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好,謝謝舅媽。”陳文說道,我感覺出他有點失落。

然後舅媽就關了電話亭,推着自行車,和我們一起往家走去,途中,她在菜市場,買了魚、蘑菇,青菜還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蔬菜,不過陳文把錢付了。

剛一進門,舅媽就朝屋裏喊:“ 唉,你大外甥來了,趕緊出來,別一天天的淨擱家躺着,四肢都快退化了。”

“原來是大龍啊,我還剛尋思是哪個外甥呢?” 從裏屋走出來一個人,端着酒杯,和我記憶中的那個大舅簡直就是兩個人,那時候的大舅,記憶最深的那次應該是姥爺去年那次,那次縣長都過來陪大舅,李玲玉都過來唱歌,甚至我都見到了趙本山,那時候的大舅,就是全村人的偶像,誰說起大舅不伸一個大拇指,說一個“厲害”。可是反觀他現在,好像蒼老了許多,頭髮很蓬亂,兩鬢斑白,臉上也鬍子拉碴的。

“大舅你好,我叫陳文,是大龍的表親。”陳文在我還在發呆時說道。

“你好,來,來,快進來。”

我走了進去,看到了舅媽口裏所謂的“ 小房子”,門口放着一個白色的木櫃,裏面擺滿了鞋子,然後一個大鏡子,一眼望過去,首先看到的是寬敞的大廳,大廳的中間吊着一盤碩大的水晶燈,大廳一邊是白色的,看起來就很軟的長長的沙發,另一邊是一個很大的電視,旁邊放有一個方形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然後大舅安排我和陳文坐在沙發上,坐上去,屁股感覺坐在棉花上一樣,但是又比棉花舒服很多,我甚至都爲自己的屁股感到高興,可以這般享受,看着凹下去的沙發,我想不會給壓壞了吧。

就在我擔心沙發時,陳文開口了:“ 大舅,是這樣的,我是東福藥業的,剛負責佳木斯市場,我這次來呢,主要是想和您商量一下,看您能不能幫我在佳木斯這邊開拓一下市場,我知道您這邊屬於能夠呼風喚雨的人,所以這次就很冒昧的上門。”

“東福藥業,那個我知道,幾年前,你們老總找過我,像什麼大輸液,安乃近,鎮痛片,這些都幫他弄過,現在這個藥廠還在啊?”大舅抿了一口酒之後說道。

“拉倒吧,你可別吹了。”傳來舅媽的聲音,“誰不知道你現在破產了啊,現在就連小區區長看了你都不會理你,你現在就是落魄的鳳凰不如雞,你以爲是龍,其實是酒蟲,是猛虎,不也是趴着的醉貓。”

“別聽她瞎說,盤着的龍還是龍,氣勢在那放着呢,改天我帶你去見見我的幾個朋友。”大舅抿了一口酒說。

“謝謝大舅。”陳文感激的說道。

這時,大舅家的孩子張昭回來了,一看到他,我就明顯感覺到了差距,他長得白白嫩嫩的,身上的校服也很漂亮。“張昭回來了?”我站了起來。

“大龍哥,你什麼時候來的啊?”張昭感到很意外,畢竟他這個大龍哥,準確來講,老家親戚基本很少來他家。

張昭剛準備走過來,舅媽就給她遞了一杯白色的,不知道是牛奶還是羊奶又或者是其他我聽都沒聽過的東西,然後說“今天鋼琴還沒練呢,去練琴去。”張昭隨即進入了一間房子,過了一會,鋼琴聲就飄了出來。

就這樣,一直到吃飯張昭纔出來。

碩大的餐桌上擺滿了菜,我也不知道是因爲我和陳文來了,還是他們平時就這麼豐盛。儘管大舅一直讓我多吃菜,但是因爲有很多菜我都沒見過,不知道它是鹹,是辣,還是酸,或者甜,只能扒拉着大白飯,或者偷偷觀察他們怎麼吃,然後小心翼翼的夾菜。

再說這個大白飯,它粒粒清白,顆顆醇香,飽滿而潤澤,光亮而透明,脣齒留香,香甜可口。

飯後又和大舅寒暄了一會,最後,舅媽挑了一間屋子,讓我和陳文住了進去,躺在牀上,瞬間感覺自己剛纔太膚淺了,開始以爲沙發已經很舒服了,但是和牀比起來,它又望塵莫及,掉了幾個檔次。躺在上面彷彿一瞬間身體的疲倦都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包裹在身上的那種柔軟和舒服,就好像自己躺在白雲中一樣,骨軟筋酥,心神俱醉,不一會就進入了夢鄉,感覺在睡夢中臉上都掛着微笑。 睡了一會,肚子將我疼醒,我起牀去找廁所,跑到廁所一看,坑呢?咋沒坑呢?不對啊,陳文去廁所就在這啊,我還特別留意了,找了半天,實在憋不住了,趕緊去找陳文。

“陳哥,醒醒,醒醒,”我捂着肚子,不停的搖着陳文。

“咋地了?”陳文一臉朦朧。

“我肚子疼,想拉屎,找不到衛生間。”

“隔壁那個就是啊,去吧。”

“哎,哎,陳哥,你聽我說完啊”,我使勁壓着肚子,“我去了,不知道在哪拉,也沒坑啊,不知道蹲哪啊?”

“哈哈哈。”陳文笑了,他起身道:“好吧,我帶你去。”

來到廁所,他將坐便器上的坐墊放了下來,“好了,去拉吧。”

“啊,坐着拉嗎?拉屎還能坐着拉?”我一臉的疑問。

“對對,現在都是坐着拉,你拉吧,我去睡了。”然後陳文將門帶上。

我解開褲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噗——-”,好爽啊,我萬分愜意的就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躺在牀上,思緒萬千,城裏人就是不一樣,沙發,牀都已經這麼舒服了,沒想到拉屎都能坐着拉,而且“小房子”都這麼大,那大房子根本不敢想象啊。再說張昭,不用去地裏勞作,手又白又嫩,臉上白白淨淨的,還有那個校服,都那麼好看,每天吃的菜和大白米飯,比村裏的席都豐盛,有些菜根本都沒見過,更別說吃了,還有那個好喝又有營養的什麼奶,更是見到沒見過。

還在想着,突然外面傳來舅媽的聲音:“你看看,你好好看看,下水道都堵了,上完廁所不知道衝的嘛,現在房間多臭,換氣都不好使了,這就是你那農村親戚?這不會賴上你了吧,咱家現在本來就不寬裕,以後只能喝西北風了。”

隨後,大舅又好像在說什麼,但是聲音太小,聽不太清楚。

“難道是陳文壞我?那個根本不是廁所?舅媽說衝,那邊也沒水桶啊,咋衝?”我心裏一直尋思,這下丟臉了,從一進門我就小心翼翼,沒想到還是犯了錯。

農村親戚,這幾個字就像刺一樣扎進了我心裏,“算了,明天回去吧,這裏不是我這個農村娃待的地方,反正事情已經辦好了,大舅找到了,剩下的事就看陳文自己了。”懷着沉重的心情,我進入了睡夢。

第二天一早,我就向大舅辭行,告訴他們自己先去哈爾濱看個朋友,然後回家幫父母幹活,雖然舅媽全力挽留我,但能從她臉上的表情看出,她很高興。

陳文負責佳木斯,大舅也答應幫他,他肯定是不走了。

大舅讓陳文送送我,將我送到火車站。

從大舅家走出來,走在寬闊的大路上,心裏感到莫名的輕鬆,有一種被釋放的感覺,可能是在大舅家太壓抑了,又或者是我根本就不適合城市生活。

送到火車站之後,陳文給我買了到哈爾濱的票,並特別囑咐我,讓我路上注意安全,最後又拿給我一些錢。

“陳哥,我有錢。”

“這是幸苦費,你就拿着,我也不能讓你爲了我的事白跑一趟啊!況且你幫我這麼大的忙,衝這一點,你必須拿着。”

我推脫不了,只好將錢拿着。

上車的時候,看到這車是開往齊齊哈爾的。感覺現在的自己總是在路上。到了哈爾濱,不小心睡着了,錯過了下車時間。

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晚了,現在去哪呢?剛好聽到車上有人在談論大慶。

大慶,聽到這個名字,想起了任軍大哥,記得他走的時候,讓我隨時去找他。

“要不過去看看,這樣回家,心裏也不太甘心,回去也不好說。”坐了決定之後,就去補到大慶的火車票。

“你補到哪?”售票的列車工作人員問。

“大慶啊”,我隨口說道。

“大慶有四個站呢,龍鳳站,薩爾圖站,臥裏屯站,讓湖路站,你補到那個站?”

“那個站離薩大路最近?”我問道。

“那我不清楚。”列車人員說。

“龍鳳站,薩爾圖站,臥裏屯站,讓湖路站,薩大路,薩大路,唉,薩爾圖也有薩,就它了。”我心裏尋思,然後給列車人員說:“薩爾圖站”。

補完之後,我拿着票就去座位休息了。

看着窗外,我這次一定要闖出一片天,到時候把寶子也接過去。

不知不覺就到大慶了,應該說是到薩爾圖站了,出了薩爾圖站,一出站門就被震驚了,前面 是個大廣場 ,對面就是百貨大樓,看着商場門口絡繹不絕的人,彷彿就能想象裏面的商品種類和繁華。

右邊是燕莎商場,與百貨大樓好像是競爭對手一樣,在各自的拼盡全力來吸引過客,這幅以前沒見的場景瞬間激起了我的城市夢。

走着走着,碰到一位掃大街的大媽,我懷着忐忑的心情,去問她:“大媽,您好,這附近有薩大路嗎?薩大路舊貨市場怎麼走?”

大媽擡頭看了看我,說道:“薩大路舊貨市場啊,你過那個天橋,然後往西走,走到大路,順着路往左邊走,差不多一里地就到了,你要是嫌麻煩,過了天橋打了三輪,也就兩塊錢吧。”

謝過大媽之後,我就朝着天橋走去,在天橋山,聽見了一陣陣鏗鏘有力的歌曲傳來

“叱吒風雲 我任意闖萬衆仰望

叱吒風雲 我絕不需往後看

翻天覆地 我定我寫尊自我的法律

這兇悍閃爍眼光的野狼

天生我喜歌

傲慢做本性 忘形言行失敬

那管你 萬世巨星

這是摔性 我任性

以天性 亡命拼命

天生我喜歌

用實力爭勝 橫行全憑本領

……”

我第一次聽見這麼有力量的歌,走過去發現是個錄像廳,一幫人圍在那,看一部叫什麼《古惑仔》的電影,我也好奇的湊了上去,電影中,那個叫陳浩南的很霸氣的帶着一幫人,看起來很拽的樣子,尤其是他那句,我陳浩南能混這麼久,全靠幾樣東西,夠狠,義氣,兄弟多。

我又想到了寶子,不知道他還在那嗎?我這次弄好之後,就去看看他。 至尊農女千千歲 然後突然聽見火車“嘟—-嘟—-”鳴笛的聲音,我走過去,看見天橋底下全是火車,有上面沒蓋的,裏面裝的貨物在這可以盡收眼底,有的裝着煤,有的裝着鐵;也有上面有蓋的,就像房子一樣,還有門,一羣人從車門裏裝卸貨物;還有罐子車,有黑色的罐子,白色的罐子,每列車的長度不一樣,裏面的包含的有蓋的,沒蓋的,罐子的數量也不一樣,除了貨車,還有拉人的綠皮車,我看見了一列開往北京的。 向遠處看,有個巨大的機器在那一上一下的打擊這地面,旁邊剛好有個大爺,我就過去詢問他,他就給我詳細的介紹了這個機器。

原來它叫石油鑽機,屬於大慶的特色,也是大慶的功臣和寶貝,就靠着他大慶纔有了今日的繁華,他有鑽機八大件:井架、天車、絞車、遊動滑車、大鉤、轉盤、動力水龍頭也稱爲水龍頭及井泵,在石油鑽井中,帶動鑽具破碎岩石,向地下鑽進,鑽出規定深度的井眼,供採油機或採氣機獲得石油或者天然氣,而那一升一降就是爲了實現破碎岩層,所以它也被稱爲“磕頭機”。

“這麼給你說吧,那鑽一下都是錢,一下10塊,一下10塊……”這位大爺講的眉飛色舞。

“10塊,20塊,30塊……” 我一下下數着,“真是太厲害了,這樣都可以賺錢。”

下了這座鐵天橋,鐵東和鐵西彷彿是兩個世界,我有種穿越的感覺。那邊是高樓,這邊是平房,那邊商業繁華,這邊小販混雜,那邊好像纔是是城市,而這邊就像大鎮店一樣。

“鬼子紅,耗子藥,蟑螂、螞蟻藥。”

“宮廷膏藥,包治百病。”

“糖葫蘆,又香又甜的糖葫蘆。”

“茶葉蛋,新鮮的茶葉蛋。”

擺小攤的小販不遺餘力的在叫賣。

“讓胡路有沒有差一位就發車了。”

“ 八百垧的有沒有上車走了。”

“來,來,來,上車,去哪你說了算”拉三**叔的也在那不甘落後的喊道……

我本來想過去打個三輪的,走到一個巷子口,隨意往裏面瞟了一眼,看見一條巷子裏站了好多女的,有時有人跟她說幾句話,他們就一起進去了,這些女的穿着很暴露,濃妝豔抹的,我感到有點不太正常,突然一位老太太快步走了過來,低聲說道:“ 進來感受一下,很安全,10塊,20塊的都有,都是新來美女,走,跟我進去,我給你挑一個年輕的,包你滿意。”

聽得我面紅耳赤的,趕緊快步走了,身後想起了老太太的笑聲:“這孩子還害羞了,看來還是個雛啊。”

走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我是要打三輪的,剛纔一緊張走的太快了,現在只能順着路邊繼續走。

“讓青春吹動了你的長髮

讓它牽引你的夢

不知不覺這城市的歷史

已記取了你的笑容

紅紅心中藍藍的天

是個生命的開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

曾空獨眠的日子

讓青春嬌豔的花朵

綻開了深藏的紅顏

飛去飛來的滿天的飛絮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