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還特意給那本畫冊起了個羞恥的名字……

沒想到,被樓小月打開看了……

想起樓小月方纔意味深長的笑容,朱明玉覺得木香的話沒說錯,不要被她三哥無害的外表看了……

秦克己出來後還是有些沒精神,自己竟然狼狽到這個地步,需要別人幫忙才能出來。

尤其,還被朱明玉知道了自己最不想讓她知道的事情,她會不會因此看不起自己?

他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但唯獨不想被她看不起。

秦克己只能安慰自己,除了那天在鳴泉寺他聽到了她的聲音外,並沒有見過她的人,只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她可以忘記這件事。

雖然,他也知道什麼時候能再見到她了。

雲出辰其實是親自去把秦克己送走的,有他在,即便是碰到雲出海的人,他也能應付過去。不過快到漁陽地界也沒什麼事兒,雲出辰這才放心,準備放下秦克己。

對於秦克己以後的打算,雲出辰沒準備問,多一個人知道就是多一個會被泄露的途徑。

“保重。”

“多謝。”

忽然,雲出辰想起一件事,讓人取來一個紙包給了秦克己。

秦克己沒接,道:“不必了。”

“不是銀票。”雲出辰道,“是有人放進我車裏的,應該是給你的。”

雖然有些懷疑,不過秦克己還是接過了那個紙包,打開一看,是一本畫冊,上面寫着四個字:美人圖鑑。

打開一看,秦克己呆住了,裏面這不都是自己的畫像嗎?而且他看得出來,都是朱明玉畫的。

那幅畫被雲出海燒掉後,秦克己確實很憤怒,跟雲出海大吵一架,罵了他,這才被惱羞成怒的雲出海軟禁了起來。本以爲再也能擁有了,沒想到她給了自己這麼一份驚喜。

雖然朱明玉平時總是對自己避之不及,但關鍵時刻還是記得自己的。想到這裏,秦克己不想剛纔那麼頹喪了,覺得眼前的景色似乎都亮了起了。

看到秦克己的轉變,雲出辰在旁摸着下巴道:“沒想到她還會畫畫,而且畫的不錯。”

“你看了?”秦克己不太高興,朱明玉送給自己的東西他還沒看就被別人搶先了。

雲出辰攤手道:“沒辦法,誰讓她起了這麼個名字。”(。 187 躲

沒找到秦克己,雲出海發了好一頓脾氣,身邊的人都受了罰,看守秦克己那幾個更是沒得好,被折磨一番後全殺了。平時雲出海做什麼,秦貴妃不會管太多,在她看來,若是沒一點手段,沒一點魄力,能成什麼大事,但這次雲出海做得有些過了,連建武帝都聽到了點風聲,問起了她這件事。

於是,秦貴妃便叫了雲出海過來,先是一段母子敘情的家常話,雲出海近日心情不好,也沒什麼耐心聽下去。

“母妃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聽到這話,秦貴妃把身邊人都遣了出去,才道:“跪下。”

見秦貴妃換了一副表情,眼神凌厲,雲出海一驚,也發覺自己剛纔太過隨意了,忘了自己的娘什麼脾氣了。

雖然她平時一直是溫柔和善的,但那不過是一種僞裝,她真正的樣子大概只有他這個做兒子的看過。

雲出海連忙跪下,道:“母妃息怒,孩兒知錯了。”

秦貴妃語氣很平常:“你錯在哪兒?”

“孩兒錯在沒有以大局爲重。”雲出海知道秦貴妃因何發難,他對那幾個人確實下手狠了些,但不那麼做,他怕自己會發瘋。

“錯,你現在還是不知道你自己錯在哪兒。”秦貴妃起身,道,“繼續跪着,直到想明白了爲止。”

“是。”

雲出海在冰涼的大理石地面上,一跪就是兩個時辰,不過小時候他但凡做的不合秦貴妃心意,跪個把時辰根本就是家常便飯,這次雖然有些長,膝蓋不舒服了,但還能忍。

他知道自己孃的脾氣,她想讓自己承認什麼錯,但他就是不想認。

秦貴妃其實也沒離開多遠,看到雲出海的樣子便明白他還沒想通。雖然看他跪在地上有些心疼,但她知道如果這次不讓他省悟過來,以後更不好扭轉了。

人不能無癖,雲出海對秦克己的與衆不同她不是不明白。但卻不能因此耽誤了大事。

等了兩個時辰,雲出海也沒要服軟的意思。

秦貴妃嘆了口氣,還是過去了,孩子大了,由不得自己了。

聽到秦貴妃的腳步。其實雲出海也鬆了口氣,他也快堅持不住了。

“起來吧。”

雲出海站起來的時候還有些腿軟,扶住了旁邊的柱子才站穩。

秦貴妃道:“還沒想明白呢?”

“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但還是覺得自己沒錯。

秦貴妃也知道雲出海的意思,道:“想要留住一個人有很多辦法,你偏偏用最笨的。”

聽到這個,雲出海有些不服氣,不過還是等着秦貴妃繼續說下去。

秦“就比如你想抓一隻貓,總得知道它喜歡什麼吧。”貴妃平日裏養着一隻白色的波斯貓,她回來坐下。 昭華女帝 那隻貓也過來了,膩歪在她身邊。秦貴妃一邊摸着貓一邊道,“你看它,就不像一般的毛喜歡玩線團。”

說着秦貴妃扔出去一個線團,那隻白貓不爲所動,連眼睛都沒看一下。

雲出海自然知道這隻貓不喜歡玩線團,反而喜歡撿珠子的習慣,於是從桌子上的盒子裏拿出幾顆平時逗它玩用的珠子扔到地上,那隻貓立刻就從秦貴妃身邊站了起來,跳到地上。沒一會兒就把珠子全部叼回來放回了盒子裏。

秦貴妃的意思無非是想讓他明白,做事要得其法,不過雲出海卻覺得這個辦法沒法用在秦克己身上,他喜歡的是一個人。又怎麼能像這些珠子一樣那麼容易擺佈呢。

看出雲出海還是有些不明白,秦貴妃道:“已經有大臣上了摺子要開始選秀了,你年紀也不小了。”

聽到這個,雲出海一愣,他一直沒想過要娶妻,但現在也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了。不管他願不願意,必須都要走這一步,在成親後,纔會有正式的封號。這個傳統是明景帝開國時定下的,他認爲沒有成家何談立業。

對於妻子的人選,雲出海其實沒有考慮過,這種事,自有他母妃秦貴妃做主,是誰他並不在意,無非是個擺設,哄好了不給自己添麻煩就行。

但今天說起這個,加上之前的的話,雲出海忽然有了個猜測,難道說母妃是想讓他娶了朱明玉,所以才用白貓的例子跟自己說起這些。

秦克己喜歡的無非就是朱明玉,若是他娶了朱明玉,那麼秦克己肯定會很傷心,這樣又怎麼能把他留在身邊呢?

不過想起秦克己義無反顧從自己身邊逃走的事情,雲出海心裏也是有氣,他對他哪裏不夠好了,就算是對秦貴妃他都沒那麼上心過,他竟然還敢跑。

雖然雲出海已經派人通知了秦家,也派人去了江南,不過這次,連他自己都覺得秦克己不會再回秦家了。

難道說把朱明玉綁在自己身邊,就能把他引回來嗎?

這點,雲出海不敢保證,他一來希望朱明玉真的有這麼大的本事,讓秦克己回來,二來他又不想看到秦克己因爲朱明玉回來,那麼一來,她在秦克己心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是他不想也不願意承認的。

ptt9.com/16993/ 若是真娶了朱明玉,那她不是任由自己處置了嗎,這倒是能解解最近心裏的悶氣,反正妻子不止一個,給她一個側妃做也算擡舉她了,而且朱家現在靠着自己,量他們也不敢反對。唯一不好辦的就是恆王妃那邊,前兩天在鳴泉寺的時候,她不問朱明玉做了什麼,一門心思就是向着她,而且對自己也有了敵意和防備,自己若是忽然提出要娶朱明玉肯定會被她懷疑。

知道雲出海在猶豫糾結,秦貴妃皺眉了,若是知道秦克己會對他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她早就不會留着秦克己了,當年一時心軟,造成了這樣的局面。

要說秦克己能活下來確實因爲秦貴妃一時不忍,秦克己出生的時候,一個雲遊道士路過,知道秦家得子,特意上門求見。聲稱這個孩子命中帶煞氣,留他會禍及秦家,要想破解,只能斷了塵緣。當時秦家是想直接把秦克己殺了的。但那時正巧回家省親的秦貴妃帶着雲出海也在。

那時候雲出海不過四歲,卻是拉着秦克己的手不撒開了,聽說要把他抱走便也跟着要去,任誰怎麼勸都不聽,連秦貴妃也說不動他。

秦貴妃見秦克己生的漂亮。這麼小就要沒了性命,於是便提議把他帶離秦家,送到了鳴泉寺,也算是斷了塵緣,這一住就是十年。

後來,秦家又請了智通大師爲秦克己卜算命禮,智通大師說的卻與那道士不同,命是好命,但卻不過三十。

聽到這個,秦貴妃也是有些惋惜的。 深宮離凰曲 秦克己在她身邊長大,他的身體有異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太醫也說他活不到中年,因爲他的心衰老的比別人要快很多。

秦克己從小就吃藥,不過收效甚微,而且激動的時候很容易就暈過去,雲出海懂事後,知道秦克己的毛病,便一直爲他帶藥在身上。

那時,秦貴妃還覺得雲出海不過是出於兄弟之情。沒想到卻變成了這個樣子……

母子兩個各懷心思,雲出海想着如何拿下朱明玉,也沒多留就離開了,秦貴妃則是想着要在雲出海前面找到秦克己。以除後患。

若是雲出海知道秦貴妃想要秦克己的命,不知道作何感想。

關洵最近也有些煩惱的事情,從那次與朱明玉見面後,她似乎有意疏遠自己,連有事都不找自己去找樓小月了。

而且他這兩次在步散那裏遇到朱明玉,朱明玉一見他就走了。半點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

難道是他讓伯父去跟恆王提起求娶她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不然他真是不知道還有什麼原因會讓她這麼躲着自己。

關洵一向不是前思後想的人,既然有問題,那就去問問好了。

朱明玉又搬回了恆王府住,他也不好總是夜探恆王府,不過知道朱明玉總去程家的別院,便讓人留意着那邊的動靜。

果然,沒幾天,朱明玉就去了那裏。

朱明玉是去找程雙的,想看看她有沒有想出步散的題,其實朱明玉更想去找步散問問,不過想到他是關洵的師兄,怕是在那遇到關洵,於是就放棄了。前兩次在步散那遇到關洵,她都是趕緊走了。

程雙還是沒有什麼進展,帶來的書不夠用,她又去找了不少,想從書中找到辦法。

朱明玉看她忙着,也沒久留,便離開了,沒走多遠,便看到到了阿默在路邊的一個鋪子門口。

阿默也看到了她,知道阿默有些靦腆,朱明玉便過去了,反正沒看到關洵在。

“姐姐!”見到朱明玉過來,阿默很開心,跟朱明玉打了招呼,還把自己手裏的糖人分了朱明玉一個。

朱明玉接過糖人跟阿默道謝,她看了下週圍沒人,好像阿默總是一個人出來,關家還真是放心,便問道:“阿默,今天又是一個人出來的?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逛?”

阿默搖頭道:“不是。”

木槿奇怪道:“那怎麼就你一個人?”

“我爹去買東西了,讓我再這裏等他。”

木槿眼睛尖,看到關洵拿着東西過來了,便對朱明玉道:“小姐,風將軍回來了。”

朱明玉一聽他是跟着關洵出來的還沒來得及走,關洵就過來了,對朱明玉道:“這麼巧,你來買什麼?”

對於關洵帶孩子的疏忽大意,朱明玉有些意見,便道:“我是路過,看到阿默在這裏站着,你也真是放心讓他一個人在街上。”

對此,關洵承認,道:“平時是東叔帶阿默,今天東叔有事,便讓我帶他出來了,確實疏忽大意了,多謝提醒。”

其實,關洵本想帶着阿默製造一個偶遇,就算朱明玉想躲着自己,也不會不理阿默的,沒想到他就是去買了個東西,朱明玉正好過來了。

他沒好意思告訴朱明玉,別看阿默年紀小,但可是在民風彪悍的邊區長大的,不是那麼容易被拐走的,不然他也不會放心讓他一個人等在這裏。

阿默覺得奇怪的是,明明是他非要帶着自己出來的,怎麼說是東爺爺不在家呢?

朱明玉也沒想多嘴,看關洵這個樣子,倒也是誠懇,便道:“既然沒事,我就先走了。”

關洵怎麼能讓朱明玉這麼就走,道:“爲表謝意,我請你們去天仙樓吃飯吧。”

“這點小事,不用這麼客氣。”朱明玉覺得今天關洵挺奇怪的,這個理由找的也未免太牽強了。

看朱明玉沒答應,看着自己,關洵忽然有些詞窮,他常年在邊區,對京城這種禮數並不太熟悉,所以平日裝得一副冷淡的樣子,能省很多事。

阿默見狀,倒是幫了關洵一把,拉着朱明玉的袖子道:“姐姐,跟我們去吃吧。”

朱明玉對小孩子沒什麼抵抗力,也就應了下來。

天仙樓倒是不遠,到了一樓,看到關洵來,掌櫃就讓小二帶着他們上了二樓的包間,朱明玉看了關洵一眼,這是早就定下的吧,不然樓下還有等位的,怎麼他們能直接上來。

天仙樓的飯菜是不錯,朱明玉邊吃便琢磨關洵到底有什麼事找自己,阿默吃的少,很快吃完了,他年紀不大,倒是機靈,吃完便拉着木槿說要下樓去玩。

木槿問過朱明玉後,便帶着阿默下去了。

這回剩下兩個人,關洵問道:“你是不是在躲我?”

朱明玉一愣,不過直覺反駁:“怎麼會,沒有的事兒,我躲你幹什麼?我也不能過我說過要報答你,不會那麼快的河拆橋卸磨殺驢的,哈哈哈。”他怎麼問的這麼直接,照理說,自己不應該這麼躲着他,但看到他,朱明玉就想起了恆王妃的話,總覺得不能直視關洵了。

聽朱明玉說這麼多,笑得這麼僵硬,關洵更是肯定了自己想法,覺得朱明玉大概是不同意,便道:“讓你爲難了,抱歉。”

“啊?”朱明玉聽不明白。

關洵便把事情說了一遍,看着越來越目瞪口呆的朱明玉,索性直接問道:“你願意嫁給我嗎?”(。) 朱玉在側 188 平反

朱明玉覺得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關洵又重複了一遍:“你願意嫁給我嗎?”

這回,朱明玉聽清了,卻是有種想裝暈的衝動,兩輩子第一次被人求婚,怎麼感覺像是被人問“吃了沒”一樣。

“爲什麼?”朱明玉很想知道原因。

像是猜到朱明玉會這麼問,關洵半點沒猶豫道:“阿默很喜歡你。”

就因爲這個?

聽到這個,朱明玉覺得真不該對他有什麼期待,雖然她很喜歡阿默,但她活這麼大也沒做過母親啊,她就這麼像個能當好後孃的人嗎?

那他之前所做的也就是爲了這個目的嗎?

關洵說完看着朱明玉,觀察着她的表情,據他對她的瞭解,阿默這樣的情況應該很容易打動她,這個理由是他想出最合情合理的一個。

不過怎麼覺得她聽了之後好像不高興了?

沒等關洵繼續往下說,朱明玉起身道:“好,我答應你了。”反正自己被他救過好幾次,這回一次還清,不過心裏那種憋悶的感覺到底是從何而來呢?

朱明玉覺得屋子裏很悶,說完也不等關洵回答就出去了。

到了樓下,木槿還在跟阿默玩,見到朱明玉出來了,連忙過去:“小姐,這麼快就說完了?”

看到阿默,朱明玉不知道要說什麼,關洵要娶自己就是因爲他嗎?

“姐姐,你們要走嗎?”

朱明玉蹲下來摸摸阿默的頭,道:“嗯,阿默你喜歡我嗎?”

阿默用力點點頭:“喜歡。”

好吧,總有一個人是真心喜歡自己,朱明玉努力把心裏那種失落的感覺壓回去,對阿默笑笑:“我也喜歡你。”

聽到這話,阿默笑得很開心,不過還是有些靦腆,不敢笑得太大。

朱明玉笑笑。然後讓木槿把阿默送上去。

就是因爲阿默這個樣子讓朱明玉想起來原來的自己,她小時候那幾年竟然被生母扔在親戚家裏,少則幾天,多則月餘。開始的時候,他們對她還算客氣,後來就嫌棄她是吃白飯的,不做事。她那時候沒幾歲,但是也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了。於是她做什麼都小心翼翼,生怕被親戚厭棄。

雖然後來她慢慢變得開朗起來,但骨子裏還是那個怕被人嫌棄的小姑娘。

關洵並沒有追下去,站在二樓窗口看到朱明玉和阿默說了兩句,然後阿默笑了。

不過她倒是蹲在地上沒起來,不知道在想什麼。

沒一會兒,阿默被木槿帶着上來了,直到上來,阿默還是一副開心的樣子,關洵謝過木槿後。她就走了。

關洵又回到窗口看着朱明玉,木槿下去了,朱明玉站了起來,頭也沒回跟她一起走了。

這回,關洵發覺自己說錯話了……

回去的路上,木槿覺得朱明玉沉默的有點可怕,開始兩個人不是說的挺好嗎?怎麼她和阿默出來這一會兒就變成這個樣子了?不過通常朱明玉這個時候不喜歡被人打擾,木槿也只能一言不發,跟着朱明玉回了恆王府。

進了暖陽院,朱明玉的低氣壓讓身邊人都感覺到了。朱明瑤還沒回來,這會兒姜嬤嬤和木棉都不敢上前問。

朱明玉心情不好的時候喜歡練字,練字能讓她心情平靜下來。

其實她有什麼好難受的,都告誡過自己不能自作多情了。還是不長記性。誰讓自己欠了他那麼多,就該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早晚也得嫁人,嫁給誰都一樣,撿了個現成的兒子,還省得自己生呢,這個時代醫術不夠發達。生孩子那麼危險……

朱明玉越想越遠,回來時候的悶氣也消散了不少,她從來不是那種想不開的人,不然早就憋死了。

雲出白來找朱明玉的時候,看到扔了一桌子一地的紙,撿起來一看,都是些修身養性的話,頓時有些驚訝:“你這是受什麼刺激了?”

“沒什麼。”朱明玉隨手把那些紙團在一起,讓人進來收拾了,自己上前扶了下雲出白,讓他坐下。

他的腿還沒好利索,這傷確實不輕,還不確定會不會留下後遺症,不過雲出白倒是樂觀,已經開始着手減肥了,誓要恢復往日的英俊瀟灑。

雲出白算是看着朱明玉長大的,哪裏看不出她心情不好,不過覺得她現在心情不好時的表情倒是比以前文雅了許多,不再出去縱馬,而是在屋子裏寫字,這個值得提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