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今的他修為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個地球上的任何一個人,作為能和他在未來有資格對抗的孫悟空,他還是不想見到他的修為太過於弱小。

所以,此時,他想要藉此通過對他的一些身體上的戰鬥,以此來鍛煉一下他的身體,讓他能夠更好地適應未來的修鍊。

悟空所化身而成的巨猿自然不知道楚河對他的打擊有如此的良苦用心,喪失理智的他,心中的怒火,彷彿烈焰一般,燃燒到了身體的各個部位

他此刻只知道,自己的身體上有了深深地疼痛,自己竟然;自己竟然狼狽的跌倒在了地上,而造成眼前這一切結果的,就是在他眼前那個漂浮著的身影。.. 巨猿血紅的雙目之中,狂暴之氣四溢。只見他長吼一聲,一臉兇狠拍打著自己的胸口,忽然仰頭看向空中,縱身高高地向上跳躍了起來。。

這一躍之下,頓時,無與倫比的力量震動了地面,大地如地震般不斷的晃動了起來,而於此同時,那龐大的幾乎數百噸的身軀轟轟地升起,數百米的身子,直上天空。

幾乎是在眨眼間,他的身軀就已經飛到了和楚河相持平的高度,並且還繼續的向上而飛。

此時,那龐大的身軀在天空中如烏雲蓋頂,竟然將地面上的整個擂台都籠罩成了黑影。

巨猿在空中狂吼了一聲,忽然扭轉身形,目光直直地看準了楚河,雙目中凶暴殘忍的光芒忽然閃爍。

大吼一聲,巨大的手掌從天空中倏然而落,如一把巨大的蒲扇,伴隨著空氣震蕩中傳來的轟轟之聲,鋪天蓋地,似乎是直欲將楚河拍成粉塵。

這個時候,面對從天空中拍來的巨掌,楚河仰頭望天,忽然哈哈一笑,神色中充滿了一股迎擊而上的氣息。

只見此時,他將兩隻巨大的手臂高高的舉起,手心向上,嘴角同時地微微向上揚起,全身的氣息在這一瞬間轟然爆發了出來,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幾乎是在轉瞬之時,巨掌就已經轟然降臨,拍打到了楚河的兩隻手心。

在接觸的瞬間,楚河的手心中忽然就湧出了一股如同海浪般的氣,起伏洶湧,那氣息噴射之下,竟然硬生生地將巨猿自下而上帶著強猛重力的巨掌給彈飛了出去。

巨猿的手臂被龐大的力量震飛,連帶著那巨大的身體,從半空中如一塊大山一般,生生的墜落在了擂台上。

又是一聲無比巨大的震動聲轟轟的響起,擂台的凹陷程度再次加深,幾乎已經如同一座天坑,巨猿龐大的身子巨坑中翻騰,嘶吼了一聲,在擂台的巨坑中爬動了幾下,又重新站起了身子。

此時,在受到了楚河一連串的攻擊之後,他的神色彷彿已經變得無比狂躁了,眼中的凶暴氣息,幾乎已經逐漸擴散到了全身。

只見此時,巨猿忽然抬起頭來,望著天空中的那輪滿月,不斷地狂吼,身後的尾巴此時也不短的搖擺了起來。

忽然,巨猿霍然轉身,一雙猩紅色的眸子,緊緊地盯住了楚河,一眨不眨,似乎是將楚河的身影鎖定住了。

這個時候,楚河心中一動,忽然感覺,在那巨猿的身上,似乎有一股氣正在瘋狂地聚集起來。楚河的目光頓時不由一凝,看向巨猿時,只見那巨猿忽然張開了嘴巴,在他的口中,忽然有一團刺目的藍色光芒閃爍,光華四射間,如同高射炮口,一道巨大的衝擊波轟然一聲,如同電光,從口中奔射而出。

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這一幕頓時引得眾人紛紛側目,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巨猿竟然還能從空中發射出衝擊波。

楚河神色中也是微微有些訝然,心中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如此攻擊,不過,他的反應卻是無比迅疾,一隻手臂在頃刻間,就快速的收縮成合適的大小,然後,在衝擊波即將襲來的時刻,他用手向前一揮,一股氣浪咆哮而出,衝擊波頓時受到大力衝擊,扭轉了方向,斜飛了天空。

這一級口中衝擊波被楚河伸手彈飛之後,巨猿似乎並不罷休,而是不斷的張開大口,口中的衝擊波就彷彿散彈一般,一波接著一波得向楚河噴射而去。

「轟」「轟」「轟」的聲音振聾發聵,如流星飛雨,楚河雙手瞬間恢復成了原裝,屹立在虛空之中,面對無數衝擊而來的衝擊波,他目光一閃之下,忽然深吸了一口氣,向前忽然猛地一吼。

「啊啊啊…….」

頓時,在他面前即將飛來的衝擊波,一下子被楚河的吼聲震得停滯了下來,然後,竟然直接在半空中就崩潰消散,化為了點點的光點,就彷彿方才什麼都沒有出現過一般似得。

這一吼,楚河是運氣而發,至少運用了他兩成的氣。

此時,即便是理智喪失的巨猿,見到這一幕後,也不由愣住了,他此刻一下子停止住了口中的動作,然後緩緩地閉上了嘴巴,血紅色的雙眸中,好像有了一絲絲的恐懼不斷地瀰漫其間。

他的身體,也好似感到了一股由衷的恐懼,竟然不自覺得就慢慢的向後退步而去。

這一幕,頓時震撼了無數人的心。

在擂台中,見到楚河一吼之下震飛無數衝擊波的觀眾們,此時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了。

有許多先前逃走的,此時,也似乎是聽到了小心,小心翼翼的前來觀看戰鬥的場景,當他見到楚河的行為時,直接就目瞪口呆,神色獃滯了起來。

龜仙人瞳孔不斷的收縮,口中不斷的喃喃自語道;「僅僅是一吼嗎。那巨猿的力量是何等的強大,但是,卻連一吼之力都沒能及得上,這……這小子,這小子到底這幾年幹了什麼,簡直…….簡直就已經超越了這個世界所存在的極限!」

微微一頓,龜仙人目光不斷的閃爍,他臉色難得的凝重了起來,再不見絲毫的猥瑣,一雙穢濁的老眼中,似乎充滿了深謀遠慮,他的心中,此時暗道;」從今以後,這個世界,恐怕會成為他一個人的時代,整個世界,都將因為有他的存在,方可存在!」

與他凝重的神色相反,布瑪見到楚河如此的行為,臉上的擔心在不存在,心中的緊張也煙消雲散,神色中又重新煥發了神采,洋溢出了絲絲的笑容。

她滿臉信心的望著天空中的那個身影,只覺得,那個身影是無比的耀眼,他的光輝,就彷彿太陽一般的奪目,就如醇酒般深深的令人迷醉。

「樂平,我想,我們的想象力是不是太匱乏了,我感覺自己的腦子都不夠用了!」克林瞪大了眼睛,此時,心中不斷回憶起楚河一吼之聲震散衝擊波的場景,纏著聲音說道。

「是啊,他的實力已經到達了我們無法想象的地步,反正接下來,他做出任何事都不會令我驚奇了,我們這種程度的人只需要靜靜的看著就行!」

樂平心中的震驚程度也不比克林少,他深吸了一口氣,強穩住自己不斷砰砰的跳躍而動的心臟,沉聲說道。

「悟空,你這一招不錯啊,真是有種出其不意的效果,剛才看了幾眼,我也會了呢!」

楚河嘻嘻一笑,忽然神色變得正經了起來,他凝視這巨猿,淡然的說道;「我看,現在你也消耗的也差不多,通過剛才的戰鬥,你已經達到了疲勞點,已經可以了,如果繼續維持這個變身的話,以你現在的修為,只會消耗元氣,所以說,我就用剛才又新學會的一招,送你回來吧!此時,在半空中傳來的楚河一本正經的話語,只見他忽然在虛空中向巨猿踏步而去,一步一步的不斷向巨猿接近。

而見到楚河的接近,那巨猿此時嘶吼了一聲,竟然不再如方才那樣,狂吼出拳,或者噴射衝擊波,而是竟然不斷地向後退去。

巨猿的腳步邁開的很大,此時,已經完全退出了擂台的範圍之內,走到了場外,因為他的腳在不自覺的顫抖下,太過用力,震動了地面,使得塵沙飛揚瀰漫,將他層層籠罩其間。

再沒有了剛才那個股凶暴,再沒有了方才的那股鬥志,巨猿此時竟然做出了一副想要逃走的樣子。

楚河淡然的看著巨猿,忽然微微一笑,身影瞬息一閃,就轉移到了巨猿的背部,他的不斷搖晃的尾巴的所在點。

在所有人的驚訝下,這個時候,楚河雙目落在尾巴上,目光凝視中,竟然忽然張開了嘴巴,然後,就見光芒從他的口中四射出來,光華飛散間,一道藍色的衝擊波頓時噴射而出,如剛才巨猿口中放射衝擊波一般,頓時,直接就如閃電一樣,直接就衝擊在了那巨大的尾巴上。

血光一閃,巨大的尾巴一下子從臀部的根部生聲地斷開了,掉落了一截長長的尾巴落在了地上,.. 楚河給擂台外的觀眾們帶來的一個又一個的驚奇實在是太多了,如今,見到他竟然也能像那個巨猿一般,在空中發射出衝擊波,紛紛都不以為異了。

因為,他們現在的心中對楚河層數不窮的武功招數已經徹底的麻木了,似乎楚河做出什麼厲害的舉措,都是理所當然。彷彿他就可以無所不能了一般。

隨著孫悟空尾巴的斷掉落在地上后,在眾人的注目下,那一刻,巨猿的身體一下子就呆立住不動了,就如同機器人失去了作為支持行動能力的能源。

然後,就見他那原本龐大的身軀此時彷彿泄了氣的皮球,不斷地縮小,他身體內的氣也漸漸地衰落了起來,無限的縮小了起來。

只是片刻的功夫,眾人眼前一花,在想前往去的時候,地面上已經沒有了巨猿的存在。

此時,在擂台外的地面上,原本巨猿站立的地方,只有一個全身赤裸,光著身子的小男孩,正張開嘴巴,在呼呼大睡了起來。

男孩自然正是從巨猿變身回來的孫悟空,此時的他,還上去竟然睡得似乎還頗為香甜,臉上也掛著絲絲無邪的笑容,彷彿能夠令人心安平靜。

眾人都情不自禁地將目光一眨不眨地落在孫悟空的睡臉上,一時間,心中竟然感覺有極大的反差感。

他們的內心中,紛紛無法將方才見到的那恐怖的一幕聯繫起來,但是,事實卻就是事實,於是,人們只能在心中不住的感嘆,這個世界真是無奇不由啊。

此時,原本的擂台,可以說已經是一片狼藉了,整個擂台赫然已經變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擂台外的地面也是坑坑窪窪,裂痕交錯,看上去,就如同被無數個小型的隕石撞擊了似的,令人觸目驚心。

此時,擂台外忽然從剛才的震驚害怕中一下子變得吵吵嚷嚷得了起來,不住地有人在議論紛紛。

「太好了。終於一切都平靜了下來,哈哈,沒事了,終於沒事啊,剛才真是嚇死我了啊!」

「不過,現在這算是怎麼回事,勝負是不是已經分曉了,到底是誰輸誰贏呢?」

「顯而易見的啊,這麼一目了然的事情,竟然看不出來?」

「……哇,冠軍產生了,冠軍產生了啊啊!」

觀眾們激動的聲音接二連三的響起。

只見此時,裁判也忽然緩步來到了楚河的身旁,他乾咳了一聲,旋即環視著眾人,大聲地說道;「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方才,孫選手意外的變身成為了大猿猴,雖然,現在擂台已經被摧毀了,但是,在此前,和楚河選手交戰的時候,大猿猴的腳步,卻是率先踏入了擂台,這足以表明了,是孫悟空選手先走出了場外!」

微微一頓,裁判繼續道;「而且,孫悟空選手此時的昏迷時間已經大於了十秒,而楚河選手的實力相信大家已經有目共睹了,所以,應該沒有人會質疑!「

「我宣布,繼上一屆天下第一武道會後,楚河選手,在本屆,再一次獲得天下第一武道會的冠軍,讓我們大家以熱烈的掌聲來表達對楚河選勝利的喜悅吧!」

裁判一臉嚴肅,他用狂熱的眼神深深的看著楚河,神色敬仰,用激動的大聲地說道。

旋即,他的首重離開就有了動作,第一個帶頭率先鼓起了掌來,然後,就彷彿導火索一般,此時,掌聲接二連三的,彷彿火焰燃燒般的沸騰了起來。

又有無數的鮮花被拋飛向了楚河。天空中花瓣飄灑,芳香襲來,群眾的熱情,高漲的無與倫比。

「哈哈,太好了,悟空終於恢復了原來的樣子,楚河也贏得了勝利,真是雙喜啊,一會一定要去大吃一頓了。」克林咧嘴大笑,頓時忍不住手舞足蹈了起來,他蹦蹦跳跳的高呼了一聲,臉上滿是發自內心的由衷的喜悅。

少年他曾勇敢過 樂平此時也從剛才緊張的心緒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他看到克林的笑容,也感同身受的笑了起來,不斷得點頭說道;「哈哈,是啊,是啊,楚河又獲得了冠軍了,看來,這下子他非得請客不成,就像上次一樣,去大吃一頓吧!」

兩人不住的大笑,此時已經在算計了楚河即將要得到的五十萬獎金。而在人群另一面,布瑪和藍琪,這兩個女孩,也都歡天喜地的叫嚷了起來。

因為過於激動,她們兩個相互擁抱在了一起,不斷地蹦蹦跳跳,就彷彿是自己獲得了冠軍,臉上都紛紛不約而同的閃爍著自豪和興奮。

兩女的如此表現,自然又讓在他們一旁的龜仙人在心中對楚河暗暗羨慕不已了起來。

此時,和其他人心中激動的情緒截然不同,作為獲得了冠軍的楚河,他的心中並沒有什麼興奮激動的情緒,他的心中很平靜,如平靜的湖面,不起半分波瀾。

以他的修為程度,這本就是如此結果,雖然有了一場意外的變身,但是,卻也不影響分毫。

楚河對自己的實力認知的很清楚,所以,他的眼界放在了比這個地球更廣闊的的宇宙武道,也許,只有能夠在整個宇宙中肆意的縱橫,如現在這般萬人敬仰,他的心,才會有興奮激動的情緒產生。

微微一笑,楚河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亂想,而是緩步走到了躺在地上,正呼呼大睡的孫悟空身前。

伸手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膠囊,屈指一彈后,一個黑色的襯衫和一條黑色的長褲出現在了楚河的手中,然後,他附下身子,貼近孫悟空的耳朵,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之下,忽然大聲的叫喊了起來。

「悟空,吃飯了啊啊啊,快起來,吃飯!」

楚河這一聲喊叫之下,頓時,使得原本正在呼呼大睡的孫悟空,一下子就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忽然清醒了下來。

他忽然將剛才緊閉的雙眼睜開,口水一下子洶湧而來,原本眼睛中還有一絲絲的恍惚,但瞬間就被一片熾熱的光芒代替了。

看著自己面前的楚河,孫悟空不住的流著口水,大呼問道;「楚河,楚河,飯菜在什麼地方,我好餓啊,趕緊上飯吧!」

孫悟空的突然驚醒的方式令觀眾們滿是愕然,旋即就爆發出了一聲聲震天般的笑聲,克林和樂平也是一臉的苦笑,兩人相互對視一后,同時心有靈心的說道:;「看來等會吃飯的時候,要快點搶了!」

「哈哈,悟空,你終於醒了,放心吧,一會兒我會讓你吃個夠飽!」

「現在,你還是趕緊穿上衣服,要不然,大庭廣眾下,你雖然年紀不是很大,但也是有傷風化,你看,你的那個都露出來了,有女孩子在看呢?哈哈!」

「啊……楚河,你說什麼?」孫悟空眼神茫然的看著楚河,原本還不明白楚河說的是什麼意思,後來才愕然發覺自己的身上竟然涼颼颼的,低頭看了自己的下身一眼,果然那個東西露了出來。

他「啊」的一聲叫了起來,一臉的驚訝。

而他的這個驚訝的神色,卻不是對自己露出了那個而感到緊張,而是不斷地撓著後腦勺,疑惑的叫嚷道;「咦,我的衣服啊,怎麼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不是在比賽的嗎。」

想到這裡,他忽然轉頭向擂台的方向望去,一眼望去后,頓時大呼小叫的叫喊了起來。

「啊……..擂台竟然消失不見了,這…….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剛才是我在做夢,好奇怪的!」孫悟空心中滿滿的都是疑惑,不斷地嘟囔了起來,楚河見到他疑惑的樣子,微微一笑。說道;「悟空,這些你都不需要在意,你只需要知道,現在比賽已經結束了,我們接下開要做的事,要去吃飯了!」

「啊…….結束了嗎?」孫悟空神色一愣,喃喃的自語道。

「是的,孫悟空選手,你已經輸了,是楚河選手獲得了本屆的冠軍!」

此時,裁判突然走到了孫悟空的身前,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后,才小聲的說道。

「哦,果然是我輸了吧,嘻嘻,看來我還是修行的不夠啊,以後一定要繼續努力的修鍊呢!」孫悟空聞言后,神色中並沒有見到有什麼沮喪懊惱的神情,反而一臉的坦然和不在意。

他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笑容,不斷地對楚河催促了起來,;「喂,楚河,吃飯吃飯,我們快點去吃飯去吧!」

「哈哈,悟空,你就知道吃,被你這麼一說,我也有點餓了呢!」楚河聞言頓時微微一笑,然後他轉頭忽然看向了裁判,說道;「裁判,獎金現在也該發下了吧!」

「哦,是啊,是啊,現在應該發獎金了!」裁判一拍腦門,一臉恍然的說道,他心中暗暗自責,剛才由於接二連三的吃驚,現在還沒有恢復歸來,但是記憶也有點受影響,竟然連這麼重要的事都險些忘記了。

於是,裁判趕緊吩咐了一個工作人員,讓他去會場內部去拿取本次的獎金。而此時,克林和布瑪等人也紛紛向他們趕來,一同向楚河兩人道喜。

正當他們聚在一起要一同商議接下來去吃什麼菜的時候,忽然,在大會的內部,傳出了一聲恐懼的叫喊聲,正是剛才被裁判派去取獎金的那個工作人員的聲音。

此時,他好像在方才去取獎金的途中,遇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了。.. 大會工作室距離楚河比武的擂台也僅僅只有一牆之隔,並不算多遠,又因為大多建築已經損壞的關係,所以,隔音效果已經減弱了許多。

所以,楚河一行人以及場外的那些還沒有離開的觀眾們,都同時清清楚楚的聽到了不遠處的隔壁牆內發出來的那一聲慘叫。

此時,楚河目光驟然閃爍了起來,他精神感知,瞬間就感覺到了方才聲音傳出的方向有兩股氣存在。

此時,他的雙目,滿是明亮的光芒。

熟知龍珠劇情的他,如今,已經隱隱猜出來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而其他人的臉色,不由紛紛為之一動,心中暗自猜測不定,推測起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啊,剛才……剛才好像是有人遇難了吧,難不成,是有人見財起意,想要奪取50萬元的冠軍獎金!」觀眾中,有人如此猜測。

「我看,八成是這樣吧,這可是五十萬啊,足夠一家人平安富貴的生活上十年的財富,不過,這個強盜可真是傻啊,他難道不知道這獎金的所有者是天下第一武道會的冠軍瑪,這可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他這簡直就是想要拔老虎的牙齒,腦子秀逗了!」有人嗤笑了一聲,說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呢,我看還是眼見為實,趕緊去看看才對,在這裡瞎猜也得不出什麼結果!」

此時,黑西服聽到眾人的議論,也不又心中緊張起來,於是,他趕緊吩咐其餘的大會人員前去查看狀況。

「等等,我和你們一起去!」

這個時候,楚河忽然叫住了想要去查看狀況的裁判幾人,孫悟空和布瑪等人見此,一臉疑惑的看著楚河,雖然不知道他要幹什麼,但是,他們也紛紛跟了上去。

還有其他好事的觀眾們,見到楚河要去,好奇心大起,也紛紛一擁而上,挨肩擦背的跟在他們後面,浩浩蕩蕩的想要一探究竟。

楚河如今已經感應到了前方的那股邪惡的氣的動向,在股氣的身旁,還存在有一股微弱的氣,這說明嗎,方才慘叫的那人還活著。

楚河擔心事情有變,於是,便立即動身,只見他的身影一閃之下,便先他身後的眾人而去。

當楚河來到了牆壁的另一頭,走到大會工作室的門前時,忽然間,就聽到在房間內,有兩個聲音此時正在屋內傳來。

其中一個的聲音語氣中,帶著無比的寒冷與殘忍,語調極其的陰沉。

「快說,大會記錄冊在哪?到底在不在你的身上,再不說的話,我這一拳,可就要打爆你的腦袋了,你說不說?我只給你五秒鐘!」

「一!」陰冷恐怖的聲音再次響起。

「啊……我…….我真的不知道啊,求求你,放過我吧,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二!」那聲音的語氣更加的冷漠了,語氣中,殺氣忽然陣陣襲來,屋子裡的溫度在這一刻都冷了幾分。

「求求你!放…..放過我!」

「桀桀,還不說是嗎,看來,我也不用數到五了,你去死吧!

正當此聲音冰冷的開口的同時,楚河忽然邁步走入了屋內,雙目一掃之下,頓時看到了屋內的場景。

一個全身綠色皮膚,相貌如鬼,背後生著兩隻翅膀,皮膚上長有斑點的怪異男子。

此時,正掐著一個身軀矮胖的工作人員的脖子,一隻手呈爪狀,正朝向他的胸前,五根鋒利的指甲如同刀尖般閃耀出鋒銳的光芒,作勢欲插穿他的胸膛。

正當要出手的怪異男子,突然見到屋內有人闖入,頓時,就一臉愕然的停住了手。

他轉過頭,冷冷的注視著楚河,陰森的開口道;」喲,沒想到竟然還被人看見了,我丹巴林一會兒就會送你下地獄去吧!」

正當他嘿嘿冷笑的時候,那大會工作人員見到楚河,原本蒼白的面龐一下子就變得紅潤了起來,眼神中也一下子有了精神。

他扯著嗓子大聲地嚷叫道;「冠軍先生,救救我啊,這是個怪物,他要殺我,他要殺死所有的參賽武道家啊,你一定要把他打敗!」

丹巴林正想出手結果了那個人,聽到他的話后,卻頓時手中一滯,神色驚訝中,他目光中凶光一閃,一隻手指著楚河,惡狠狠的看著手中的男子,問道;「你剛才說什麼,他就是你們這什麼武道會的冠軍?」

見到那森然的眼神向自己瞧去,大會工作人員臉上不敢有絲毫的隱瞞,如小雞啄米似地點頭,旋即一臉求饒狀的說道;「是的,是的,楚河先生就是本屆的冠軍大住,你趕緊放了我吧,我根本就對你沒有絲毫的用處!」

「哈哈,原來如此,沒想到竟然得來全不費工夫,正主原來就在這裡啊!倒是省了我找人的麻煩,解決了你,就是解決了所有的問題,哈哈,我還真是走運啊!」

丹巴林得意的大笑,旋即,他陰冷的看著楚河,忽然,目光中狠色一閃,他隨手一甩,就將手中的男子猛地楚河狠狠的砸了過去。

「哈哈,給我去死吧!」

這一甩之下,力道奇大,甩出去的那個人就彷彿一塊大石頭,去勢洶洶,正朝楚河的面門襲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楚河的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他只是微微的將手向前一伸,頓時,在他的身前,就有一股柔和之力頓時湧出,將那個飛來的人穩穩地拖住,緩緩地落在了地上。

原本對自己出手十拿九穩,正等著看前方的人變成屍體的丹巴林,見到眼前的一幕,頓時,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神色中充滿了疑惑。

「你…….你剛才做了什麼,為什麼?竟然可以將我的攻擊輕易的化解?怎麼可能?」丹巴林對自己的力量可以說是非常的自負,但是,眼前的這個人,此時,他的心中竟然忍不住生起了一絲心驚肉跳之感。

「你不過是個雜碎而已,竟然還敢妄圖殺我,實在是痴心妄想,你的攻擊對我來說不過就如同蒼蠅的拍打,你以為你又算什麼?」

楚河冷冷的看著丹巴林,輕蔑的一笑,用極其不屑的語氣,森然的開口道。

「啊…….你說什麼?你…….你可知道我是誰?竟然如此對我說話,你難道不想活了嗎?」丹巴林聞言,心中的怒火頓時忍不住燃燒了起來,他色厲內荏的對楚河大吼道。

「你是一個雜碎,這難道有疑問嗎?」楚河淡然一笑,渾然沒有將眼前的人放在眼中,繼續輕蔑的說道。

衍生痕 「啊……你說誰是雜碎啊,這個臭小子,我要殺了你啊!給我去死吧!」

丹巴林此時再也忍不住了他忽然張開了大口,一道衝擊波頓時兇猛的朝向楚河噴射而出,速度極其的驚人。

面對丹巴林的攻擊襲來,這個時候,只見楚河忽然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然後,片刻間,他又忽然將眼睛睜開,在他的目光一掃下,就在這一剎那,那衝擊而來的氣功波,頓時崩潰而散,消散無形。

「你……你怎麼可能,這不可能?」丹巴林神色獃滯,結結巴巴地不斷出聲自語了起來。

而正在他心神震驚時候,就在此時,門外的腳步聲忽然接二連三的傳了進來,包括孫悟空、克林、龜仙人,布瑪以及場外的數位觀眾們,紛紛同時也走進了這個屋內,並同時看到了眼前的那個綠色皮膚的男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