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今,馬上就要與靜謐之森的大地精開戰了,原野上的五個小鎮也在不停的籌劃着,無數軍用物資和參戰人員每天都源源不斷地朝着瀑上鎮匯聚。

在這種情況下,她並不認為暮光鎮能夠抽出足夠的人手護送凜冬城的平民安全抵達領地。

「我也不敢保證。」索恩無精打采地回了一句,他的語氣顯得有些無奈,也透露著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這種無力感他自己很清楚,半年前凜冬城的下城區被沙華魚人肆虐的時候,他就是這種神情。

雖然他不是一名信仰堅定的聖武士,但卻在內心深處保留着一顆良善之心。

正因為如此,每當他回想起貧民窟里的平民或許會在某一天面臨城破危機時,心裏還是有點不是滋味。

每當他又回想起那位聖武士女孩兒接受神聖感召以及離開酒館說的最後一句話『聖武士不滅!正義永存!』時,他心裏就更難受了。

這就是那顆良善之心在暗中作祟吧,索恩心想。

可惜,他真的無能為力,一點辦法也沒有。

接着,索恩冷冷地瞥一眼試圖走過來搭訕的一位商人,又對身邊的安德麗娜緩緩說道:

「不論是前往銀松平原,還是帶着那些手無寸鐵的平民去翡翠原野的領地,沒有一群實力強悍的職業者保護的話,無疑是等於找死。

況且,暮光鎮也不可能抽出這麼多職業者去護送這些與他們毫不相干的原居民,因為派遣的人手數量過少的話,沒有任何作用,派的多又非常影響我們接下來的行動。」

聽到索恩的分析與自己的想法幾乎一致,安德麗娜不再追問。

他們再次變得沉默起來,街道的喧囂很快便將兩人淹沒,綁在高柱上的罪犯突然開始大聲狂笑,他笑得撕心裂肺,因為死神正在圍觀群眾期待的目光中,向他步步緊逼。

不一會兒功夫,高台附近響起了勝利般的歡呼聲。

明媚的陽光下,凜冬城的巫師塔沐浴其中,好似鑲嵌上一層璀璨的金邊,巍峨矗立在蒼穹之上,耀人眼目。

「我這是第一次距離如此之近來觀察這座巫師塔。」索恩抬手遮擋住耀目的陽光,望向高聳入雲的巫師塔,不由自主地感嘆道。

巫師塔的位置位於整個城市的最中心,這種區域與貴族區一樣,他們這些流民無人引薦的話是根本無法靠近的。

「我來過幾次。」看到索恩漸漸緩和的神情,安德麗娜得意地望向他,向他炫耀道。

「看來不管在什麼地方,沒錢都是萬萬不能的。」索恩收回目光,並沒有詢問她是如何進去的,而是笑着回了一句。

「走吧,幫我介紹一下巫師塔附近的情況。」索恩打量著被矮小圍牆包圍的巫師塔,皺眉道:「我總感覺這座高塔周圍被施加了什麼法術。」

「你的感覺沒錯,巫師塔周圍有一層幻術法陣,等到你真正進入巫師塔的範圍內時,相信我,你絕對會驚得眼珠子都掉下來的。」

安德麗娜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進入的情景,故意賣了一個關子,然後拉着索恩的手,一起朝着圍牆旁一扇矮小的大門走去。

「來人止步,說出姓名,報出身份,不然無法通過!」正當兩人即將臨近大門時,一道冰冷、嚴肅的聲音傳來出來。

緊隨而至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出現在兩人的視線內。

只見他漂浮在距離地面兩尺的位置,淡金色的眼眸透過冷漠的面孔注視着兩人,並伸出握著寶石手杖的手攔住了前行的道路。

「是一道幻像嗎?」看着出現的中年男子,擁有「感知魔法」特性的索恩本能地察覺到了一絲蹊蹺,不過他並沒有失禮的直接出聲詢問。

「來自下城區的術士,安德麗娜。」安德麗娜上前答話:「你認識我的。當然,還有我的一位朋友。」

中年男子不為所動,反而眯起眼睛用更加冰冷的聲音說道:「我需要證明,這是規矩!」

「真麻煩,還是那麼的固執與刻板。」安德麗娜對着索恩無奈一笑,隨即取出一個精緻的小包包放在掌心,翻找著中年男子所謂的證明。

索恩站在一邊,略顯無奈地看着安德麗娜。

不到巴掌大的小錢包很明顯是一個可以存放物品的魔法物品,明明只需要意念一動,就可以取出其中的任意東西,但安德麗娜在閑暇時,卻喜歡親自動手翻騰。

這就是所謂的怪癖?索恩心想。

不一會兒功夫,安德麗娜終於從小錢包里翻騰出一枚雕刻着類似『M』型符號的圓形方孔錢幣,展示在冷漠男子冰冷的金色瞳孔中。

中年男子冷漠的點點頭,隨後把冰冷的目光投在索恩身上,意思不言而喻。

索恩見此,正準備掏出那枚地精巫師瑪爾維莎贈予他尋找位面商人的信物時,卻被安德麗娜用眼神示意他不用這麼麻煩。

「為了防止普通人進入,任何沒有攜帶信物的施法者必須向巫師集會的守衛證明自己能夠施法。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每個施法者都可以帶一位同伴進入集會,是這個規矩嗎?」安德麗娜收回投在索恩身上的目光,望着冷漠的守衛條理分明的說道。

「進去吧。」冷漠的守衛揮揮手,漂浮在半空的身體詭異地扭曲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兩人進入大門的瞬間,一處風景秀麗的山谷美景呈現在他們眼前。

陽光照在低矮的樹上,在兩人身旁投射出道道陰影,視線可及之處,原始而起伏的荒野直通高聳如雲的巫師塔。

「這是真實的景象,還是幻術形成的。」索恩望着不遠處的一堆亂石和地面的雜草,感受着心曠神怡的空氣,驚訝道。

「都是真實的。」安德麗娜看到索恩驚訝的目光,笑着點點頭,接着說道:「這處地貌原本就是凜冬城的真實環境,只不過是被幻象法術掩蓋了而已,據說這是巫師塔初代主人的傑作。」

「走吧。」說完,她便率先朝着小山脊走去。

「我們不是要去巫師塔的嗎?為什麼要朝着這邊的山谷走去。」索恩追上她的腳步,詢問道。

就在這一刻,一個穿着昂貴紅色法袍的光頭巫師飄入他的視線。

這位紅袍男子令人醒目地除了他的一襲紅色法袍外,還有一顆能夠在陽光下晃眼的錚亮光頭,而且頭頂上還紋著魔法刺青。

來自遙遠的塞爾地區的紅袍巫師?索恩下意識地猜測道。

這位光頭的紅袍巫師安詳地盤坐在一張漂浮於空中的深紫色毛毯上,那毯子宛如蛇一般沿着地上的小徑向前蜿蜒前行。

當這個紅袍巫師在索恩的注視下駕着魔毯駛入樹林的時候,這些樹葉也適時地從原本的翠綠色變成了一種明亮的紫銅色。

與此同時,林間還傳來了數個聲音,彷彿是送給到來者的歡迎儀式。

「我想讓你陪我一起去專屬於巫師的集市上逛逛,相信我,這絕對比那些喧嘩的街道有趣多了。」

安德麗娜回身親昵地挽著索恩的手臂,邊走邊說:「當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來這裏購買一些魔法材料。」

「沒問題。」索恩轉頭看一眼巫師塔的方向,發現兩者的距離並不是很遠,於是迎上她明亮的美眸,微微點頭。

所謂的魔法材料,索恩知道她說的是什麼,無非就是製作構裝生物的靈魂晶石。

用於製作魔像的靈魂晶石除了賽普特城,最近的地方只有凜冬城。

他聽霍拉特提起過,暮光鎮的施法者們就非常喜歡來這裏購買魔法材料。

「這種集會其實就是一個私人性質的小型聚會,所有參加這種聚會的人都必須遵守特定的規矩,這些規矩主要就是為了防止集會變成一場法術大戰。」

安德麗娜邁著輕快的腳步,向索恩開心地講述道:「畢竟在這裏,每個人都是施法能手,而且腦子都還有不同程度的問題。」

兩人來到一處佈滿石楠花的小山坡,又穿過幾個光禿禿的山脊,來到了一個碗狀深谷的邊緣。

一條狹窄的小徑從他們右邊深入谷地,引導他們進入眼前的一片小樹林,樹林則將山谷的其餘部分都牢牢地隱藏了起來。

顯然,他們已經到達了巫師集會附近。

這時,在仍未現形的山谷彼端,索恩看到無數火球在半空中爆裂開來,就像白日焰火一般。

安德麗娜顯然也被這個動靜給吸引了,於是也轉向索恩注視的方向,說道:

「那是投擲火球比賽,很多有趣兒的巫師對這種比賽很着迷,因為這種比賽可以讓他們的同行對自己刮目相看,這是一個向所有巫師展示自己奧藝操控技巧的舞台。」

「等我們忙完了,我帶你去那裏看看。」似是注意到了索恩感興趣的神色,安德麗娜向他建議,然後繼續說道:

「投擲火球比賽還是非常有意思的,因為巫師集會裏允許年輕的巫師去挑戰一些上了年紀的老巫師。所以有很多年輕的巫師就想着要擊敗老巫師來證明自己純熟的奧藝操控技巧。」

「投火球有什麼技巧可比的。」索恩不在意地笑了笑,與安德麗娜繼續朝着集會前行。

「這裏面的學問就多了。」安德麗娜顯得很有耐心:

「如果改變咒語中的一些口令,法術就會變得更加難以施展,這就要求施法者對其規模和能量的控制以及投擲的力量和技巧把握的爐火純青。所以巫師之間通常比的就是誰放的火球最大,如果讓一位高階巫師放火球術,那效果可是相當驚人的。」

不知不覺中,兩人已經來到入口附近。 開弓沒有回頭箭,今晚,不是他死,就是他們死。

大護法號令一出,魔獸群起而攻之,那一張張青面獠牙,猙獰而恐怖。

它們都是魔族強者,真正爆發起來,不容小覷。

很快,兩方只隔著一座靈池,魔獸撲面而來。

然,就在電光火石間,有什麼東西從湖底衝出來,掀起一面巨大的水幕簾,阻止了魔獸前進。

時歡抬頭,漆黑的夜空,驟然出現一抹極致的白光,光束衝上雲霄,隨後又急速墜落。

最後,穩穩落在千離手中。

是一柄通體瀅白的長劍。

「這是?」

「白斬。」

劍如其名,大概一米長的劍身泛出銀白色的光暈,邊緣削薄,上面沒有任何花紋。

款式簡單,看著十分單薄。

跟對面長槍鐵鎚碗口粗的蛇頭杖比起來,未免太嬌弱了些。

可,一劍過後,時歡只想高呼:

白斬牛逼!

白斬天下第一!

千離只輕輕揮了那麼一下,對面八成將近千隻魔獸被削成了渣渣。

大護法本想用蛇頭仗抵擋,卻瞬間被那道劍氣劈成碎片。

幸虧他跑得快,否則命也沒了。

他退到一側,睜大的蛇眼死死盯著白斬,露出畏懼又貪婪的眼神。

「好啊,你明明有炳威力震天的神劍,卻一直不拿出來!」

幾百年了,身負戰場數次,他從未見過千離帶武器。

大護法深刻覺得自己被騙了,義憤填膺地質問:

「虧我忠心耿耿這麼多年,你卻早就留了一手,就等著今天跟我拔劍相向是不是!」

高階武器跟高階強者一樣,自帶靈蘊,一看就知絕非凡品。

白斬無疑是頂級神器,光是劍氣就足夠秒殺他們所有魔獸。

無人再敢靠近,只是聽完大護法的話,都覺得自己被王背叛,一張張獸臉布滿憤恨的怨念。

千離漂亮的面容浮現明顯的不耐煩,冷笑:

「大護法看不起誰呢?你這意思是,本尊不如一把破劍?」

言下之意,有老子擋在你們前面,還要劍什麼事。

可到頭來,你卻直接忽視老子惦記老子的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