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輕輕鬆鬆的口氣,像是沒當一回事。

「糊塗!」許九如冷著臉訓斥,「這些股份哪能隨便給人。」

「你不是我母親嗎,怎麼是隨便給人?」

她反駁得理所當然。

許九如一時語塞。

這個女兒是她老來得女,是她心頭最軟的一塊肉。

「維爾,」她將江維爾拉到床邊,把那個文件袋塞回了她手裡,「這裡面是你的嫁妝,我已經沒什麼好東西留給你了,這個不能動。」

許九如是疼她的,這一點江維爾從來沒有懷疑過,只是她身處高位太久,眼裡和心裡都放了太多東西。

「二哥你真的不管了嗎?」

江維禮一審的日子已經定了,辯護律師表了個態,讓江家做好心理準備。

「不是不管,是管不了。」許九如長長嘆了一口氣,「維爾,你是不是也覺得我狠心?」

江維爾沒有作聲。

「可我不狠心能怎麼辦?」老人渾濁的瞳孔微微發紅,「我做得越多,江家就越摘不清,你二哥的仕途已經毀了,不能再搭上你大哥了。」

不能搭上是整個江家吧。

其實江維爾不太能理解她的母親,富貴有了、權勢有了、有兒有孫,受萬人羨慕追捧,到底還要圖什麼呢,人生在世也不過數百年,已過古稀,野心與慾望也該走到頭了。

「轉讓協議我已經簽好了,就放你那兒吧,你用得著就用,用不著就幫我收著。」江維爾把東西留下,走到了門口,她回首,「母親,不要跟江織鬥了。」

次日,江氏周年慶,許九如由江扶汐陪同出席。

「董事長,您來了。」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從會所裡面出來,他上前迎接,對江扶汐也點了點頭,「三小姐。」

江家老爺子過世后,許九如就暫代了董事長的位置,近幾年管事的是江孝林和江扶離,若不是重要事項,許九如很少會親自出面。

https://tw.95zongcai.com/zc/35206/ 「織哥兒和林哥兒都到了嗎?」

「都在裡頭。」

許九如化著精緻的妝,拂了拂身上的旗袍,進了會所。

江家素來低調,這樣大張旗鼓的辦周年慶還是頭一回,商政界有頭有臉的人都請了個遍。

唐想尋思著:「有點不對頭啊。」

江孝林隨意靠著桌子,身體稍稍往後傾:「怎麼不對頭了?」

唐想今兒個穿了件露背的禮服,他擋得住左邊的目光,可擋不住後邊的,嗯,想把那幾雙「無意間」掃到她後背的「狗眼」挖出來。

「你們江家和陸家不是死對頭嗎?你們家老太太怎麼還請了陸家人?」

「請來看戲。」

「看什麼戲?」

江孝林笑而不語。

唐想琢磨著估計是出重頭戲。

「唐小姐。」

聲音從後邊傳來。

是個公子哥,與唐想有過幾面之緣,這公子哥家裡有點積蓄,對唐想也有點意思,他自然地站到了她的右側:「好一陣子沒見了,最近在忙什麼呢?」

唐想聊得不冷不熱:「還能忙什麼,養家糊口唄。」

公子哥兒打趣:「你一個女孩子,幹嘛這麼拼?」目光落在唐想後背,「唐小姐你長得這麼漂亮,找個男人養不就成了。」

唐想沒接話,搖晃著酒杯。

公子哥繼續發散他的魅力,第三次摸手上的天價手錶了:「周末有空嗎?我爸最近投資了個電影,口碑還不錯,有沒有興趣去看?」

沒等唐想拒絕——

「她沒空。」

公子哥這才注意到唐想左手邊的人:「林少你又怎麼知道唐小姐沒空?」

江孝林理所當然:「周末她得給我做飯。」他還面不改色地補充,「我們住一塊兒。」

「……」

公子哥打哪兒里回哪兒去了。

「故意的吧你?」唐想哭笑不得。

江孝林很直截了當:「就是故意的。」 劍起兮 他一雙大長腿懶洋洋地交疊著,不像個貴公子,倒像個強買強賣的土匪,「做人得講究先來後到,我都排了快十年的隊了,他憑什麼插隊。」

十年?

唐想反應過來后,笑了:「江孝林,原來你對我一見鍾情啊。」

他抬起頭,正視她的眼睛:「不然我為什麼死皮賴臉地讓你賠電腦。」 馬林梵多里澤法與三位指導老師的交談亞摩斯他們並不知道,而他們三艘軍艦也在起航后不久使用電話蟲聯繫,完成了匯合。

在本來火力方面、經驗方面就弱於布羅奇海賊團,再驕傲的人也不會想著自己單槍匹馬殺過去,三艘軍艦匯合一同前進才是最佳的選擇。

聖馬蒂厄海域位於香波地群島的附近,距離海軍本部有大概一天的航程。因佩爾大監獄、海軍本部,司法島這三個政府重地由一個變了形的巨大漩渦所連接,只有通過正義之門才能乘上正確的海流,才能到達目的地。

聖馬蒂厄海域就在因佩爾大監獄和海軍本部之間的一個位置。

亞摩斯在和斯摩格、日奈商議后決定申請本部打開正義之門,乘上海流以更快的速度趕往聖馬蒂厄海域。既可以更有把握在限定時間內完成任務,也可以儘早抓捕布羅奇海賊團,保護當地的安全。

在亞摩斯和斯摩格、日奈通話的時候,對面兩個人都在第一時間問了一句話。

「亞摩斯?」

他們聽說過X·德雷克,甚至連多伊這種人高馬大的刺頭也聽說過,但就是沒聽說過亞摩斯這個名字。

斯摩格推測這就是之前和X·德雷克從密涅瓦號上跑出去的人,這麼一看,他對亞摩斯更加好奇了。

來自北海格外低調的傢伙……

申請打開正義之門被准許,三艘軍艦得以乘上海流全速前進前往聖馬蒂厄海域。

預計抵達時間將會提前一半。

當船行駛了大約三個小時后,到了飯點,忙亂的亞摩斯這才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去船艙看完才鬆了口氣。

淡水、食物儲備大概夠四五天的。

原本被閑置的那批人去負責了其他人的伙食,亞摩斯的煙幾乎沒有斷過,他在船長室一直和斯摩格、日奈保持聯繫。

懸賞近五千萬貝里的海賊,不能小覷。

在北海的時候他最輝煌的戰績是追擊一支船長賞金一千萬冒頭的海賊團,成功擊敗的同時己方軍艦也收到了一定程度的創傷。

因為有過兩年的作戰經歷,他不會那麼低估偉大航路里的傢伙。敢在這片大海上馳騁的,都是怪物……

運氣好,在偉大航路這種經常變化天氣的地方並沒有出現惡劣天氣,要是遇到暴風雨天氣他們這種根本談不上存在配合的隊伍可更要亂成一團。

路上再次出了些問題,艦隊花了二十個小時才抵達了聖馬蒂厄海域。

還好有海軍方面提供情報支持,不然哪怕他們來到了聖馬蒂厄海域也難以在這麼大一片海域里尋找到布羅奇海域的蹤跡。

在熬過一晚上后的第二天清晨,三艘軍艦追上了布羅奇海賊團。

布羅奇海賊團的狀況並沒有澤法說得那麼誇張,反而有點糟糕。旗艦三桅帆船還好些,其餘三艘雙桅帆船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損。這並不是他們想象中的精銳,而是一支已經被打殘正在逃竄的落水狗。

「看來學校方面也還是顧忌學生的安全啊。」亞摩斯用望遠鏡看著距離不斷拉近的布羅奇海賊團喃喃自語。

在沒有遇到布羅奇海賊團之前,船上沉悶中帶著濃濃不滿的氣息,大部分都是因為儘管亞摩斯已經成為代理船長,但他們聽從命令干起事來的時候還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

而現在,在遇到了那支布羅奇海賊團后,船上的氣氛緊張起來。

亞摩斯在和斯摩格、日奈保持聯繫,制定戰術如何去擊潰布羅奇海賊團。

布羅奇海賊團也因為本就是被海軍追擊到現在這種程度,現在一看又是海軍追來,只能儘力加速逃命。

「澤法老師是在嚇唬我們啊。」

電話蟲那頭是日奈的聲音。

亞摩斯捧著電話蟲在左舷右舷來回視察,確定火炮、炮手都已經準備妥當:「嗯,恐怕也是有意讓我們提高警惕。如果說真的是一支有五千萬貝里懸賞的精銳海賊團,那麼恐怕我們就要死傷慘重了。」

「那個老頭低估我了。」斯摩格冷淡的聲音傳來。

他比其他人更要自傲,在吃下惡魔果實后,在東海幾乎就沒有遇到過什麼對手,這第一次來偉大航路,雖然聽說過這裡的海賊實力不弱,但依舊不是太過擔憂。

三艘軍艦平日都是以偵查巡航為主要任務的輕型軍艦,速度要比布羅奇海賊團更快,所以沒花多久,雙方的距離就已經拉近到了火炮射程範圍內。

布羅奇海賊團迅速地做出了應對的辦法,三艘雙桅帆船漸漸脫離了艦隊,放緩了速度,隨著主帆的調動,船隻變成了側對著軍艦。

這顯然是要展開一場激烈的炮戰了。

「對方是想用三艘海賊船為主艦拖延時間,不過這三艘雙桅帆船配備的火炮沒有我們多,而且有一定破損,我建議兩艘軍艦負責纏鬥,剩下一艘軍艦繼續追擊其主艦。」亞摩斯提議道。

電話蟲直接傳來了斯摩格的聲音。

「我去。」

亞摩斯也沒有拒絕,誰去都一樣,他想就他唄:「注意安全,拖延住對方即可,等我們這裡擊潰對方的海賊船后立刻趕去支援。」

「知道了,那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斯摩格道。

日奈沒有說話,也就是沒有意見聽從安排的意思了。

「我們會集中火力為你撕開條口子,你只管繼續前進就好。」亞摩斯道,「日奈,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

「明白。」日奈清冷的聲音傳來。

只聽這聲音,就給人一種絕對沒問題的感覺。

溝通完畢后就開始照計劃進行了,布羅奇海賊團的三艘海賊船所配置火炮在四十門左右,此刻三艘海賊船的右舷對準了他們,大概就是六十門火炮的威力。

不過之前他們也看到了,布羅奇海賊團已經被打殘,真正發揮出來的力量,估計在四十門左右。

光是聖薩爾號和凱撒號的火力就足以抗衡。

「開炮!」

戰鬥一觸即發,由部分有作戰經驗的老兵前來督戰,凱撒號左舷的二十二門火炮都開始開炮。

第一輪試射沒有一顆擊中海賊船,而船上有的新人炮手直接被炸懵了。

「彈藥手填裝彈藥!校準!準備!準備!」亞摩斯有過兩年的豐富戰鬥經驗,現在直接在這裡統領全場了。

學生們開始手忙腳亂地按照亞摩斯的命令去做,到了這一步,沒見過世面的普遍都有點懵,只會盲目地聽從一切命令——不管誰是命令者。

海賊船也開始反擊,同樣第一輪沒有擊中他們,但有一顆炮彈卻有點湊巧地炸在了凱撒號附近,濺起的水花澆在了一名正準備填裝炮彈的彈藥手身上。

直接把神經繃緊的他嚇了一大跳,抱著炮彈癱坐在地上大叫。

這一叫讓其他也高度緊張的新人手一哆嗦開了炮。

突然開炮震懵了沒來得及準備的彈藥手。

頓時船上混亂起來。

亞摩斯、X·德雷克和幾名老兵開始控制現場。

另一邊的聖薩爾號也在日奈的指揮下展開了第一輪試射。

這片寂靜的大海被炮火聲燃起,這也是屬於這屆新生的,第一場戰鬥。 戰鬥正式打響。

整艘船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機器,其中的零件全速運轉起來,使得這個巨大的機器最大程度發揮出它的作用。

船上左舷的二十二門火炮一輪又一輪地在發射炮彈,不過準星差得可憐,三輪過去沒有一顆炮彈擊中對方的海賊船。

甲板上彈藥手在來回奔跑著搬運炮彈,炮手在瞄準,大聲喊著「發射!發射!」

嘈雜、緊迫。

亞摩斯和X·德雷克在控制場面,忙碌起來,有緊張感這是應該的,這能讓他們發揮出百分之百甚至超常發揮出自己的能力,但他們必須做出控制,因為一旦緊張過度,整艘船都會亂掉的。

與此同時,日奈指揮的聖薩爾號的第二輪射擊結束,有一顆炮彈擊中了一艘海賊船的船帆,大概是海賊船的桅杆年久失修,又可能是在上場戰鬥中遭到了攻擊,現在直接栽倒,帆布包裹著炮彈落在了海里,沒有炸掉。

這一炮讓海軍學生們士氣大增,不少人發出興奮的呼叫。

雖然炮火四起,但純新人們還沒有感受到多少殘酷的感覺,只是覺著刺激。

對面的三艘海賊船也並不是待宰的羔羊,從火力上說雙方几乎持平,經驗也優於海軍學生們,尤其是到了絕境之中,反而還能激發出他們對生的渴望。

不同於現在海軍兩艘軍艦上不時傳來呼聲,三艘海賊船上的海賊都沉默著,船上壓抑得讓人有點窒息。

亞摩斯他們猜得對,布羅奇海賊團被打殘了。

被海軍。

有一艘僚艦沉沒,其餘的船不同程度損傷,海賊身上也都基本帶傷。

也正是這樣,讓海賊船上有一種哀兵必勝的氣息。

「校準!」亞摩斯吼著,他感覺自己不震懾這幫激動的海軍學生,可能他們就會各打各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