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好傢伙。”夢道臣好奇地盯着這個小傢伙,手臂一揮,震開了體表被凍住的靈力,剛剛的一瞬間,他甚至都感覺寒氣侵入自身的血氣,好在他的血脈強大,破掉了寒氣

這要是換作是常人,可能一擊都熬不過

正當他伸出手再要去抓住這個小傢伙的時候,小傢伙目光變得變得陰寒,毛髮倒立,通體散發出可怕的寒氣,它的身子開始有冰霜覆蓋,就連困住它的血氣也在結冰

“不好,它要自封。”夢道臣大驚,自封,只有高等生靈才能施展的天賦神通,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施展的

一旦自封,除非是修爲高出自己一大截的強者出手,否則,很難破掉這種狀態,可是,許多自封,大多都會在沉眠中死去

“給我開。”夢道臣大吼一聲,眼瞳化爲綠色,但着可怕的威嚴,手掌之上,鱗片在覆蓋,鋒銳的爪子掠出一絲絲寒芒

他猛地用力一扯,冰壁隨之破碎,又再次凝聚

“我就不信了。”夢道臣一發狠,不顧寒氣入體,再次探出手去

可怕的威壓令得雪白生物的毛髮都倒了下去,它越發虛弱,但自封依舊沒有停止,望着夢道臣的眼光中也多了一絲異樣

“雅閣,小天他沒事吧。”洞內的寒氣變得極爲濃郁,站在洞口的關凌都覺得渾身氣血慢了不少,何況是夢道臣,不免擔心地問道

“我們還是先走吧,那傢伙要是撐不住了,會自己出來的。”冰雅閣知道夢道臣因爲關凌在這裏,有所顧忌,正好找個理由將他給支開

“真的沒事嗎?”關凌看着臉上佈滿寒霜的夢道臣,問道

“先走吧,他那個樣子,能有什麼是?”冰雅閣說罷,挪開腳步走了出去,這個地方,她可是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

“這樣也好。”關凌點了點頭,也跟着走了出去 “小子,讓我來掌控你的身體。”龍莫敵一見人走了,立馬說道

“好。”夢道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放開心神

“小子,看着,我給你演示一下,如何讓這頭妖獸乖乖聽你的話。”夢道臣眼瞳的綠光被白芒淹沒,聲音也變得厚重,他筆直地站立,如若與天地一體,極爲偉岸,此刻的他,已是龍莫敵

只見他目光掃過,可怕的靈魂力迸發而出,雪白生物面容都在扭曲,寒氣都爲之停滯了下來

雪白生物‘嗚嗚’地叫着,小臉滿是驚恐,它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威脅

“呼。”龍莫敵輕輕地呼出一口氣,寒冰都爲之崩壞,寒氣化作霧氣消散在了空中

夢道臣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瞪得老大

就這輕輕呼一口氣,就破了自封神通,若非他親眼所見,打死都不相信,他再一次刷新了對師父實力的認知

雖然只是靈魂體的狀態下,龍莫敵依舊是可怕至極,似乎還是處在巔峯狀態,夢道臣有一種錯覺,即便是家族的聖者,都有點難以壓制住龍莫敵

“好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說罷,龍莫敵再次退入識海之內

“哈哈哈,你這小傢伙,現在知道怕了嗎?還要自封,我又不會吃了你。”夢道臣伸出手去,將它抓在手中,惡狠狠地說道

內心卻是極其狂熱,這個能化作冰魄石的小傢伙,定是極爲不得了的存在,他可不想錯過,從剛纔就一直在盤算着要用怎麼收服它

雪白生物恐懼地縮成一團,嗚嗚地叫聲,聲音越發虛弱

“遇見便是緣分,要不是跟我混吧,我給你東西吃哦。”夢道臣拿出一枚丹藥誘惑道,見小東西沒有反應,臉色刷地一下,變得陰沉

“要不是你長得這麼可怕,我一定把你撕把撕把給吃了,你怕不怕。”

“嗚嗚。”雪白生物叫得更加可憐,身子縮得更緊

“不怕,我不是壞人,給。”夢道臣將丹藥丟給它,嘴角翹起一抹笑意,見雪白生物將丹藥吃下去後,得意地哼着小曲,走了出去

“砰砰砰。”鄭秋山,黑牛兩人你一拳我一腳,互不相讓

他們貼身肉搏,幾乎拳拳都肉,攻勢雖是簡單,直接,卻也是絕對是兇猛,打得旁邊的關凌臉上都在抽搐

旁邊的冰雅閣卻還覺得不夠,一個勁地喊道

“再兇點,再兇點,反正小天那個傢伙會給你們療傷的。”

“戰。”鄭秋山眼眸中,戰意閃爍,他看準機會,猛地一拳砸向黑牛的臉龐,欲要一擊制勝

“給我退。”黑牛身子一扭,一掌打出,將鄭秋山的手臂拍開,同時另一手捏出拳勢,直取鄭秋山的胸口

“哼。”鄭秋山右腳橫跨而出,用力握住了黑牛的拳頭

兩人同時一翻身,滾到在了地上,各自用力撕扯着

“停。”冰雅閣伸出腳去,直接將兩人踢開,她目光不善地看着二人,沒好氣地說道

“記住,戰場之上,千萬別讓自己與敵人糾纏在一起,那隻會讓你更加的被動,知道嗎?要不我跟你們練練吧,我保證不動用修爲。”

其實她自己看着也是手癢了,想打上幾手

“還是算了吧。”這兩人聽了直搖頭,冰雅閣的厲害他們可是見過的,那些大名鼎鼎的天才少爺都不是對手,更何況是他們

“瞧你們那慫樣,白浪費了你們的男兒身。”冰雅閣撇了撇嘴,說道

鄭秋山,黑牛兩人就那麼站着,也不回話,一副你愛咋說就咋說的樣子

“愣着幹什麼啊,還不繼續練,我儘量給你們指點指點,以後出來就能少受點苦。”

“唉,我看你就欺負他們吧。”

洞內一道頗爲無奈地聲音傳出來,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欣喜,下意思地回頭看去

隨後,一個年少的身影慢慢走出來,在他的身後,兩頭冰鱗蛇一左一右跟隨着護在他周圍

“嘶嘶。”兩頭小冰鱗蛇各自從鄭秋山,黑牛的身上爬出,它們興奮地吐着信子,目光熾熱,迎向夢道臣而去

“哈哈哈,兩個小傢伙。”夢道臣沒拒絕,伸出手去,將它們接了上來,拿出一顆丹藥分給它們

只是,雪白生物的速度更快,它手臂一揮,丹藥直接入了它的嘴

兩頭冰鱗蛇頓時怒氣大漲,瞪着豎瞳

雪白生物擡了擡眼皮,目光一掃,散出一縷可怕的氣機,嚇得兩頭小冰鱗蛇縮回夢道臣的袖子

“你給我老實點。”夢道臣沒好氣地說道,又拿出一顆丹藥

這下雪白生物可沒出手了,對於夢道臣,它還是很怕的

“這是你收服了?”冰雅閣,關凌好奇地走過來

“算是吧。”夢道臣點了點頭,將雪白生物交給冰雅閣

“以後,它就交給你了。”

“好的,好的。”冰雅閣一臉疼愛,她輕輕地撫摸着雪白生物的毛髮

雪白生物很溫順,聳拉着腦袋,任由冰雅閣撫摸

“你有名字嗎?”冰雅閣問道

雪白生物好奇地看了她一看,它似乎聽得懂人言,愣了愣半響後,它重重地搖了搖頭

“你竟然聽得懂。”冰雅閣都震驚了,越是高端血脈的妖獸,越是通人性,難道這小傢伙是頂級的族羣不成?

“小天…”冰雅閣擡起頭,詢問地看向夢道臣,很是擔心

要是被它的羣羣知道自己的族人被人類奴役,怕是能整個世界追殺他們

“它很好養活的,你給它一顆丹藥它就聽你的話,我們都說好的。”夢道臣笑嘻嘻地說道,完全不放在心上

“真的嗎?”冰雅閣將信將疑,拿出了一顆丹藥

雪白生物倒是沒多想,直接吞了下去,還很親暱地蹭了蹭冰雅閣的手手臂

“你看,這不就是嗎?”夢道臣攤了攤手,說道

“那以後就叫你小雪好了。”冰雅閣又給了它一顆丹藥,笑道

雪白生物又親暱地蹭了冰雅閣的手臂兩下,眼中露出笑意,似乎很滿意這個名字

“你都不知道它是公,是母,我就得還是叫小石比較好,畢竟它是從冰魄石內崩出來的。”夢道臣開口說道

小雪朝他不客氣地伸了伸爪子,似乎在反抗

“我去,你行不行我揍你。”夢道臣瞪了它一眼,凶神惡煞地說道

小雪立馬往冰雅閣身上縮

“哼,你給我滾開,嚇到它了。”冰雅閣哼了一聲,將小雪護在懷中

“算了,不跟這小東西一般見識,白眼狼。”夢道臣說罷,目光移到鄭秋山,黑牛兩人身上

“還算不錯,都是武者三重,要不我們練練,小天哥哥可以教你們一些東西哦。”

瞧着他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兩人哪敢答應,頭搖得像是撥浪鼓

“唉,你們這個膽子啊,還有待提高,跟我來吧,先給你們療傷,雅閣你去抓點東西回來吃。”

夢道臣失落地搖搖頭,轉身離開了 藍劍門

“哼,一個小小的王家,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們,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正好,這次上郡招生快到了,你們會很快知道得罪我的代價。”

林旭的師父,史開羣目光望着窗外,冷冷地說道

弟子被殺,這幾乎成了門內的一個笑話

這口氣,他怎能咽得下?

這次可不止是他,還有王瀝川的師父,衛明,甚至是幾個太上長老的支持,要將兇手緝拿

“師叔好。”蘇同,王瀝川走了進來,對着史開羣點了點頭

“你們來了。”史開羣轉身,對着二人點了點頭

“明日你們跟我出去一趟,去青雲城,順便幫你除掉你未來的敵人。”

“好的,師叔。”王瀝川內心狂喜,說道

次日,夢道臣一行人從洞內走出

“咻。”夢道臣一吹口哨,幾匹馬兒立即奔了過來

“你們兩個好好在這裏修煉啊,外面的世界太過於的兇險,不到武士層次,儘量別出來,知道嗎?當然,這裏離青雲城也不遠,有空就回去一趟。” 王爺深藏,妃不露 夢道臣對着鄭秋山,黑牛二人說道

“我們記住了。”兩人眼眶通紅,咬住嘴脣用力地說道

“哈哈哈,又不是以後見不到了,走了,保重。”夢道臣拍了拍這兩人的臉,笑道,而後,翻身上馬

“保重。”冰雅閣,關凌對着二人點了點頭,一躍上馬

“保重,我們會努力的。”鄭秋山,黑牛兩人倔強地開口說道

“好,記住你們的話啊,希望下次,就是我們比肩作戰的時刻。”夢道臣朗聲大笑,騎着馬兒離去了

“會的,會的。”兩人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喃喃自語着,小手緊拽,眼中異常堅定

路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