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今,又有了贏祥這樣的半步天象級的絕世高手。

黑雲十三將,或者他們的手下,但凡有一人落網,整個賈家都危在旦夕。

後果不堪設想!

如今,已經到了極危的境地。

“呼……”

賈環輕輕呼出了口氣後,道:“付鼐,帶我去見他們。”

“三爺不可……”

衆人聞言均是一驚,連李萬機都目露擔憂。

和那些人接觸長了,就能感覺到他們心中的瘋狂和仇恨。

如果賈環和他們鬧翻了,李萬機他們不敢保證,那些人會不會傷害他。

可是,“不可”二字之後,他們卻又說不出話。

若是連見面都不能,那麼他們之前的所爲,豈不是成了笑話?

付鼐咬牙道:“三爺,帶上帖木兒,可以佈防在周遭。若……若真有萬一,拼死也要攔住他們。”

賈環眼睛微眯,輕聲道:“如今,我還敢信你們嗎?到時候,你們若是倒戈相逼,我豈不是死的更慘?”

賈環話未說完,就見付鼐和納蘭森若兩人砰砰砰的一陣磕頭,再擡起頭,青腫見血的額頭下面,是一張淚流滿面的臉,兩人見賈環不爲所動,又齊齊從懷裏掏出一把刀子,往臉上劃去。

連劃三道後,兩人舉手起誓道:“我付鼐(納蘭森若),今日以祖宗之血,向長生天起誓。若是有半分不忠於三爺之心,祖宗在天之靈,爲長生天厭棄。後世子孫,世代爲豬狗不如的賤奴。”

“嘶!”

後方,董明月輕輕倒吸了口冷氣。

這大概是世上最惡毒的誓言了……

他們若以他們自身發誓,說什麼萬箭穿心、不得好死也就罷了。

這些異族人狠下心來,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可是他們用祖先和子孫之名起誓……

董明月知道,這些異族,最重這種誓言。

是真正的比生命還重。

如此看來……

她看向賈環。

賈環聞言,也沒有說信還是不信,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回身看向董明月,道:“明月,看好家,我去一趟。”

“環郎!”

董明月面色一變,喚了聲,道:“你……”

話到嘴邊,卻又不知該說什麼。

她知道形勢之險惡,也知道賈環不得不去。

可是,她卻真的不放心。

賈環看出她眼中的擔憂,輕輕一笑,道:“放心,他們現在不會拿我怎樣。

領袖蘭宮 在他們看來,他們就快要成功了……

但是如果沒有我,他們最終卻辦不成什麼事的。”

董明月聞言,微微點頭。

沒錯,雖然榮國公不止賈環一個親孫。

可如今的榮國一脈中,早已經只認賈環一個了。

換一個人來,無論是賈寶玉還是賈璉,都根本不能服衆。

如果得不到榮國一脈的那些舊部軍頭們的支持,只憑黑雲十三將,絕無成事可能。

甚至,他們若是害了賈環,無論是牛家還是秦家這等與賈環極好的將門,一定會發瘋一樣的追殺此輩!

可縱然如此,董明月還是不放心,她咬了咬脣,下定決心,道:“環郎,你去尋我爹來,我有話對他說……”

饒是此刻心中無比糾結,可是聽到董明月的話,賈環還是忍不住失笑出聲,見她嗔惱看過來,忙道:“算了,不勞煩岳父老子了。她是你父親,也算我父親,卻不是我的打手。

才惹毛了他老人家,再讓他跟着跑腿兒,豈不是大不孝?”

“哼!混賬東西,奸猾似鬼。你敢說你沒猜到老子在外面?”

一道魁梧的身影風一樣的出現在堂上,董千海臉色難看的看着賈環。

賈環“驚奇”道:“岳父,您怎麼在這?”

一副後世草根見馬雲從天而降喊爸爸的沒節操模樣,讓董千海嘴角抽了抽,也再次刷新了他的三觀……

而董明月則忍不住“咯咯”笑出聲。

時局艱難至斯,賈環還能這般耍寶逗她樂,這讓董明月感到很幸福。

聽到女兒的笑聲,董千海的臉色又黑了三分,轉頭看她,道:“你可真是爹的好女兒!”

想起董明月剛纔對賈環說的那句“你去尋爹來,我有話對他說”,董千海真真是心酸啊……

董明月看着面黑如鍋底的董千海,羞赧的撒嬌道:“爹啊,你也不想看到環郎出事嘛,對不對?你還要……還要抱孫子嘛……”

董千海聞言,拳頭都攥緊了,可是,到底抵不過董明月祈求的眼神,咬牙道:“最後一次!”

董明月腦袋連點的跟小雞一樣,至於當真沒有,她自己都不知道……

“喲!岳父,您看這多不好意思……”

賈環在一旁“歉意”道。

董千海剛鬆開的拳頭又攥緊了,眼睛斜視着賈環。

看模樣賈環再敢扯一句淡,他的拳頭就要砸過來了……

賈環識相,連忙閉嘴。

那副模樣,又讓後面堂上的董明月忍不住“咯咯”樂。

不過,董千海再開口說出的話,賈環就沒心思逗了……

“賈小子,老夫不白幫你出力,要你一個人情。”

賈環聞言一怔,道:“岳父,有事您吩咐就是,我剛纔雖然有些玩笑,但所言絕無虛意。

您是明月的父親,就是我賈環的泰山老子。

有事吩咐就是,還要什麼人情不人情?”

董千海看着賈環清明的眼睛,眼神和緩了些,他哼了聲,目光又看向地上跪着的李萬機三人。

此刻,他們三人都有些奄奄一息了……

董千海道:“此三人的情況,極爲複雜,難斷其有罪還是無罪。

但他們的確是忠肝義膽爲你着想賣命,尤其是這李家漢子。

此等忠義男兒,所作所爲,雖然瞞着你,卻是一腔的赤誠。

奧特曼世界里的陰陽師 我已經好多年沒見過這等漢子了。

所以,想替他向你求個人情,免他一死。”

賈環聞言,眼神漸漸清冷下來。

他冷眼看向李萬機,(www.uukansu)心中,又如何不痛……

李萬機氣息已經極弱了,他滿臉的血淚,似有所感,擡起頭看向賈環,強笑一聲,道:“三爺,不必作難。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奴才所作所爲,罪當萬死!

咳咳……”

說話牽動了內傷,他重重的咳嗽了幾聲後,嚥下口中的猩味,他又勉力道:“李萬機……今生得遇三爺,是……是最大的幸事。

原想……原想好生服侍,服侍三爺一生。

卻不想,竟做下了……如此該死之事。

萬機……愧對三爺的信任。

縱然,縱然三爺相恕,又有何顏面,苟活於世間?

唯有一事,萬機請三爺萬務答應,萬機生生世世,必做牛做馬,報答三爺大恩。”

“何事?”

賈環面無表情,口中緩緩的吐出兩個字。

李萬機腥黃的眼眸微微明亮,滿是乞求之意,看着賈環,哀求道:“三爺,奴才死不足惜。

只是……只是此事和小師妹,絕無半點關聯。

求……求三爺開恩,不要遷怒於她。

她的心中,只有三爺啊……”

賈環聞言,眼神一凝,緩緩的點頭,道了一聲:“可。”

……

ps:下一本書,一定吸取教訓,不寫的那麼繞那麼重了。

不過,每次寫到燒腦的章節時,訂閱都會飛起……

感覺特別用心寫的,確實不一樣。

稍微劇透一點,不會悲劇。

身體在一點點恢復,希望能早日補更。

不過今天還要打點滴……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手機請訪問: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王李郭趙孫、於周古海楊、董佔黃。

三十年前,威名震天下,百萬軍中我稱雄的黑雲十三將,如今已經很少有人提起了。

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是真的?”

的】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先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李先收回眼神,轉眼看向牆壁上掛着的那副巨大的地圖,呵呵一笑,道:“秦樑啊,你若不知此爲何意,這三十年來,你又爲何會對榮國府不聞不問呢……”

秦樑聞言,面色劇變,心中的寒意瞬間擴大,他魁梧強悍的身軀甚至微微顫抖了下,眼神駭然的看着李先,失聲道:“李叔!”語氣中,飽含着愧意,和委屈……

李先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也是爲了……保全賈家,我明白。”

秦樑聞言,卻一點輕鬆的感覺都沒有,他大口的喘息着,面色連連變幻,額上的冷汗滲出,他苦澀道:“難道……難道那是真的?”

李先點點頭,直言道:“不錯,那就是真的。

國公爺爲國征戰,戎馬一生,不避生死艱難,不避流言蜚語,最終,功高蓋主,他的確死在了贏玄的出賣下。

你難道不知道嗎?”

秦樑面色慘白,怔怔的出神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