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用的力氣不小,很快刺破血肉,鮮血緩緩溢了出來,滴在了深色的西裝上。

「你的手……」

她緊張萬分的看著他。

可萬萬沒想到封晏則是快速的拿過衣服,怕再沾染血液,彷彿得到了世間不可多得的寶貝一般。

他不顧自己的傷口,而是為難的看著衣服。

。 「但最終還是被人知道了。」許林很順利地接了下一句話。

「……」

老鐵,這樣就扎心了啊!

許林在這個時候又出聲說道:「所以,等一下,你們都會無論如何要將那另一半寶藏圖拍下來嗎?」

陳通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就是這個意思,只有將那另外一半寶藏圖拍下來,才能夠與這一塊藏寶圖合併在一起,尋找出那戰場遺地的地點。」

「那風險不是很大嗎?」許林皺著眉毛,出聲詢問陳通。

「風險?」陳通一愣,很快就想明白了,說道。「你是說這必定會很大的爭奪,是吧?」

許林點了點頭,說道:「畢竟是戰場遺地的藏寶圖,肯定會有無數勢力搶奪吧?」

「風險是有的。但是要競爭拍賣的話,卻不會有那麼多人。」陳通搖了搖頭,說道。

「為什麼?」許林問道。

「這件事情,其實真正知道的勢力雖然很多,但是知道這張藏寶圖,卻是不少,因為戰場遺地其實非常遼闊,有著不少入口。而這些入口,其實都是有著人數限制,而我們結繩宗其實已經佔據了兩個入口,但是這還並不夠,還需要更多,而機緣巧合之下,我們就得知了這邊有這樣的情報,所以我們這才過來台都這邊,找找看,但是沒有想到穿雲劍門也得到了這個情報。」

「再加上,存放著另一半藏寶圖的東西,是藏在類似於一個盒子裡面的,是被封印的,所以,到時候拍賣的時候,我們能夠一下子就了解到,但是其他不知情的,卻不會知道的。」陳通耐心的回答道。

許林聽到陳通的話,頓時就明白了,旋即他就皺起了眉毛,出聲問道:「你的意思就是說,那封印著寶藏圖的盒子,現在就只有穿雲劍門與你們知道嗎?」

陳通猶豫了一下,說道:「按照道理來說。應該是這樣的。」

「應該?」許林聽到這句話,頓時就覺得十分無語,完全沒有想到得到的會是這個回答,「所以,你其實也不知道到底會有多少勢力搶奪拍賣會上的藏寶圖是不是?」

「呃……這,應該是。」陳通猶豫了一下,臉龐上露出了尷尬之色,訕訕笑道。

這讓許林頓時就覺得無語至極,說道:「我說,你的情報工作似乎做得很不夠充分啊!」

陳通臉上露出的表情充滿了無奈,有些苦澀地笑道:「畢竟我們結繩宗的情報工作的確是很不擅長,畢竟我們基本上想要什麼東西。都是以靈繩來套取的,」

「但是你這不也是沒有套出什麼嗎?」許林下意識就回答道。

「……」

好扎心啊,陳通居然無言以對。

「算了,反正見機行事吧,」許林擺了擺手,臉上露出了無奈之色,說道,「反正我們肯定是要與穿雲劍門的人對上的,至於其他的,到時候再看情況吧。」

聽到許林的話,眾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沉默著點了點頭。

一開始。他們還以為任務應該會非常輕鬆的才對,但是沒有想到,事情到了這裡,就變得這麼複雜起來了。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現在也該過去包廂參加拍賣會了,走吧。」

「砰!」

與此同時,在百寶樓的一間獨立的醫療室里。一名穿雲劍門門人的身體就這樣被直接擊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牆壁上,口中吐出了殷紅的鮮血,整個人的氣息都是變得無比萎靡。

至於其他穿雲劍門門人都是驚恐得半跪下來,身體微微顫抖,低著頭,生怕會變成下一個出氣包。

「廢物!全都是一群廢物!」

一道充滿暴怒的蒼老聲音但又具有威嚴的在這個醫療室里響了起來,那是一名穿著黑色西裝,同樣有著穿雲劍門的圖紋的老者,年紀大概六十歲左右。

儘管他滿臉皺紋,但是他的頭髮卻是烏黑光亮,一雙渾濁的老眼裡充斥著熾烈的精光。身上散發著一種十分強盛的氣息,猶如一尊凶獸似的,讓人心神都遭受到了震懾。

這位,正是穿雲劍門的六長老。也是八長老馬選哲的胞弟馬苕澤。

馬苕澤負手而立,看著躺在病床上低聲呻吟的馬崇天,蒼老的臉龐上充滿了陰冷的神色,環顧著周身跪下來了門人。寒聲說道:「不過就是幾個結繩宗的毛頭小孩而已,居然把你們所有人都全部打敗了,連這樣事情都辦不好,留著你們還有什麼用?」

「六長老,其實我們一開始就已經得手了,只不過後來不知道從哪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他的實力很強勁,連馬崇天師兄都打不過,後來管自旋來了,本來也是想要將那傢伙殺死的,但是,那執事長張蘭天出現了,阻止了管自旋,而且,還讓我們帶話給你,說。說……」一名穿雲劍門的門人對著馬苕澤說道,只是說到最後,就變得猶豫起來。

「他說什麼了?」馬苕澤皺著眉毛問道。

「他說,這裡是百寶樓,這一次,就當作是一個教訓,如果還有再下一次的話,那麼我們。可能就走不出百寶樓的大門了。」門人說道。

「張蘭天!」

一股狂暴的氣勢就在他的身上爆發開來,馬苕澤的雙眸中散發著濃濃的凶光,宛若一頭擇人而噬的凶獸,一聲充斥著滔天殺意的聲音在他的口中恨恨的響了起來。

不過很快,他身上的氣息就緩緩的收斂了下來。

儘管他心中很憤怒,但是他也很清楚,在百寶樓里,還真的不能夠對張蘭天怎麼樣,畢竟這裡不是他的地盤。

「哼!張蘭天,就讓你再囂張一會兒,」馬苕澤冷哼自語一聲,然後又是看著跪在地上的這些門人,寒聲說道,「去查,查查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是誰,全力盯緊他的行蹤,他肯定是會壞了我們大事的人,所以,找到機會,必須將他剷除掉!」

「是!六長老!」

就在這個時候,許林與陳通他們已經來到了拍賣會場的廂房裡。

與剛剛他們來的時候不一樣,此時此刻,包廂外,會場內,已經是人山人海,人聲鼎沸。

。 當初在清水市的秘境大廳中,小洋曾採訪過陳玄,扯了幾句廢話后陳玄忙著去挑戰秘境就離去了,後來陳玄通關高難度的時候,有一次撞見小洋,眼看小洋就要上來採訪,陳玄急忙躲避……

在陳玄的記憶里,這是他跟這個女孩子唯有的交際了。

莫非,就因為拒絕採訪,小洋就懷恨在心?等她得勢了就開始找我下手了?

陳玄有些想不通,不過讓他頗為驚訝的是,怎麼以前擦肩而過的一個人……突然就成了神盾軍部主帥的乾女兒?

四部即根據智能來分出的四個軍方總部,分別是遠征、神盾、守備、狂風。

遠誅軍部,主要負責遠征萬族戰場,由南瞻王程啟天親自掌管。

神盾軍部,負責防守,詹洲通往萬族戰場的空間裂縫,以及剿滅漏網之魚,主帥張雄。

守備軍部,負責本土治安工作,各城市都有守備隊。

狂風軍部,遊走各個小世界,負責各個小世界征討、支援、維護工作。

神盾軍部主帥張雄,是南瞻洲四大軍部最高統領之一,權傾天下。

難怪小洋能一直在靈地修鍊……

可見,這位主帥十分疼愛這個乾女兒,直接給了她一條靈脈用來修鍊。

「這個小洋,你詳細說說。」

陳玄道。

王大聰一怔,隨即露出了一種促狹的表情笑道:「學弟……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學弟都對她感興趣了么?不用不好意思,學長都懂的。」

陳玄無語,不過他也懶得解釋。

只聽王大聰繼續道:「這個風青洋背景太大,她備受張雄寵愛,聽說她剛回來的時候,因為資質太一般,張雄直接去軍方寶庫提取大量的天材地寶給她提升武道資質……元石、各種靈丹更是不限量的供應著,但武者的資質是很難通過後天人為提升的,所以他又廢了很大代價,買了一條至尊骨,親手移植給她……」

「買一條至尊骨,好大的手筆,擁有至尊骨的武者,可謂潛力通神,不但對靈氣的親和度會大大提升,還能最大化的激發武者的武道潛力,更神奇的是,至尊骨自帶先天武學……十分了得。這種東西都有人捨得賣?」

王大聰神秘兮兮道:「小聲點,學弟,大佬級武者那點事,你還不明白嗎?誰不希望自家子弟擁有超強天賦?可武道潛力這種東西是未知的,頂級武者家也經常會生出廢柴,他們只能想辦法給後代增加天賦……其他超凡體質都無法轉移,唯有各種聖骨是可以移植的,奇貨可居……聽說有手段通天的人專門從事這種生意,從小搜尋體內擁有聖骨的貧民少年,賣給大人物的後代。」

陳玄心中氣憤不已。

就他所知,孫二寧的鎖骨就是一塊「冰清玉骨」,天生就對冰元力親和度很高,修鍊冰系功法事半功倍,可以說只要不懶就能成長為一方巨擘。

那些被搜尋到的少年,在移植聖骨的時候,應該會很痛苦吧?

聖骨是成為武道天才的根基,本是上天的恩賜,卻反倒給他們帶來災禍。

「此女實在是…..」

陳玄本想說可恨,可話到嘴邊又覺得不合適了,畢竟這是小魔女的乾爹花大價錢幫她買的……又不是搶來的,可恨的是那些「聖骨販子」。

深吸一口氣,陳玄不再糾結此事,繼續打探道:「小魔女的至尊骨自帶的先天武學是什麼樣的?有消息嗎?」

王大聰小聲道:「移植至尊骨的事小魔女不屑於隱瞞,她後台硬,自然沒有人敢打她的主意,可這先天武學就沒人知道了,不過聽說小魔女主修的是幻術,她修習了一門地級上品的《千幻琉璃功》,所以有人推測,她的至尊骨附帶的先天武學應該是幻術方面的。」

他又道:「這小魔女端的是厲害,幾個月時間就擁有了尊者境初期修為,學弟,此人你絕不能惹。」

幻術?

幻術很難練,可以一旦練成后就可以製造各種幻想,以假亂真,擾亂敵人心神,將敵人玩弄於股掌之上。

這小魔女主修幻術,確實是有些難辦了。

陳玄點了點頭,從王大聰這裡他了解到了小魔女不少的資料,也算小有收穫。

小魔女對他是有惡意的,陳玄自然要多留意一點。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不過想起王大聰所說的「絕對不能惹」,他不由得莞爾,按照王大聰的說法,作為「學子之首」的這四人,個個都不好惹,個個都不能惹。

可四人中已經有三人跟自己處於敵對關係,剩下的那個,看上去脾氣也好不到哪去。

至於其他的天驕,似乎也有些看不起自己「走後門學子」的身份。

那名帶隊老師之前還建議自己跟學子們「打成一片」,現在看來,果然一語成讖,這趟旅程會很熱鬧啊。

.

陳玄在這邊和王大聰小聲交談著,那小魔女和易哉風在眾人的圍繞下如眾星捧月,視線也不時的掃了過來……

不時有參團的學子來報到,很快人就齊了,陳玄又發現了宋千絕等幾個熟人,他微微頷首以示打過招呼。

不多不少整整一百人,這百名天驕,人人舉止風度不凡,身上靈韻滋生,他們全部來自於各大名校,可以說,南瞻洲最優秀的學子齊聚一堂,而為首的四人更是氣勢超然。

王大聰轉悠了一圈,回來後跟陳玄感嘆道:「如今天驕齊聚,大家都私下都認為風青洋、易哉風、段橫、肖雅兒等四人當為天驕青年之首,他們也是此次交流會上最有可能為咱們南瞻洲爭光的天驕,所以大家尊他們為『南瞻四傑』,這個稱號已經傳開了。」

「南瞻四傑的四人,分別是元力修鍊,念力,煉體三種武道之路的頂尖天驕,在場的所有天驕,在這三方面無出其右者。」

陳玄微微笑了。

當初有清水五子,現在又來了個南瞻四傑。

年紀輕輕就能名揚四海,站在同輩人的最頂端,該是何等的快意。

說真的,連他都有些羨慕了。

等清點過人數后,南瞻四傑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風青洋說道:「各位,人到齊了登艦吧!」

易哉風補充道:「咱們學子團的艦倉是十五號艦倉,大家跟緊了,甲板上集合,等進入艦倉再分配房間。」

說完,幾人帶頭飄然而上,朝著停駐在遠處的靈艦甲板上飛去。

學子團成員紛紛揮動身形,朝著甲板飛去,很是壯觀。

僅僅片刻間,學子團天驕們就都落在了甲板上,正待清點人數,卻見靈艦下方原處,仍有兩人還留在原地。

有人好奇道:「這兩人怎麼不上船?」

另一人道:「這不是那兩個跟團學子嗎?他們是不好意思跟著了?」

陳玄和王大聰大眼瞪小眼,心中驚呼卧槽。

原來登船是要自己飛的?我還以為有梯子呢。

修為不到御空境,怎麼能飛的起來?

陳玄問道:「大聰,你不會飛?」

王大聰見狀一臉的無奈:「我才蛻凡境後期,不到御空,飛不起來。」

陳玄一陣無語,王大聰都上二年級了竟然還沒到御空進境,這也太拉了。

不過他也不好責怪王大聰,畢竟自己也是蛻凡境,同樣無法起空……

而這靈艦高兩三千米,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若是爬梯子,起碼得爬十分鐘。

王大聰心中焦急,東張西望起來,希望能找到幫手帶他一把。

見狀,甲板上的人回味過來,頓時一臉驚愕。

「卧槽,這兩人該不會是還不到御空吧?」

「驚了個呆了,竟然有不到御空境的學子去參加七洲交流會。」

「這就是走後門的下場,沒有實力就只能丟人了。」

「怎麼辦?要不要過去兩個,把他們帶上來?」

「等一會,我再看會戲。」

眾人都是一臉嘲弄的神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