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的話沒說完,沈憐香已經沉著臉,咬牙道:「你以為,本宮說的是僖嬪?」

「呃?」

芙兒一愣。

不是說的僖嬪,那是誰?

只見沈憐香臉色陰沉,眼睛都有些發紅,陰狠的說道:「僖嬪算什麼東西?她也不過就是在本宮面前充當個跳樑小丑罷了。」

「……」

「可是,貴妃和她的那個女兒……」

「……」

「他們,才是真正擋在本宮面前的人!」

雖然氣惱,但她的心裡很明白。

今天,就算僖嬪真的來了,她也是進不了御書房的,她跟自己說那些話,不過是給自己添堵,讓自己不痛快罷了。

可是——

心平公主!

這個死丫頭,每一次只要她出現,皇上的眼中就再沒有別人。而且,她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這幾次,都是自己要在皇帝面前露臉的時候,她就出現了

若說沒有人指使,她死都不信。

沈憐香咬緊了牙,一字一字說道:「肯定是貴妃!」

「……」

「貴妃知道自己現在不能侍奉皇上,可她也不願意讓本宮侍奉皇上。所以,她利用她的女兒來壞本宮的事!」

想到這裡,她的眼睛幾乎充血通紅。

你以為,你的女兒,就能靠一輩子嗎?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很好,我接受你決鬥的請求。」 歌武新紀元 這話一說出來之後,周圍的那些小孩子立馬大喊大叫起來,一個個看向楊天和王有才的眼神充滿了狂熱,決鬥啊,這樣的事情他們以前只是聽人說過,現在終於可以親眼看見了。

「決鬥,決鬥。」一陣陣高呼聲傳來,一雙雙炙熱的眼睛看著他們,鍾仁也變得熱血沸騰起來,楊天,一定會勝利的。

王有才看著站在面前的楊天,使勁的咽了咽口水,腦袋上面的汗水直流,從臉蛋上面滴落到脖子裡面,現在他已經是別無選擇了,要麼主動認輸,要麼將面前這個瘦弱的男孩打到。王有才的腰桿一挺,雖然臉色很難看,但是也不得不硬著頭皮上了,「有什麼好害怕的,他可是一個連老師也沒有的廢物,他能將我怎麼樣,而且自己的表哥可是李猛,他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的。」

想到這這裡之後,王有才朝著後面退了一步,戰氣在經脈之中運轉起來,肌肉一下子就繃緊了,雖然他並沒有接受正規的訓練,也沒有學習什麼武技,但是戰士的修鍊都是從下開始的,用拳頭打人這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事情了。

楊天看見他這個樣子,嘴角的笑意更濃了,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脖子朝兩邊晃動了一下,,「小傢伙,要低調一些啊。」先祖小呵呵呵的說道,楊天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在心裡和先祖溝通這。「先祖放心好了,天兒心裡有分寸的。」目光朝著王有才看去,眼中精光一閃,「王有才,你就是我送給李猛的第一個禮物。」

「我來做你們的裁判。」一個小男孩跑出來滿臉興奮的說道,楊天和王有才對於誰是裁判自然是無所謂的,但是這個裁判還是必須有的,雖然是私自決鬥也可以的,但是卻要冒著被對方追殺的危險,在武學院之中公平決鬥,那就生死自負了,而裁判就是一個公平的見證人,而且現在這裡有這麼多的小孩子,事情到底是怎麼樣大家心裡自然是清楚的。

小男孩看見他們兩人都沒有出言反對,於是臉上的神色是更加的激動了,等著眼睛看著劍拔弩張的兩人,然後大聲喊道:「決鬥開始。」

剛說完話之後,小男孩立刻就朝後面飛快的退了幾步,離楊天他們比較遠,看人決鬥自然是非常的過癮,而做裁判也是件過癮的事情,但是這樣也要注意自己的什麼安全才行。

在小男孩的話音落下之後,王有才大喝一聲,身體的經脈之中戰氣涌動,那些小孩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王有才身上的氣勢,他們在心裡微微為楊天捏了一把汗。要是換做是他們的話,這一場戰鬥也不一定會贏。

鍾仁壓抑著心裡的緊張,安靜的站在哪裡,雙眼緊緊的盯著楊天,絲毫都沒有眨一下眼睛,只要是楊天有絲毫的危險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就算是破壞了絕對的規定,讓所有人都嗤笑自己,他也是在所不惜。

楊天有些好笑的看著王有才,憑他身體之中的這些戰氣根本就不可能把自己怎麼樣,楊天可是有和變異魔獸對戰的實力,不要說是王有才了,就算是武學院的院長,想要打敗他那也是不在話下的。

微微的晃動了一下手臂,心裡暗自思量著出手的力度,雖然說楊天的身體已經達到了五級戰士的強度,就算是五級巔峰的戰士最多和楊天打個平手,玉佩之中的神秘力量可是讓楊天的身體強度不比魔獸低。就算是只是五級戰士的實力,他和六級戰士也可以一拼高下。

輕輕地呼出一口氣,楊天心裡微微一想,決定使用一級巔峰戰士的實力,要不然超越了這個力量的話,估計就會將王有才一拳打死,他死了倒是無所謂,但是就無法將李猛給引出來了,他就是需要王有才到李猛那裡去哭訴,告自己的狀,讓李猛來找自己的麻煩。

暗自將身體之中的力量壓制下來,讓他達到一級巔峰的水平,這樣的話,比人心裡也不會有所懷疑,李猛也不會產生警惕了。

「喝。」王有才身體之中的戰氣不斷地遊走著,拳頭緊緊的握在一起,朝著楊天的臉上狠狠地砸去,看樣子想要一拳解決楊天。

楊天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看著朝著自己快速砸來的拳頭,伸出一隻手慢慢的朝前面遞去,那個彙集了王有才所有力量的拳頭,被楊天給撥到了一邊。使得王有才不由得一愣,但是很快另一隻拳頭再次的砸了過去,但是結果依舊如此,楊天伸手輕輕地一推,就將王有才的拳頭移到了一邊,根本就沒有花費絲毫的力氣。

王有才驚訝的朝著後面退去,剛才他們只是短暫的交手,但是卻讓王有才的心裡震撼不已,「自己現在擁有者一級中期的實力,那個廢物竟然可以輕鬆的躲開自己的攻擊,這怎麼可能?難道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二級?」

王有才不斷變換的臉色讓楊天的心裡發出一聲冷笑,看見王有才已經有些警覺了,不由得欺身上前,也學著王有才剛才那樣,拳頭朝著他的臉上砸去。「現在該我攻擊力。」隨著楊天的話語落下,王有才急忙的想要躲開,但是他剛剛的想要有所動作,楊天的拳頭已經到了他的面前,不由得心裡大驚,拳頭上面的力量比他的大,他根本就無法躲開。

「啊。」隨著一聲慘叫,王有才的身體快速的朝著後面飛去,最後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發出砰地一聲,當他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一邊臉蛋已經腫了起來,使勁的咳嗽了幾聲,從嘴裡掉出幾顆帶著血絲的牙齒。

那些在周圍看戲的小孩子不由得驚呆了。「這,這是什麼樣的實力,一拳就將人給打飛了,而且竟然變成了那個樣子,廢柴,竟然說他是一個廢柴,這到底是誰在那裡胡說八道,他要是廢物的話,那麼在場的還有誰不是廢物?」

鍾仁在看見這一幕之後,心裡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然後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楊天才不是一個廢柴呢,他的實力比自己都要高,只是鍾仁不明白的是,這樣的實力怎麼會沒有分配到一個老師。

王有才從地上爬起來之後,、身體不住的顫抖起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蛋,看了看自己帶著血絲的牙齒,心裡非常的悲憤,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對自己動手,看著朝著自己走來的楊天,王有才的臉色不由得大變,含糊不清的喊道:「不,不要過來,你竟然敢打我,李猛表哥是不會放過你的。」

也許王有才已經忘記了,這樣的結果可是他先跳起來的,楊天只不過是配合他而已,而且他在決鬥的時候竟然將李猛給搬出來,可見他的心裡此時是多麼的害怕了。他知道自己不是楊天的對手,但是也不想認輸,他現在是進退不得,周圍有這麼多的人,要是他真的低頭認輸的話,那麼自己以後哪有臉在武學院出現,要是他識相的話,應該會看在李猛的面子上面給自己一個台階下。

楊天搖搖頭,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有些憐憫的看著王有才,這樣的眼神讓王有才心裡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你那是什麼眼神,不要以為你很了不起,楊天,你只不過是楊家的一個笑話而已,楊家也只是一個笑話,你們楊家註定被李家才在腳下,哈哈哈哈,你們楊家……啊」」

王有纔此時也許是瘋了,楊天的臉色變得是越來越難看起來身上的氣勢不斷地升高,周圍的小孩子心裡感覺到壓抑不已,只得大口的喘氣以此來緩解,剛剛才有所緩解就看見王有才再次的倒在地上,臉上的表情非常的痛苦。

「你,你這個混蛋,我表哥是覺得不會放過你的。」王有才身體蜷縮在地上,嘴角流著鮮血,就在剛才,楊天又狠狠地給了他一拳,直接的打在他的胸口,此時王有才的胸口已經變形的,骨頭斷了好幾根。

楊天的雙眼不由得一眯,一隻腳狠狠地踏在王有才的胸口,只聽見王有才再次的慘叫一聲,從嘴裡猛的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微微的動彈了一下之後,就沒有任何的生息了。

「死,死了?」周圍的那些小孩子不由得臉色大變,一個個驚訝的說不出話來,覺得發生死傷雖然是件平常的事情,但是要是真正的發生在他們的面前,對於第一次看見這樣的事情的他們來說,心裡還是無法承受的,有幾個小孩子甚至是馬上的嘔吐起來。

「敢侮辱楊家這,死。」楊天冷冷的話語在那些小孩子的耳中響起,使得那些小孩子的臉色再次的蒼白了幾分,「楊家,楊天,竟然會這樣的強勢,這樣的事情讓他們心裡感覺到恐懼。

楊天將自己的腳收了回來,臉上都是冰冷之色,敢傷害楊家的人,敢侮辱楊家的人,都必須死,龍有逆鱗,而他也是這樣,誰要是敢動楊家一下,那麼他必定會讓那些人付出慘重的代價。< 王有才凄慘的躺在哪裡,身上沒有傳來絲毫的生息,此時臉上被濺了幾滴鮮血的少年,冷著臉站在那裡,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就像是剛才的這件事情沒有發生一樣,而王有才也不是他殺死的。

而那個自告奮勇給他們做裁判的小男孩,此時臉色變的是一片慘白,站在那裡渾身不住的顫抖著,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王有才之後,身體不由得一顫,目光朝著那個臉色冰冷的少年看去,顫抖著聲音說道:「楊,楊天獲勝。」

聲音雖然非常的小,但是在場的人此時卻都可以聽得清楚,大家的目光不由得都定格在那個少年的身上,此時一年冷色的他,雙眼之中也充滿了冰冷之色,讓人感覺到寒冷刺骨。

鍾仁看著此時的楊天,只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感覺到楊天的身上散發出一股讓人感到壓迫的力量,是的自己有些呼吸都不順暢了,臉蛋上面出現一絲紅色,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不單單是他這個樣子,就在王有才被殺死的那一刻,所有的小孩子都有這樣的感覺,在楊天的威壓之下,呼吸非常的困難。

「小傢伙,你沒事吧?」先祖開口說道,他的話讓楊天的心情慢慢的冷靜下來,剛才王有才對於楊家的侮辱,讓他的憤怒一下子就達到了頂點,要不是心裡還有一絲絲的理智的話,那麼此時的王有才已經是屍骨無存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空氣之中有一股血腥的味道,楊天慢慢的邁動這步伐,慢慢的平息著翻騰的心情,「先祖放心好了,天兒沒有什麼事情,只是剛才太憤怒了,一時之間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將他給殺了。」

「哎,小傢伙你這樣的表現已經很不錯了,敢侮辱楊家的人,死不足惜,但是你這樣做也不見得是件壞事,那李家囂張跋扈,目中無人,在他們的庇護之下,就算是最下等的奴才,他們對於這件事情肯定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楊天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這樣最好,他們主動地找上門,我還省事了。」

「楊,楊天,你們沒有什麼事吧。」此時耳邊傳來了一個擔心的聲音,楊天微微一愣,他這是擔心自己嗎?

「我沒有什麼事情,放心好了。」隨手將臉上濺的血跡抹去,在臉上留下幾道紅色的痕迹,他還真的有意思,現在自己把王有才給殺了,他竟然還想著自己有沒有事?

「你沒有就最好,這是一場決鬥,生死自負,所以你不必對於這件事情負責的。」

楊天點點頭,其實他原本也不想將他給殺了的,只是準備將他打個半死,但是那個王有才偏偏的不知死活,要是不殺了他,那就對不起他了。

要是其他人的話,還會擔心因為王有才的死會帶來的麻煩而擔心不已,想著這件事情要怎麼樣的去善後,但是楊天可沒有這個擔心,他最希望的就是李家人來追究自己,他要的就是李猛親自過來找自己的麻煩,最好是和王有才一樣,對自己提出挑戰,那樣的話自己解決起來就容易多了。

楊天和鍾仁並肩朝著外面走去,周圍的小孩子滿臉驚恐的給他們讓出一條道路,滿眼驚恐之色的看著楊天,剛才楊天狠辣的表現,讓這些剛剛入學的小孩子的心靈得到了深層次的洗禮,讓他們明白,楊家人是不可以招惹的。

恐怕除了鍾仁之外,不會有那個小孩子敢去接近楊天了,那些小孩子看向鍾仁的眼神出現一絲怪異之色,但是對於這些鍾仁毫不在意。

就在王有才被殺死的時候,這場決鬥的結果就被內院的那些老師知道了,在哪裡談論著楊天的那些老師,在知道王有才身死的事情之後,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今天可是入學的第一天,竟然就發生了決鬥的事情,而且有一個人還因此死亡了,這可是武學院幾百年以來都沒有出現過的事情。

「是什麼人和王有才決鬥的?」黃老師怒聲說道,過來傳遞消息的那個學院不由得渾身一抖,顫抖著說出了楊天的名字,黃老師聽了之後,不由得愣住了。

「是哪個小子?出手還真狠辣的。」黃老師不由得嘆息一聲,臉上原本的怒色也消失不見了,其他的老師自然是和他的表現一樣,要是其他的的學員的話,他們肯定會給他一個警告的,畢竟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剛剛入學的小孩子之間,也有些太早了一些,決鬥學院也不是禁止的,但是並不適合在這個時候進行。

「嗯,你先下去吧。」院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揮手將那個學員給打發了,然後嘆息了一聲,有些無奈的開口說道:「這個小傢伙下手還挺乾脆的,剛剛入學就給我惹來一個大麻煩。」

「麻煩?院長是指那個王有才嗎?」黃老師有些不解的問道,其他的幾個老師不由得給了他一個白眼,學校裡面最沒有心眼的估計就是這個黃老師了。

「那個王有才倒是沒有什麼的,但是他和李家有些瓜葛,李猛可是王有才的表哥,而王有才又是王家的獨苗,他們一定會去找李家,李家雖然不一定在乎一個小小的王家,但是他們為了面子,而且殺死王有才的還是楊天,這樣一來的話,李家就更不會善罷甘休的。」

聽了這些話之後,所有的老師不由得沉思起來,李家要是不善罷甘休的話,想要找楊天的麻煩,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讓李猛找上楊天,但是以楊天的實力倒也不用害怕。

「那小子的實力只會讓李猛吃虧,到時候李家也就在還有吃個啞巴虧了。」黃老師不由得大笑起來,不以為意的說道:「一楊天的實力,三級巔峰實力的李猛根本不在話下。」

院長想了一會兒之後,緊緊的皺著眉頭,手指在自己的下巴上面拂過,「我擔心的只是那個小子而已,我聽說之前他被李猛打傷了,而且聽說已經死了,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又活過來了。」

那幾個來時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武學院一般是不會去關心玉蘭鎮發生的一些事情的,那些家族之間勾心鬥角的事情和他們沒有絲毫的關係,所以武學院只超脫在外的一個存在,任何家族他們都不會給面子,也不會因為誰的出生而小瞧於他。楊天身上發生的事情玉蘭真的人幾乎都知道,但是武學院的人卻是沒有聽說,要不是因為院長不叫關注楊天,特意的去查了一下他的事情,那麼他也不會相信,這個小傢伙竟讓還死過一次,而且還是被李猛殺死的。

按說這血債要用血來還,一報還一報,就不要說是性命了,楊天被殺死那是既定的事實,雖然說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又活過來了,那麼也不代表著他之前沒有死去,這樣的仇恨,李猛是無法躲避的。

「難怪會這樣,、那個叫王有才的可真倒霉。」黃老師不由得皺了皺眉,看了一眼院長,「李猛肯定會找上他的,而他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要是他們決鬥的話?」

院長的目光看向窗外的天空,淡淡的說道:「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確保楊天無恙。」

那幾個老師心裡一下子就明白了,在李猛和楊天兩人之間,院長無疑是站在楊天這邊的,不管誰都會這樣做,一個六級戰士都看不穿實力的人,和一個三級巔峰的戰士,他們會選擇哪一個,那就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

在李猛個楊天之間,要是李猛被殺死了的話,那也就算了,畢竟是決鬥,生死自負的,要是李家藉此來找楊天的麻煩的話,那麼武學院也不是吃素的,楊天可是武學院的希望,這個希望自然是不允許有人傷害的。

院長臉上露出無奈的微笑,看來他們要破壞規矩了,武學院在玉蘭鎮幾百年了,從來不去管家族之間的事情,就算是武學院的天才隕落了,他們也不會理會,但是這一次就不一樣了,為了楊天這個橫空出世的絕世天才,他們要是再不去拼一把的話,以後說不定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第2315章送香

「咳咳,咳咳咳咳。」

沈憐香的身後帶著宮女芙兒,剛走進養性齋的時候,就聽見裡面傳來了一陣咳嗽聲。

她微微蹙眉。

再往裡走了幾步,就看見屋檐下,康碧雲的貼身宮女如螢正守著小爐子熬藥,空氣里彌散著一股苦澀的味道。

沈憐香微笑道:「你們婕妤的病還沒好啊?」

一看到她來了,如螢有些驚訝,但立刻起身過來請安。

沈憐香道:「你們婕妤呢?」

「靜嬪娘娘,婕妤正在裡面休息呢。」

「那,本宮進去看看她。你忙你的吧。」

「是。」

眼看著沈憐香帶著芙兒走了進去,如螢還有些奇怪,繼續守在小爐子邊看火,喃喃道:「她來看婕妤做什麼呢?」

這時,沈憐香已經走進了養性齋,果然看見康碧雲坐在桌邊。

正捂著胸口,輕輕的咳嗽著。

臉頰都因為咳嗽而泛著不正常的嫣紅。

她立刻走過去,柔聲說道:「妹妹,你這是怎麼了?好些了嗎?」

康碧雲一看她來了,也驚了一下,急忙要起身行禮,沈憐香立刻按著她坐回去,柔聲說道:「好了,你都病著,就不要多禮了。」

「多謝,靜嬪娘娘……」

康碧雲說著,抬頭看了她一眼。

她始終還想著過去,他們過去在吳氏面前的樣子。

自己和辛靡靡跟吳氏的來往都是明面上的,如今不得寵,受到冷遇,也是理所當然;而這位沈憐香,她卻幸運得很,跟吳氏的來往都是背地裡,明面上並沒有得罪到貴妃。

而如今,他們也不敢將這個秘密四處去說。

畢竟,她的父親炙手可熱,自己也已經晉陞為嬪,比起她和辛靡靡,沈憐香已經算是飛黃騰達,這個時候去得罪她,自然不會有他們什麼好處。

所以,康碧雲選擇閉緊了嘴。

沈憐香扶著她坐下,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卻是不動聲色,只微笑著說道:「聽說你受了風寒,怎麼這麼久了,還沒痊癒呢?」

「呃,可能是最近天氣不好,妾自己也不爭氣。」

「你要好好休息才是。」

「多謝靜嬪娘娘記掛。」

康碧雲說話間,又捂著嘴咳嗽了兩聲,輕聲道:「不知今日,靜嬪娘娘來到這養性齋,有何吩咐啊?」

「瞧你,我們姐妹間,說什麼吩咐。」

沈憐香微笑著,對著身後的芙兒道:「拿上來。」

芙兒立刻捧著手中的木盒走了上來。

康碧雲道:「這是——」

沈憐香微笑著說道:「這是家父前些日子託人帶進京來,交給本宮的,是金華一地特產的香。本宮想著,獨樂不如眾樂,便勻出一些來,給後宮的姐妹都送一盒。還望妹妹不要嫌棄。」

康碧雲一聽,急忙站起身來。

「靜嬪娘娘說哪裡話。」

「……」

「只是,妾無功不受祿。」

「你我姐妹,不必說這些。」

沈憐香又扶著她坐下,柔聲說道:「好了,你如今還病著,需要休息,本宮也就不打擾你了。好好養著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