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輕輕一笑,說道:「現在的龍族,都是可以化作人形的,所以並不需要有多麼大的面積。當然了,如果有不可避免的因素,需要化作本體的話,我相信他們也會去其他地方,比方說沙漠,而不是真的愚蠢到要在這裡化作本體!」

聽到風千離這麼說,里奧算是鬆了一口氣,倒也不覺得有多大的問題。

但是奧迪斯卻一直沒有表態,沒有拒絕,卻也沒有答應。

他始終掛著一抹淺淡的笑容在唇角,整個人都顯得神秘莫測了很多,至少現在,風千離根本無法去揣測他內心的想法。

不過奧斯迪不說話,風千離自然也不會開口去打擾他,而是一直再很耐心地等待著。

等了約莫有一刻鐘的樣子,奧迪斯才終於開口。

但是他並不回答風千離剛才的話,而是直接拋出了另外一個問題。

「鳳姑娘,對於你來說,你更喜歡精靈族一些,還是更喜歡龍族一些?」

奧迪斯將問題問出來以後,就一直在等待鳳千離的回答。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在意這個問題,但就是想從鳳千離的口中得知,精靈族和龍族對於她來說,究竟哪個更重要一些?

楚雲霄一直站在鳳千離的身邊,以一種守護者的姿態。

鳳千離不由地笑了笑,開口說道:「精靈族和龍族對於我來說,意義是不同的,如果你真的要我給你一個答案的話,那麼我只能跟你說一聲抱歉,我無法回答你!」

奧迪斯想過兩個可能,一個是精靈族重要,另外一個,自然是龍族重要。

但是奧迪斯卻沒有想到,鳳千離的回答竟然是這個。

他不由得苦笑一聲,隨後說道:「我會將精靈族分出一部分來,作為龍族日後生存的地盤。但是也僅僅只限於如此,以後我們依舊井水不犯河水!」

聽到奧迪斯這番話,鳳千離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會將你的意思傳遞給龍王利亞。若是現在無事的話,我就直接去龍族了!」

「好!」奧迪斯喉嚨微微滾動,卻是沒有更多的話說出來。

鳳千離和楚雲霄沒有太多的逗留,直接離開了精靈族的地界。

不過在臨走之前,楚雲霄還特意轉過頭看了奧迪斯一眼,銳利的眼神讓奧迪斯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怎麼就忘記了,這個男人的強大之處。

而他剛才的那個問題,乍一聽感覺沒有什麼,但是完全經不起推敲,聽著總會給人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而剛才楚雲霄的那個眼神,讓奧迪斯感覺到了從內心深處瀰漫開來一陣刺骨的冰冷。

雖然只是淡淡地一撇,但是楚雲霄的眼神,還是讓奧迪斯有種莫名的恐懼。

等到鳳千離和楚雲霄走了以後,奧迪斯雙腿直接癱軟著坐在了椅子上,一雙碧綠色的瞳孔里折射出了一抹莫名的情愫。 里奧小心翼翼的站在奧迪斯的身邊,猶豫了許久,才慢慢開口說道:「王,我們真的要將地盤分一部分出來給龍族嗎?」

「嗯!」奧迪斯含糊不清的應了一聲,然後用手扶著自己的額頭,沉聲說道:「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你去安排吧!把東邊那一整塊地界全部劃分給龍族!」

說罷,奧迪斯直接起身離開了。

他現在無比後悔自己剛才問出來的那個問題,不知道會不會讓鳳千離對他產生不滿的情緒。

然而實際上,鳳千離並沒有過多考慮這個問題。

她和楚雲霄直接到了駭海底,找到了利亞和小蟲,將奧迪斯的話傳達給了利亞。

利亞聞言,不由有些詫異:「精靈王這麼輕易就答應了?」

「不錯!」鳳千離微微頷首道:「精靈王奧迪斯只是答應,會將精靈族的一部分地方劃分出來給你們龍族,至於以後你們之間怎麼相處,就要看你們自己的了!」

鳳千離將現在的情況具體跟利亞講了一遍。

這樣的結果已經大大超出了利亞的預料,他湛藍色的瞳孔里也映出了一抹欣喜的神色,正想跟鳳千離說感謝的話,卻聽鳳千離說道:「我已經在這裡呆了太久時間了,所以我和雲霄打算跟你們道別了!」

當鳳千離這句話的時候說胡來的時候,不光光是利亞和小蟲,就連楚雲霄都有些驚訝了。

因為鳳千離的這個決定是忽然做出來的,他事先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不過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楚雲霄立即明白過來她的意圖。

利亞本來還打算挽留一下風千離,但是當他看到風千離那堅定的模樣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而小蟲卻根本不管不顧那麼多,直接衝到風千離跟前,用他金色的瞳孔看著風千離,委屈地說道:「你可不可以不要走?你走了我該怎麼辦?」

對於小蟲來說,即便是同種族的利亞,都沒有風千離來的親切,因此他還是一顆蛋的時候,就是風千離陪伴在他身邊的,一直到現在,雖然只是短短几天時間,但是風千離對於小蟲的意義是十分大的。

風千離看著小蟲眼裡的一抹依賴和不舍,輕笑一聲說道:「雖然我也很喜歡跟你們相處的過程,但是我終究不是域外星空的人,自然沒有辦法一直在這裡生存下去,我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過,你明白嗎?」

風千離的意思,小蟲當然明白,但是他卻沒有辦法苟同。

只要一想到風千離很快就會離開自己,小蟲的心裡就變得空落落的。

風千離也沒有多做耽擱,又跟利亞叮囑了一些關於精靈族的注意事項之後,便說道:「以後你們如何生存,我沒有能力再去幫助你們了,只希望你們一切安好!」

「是!」利亞微微頷首,嘴巴蠕動了好幾次,而後才苦笑一聲說道:「鳳姑娘,真的很感謝你,這一次若非是你出手相助,只怕我們龍族早就已經……」

利亞的話只說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但是意思是什麼卻再明顯不過。 如果不是風千離幫助的話,只怕龍族根本無法安然度過這一次的事情。

所以說,風千離是挑眉整個龍族的福星。

只是,他們並非是一個界面的,所以註定會有這一次的分別。

和利亞道別之後,風千離和楚雲霄沒有太多的逗留,直接離開了駭海。

當重新浮出水面的那一瞬間,風千離也將豆豆從靈獸空間里放了出來。

當雙腳踩在陸地上的時候,風千離很自然地挽上了楚雲霄的手臂,輕笑一聲說道:「雲霄,你難道就不好奇,我為什麼會突然做出要離開域外星空的決定?」

「是不是奧迪斯的那個問題,讓你產生了這樣的念頭?」楚雲霄將自己的想法也說了出來。

聞言,風千離微微點頭,輕聲道:「雖然我也納悶兒,奧迪斯好端端地為什麼會問那樣的一個問題,但是再仔細地想一想,我才發現,自己在域外星空確實呆了太久的時間,以至於快忘了自己的處境。雖然我幫助龍族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問題的關鍵在於,我是以什麼立場去做這件事的?」

頓了頓,風千離又繼續說道:「就好比剛才,當四大種族圍繞在駭海的岸邊,準備圍攻龍族的時候,我憑什麼要去阻攔他們?正所謂物競天擇,弱肉強食,這在什麼時候都是一個亘古不變的真理。但是我似乎犯了先入為主的錯誤,以我的視角去判斷這件本來就沒有是非對錯的事情,所以,我現在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必須要儘快地改正才行!而想要避免這種情況的最好方式,就是離開域外星空,徹底告別這裡!」

風千離說這句話的時候,並沒有絲毫的不舍,因為域外星空對於她而言,僅僅只是她變強的踏腳石而已。

雖然在這個過程當中,她遇到了小蟲,利亞,奧迪斯等等可以當朋友的人,但是他們終歸不是一個世界的!

楚雲霄當然能夠理解風千離的想法,或者說,不管風千離做出怎樣的決定,楚雲霄都是支持的。

因此,即便風千離說出了要離開這類的話,楚雲霄也只是毫不猶豫地就點頭答應了:「你打算徹底離開域外星空回去煉藥宗,還是想要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還可以從這裡通往其他界面嗎?」風千離側著腦袋看著楚雲霄,很是疑惑地問道。

楚雲霄微微頷首,笑著道:「這是自然,若是你想去,我便帶你去!索性我們沒有別的事情要做,倒不如好好利用這次機會去開闊一下眼界,這樣會幫助你快速提升實力!」

「好!」風千離毫不猶豫地說道。

坦白說,她現在一點都不想回到煉藥宗,所以楚雲霄提出來的這個提議,十分符合她的想法、

見風千離答應,楚雲霄倒也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抓著風千離的手就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到了域外星空的入口處。

此時再看到那漫天的灰塵和沙漠,風千離沒有了一開始時候的震驚,反而感覺親切了許多。 楚雲霄看著趴在風千離肩膀上正呼呼大睡的豆豆,二話不說就把豆豆提了起來抱在自己懷裡,另外一隻手卻拉上了風千離的手。

隨後他轉過頭衝風千離微微一笑,說道:「你現在抓緊我的手,我帶你去另外一個地方!」

話音剛落,風千離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騰空了一樣,開始在空中飛舞著。

她的耳邊只有呼嘯的冷風,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但是手心裡傳來的楚雲霄的溫熱氣息,卻讓風千離無比安心。

連她都沒有意識到,早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經喜歡上了這種跟楚雲霄在一起歷險的感覺。

身體在半空飛騰的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不一會兒,風千離就感覺自己身體的重心回來,雙腳也踩在了堅硬的地上。

風千離銳利的眼神在四周不斷地查看著,卻發現這個地方跟域外星空有著異曲同工之處,到處都是沙漠,還有已經乾枯的樹榦。

看上去甚至要比域外星空還要更衰敗一些。

風千離緊緊抓著楚雲霄的手,往前走了幾步之後,這才開口問道:「雲霄,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感覺跟域外星空那麼相似?」

「不是相似,這裡本來就是域外星空的另一個界面!」

「嗯?」風千離眨巴著眼睛看著楚雲霄,眼裡滿是不解的神色,疑惑問道:「域外星空的另外一個界面?這是什麼意思?」

「之前在龍族,你煉製衝破結界的藥劑時,我查看了一些龍族的古籍,在上面看到了一些有關於域外星空的描述。域外星空一共有兩個界面,之前五大種族的是其中一個,這是另外一個界面。其實兩個界面很相似,唯一不同的便是,這個界面的種族生物和之前那個不一樣!」

「原來是這樣!」風千離立刻恍然大悟,倒也沒有感覺太過驚訝。

她見識到的驚訝的事情已經太多了,所以這樣的事情,根本不足以讓她感覺到訝異的情緒。

被楚雲霄這麼一解釋,風千離就開始拉著楚雲霄的手在四周走著,她倒是很想看看,這兩個界面對比之下,究竟還有哪些不同和相似的地方。

豆豆此時還暈乎乎地倒在楚雲霄的懷裡,剛才被那樣顛簸了一下,導致它整隻靈寵都七葷八素的,用了很長時間才回過神來。

剛剛一睜開眼睛,豆豆清澈的瞳孔當中就倒映出了一個龐然大物,嚇得它立刻發聲高喊道:「娘親,爹爹,小心你們前面!」

聽到豆豆的聲音,風千離和楚雲霄雙雙定睛往前看,但是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正當風千離疑惑豆豆剛才那高喊聲到底意味著什麼什麼的時候,楚雲霄卻一把拽著風千離的胳膊閃到了一邊,同時他還釋放出了自己的魂技,直接朝著空無一物的前方打去。

下一秒,就聽見了一陣哀嚎之聲,並且那聲音大到有種振聾發聵的感覺。

早在楚雲霄拉著風千離往一旁閃躲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一陣冷風迎面撲來,還帶著強大的殺意。

只是她還沒有來得及提醒楚雲霄,就反而被他拉到了一旁。 楚雲霄側過頭看了風千離一眼,輕聲詢問道:「你沒事吧?」

「無礙!」風千離應了一聲,皺眉看著前方,沉聲說道:「剛才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何我們看不到它?」

「我懷疑這是一種名叫閃電獸的界獸!」還沒有等到楚雲霄給出解釋,豆豆就率先說了一句話。

界獸,顧名思義,是一個界面所特有的靈獸。

風千離卻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界獸究竟是什麼東西,所以只能一臉迷茫地看著豆豆,期待著他給出一個解釋。

豆豆說道:「娘親,閃電獸我也只是聽說過而已,並不能很確定剛才被爹爹擊倒的就是閃電獸!」

「沒有關係!」風千離淡淡說道:「你將你所了解的,有關於閃電獸的信息都說出來吧!」

「這個閃電獸是雷電屬性的,威力十分大,並且它還有一個特質,就是人類看不到它的存在,實力比它低的也看不到它的存在!好在我的實力要比這個閃電獸高出一點點,所以我才能在看到它!」

豆豆將自己知道的有關於閃電獸的解釋都跟風千離說了一遍。

聽完豆豆的描述之後,風千離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看著楚雲霄說道:「雲霄,如果剛才閃電獸沒有釋放出他的威壓,並且露出對我們的殺意,你是否可以感覺到他的存在?」

「不能!」楚雲霄如實說道。

得到楚雲霄的這個答案,風千離不由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裡流露出一抹笑意,說道:「我感覺這個閃電獸還是有點用處的,不如……」

「不如娘親把它帶在身邊吧!閃電獸的數量極其稀少,而且還是界獸,絕對不會超過十個!但是我們的運氣多好,剛剛一來就碰上了一個。再加上娘親您也有雷電屬性,倒是可以利用閃電獸來幫助您突破呢!」

豆豆很是地激動地在楚雲霄的肩膀上跳來跳去的,直到被楚雲霄狠狠地瞪了一眼,它才徹底安靜下來。

不過一雙清澈的瞳孔依舊緊緊地盯著風千離,等待著她的答案。

風千離面露一絲猶豫的神色,皺眉說道:「雖然我也有這個打算,但是這閃電獸,我和雲霄都無法看到它究竟存在於什麼地方,我又怎麼將它收入麾下?」

「這個簡單!」豆豆胸有成竹地說道:「娘親您就把這個任務交給我吧,我會幫您處理妥當的!」

說完這句話,豆豆直接從楚雲霄的肩膀上跳了下去,而後從不遠處的一顆乾枯的樹上撿了一個樹榦,用嘴巴喊著,然後跑到剛才楚雲霄打了一掌的地方,用那根樹榦在沙子上劃出了一個簡單的形狀。

楚雲霄和風千離立刻明白過來豆豆的意圖。

他們兩人對視一眼,隨後楚雲霄快步走到了豆豆身邊,仔細地看了一眼豆豆畫出來的形狀,隨後伸出一隻手,隔著空氣將一個東西給提了起來。

閃電獸自然不願意配合了,當即就在楚雲霄的手裡亂擺動,還發出了很難聽的聲音。 楚雲霄被它弄得有些不耐煩了,板著一張臉說道:「你如果再亂動一下的話,我立刻將你殺死!」

閃電獸的實力雖高,但是它若是對上楚雲霄的話,依舊是不堪一擊的。

因此,在聽到楚雲霄的那句威脅之後,閃電獸果然安靜了下來。

豆豆很自覺地爬上了楚雲霄的肩膀,看著那隻閃電獸,得意地說道:「我警告你哦,你最好乖乖聽話,這樣娘親就會對你很好,但是如果你不乖不聽話的話,小心爹爹真的用強制性的手段來懲罰你!」

豆豆可沒有誇大其詞,如果閃電獸真的不聽話的話,楚雲霄一定不會放過它。

閃電獸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自己只不過是出來覓食,然後撞見了兩個陌生的種族,想要嚇唬他們一下,然後一不小心流露出了殺意,結果……

閃電獸心裡十分不爽,自己的命運是不是也有些太過悲催了?

但是此時提著他的這個男人實力強大到讓它連想要反抗的念頭都沒有,所以只能很乖巧的一言不發。

楚雲霄慢慢走到了鳳千離身邊,抬起自己看似空無一物的手,輕笑著說道:「這閃電獸我已經給你抓來了,你打算怎麼處置它?」

「既然是界獸,想必對於這域外星空也是十分了解的,不如就讓它給我們帶路吧,也好讓我們更快地適應域外星空的環境!」

鳳千離的話,楚雲霄自然不會拒絕。

他將閃電獸控制好之後,就冷冷地開口說道:「剛才的話你也聽到了,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給我們帶路,這域外星空有什麼比較奇特的地方,你都可以帶我們去看看!」

楚雲霄的聲音除了冰冷之外,還有一種不容反抗的威壓。

那個閃電獸自然不敢反抗他的話,忙不迭的點頭,而後就開始之路。

這一個域外星空的界面,要比之前的那個環境還要糟糕許多,到處都是黃沙漫天的景象,甚至看不到藍天白雲還有綠色的草地以及各種顏色的花朵。

不過鳳千離和楚雲霄見識過了太多糟糕的環境,所以這樣的情況對於他們來說,反而算不得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