都瞬間變得空曠起來。

那無數藤蔓飛舞的恐怖場景剎那消失了。

唰!

北冥影飛身而起,摟過君雲卿的細腰。

純黑色的袍袖如同暗色夜幕之中的輕雲,淡淡的一掠而過,行雲流水一般不留一點的痕迹。

兩人一路往前衝去,配合默契,很快就到達了藤蔓建築的中心,也就是君雲卿之前堵住白石漏洞的地方。

這會的白石已經完完全全被藤蔓覆蓋,看不出原來一點原來的痕迹。

君雲卿掃了一眼,也沒有發現之前夜十八觸碰過並留下手印的地方是哪裡,只能憑藉記憶稍微指了一下。

「阿影,往那裡看看。」

北冥影抱著她往她指的地方掠去。

身後的妖化藤蔓尖銳的厲叫著,發瘋似的不斷想從後面衝上來。

與此同時,那最中心包裹著白石的藤蔓也瘋狂的收縮著。 那些藤蔓的速度非常快,在君雲卿和北冥影的行進速度被那些藤蔓不斷衝擊著變慢時,它們凝結成了一種淡金色的金屬,將內里的東西完完全全的包裹在了裡面。

這速度,比君雲卿之前得到那塊白石上纏繞的速度快多了。

看著那一層彷彿化成了精鋼利鐵一般的藤蔓,北冥影驀然停住了腳步。

「阿影,怎麼了?」

後面的藤蔓不斷的衝擊著,君雲卿已經放出了魅影沉淵音陣連同天地囚籠音陣,再有北冥影的靈魂力氣場混合,竟然都隱隱感覺到了一絲吃力。

這裡藤蔓的戰鬥力未免也太強了。

難道是因為這裡是山谷最中心的緣故嗎?藤蔓的攻擊力幾乎成等幾何的提升。

如果之前她和大元遭受的是這樣的攻擊,只怕根本撐不到拿到白石。

這種高強度的攻擊下,北冥影突然停下腳步,君雲卿的第一反應就是前面有危險。

但是抬頭看去,前方並沒有任何阻礙啊。

她頓時疑惑的抬頭朝北冥影看去。

「那一層藤蔓的防禦,我破不掉。」

北冥影看著那一層收縮包裹糾結的藤蔓,凝聲道。

到了他這樣的境界,輕易就能看出那層藤蔓之上竟然隱約覆蓋著一層淡淡的薄膜。

那層薄膜是一種北冥影從未見過的力量凝結而成的,被那些包裹糾結在白石之上的藤蔓利用,不知道是不是裡面那塊白石散發出的能量。

但北冥影很肯定,那一層能量,已經遠遠超過神主級的力量所能達到的程度。

他體內有元氣,所以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一層能量薄膜,不比他體內的元氣弱。

如果他本體在此,還可以嘗試著破開那一層薄膜。

但現在在這裡的是他的靈魂體,實力至多只有本體的七成實力,還不足以破掉這一層薄膜。

「連你也破不掉?」聽見北冥影的話,君雲卿吃了一驚,隨後就想到在這裡的只是北冥影的靈魂體,頓時有些懊惱,「哎,早知道帶大元來了。」

小元獸分身太跳脫,都不知道跟著即墨懷錚他們去哪瘋了。

君雲卿以為她和北冥影過來一趟應該沒問題的,沒想到這山谷的中心完全超乎她的意料。

也就是北冥影能夠帶著她來到這裡,換作其他人,只怕連外圍的那些藤蔓都對付不了吧?

君雲卿可還記得上次她和大元獸分身來時那舉步維艱的模樣。

那還是山谷的外圍,到這中心還了得。

不過如果帶上大元獸分身的話,說不定他們現在三人合力,就能夠破掉這一層藤蔓防禦了。

似乎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北冥影搖了搖頭,「就算它來了也一樣。這一層薄膜,神主以下根本連一絲痕迹都留不下。」

那一層能量薄膜可是和元氣同等的力量氣息,元氣和神力根本不是一個力量級數的東西。

神主級以下來多少都沒有。

就算是神主級的強者,也必須那種開始參悟元尊力量的強者來才可以。

大元獸分身雖然體內也有元獸曾經渡給它的元氣,但是太散也太少,就算這會配合北冥影一起出手,也未必能夠破開那一層能量薄膜。

何況,就算破開了那一層薄膜,也只是像破開他們玄者的防禦罩一樣,後面還有那些精鋼一般的藤蔓呢!

看這模樣,它們本身的防禦在和白石結合在一起后,也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這一座山谷太古怪了。

怎麼會有那麼多違反常理的事物存在?

那些由普通植物異變成的妖化藤蔓就不用說了,就說這塊中心白石之上包裹的藤蔓周身竟然有著力量強度完全不弱於元氣的能量!

這天地間竟然有這樣的能量存在,而且這麼久來一直都不為人所知,實在是太奇怪了。

而且……

北冥影凝視著那一層彷彿凝結成了鋼鐵護罩的藤蔓,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這些藤蔓此刻的色澤和凝結成的鋼鐵物體,竟然意外的給他一種和夜十八身上的膚色差不多的感覺。

想到夜十八之前曾經出現在這裡,不知道他和這些藤蔓之間是不是有種什麼聯繫?

夜十八的來歷實在是太神秘了。

北冥影如今也算是差不多找回所有身為北凰羽時的記憶了,但搜遍了所有記憶,都沒有夜十八的存在。

要知道,他和君雲卿第一次遇見夜十八,對方正在雲傾天宮之中!

以前他沒有身為北凰羽時的記憶,並沒有多想。

但現在想來,夜十八會出現在那裡,必然是和雲傾認識的,甚至關係非常的好,才有可能出現在殘破隕落的雲傾天宮之中。

但是北冥影搜遍了所有記憶,竟然都沒有關於他的記憶,甚至雲傾從來沒有和他提過那麼奇異的一個人。

那麼夜十八又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呢?又怎麼會出現在雲傾天宮中?

一個個疑問縈繞在北冥影腦海之中,他正想向君雲卿詢問一下她有沒有關於夜十八的記憶,忽然外面傳來一聲爆裂的炸響。

轟!

整個藤蔓建築都猛的顫了一下,北冥影眸光一凝,瞬間長臂一舒,就將之前稍微離遠了一些免得擋到他的君雲卿給摟進了自己懷裡,雙手袍袖無風自動,銳利寒沉的目光緊緊的盯著身後的方向。

有人?

那些圍攻他們的藤蔓全部都被那一聲爆響給震開了,隨後少了許多,很顯然是去圍攻那造成爆響的人了。

「雲卿。」他們身後的通道閃出一個人影,夜十八周身縈繞著一層仿若閃爍著若有實質的銀色光芒,出現在他們面前。

那些藤蔓瘋狂的攻擊著他,卻根本沒法穿透他周身亮起的光芒。

仔細看,夜十八周身的肌膚和衣服都彷彿在閃爍著光。

那一雙墨瞳更是猶如小型太陽一般的亮起。

這幅模樣的夜十八,任誰來也不會覺得他是人類。

平常時候的夜十八已經多了很多人氣了,但是此刻的夜十八,彷彿又變回原來那個雲傾天宮時剛恢復正常,沒有絲毫生氣,彷彿機器人執行著程序一般的樣子。 「夜十八?」君雲卿驚訝的看著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夜十八,「你怎麼會在這?」

她和北冥影準備來這裡是一時興起,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她身上的分身也在元獸遺迹的時候被蛋寶給順走了。

因為擔心蛋寶的安全,就一直沒拿回來。

君雲卿本來打算等事情過後再問夜十八要了一個,只是出了元獸遺迹后一件接一件的事,她就給忘了,夜十八是怎麼找到他們的?

君雲卿正驚訝著,夜十八平板的聲音響了起來。

「跨域傳送,有你的力量氣息。」他說得言簡意賅,君雲卿卻是聽懂了。

想到後面的跨域傳送是自己嘗試著用時空之力弄的,大概就是那樣所以力量沒控制好,泄露了許多出去,就被夜十八追尋著氣息追過來了。

夜十八追蹤人的能力君雲卿是絕對不會懷疑的。

想通這一點后,她也就沒在意了。

倒是北冥影眉頭一皺,看向夜十八的目光有些審視。

怎麼會那麼巧?他們一來白玉藤谷,夜十八就跟過來了?

他們來這裡是為探查谷中的秘密,夜十八來幹什麼?

還沒等他將心中的疑惑問出口,夜十八接下來的話瞬間解了他的疑惑,卻也讓他面色赫然一變。

「蛋寶出事了,我過來找你們。」

什麼?蛋寶出事了?!

不僅是北冥影,君雲卿的面色也是瞬間一變。

能讓夜十八特地追過來找他們,只怕蛋寶不是一般的出事!

「走!阿影,我們趕快回去!」

想到之前蛋寶被神秘男子丟進黑化的靈液池中,君雲卿心中一緊,急忙拉著北冥影道。

這個時候,她也顧不上這中心的白石了。

反正他們現在也無法破開那上面精鋼化的藤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