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發瘋?

唐沐晴難以置信地看着傅鈞,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傅鈞,我是你妻子!」

懷抱中嬌弱的心肝兒哀哀地低泣著,小手緊緊地揪着他的衣襟,像是把他當成唯一的依靠。

傅鈞一顆心都偏到了太平洋。

他不耐煩地看了一眼唐沐晴,語帶不屑:「妻子?唐沐晴,如果你不是唐家大小姐,你覺得我會娶你這個嬌蠻愚蠢一無是處的女人?馨雨才是我最愛的女人!」

唐馨雨是他最愛的女人!

那為什麼要死皮賴臉地追了她兩年?

為什麼在車禍時毫不猶豫地把她護在身下?

為什麼深情款款地說此生只愛她一人,寧可入贅唐家也要護她一生一世?

她感動。

她以為那是愛。

所以才會猶豫又考慮再三之後還是答應嫁給他。

唐沐晴氣得渾身直抖,掄起手裏的包就往傅鈞的頭上砸。

「傅鈞,你混蛋!」

傅鈞被砸得無比狼狽,一邊護著唐馨雨,一邊兇狠地用力一推。

「哎喲!」

唐沐晴被推倒在地,疼得小臉煞白。

她握緊了拳頭,瞪着床上背叛自己的兩個人,咬牙切齒。

「傅鈞,唐馨雨,你們這兩個混蛋,我要讓爸爸把你們趕出唐家,讓你們一無所有!」

傅鈞臉上閃過一抹猙獰。

他丟開被子下床,一把就掐住唐沐晴的脖子。

曾經深情的臉上,此刻只剩下冷酷。

「讓我一無所有?唐沐晴,別做夢了!我倒想看看,盛唐娛樂的股份都到了我手上之後,你一無所有如喪家之犬的模樣!」

傅鈞這會兒滿心報復的快感。

他是個男人。

可是,為了盛唐娛樂的股份,他苦苦追求唐沐晴兩年多,甚至頂着所有人異樣的目光入贅唐家。

終於,股份就要到手了。

他不用再忍耐唐沐晴這個胸大無腦,除了一張臉就一無是處的草包女人了!

盛唐娛樂的股份!

宛若一道霹靂劈在唐沐晴的頭頂。

唐沐晴瞪圓了眼睛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她擔心傅鈞入贅唐家會被外人看不起,她擔心傅鈞覺得唐家防着他,所以病中的外公把盛唐娛樂的股份轉到她的名下之後……

她以最快的速度簽了讓傅鈞代理的委託書。

誰成想,委託書才簽完兩天,這個男人的真面目就暴露在她面前。

唐沐晴,你真是瞎! 一旁,陳寧注意到童珂的表情后,輕聲問:「怎麼了?」

童珂有些憤怒的說:「戴眼鏡那傢伙,應該是韓國某財團的公子。正在跟他的朋友們吹噓他在華夏,玩弄過多少女人,真噁心!」

陳寧淡淡的說:「在哪裏都會有幾隻蒼蠅,習慣就好。」

童珂站起來說:「姐夫你先吃,我去一下洗手間。」

說着,她就徑直的朝着洗手間方向走去。

童珂身穿白色緊身t恤,搭配着一條藍色修身牛仔褲,腳上穿着一雙小白鞋,顯得亭亭玉立,含苞待放。

鄰桌几個韓國男子,都注意到從邊上經過的童珂,一個都紛紛叫喚起來,甚至有人輕浮的吹了個口哨。

戴着金絲眼鏡,已經喝得有幾分醉意的朴以俊,更是眼睛一亮:「噫,這女生長得很清純漂亮,是我的菜!」

幾個同伴都紛紛起鬨:「朴以俊,你不是說華夏美女見到我們,就兩眼冒星星,嘴裏喊著歐巴歐巴的主動撲上來的嗎?」

「你還說你玩弄過不少華夏美女,這妞看起來不錯,要不你試試能不能勾搭上?」

朴以俊長得不賴,身高一米八,而且很有錢,再加上外國友人的光環,讓他在華夏勾搭妹子時候,無往不利。

他此時望着童珂苗條勻稱的背影,色眯眯的說:「好,我就給你們展示展示我的魅力,看我怎麼直接在洗手間里把她給搞了。」

說着,他就站起來,跟上童珂。

童珂剛剛走到洗手間門口,聽到後面有腳步聲。

她下意識的停下,轉過身,然後就見到了有幾分醉意的朴以俊。

朴以俊笑眯眯的用流利的中文說道:「嗨,這位美女你好,我叫朴以俊,來自韓國,是雙子星集團的總經理。」

童珂對朴以俊殊無好感,冷淡的問:「什麼事?」

朴以俊一隻手搭在牆上,居高臨下的望着童珂,邪魅的笑道:「明人不說暗話,我喜歡你,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跟我來一次激情的邂逅?」

朴以俊說着,目光有意無意的瞄了一眼女廁,然後補充了一句:「地點就選擇在這女洗手間好了!」

童珂俏臉劇變,迅速躲開一點,苛斥道:「你滾開,我不認識你,信不信我報警抓你啊?」

朴以俊哈哈的笑道:「報警抓我?我有外交豁免權,就算我強上了你,也沒有人敢抓我。」

童珂見這傢伙言行惡劣,而且渾身散發出濃濃的酒氣,就不想跟這麼個醉鬼理論,惹不起躲得起,她轉身欲走。

但是朴以俊卻一把拉住童珂的手,不准她離開,還噴著酒氣囂張的說:「裝什麼裝,你們華夏女人都這樣。心裏明明喜歡我們這種韓國帥哥,卻要假裝矜持。」

「少他媽的裝了,我看上你了,非得上你一次不可。」

「是不是想要錢,要多少你儘管開口,這些夠不夠?」

朴以俊說着,掏出一大疊美元,想要直接塞進童珂的衣領里。

這疊美元面值都是一百的,全部加起來有好幾萬,換成人民幣的話也有二十多萬。

這一招,朴以俊往日在酒吧搭訕美女的時候,屢試不爽。

但是童珂也用力一把將他推開,鈔票也撒了一地,童珂憤怒的罵道:「混蛋,懂不懂尊重女士,拿錢回家玩你媽去吧!」

朴以俊勃然大怒,揚起手掌就要打童珂,嘴裏罵道:「賤人,你敢不給我面子!」

他的手掌還沒有落下,耳邊就響起一個冷漠的男子聲音:「你敢動她一根汗毛,你這隻手就別想要了。」

朴以俊大吃一驚,轉身發現,一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的男子,正滿臉冷漠的看着他。

這滿臉冷漠的男子,正是陳寧!

千千「一個是去的地方太安靜了,一個是那名宮女太熱情了。」

張梓雅雖然沒有怎麼看周圍的景象,但是每當她慢了,或者她抬頭看過去的時候,都看到那名宮女偷偷回頭看她們跟不跟上來。。

《重生皇后很囂張》第1403章 「快!後面的快跟上!」

耳邊不停地傳來各種嘈雜的聲音,啼哭聲,馬嘶聲,將劉備從昏迷之中拉回到現實,他一睜眼,就看見甘糜二位夫人在旁邊正在照顧這懷中的熟睡的阿斗,見劉備醒了,甘夫人立馬將阿斗交給糜夫人,興奮的說道:「主公,你醒了~」

甘夫人連忙去扶想支撐著坐起來的劉備,劉備這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在一輛顛簸的馬車上,問道:「我們是要去哪兒?」

劉備跟曹操一戰傷的比較重,一說話便覺得胸口一陣翻湧,捂著自己略微鼓起的胸口咳嗽了起來。

「軍師說前去江夏,江夏糧草充足!」甘夫人輕聲說道。

劉備努力地回想着發生了什麼,他只記得當時鬼將抱着他就跑,可是還沒到新野就被那曹操追上來了。

鬼將接受那天雷的洗禮之後,勉強可以跟曹操大戰個十回合,期間鬼將一直用身體護著劉備,替他抗下了所有的傷害,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鬼將的懷抱居然是溫暖的。

可是境界上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最終它還是敗了,受到反噬的劉備眼前一黑,迷迷糊糊的昏了過去。

後來發生了什麼,他也不太清楚,他迷迷糊糊的時候只感覺到有人在說話,說什麼放火啊什麼追啊什麼的。

他也沒有繼續糾結這個問題,聽甘夫人說是要去江夏,身體立刻彈起來問道:「那曹操呢?」

可能是劉備的動靜太大驚動了糜夫人懷裏的阿斗,阿斗頓時啼哭了起來,見狀,甘夫人連忙抱過來,輕輕地拍打這阿斗的後背,這才稍微消停了下來。

「曹操還在新野,火一滅就追來!」糜夫人話本來就不多,劉備更是被她這一句話搞的更加的懵了,可是阿斗現在不消停,似乎只認這甘夫人,甘夫人只要把目光轉向劉備想說話,他就開始哭。

劉備無耐的搖了搖頭,誰讓這孩子是自己帶回來的呢,得受着!

劉備在馬車上了運轉了幾個周天之後,身體恢復了一點力氣,這阿斗時不時的鬧騰,令他頭大,於是直接掀開帘子跳了下去。

只見外面浩浩蕩蕩的不是自己的人馬,而是拖家帶口的老百姓,悲痛不已!

見劉備在那裏站着,一個五十來歲拄著拐杖的老頭笑着走過了說道:「草民見過劉皇叔!」

「老丈有禮了,」劉備連忙扶著老人家,二人客套了幾句之後,一同向前走去。

從老丈的口中得知,原來在新野的時候,諸葛亮就讓大家各自逃命,可是大家都不願意,於是就都收拾東西準備追隨劉備一同前去江夏。

這老丈腿腳不便,本來是想留在新野的,可是後來劉備在城外戰敗之後,突然有一個老頭把他給救了,還跟曹操約定好,在新野被燒為灰燼之前不能出兵去追他。

這新野要燒了,於是他就只好跟着大家一同撤去江夏了!

聽完之後,劉備辭別了那老丈,劉備直接躍到那馬車頂上,他在想,救他的那個老頭,實力肯定不一般,不然怎麼可能可以讓曹操乖乖聽話就這樣不追了呢!

可以做到這一點的老頭,應該就只有羅本了!

可是劉備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救自己,究竟有什麼目的呢?難道只是因為自己冒用劉備之名,要替他完成歷史的使命嗎?

他還來不及細想,趙子龍和冉歌便策馬趕來說道:「主公,曹操追兵來了!」

「子龍,你負責護送夫人和百姓離開,」劉備直接一躍而下,又將從曹操那裏搶阿里的青釭劍交給趙子龍,接着說道:「此劍削鐵如泥,你拿着!」

趙子龍領命之後,說道:「關將軍前去江夏求援了,張將軍在後方抵擋曹軍,主公快上馬先去漢津口,劉琦會派人前來到那裏接應!」

劉備見還有那麼多的百姓在後面,那曹操也不是一般人,於是就帶着冉歌前去接應張飛去了。

……

新野不過數千人馬,趙子龍分了五班人馬保護百姓,張飛領了不到兩千人馬,再加上那曹操擅長用兵,分兵前去追擊劉備,即使諸葛亮再厲害,沒有兵馬依舊不是曹操的對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