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如今倘若說,他還有一線生機的話,那就只能是他自己使出真龍變,化為龍身,利用血脈之力壓制這扁毛畜生。

不然的話,無論是先天火靈還是戰鬥傀儡,沒有一樣能抗衡這嘯風玄鷹。

「死就死吧!」莫宇辰暗喝一聲。

旋即開始催動體內的真龍血脈,完成真龍變。

「嗷吼!」

一聲震徹蒼穹的龍吟聲響起。

莫宇辰所變化的真龍拔地而起,身上龐大的上位者氣息全都往那隻嘯風玄鷹呼嘯壓去。

不知何時,小公主已經站在樹冠上,驚嘆道:「哇,莫哥哥變成一條龍了!」

莫宇辰聞言,苦笑不已。

要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會如此趕鴨子上架,使用出真龍變與這嘯風玄鷹拚命。

不過如今他沒辦法理會那小丫頭,只有專心致志的應對眼前這扁毛畜生。

當下,莫宇辰趁嘯風玄鷹被他的威勢壓住的同時,扭動龍軀,一擊神龍擺尾,狠狠的抽過去。

嘭!

雖說他現在與真正的神龍比起來,只是一條幼龍。

但是,一頭幼龍之力也絕對是不容小覷的。

這不,剛才還威風凜凜的嘯風玄鷹,吃了莫宇辰一記神龍擺尾后,被轟得急速砸在地上……

……

山谷內!

一個老者在閉關中醒了過來。

他剛一醒過來,立即將目光往外看去。

此時此刻,他明顯的感受到,他要等的人就在外面。

而且還在與一隻妖獸大戰,情況非常緊急。

「老三!」老者口中只是略微一動,當即,整座山谷中,滿是他的迴音。

嗖!

突然間,山谷內響起了陣陣破空聲。

緊接著,一道身影穩穩的停在老者面前。

老人正是谷中排行老三的鷹首人身怪。

在這一坐山谷中,總共有九隻義結金蘭的妖獸。

其中這老者排行老大,就算他其餘幾個兄弟都不知道他的本體是什麼。

只知道,老者一身修為沒被削落之前,在仙界是一位驚天動地的大人物。

而老二是一隻獅頭人身怪、老三是鷹、老四是鶴、老五是老虎、老六是一隻龜,老七老八都是猿類,至於老九則是一隻呆蠢的黑熊精。

他們這九隻妖獸,自從來到這黑暗之森后,便一直統領這這裡的億萬妖獸、靈獸以及凶獸。

可以說,倘若不是他們受到詛咒,不能出黑暗之森,那如今天靈大陸恐怕已經是妖獸泛濫了。

「大哥,有什麼吩咐。」

鷹頭怪目不轉睛的看著老者,出聲問道。

「你的手下在外面跟少聖主動手了!」老者滿臉的陰沉,對鷹頭怪喝道:「我不是已經跟你們交代過了嗎?」

「約束好自己手下那些高階妖獸,你是不是將我的話當耳邊風了!」

老者原本半開半合的眼睛猛然睜開,閃爍著精光瞪了鷹老三一眼。

剎那間,憑空出現的冰冷至極的氣息,凍得鷹老三打了個哆嗦,渾身一顫。

轟!

鷹老三如遭雷擊,腳下連連後退了幾步。

「大哥,息怒,我這就去將那個不開眼的東西撕了!」

鷹老三重新走到老者前方,惶恐的說道。

「記住,若有下次,休怪我不顧兄弟情分,將你打回原形!」老者重新閉上眼睛,緩緩的說出一句。

鷹老三恭敬的抱了一拳,心中都不敢有任何怨言,快步的離去,準備將谷外那隻不開眼的東西撕碎。

久幽凌霄錄 ……

谷外!

莫宇辰在真龍變的加持下,憑藉著先天火靈的強悍,才堪堪的招架住嘯風玄鷹的攻擊。

「不行,得趕緊想個其他辦法。」

「不然的話,這個血脈上的壓制,恐怕過不了多久,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莫宇辰喃喃自語的同時,清晰的看到山谷中,出現了一道龐大的光影,而且還是一隻遮雲蔽日的雄鷹。

那隻雄鷹,一對上百丈的翅膀一撲騰,將周圍帶起了勁爆的罡風。

隔得那麼遠,莫宇辰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壓迫感席捲而來。

嚦!

……

那隻雄鷹速度非常快,片刻之間就到了莫宇辰與嘯風玄鷹頭頂。

「吾命休矣!」莫宇辰看到這隻遮雲蔽日的雄鷹,心中涼了一節。

剛剛那隻嘯風玄鷹他就已經抵擋得吃力不已。

現在,突然間再出來這麼一隻大傢伙,這讓他怎麼可能擋得住。

「看來,今天怕是要這在這裡了!」莫宇辰化為人形,退到小公主身邊,臉上帶著無比的凝重暗想道。 「莫哥哥,怎麼辦!」

小公主伸出纖纖玉手,握住了莫宇辰的手。

轟!轟!轟!

……

然而,就在莫宇辰認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

那隻大鷹居然不是沖著他來,而是沖向那隻嘯風玄鷹掠去。

嚦!

嘯風玄鷹見狀,恐懼的哀鳴一聲。

來鳥是誰,嘯風玄鷹身為鷹類的強者,怎麼可能不知道。

可是,它唯一不明白的就是,為什麼它們的老大,一出現就怒氣沖沖的對它掠來,而且看起來非常生氣。

「難道這嘯風玄鷹的仇家找上門來了嗎?」

莫宇辰來不及多想,在一顆巨型古樹上面找到一個樹窩,趕緊跟小公主兩人躲進去。

旋即從乾坤戒指中,取出那件屏蔽神念探查的內甲,蓋到兩人的身上。

面對天空上面的那兩隻鳥,莫宇辰無論哪一隻都打不過。

所以,他現在只能趁著它們在打架,趕緊躲起來,爭取不要被它們發現。

然而,就在莫宇辰躲起來的時候。

那隻大鷹,身上帶著狂暴的氣息,將那嘯風玄鷹撕成碎片,一點餘地都沒留。

莫宇辰看著前一刻還在自己面前逞凶的嘯風玄鷹,在轉眼之間被撕成肉屑,心中不由得猛然一跳。

唯恐那隻大鷹會找上自己。

但是,好在那隻大鷹撕碎了嘯風玄鷹之後,連正眼都沒瞧莫宇辰一眼,直接振翅高飛,沒入遠方的天際……

「莫哥哥,要不我們回去了好不好!」

「那隻大鷹的樣子好恐怖,我擔心它會再回來。」

小公主怯懦的貓在少年懷中。

「沒事,它已經走了,我們在這裡多等一會再出去吧。」

莫宇辰摸了摸她的頭,安撫她小鹿亂撞的心靈。

開什麼玩笑,他好不容易來到這裡地方,現在就差那麼臨腳一步,他怎麼可能說兩手空空就掉頭回去。

時間過得非常的快,轉眼之間,已經一個時辰過去了。

莫宇辰確認沒有危險后,帶著小公主小心翼翼的,順著樹榦掛著滑到地面下。

有了剛剛的教訓,如今莫宇辰可是不敢太高調。

要不然的話,再給他來一頭凝嬰境五重的妖獸,那他可就完了。

他可不認為,自己運氣能那麼好,第一次遇到大鷹,第二次還能遇到什麼大熊、大虎的。

很快,莫宇辰與小公主兩人貓著腰來到山谷邊上。

可是,想要進入山谷中,卻被一層無形的禁制阻擋著,莫宇辰根本進不了。

「咦,這禁制怎麼打開?」莫宇辰的手按在禁制上面,感覺就像是陷入一層橡膠膜一般。

不過,莫宇辰還發現了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就是他手中的力道要是加重,這層膜就越是堅硬。

反之,則變得柔軟無比。

玩了這層禁製片刻之後,莫宇辰在無賴龍的傳承記憶中,搜尋著這破開禁制的手法。

可是,無論他怎麼翻找,都沒能找到。

「既然這是那頭老龍的寶藏,會不會說,需要他自身的傳承血液來解開禁制?」

莫宇辰心意一動,暗道:「希望我猜的沒錯!」

嘩!

龍淵劍劃破自己的指尖,隨著莫宇辰真氣的融入,他指尖的血液迅速在彈在透明禁制上面。

「莫哥哥,你這是在幹什麼!」

小公主望著莫宇辰,一雙如水的秋眸中,夾雜著幾分期待。

「蒙對了!」

本來一臉凝重的莫宇辰,雙眸陡然一閃,臉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莫宇辰將自己真氣融入血液中,果然發現,他手中冒出來的血液,在禁制上自己走出了一副詭異的脈絡。

「看來只要血液將這片光幕遊走個遍,就能開啟了!」

莫宇辰鬆了口氣。

看來,自己的猜測果然沒有錯。

少年念頭一動,加大真氣對血液的激發,開始催動這禁止脈絡的遊動。

片刻之後,呼!

莫宇辰手中的湧出的血液猛然止住,禁制上陡然升起璀璨的亮紅光芒,紅得就像是灼灼烈日一般的紅,讓小公主不由得伸手擋住自己眼睛。

就連莫宇辰也不例外。

而當那刺眼的光芒消散后,他們兩人徹底的愣住了。

「天吶!」

「我沒看錯吧!」

莫宇辰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頓時頭皮都麻了。

只見禁制解開時候,山谷中的天空中,撲騰著密密麻麻的妖獸。

而且,看起來,隨便哪一隻身上的妖氣都恐怖至極,絕對都在凝嬰境五重之上。

莫宇辰初略的估摸了一下,此處最少得將近十萬隻凝嬰境高階的妖獸。

難怪他還在奇怪,為什麼一路上,沒遇到什麼強悍的妖獸。

敢情全都躲在這裡了。

「莫……哥哥,我們……回……去吧!」

小公主的手不斷在顫抖,聲音中帶著哭腔說道。

總裁夫人要離婚 她雖然見到不少妖獸,但是像這樣的場面還是第一次見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