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好在在前六輪的比武之中,丁浩、李蘭、李牧雲和梁飛雪都沒有抽到同一個擂台,這讓那些期待這四人強烈碰撞的人,不得不繼續耐心地等待。

時間流逝。

到第七場比武的時候,丁浩終於遇到了一個敢於走上擂台的對手。

金剛小呆!

這是一位來自於黃衫北院的弟子。

一張清秀羞澀的面孔,卻配著一副高大魁梧、肌肉隆起,猶如金剛一般健壯強碩的身軀,這種稚嫩面孔和爆發力十足的身材之間強烈的視覺反差,讓很多人在第一眼,都會對這個少年印象深刻。

丁浩當然也不例外。

當初深入西岩山脈上古宗門遺址探險,丁浩就對這個一直站在美少年林信身邊,面帶羞澀笑容的少年印象深刻,想不到今天,居然在擂台上遇到了。

「丁師兄!」金剛小呆恭敬地行了一個禮,略帶靦腆地道:「我知道自己不是您的對手,但和您這樣的高手對決的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我想鍛煉一下自己,不是在挑戰您。」

丁浩微微一笑。

這個金剛小呆的確很有意思。

據說他天生神力,天賦也極為可怕,修鍊土系玄氣渾厚如岳,將別人很難修鍊成的【天心地怒山嶽訣】,修鍊到了極為高深的境界,更有意思的是,他心思極為單純,靈魂純凈無暇,與世無爭,卻略有點兒膽小,甚至有些木訥,所以被好事者起了個外號,叫做小呆。

又因為小呆身體太過於強壯,肌肉發達,宛如刀削斧砍一般,簡直就和傳說之中佛宗的護法金剛一般,後來記名弟子們乾脆就叫他金剛小呆。

這個名字,剛開始的時候,是帶有嘲諷貶義的。

黃衫北院的記名弟子們,用【金剛小呆】這四個字,才嘲諷他雖然天生神力,宛如金剛,可惜卻是個傻乎乎的獃子,性情軟弱,難以成氣候。

剛剛進入問劍宗的時候,【金剛小呆】經歷了一段很悲慘的日子,被許多黃衫北院的弟子欺負,一直到一個月之後,黃衫北院的兩大巨頭任逍遙和林信發現了這個單純少年的潛力,在背後一力幫助,才徹底改變了這個木訥羞澀少年的命運。

到今天,一切都已經變了。

【金剛小呆】終於成為了黃衫北院的第三號高手,這個外號已經從嘲諷用語,變成了真正名震五院的強者招牌,而當記名弟子們口中再提起這四個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已經從最初的嘲諷不屑,變成了深深的敬畏欽佩。

「小呆師弟,請!」

丁浩對這個堅強崛起的少年有好感,極為客氣。

這個時候,擂台周圍已經聚滿了圍觀的人,一個個臉上都是興奮的表情,而且隨著喧嘩之聲散開,越來越多的人朝著這邊涌聚了過來。

終於有人要正面挑戰丁浩了!

這可是一個大事件!

而且更令人興奮的是,出現的挑戰者也不是籍籍無名之輩,是黃衫北院的第三號人物,大名鼎鼎的【金剛小呆】,以【金剛小呆】的實力,應該可以讓丁浩認真起來吧?

會是一場龍爭虎鬥嗎?

在一片喧嘩聲之中,比賽終於開始了。

擂台上。

小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身形居然再度膨脹了一圈,黃衫之下隆起的肌肉,幾乎要撐爆了衣服,一股淡黃色的氣流,緩緩地在他的身周圍浮現,衣擺無風飄起,雙手猶如巨人之爪一般伸開,一股駭人的氣勢爆發。

面對丁浩,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轟隆!

一步踏出,整個擂台都晃了一下。

碎石屑在小呆的腳下飛奔,他所過之處,在最為堅硬的青石地面上踩出一個個清晰的腳印。

小呆小跑了起來。

他高速逼近,他的速度越來越快,身形在虛空之中拉出了一條線,整個人猶如一頭瘋狂的史前巨獸一般,狠狠地朝著丁浩撞了過來。

丁浩靜靜地站在原地。

「喝!」小呆爆喝一聲,驟然凌空躍起。

他在半空之中收腰沉腹,膝蓋凸出,猶如一座萬仞山嶽一般,直接壓爆了空氣,單膝砸了下來,狂暴的氣流如同旋風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沉膝殺】!

這是小呆自己琢磨創造出來的獨特連環殺技之一,將他身體強健,力大如龍的特點,發揮的淋漓盡致。 丁浩黑髮狂舞,屹立如同標槍,輕輕抬手,一掌拍出。

啪!

一聲輕響。

丁浩身形猶如磐石一般,紋絲不動。

他腳下半米範圍之內的地面甚至連一絲風都沒有,而半米範圍之外的岩石地面卻瞬間碎裂破散了開來,石屑亂飛,地面生生被小呆的腿風刨掉了三寸厚的一層,猶如亂刃劈砍一般,布滿了觸目驚心的裂痕。

小呆被這一掌,震得倒飛了出去。

人群之中一片震撼性的驚呼。

小呆在這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戰鬥力,不可謂不強,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恐怖,【沉膝殺】的威力,超出了那以前任何一次表演,當真彷彿是一座巨型山嶽凌空而降一般。

但是丁浩的表現則更然人駭然。

只是舉重若輕的輕輕一拍,就硬碰硬地徹底瓦解了可怕的【沉膝殺】,不僅如此,他身形紋絲不動,也未釋放任何的氣息,就將身邊半米之內的氣勁完全化解。

丁浩的實力,顯然已經到了難以度側深淺的地步。

「喝!」半空之中的小呆吐氣開聲,身形猶如陀螺一般旋轉,瞬間又沉了下來,雙肘如錘,攜帶著可怕的力量,朝著丁浩的後背轟落。

【肘錘殺】!

丁浩依然沒有閃避的動作,看也不看,反手朝著身後拍出,傳出一連串啪啪啪的脆響之聲,小呆原本急如火般的身形,瞬間就委頓下來,踉踉蹌蹌地朝後退去。

周圍又是一片山呼海嘯一般的驚呼聲。

小呆退出五米,終於止住身形。

他雙腳猛地蹬在地上,石屑飛濺,轟隆一聲,偌大的擂台差點兒被這一股力量撕裂成為兩半,而小呆則藉助著反彈之力,猶如離弦之箭一般,朝著丁浩飛速逼近。

雙腿旋轉,猶如兩柄鋒利的大斧,攔腰掃至。

【斧腿殺】!

依舊是他自己獨創的殺招。

丁浩依舊不動聲色地連續接招,手掌似緩實急地拍出,一道道掌印殘影綻放,猶如蓮花吐蕊一般,充滿了難以形容的美感。

他穩穩地站在原地,身形沒有絲毫動搖。

【金剛小呆】爆喝連連,進入戰鬥狀態之後的他,一改之前那種羞澀靦腆的表情,變得狂暴如雷,殺氣騰騰,各種沉重犀利的殺招,連綿不絕地施展出來,猶如狂風暴雨一般。

到了最後,小呆整個人完全沉浸在了一種奇異的狀態里,他身形越來越快,在虛空中拉出一道道似幻似真的殘影,密密麻麻連在一起,幾乎形成了一片黃色的海浪,無休止地瘋狂衝擊著最中間的丁浩。

但是丁浩的穩定讓人絕望。

猶如中流砥柱一般,自始至終,他甚至都沒有挪動過腳步。

擂台周圍的許多人看的如痴如醉,歡呼叫好喝彩之聲連綿不絕。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金剛小呆】將他獨特的近身格鬥搏殺之術,發揮到如此境界。

到了最後,小呆簡直化身成為了一部精密運轉的殺人機器一般,手、肘、胸、腹、膝、腳、背、腰、臀、肩……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彷彿都可以瞬間化作致命利器,一招一式力拔千鈞,卻又匪夷所思。

可惜他遇到的對手,是更加變態的丁浩。

不管小呆的招式如何勢大力沉,如何匪夷所思,他都是不緊不慢地一掌拍出,就順利地化解了全部的攻擊。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擂台上傳來砰地一聲巨響,人影乍分,漫天幻影消失不見,一切中都靜止了下來。

「呼呼呼……」

渾身大汗淋漓的小呆,雙手扶著膝蓋,彎著腰大口大口地急促呼吸,他的全身上下徹底濕透了,整個身軀因為過度的疲憊而略微顫抖著,似乎要連站都站不穩了。

而對面,丁浩依舊面帶著笑意,靜靜地站著。

兩相對比之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這場比武的結果了。

以近身格鬥搏殺之術和力大無窮而名震五院的【金剛小呆】,居然被累的差點兒脫力,卻自始至終不能將丁浩逼退哪怕是一步,可見雙方之間的差距,已經不可以道里計了。

「多……多謝……丁師兄,我……我終於明白了!」

小獃氣喘吁吁,連話都說不完整了,卻一臉感激之色。

因為他心中比任何人都明白,以丁浩的實力,完全可以一招就秒殺自己,卻極為耐心地陪自己過招,讓自己將所有的殺招淋漓盡致地展現完畢,給了自己一個充分的施展領會機會。

「無妨。」丁浩微笑。

話音落下,突然之間,轟隆一聲巨響。

眾人瞠目結舌地看到,偌大的擂台驟然毫無徵兆地坍塌了開來,堅硬的青石無聲無息之中均勻地碎裂成為半寸見方的小石頭,嘩啦啦猶如沙雕一般攤開來。

金剛小呆摔倒在了沙粒之中。

只有丁浩腳下的岩石,依舊保存完整。

像是一根圓形的石柱一般,矗立地地上,仿若神座一般。丁浩站在其上,衣衫獵獵,向後飄擺,猶如直欲振翅飛翔的雄鷹一般,令人不可逼視。

……

「強!」林信在人群之中,低低的嘆息了一聲。

在他身邊,任逍遙手中捏著一隻烤的酥黃的雞腿,獃獃地忘了送進嘴裡,禁不住感慨道:「面對小呆在爆種狀態下的【金剛殺招十二連擊】,竟然輕描淡寫地接了下來,沒有做出絲毫的閃避,丁浩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小呆選擇和丁浩一戰,是對的,也只有丁浩,才能完完整整地承受他的【金剛十二殺】,讓他找到自己殺招的破綻和弱點,加以彌補……丁浩!」林信重重地念了一聲這個名字,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苦笑。

「媽的,我又忍不住一陣羨慕嫉妒恨,還讓不讓人活了。」任逍遙將雞腿送進嘴裡狠狠地咬了一口:「我要發奮,我要更加努力。」

再遠處,站著的是白衫中院【七義盟】的人。

七個天才結拜兄弟在時隔半年之後,第一次如此齊全地出現在人們的面前,毫無疑問地成為了人群關注的焦點。

—————

第三更 李牧雲依舊沉穩自信,猶如一尊從容不迫的王者,綻放著璀璨奪目的光彩,他有一種奇異的魅力,總是會讓人產生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往那裡靜靜一站,就瞬間奪走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梁飛雪依舊沉默寡言。

他一襲白衫如雪,黑髮飛揚,猶如標槍一般靜靜地站在李牧雲的身後,丹鳳眼中涌動著柔和的光芒,像是一堆素潔而又寧靜的白雪一般,拱衛著李牧雲。

這兩人無疑是【七義盟】之中作為閃耀的雙子星座。

很多人都覺得,像是李牧雲和梁飛雪這樣一時瑜亮的風華人物,都太過於優秀,原本應該呈現出一山不容二虎的爭鬥才對,但是他們卻奇迹般地保持著令人驚訝的默契,猶如親兄弟一般。

除了這兩人,七義盟之中的其他五人,比如小武痴陳勝,院首孫九天等人,也都是厲害角色,放眼記名弟子五院,各個都可以獨當一面,聲名顯赫,不過總歸和他們有差距。

像是李牧雲和梁飛雪這樣的人,一旦出現,放在問劍宗以往幾屆的記名弟子之中,絕對都是獨領風騷的旗幟性人物,別說是兩個同時出現,而且又如此惺惺相惜。

可惜上天似乎偏偏和這兩個驚采絕艷的少年開了一個玩笑,在原本應該屬於他們的一屆記名弟子之中,安排了另一個更加驚才絕艷的天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