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想,大概是因為他做到了別人或許一輩子,甚至幾輩子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才有這樣的自信和從容吧。

就像那雙平靜悠然的眼睛一樣,藏了她永遠也探究不清的東西。

她看著傅氏的高樓,心中地思緒漸漸歸於平靜。

轉過來,抬頭看著站在身邊的男人。

從她的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男人刀削一般的下巴,薄唇微抿,眼神不真切,但城市的夜光,映在他的眼睛里,添了一層光,亮得不行。

葉涼夕聲音軟軟的,「景湛哥哥。」

傅景湛低頭看她,「嗯?」聲音都不自覺柔了幾分。

葉涼夕眼睛里露了堅毅,瘦弱的女孩,好像突然得到了巨大的力量,眼裡竄了一簇小火苗,變得那麼堅韌。

她說,「我以後也會成為很好很好的人。」

像你一樣,很好很好的人。後面的話,她自己在心裡默默補充。

傅景湛聞言,微愣,而後,眼裡暈開一抹笑意,看著小姑娘的模樣,點了點頭,聲音是他沒有覺察的溫柔,「好。」

葉涼夕好像得到了莫大的肯定,眼睛彎起。

是的,她以後也要成為很好很好的人。

在這個遍布了景湛哥哥傳奇的城市裡,人們會知道,有一個叫做葉涼夕的女孩的存在。

……

越是到夜間,盛輝廣場就越熱鬧。

不到八點鐘,人就越來越多了。

小孩兒在父母的帶領下,在廣場上跑來跑去,周邊還有不少美食。

豪門絕戀 葉涼夕對盛輝廣場很新奇,覺得這個因為傅氏而存在的地方哪哪都是好的。

她跟著人群圍著彈唱的樂隊看了一圈,又跑去瞧了其它活動。

傅景湛跟在她身後,倒是顯得耐心十足。

不過,西裝革履的男人,俏麗軟萌的小姑娘,在路人看來,怎麼看怎麼養眼,何況這個看起來清雋矜貴的男人,還跟在一個小女孩的後面,渾身上下透著一股疏遠冷淡的味道,但是對著小姑娘的時候,臉上的神色又是溫和的。

對此,周圍已經有不少人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甚至悄悄耳語了起來。

傅景湛雖然是帝京的天之驕子,哪怕擁有一個千萬粉絲的全球粉絲後援會,但其實因為他不經常在媒體面前露面,因此,哪怕擁有千萬粉絲,卻也不會跟明星似的一出門就被人認出來。

所謂的千萬粉絲,可能有一大半不知道傅景湛長什麼樣,只是跟風崇拜罷了。

被眾人羨慕的兩人根本不知道,傅景湛就算覺察到了別人的視線也不放在眼裡。

葉涼夕逛了小半圈之後,路過奶茶店,一雙眼睛戀戀不捨。

傅景湛覺得好笑,小姑娘想喝奶茶,偏偏又不開口。

他對這些東西自然是沒有興趣,本來覺得她生病了不應該吃這些東西,但是想著她沒有胃口,就連晚飯都沒有吃多少,傅景湛索性也不束縛她,就像一個開明大方的家長一樣,掏了錢包出來,遞給葉涼夕,「想喝就自己去買。」

葉涼夕驚喜,傅景湛挑了挑眉,「眼睛都長到別人店裡去了。」

葉涼夕羞惱,聲音嬌軟極了,「景湛哥哥你取笑我!」

說罷,也不等傅景湛再笑話他,一手奪了他的錢包,氣呼呼往奶茶店去了。 入夜後,夜風起,西廣和東廣邊境交界處。

十艘巨大的航空器,正劃開雲霧緩緩行駛。

航空器的指揮室中,柳元白坐在沙盤邊,正頭疼的擺弄布局。

白蛇在旁邊的咖啡機,接了杯咖啡遞給柳元白。

「還頭疼吶?」

「啊,」柳元白接過熱乎乎的咖啡,跟白蛇道了個謝:「肯定頭疼啊!」

這場戰役不好打,大家都是人族,彼此間說不上了解對方的配置,卻也是知道一二的。

這下子突然要打起來,即便自己這邊有武器也有兵力,可也是沒多少底氣。

「照我說,」

白蛇坐在旁邊,背靠著沙盤,捧著杯咖啡輕輕吹氣。

「你們不去跟人家近戰,直接遠攻就可以了。」

遠攻?

柳元白苦笑了聲,這個方案他早就想過了,可也架不住對方的對空武器啊!

誰不知道,在遠處的高空發起進攻,對方地面上的將士就跟韭菜似的被收割啊!

「可你也得想想,對方也有不輸於我們的武器裝備呢?」

柳元白放下咖啡,揉了揉生疼的腦袋,戰爭即將打起前是最頭疼的。

畢竟這不是自己上戰場,而是還連著百萬大軍將士的生命呢,可馬虎不得啊!

白蛇放下嘴邊的咖啡,飄然的盯了眼柳元白:「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怎麼個誤會法?」柳元白疑惑的反問,不就是遠攻嘛!遠攻還能有啥進攻方式啊?

白蛇示意柳元白,好好打量自己的指揮室,這裡可是匯聚著這次戰爭中最頂尖設備的地方。

「我說的遠攻,並不是硬讓你們直接發起攻擊。」

白蛇輕抿了口咖啡,還是有點燙,就放在沙盤上。

站起身,從柳元白手中問來指揮棒,指著沙盤上的模擬建築。

建築劃分的是東廣主城附近,也是大戰爆發的預演之地。

白蛇就指著預演之地,再朝往後劃分出,想對應差不多五十公里的距離。

指揮棒落在座山區中,跟預演之地還有五十公里呢!

這可把柳元白搞懵了:「你這是啥意思?」

白蛇示意柳元白先別著急,且聽她慢慢說來。

「對方的探知雷達,能感應的範圍最起碼有百公里是吧?」

航空器運用著最新科技,是結合靈氣和科技製造出來,擁有光學隱形系統,可以很大程度的避免被雷達探知。

而距離雷達探知的中心,光學系統最大能隱形的距離便是五十公里。

「你們就停在這片區域內,」白蛇敲著指定的山區:「再利用你的這些高智商人才,破解對方的防禦系統。」指著指揮室中的那些人:「憑藉他們想入侵對方的系統,讓對方的武器系統遲鈍幾分鐘,總可以辦到吧?」

「你的意思是!!」柳元白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白蛇的意思很簡單,簡單到柳元白壓根就沒有想到過。

畢竟對手可是西廣區域的大軍,擁有的武器裝備肯定很先進。

別說靠近他們五十公里了,就是百公里內就能被發現了。

可柳元白恰恰忘了,他此刻乘坐的航空器,不再像是以前的航空器那般。

此刻乘坐的航空器,可是能很大程度的屏蔽雷達訊號的,只要接近到極限範圍內展開攻擊不就得了?

「對啊!」柳元白像是看見寶貝似的,把白蛇盯得很不自在。

「我怎麼沒想到啊!果然把你帶在身邊,是個不會後悔的選擇!」

還有一點,也是柳元白從開始就沒想到過的,便是坐在設備儀器前的信息員。

以前柳元白帶兵出征時,絕對不會讓信息員插手,畢竟他們是處理各方各界信息的,而不是要承擔前線戰爭的任務。

現在的觀念要改一改了,信息員在戰場上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甚至比個先天武者的作用還要大。

在靈氣還沒有復甦前,世界上的每一場戰爭,都是依靠在信息數據戰上。

靈氣復甦,單兵就能一挑百后,信息員的作用就慢慢小了,甚至也不會被重視了。

「果然啊…」世界從來不會主動變更什麼存在的事物,只會淘汰和替換某些存在的事物。

就像是食物鏈頂端的獅子似的,它是很強大,可它也有天敵,它也會死。

動物界的替換和淘汰,就像是人類世界的職業,沒有誰會永遠沒有作用。

柳元白瞅著指揮室中,那些忙碌敲擊著鍵盤的信息員,嘴角慢慢的勾起自信的弧度。

「倒也不是個傻子嘛。」

白蛇見柳元白心裡有數了,便是輕輕抿嘴輕笑,拿起桌上的咖啡輕抿一口。

柳元白說干就干,當即就開始吩咐安排,並且還派出了一支探查兵小隊前去先行探路。

最起碼得先知道,西廣大軍在哪裡紮營了,東廣都督的情報指望不上,那老傢伙自保還來不及呢,還指望他給提供情報?就算東廣都督提供了情報,柳元白也不相信他,只相信自己派出去的人。

十艘航空器此時已經駛出西廣境內,開始正式進入東廣境內了,再有幾個小時估計就要跟西廣大軍碰上了。

為了製作好完整的作戰計劃,柳元白還特地跟遠在柳城的柳東視頻商議。

這次只有他們兩個,其他區域的都督都沒有參與進來,這也是柳元白的意思。

不讓其他區域的都督參與進來,也沒別的意思就單純的不信任。

在柳元白和柳東商議時,派遣出去的探子也回來了,西廣大軍還在行軍中,最晚在午夜時停下駐紮。

並且進攻時間都擬定好了,就在天亮的時刻。

「天亮時?」視頻對面的柳東,皺了下眉頭:「這時間有點趕了吧?」

按理說,西廣大軍一天的行軍下來,不可能就休息半個晚上啊!

還有個奇怪的,柳元白打斷柳東的話:「西廣大軍都到家門口了,東廣都督竟然連個屁都不放…」

「您說…」柳元白皺著眉頭,沒有直白的說出來,在場的人也全都明白。

「這不好說。」柳東讓柳元白,不要胡亂猜忌:「你負責好你的軍隊就行了。」

如果真像你所擔心的…

柳東讓柳元白,在不得已的時候,千萬要謹慎行事。

「現在的局勢很亂,沒有人看得清,渾濁的水下究竟潛藏著多少大魚…」 夜色下,男人看著小姑娘跑開的背影,清雋的面上,散開了笑意。

波光瀲灧,比城市的夜色還要美麗。

這邊小小的動靜,引來了周圍人的視線。

眾人只能見到高大的男人,不知道跟一個小姑娘說了什麼,導致小姑娘羞惱一般地跑開。

一看就讓人下意識覺得這是一對情侶,俊男靚女的,哦不對,俊男靚女這個形容不貼切。

男人清雋矜貴,疏遠冷淡,小姑娘卻一副溫溫軟軟,俏麗的樣子。

吃瓜群眾就喜歡看這樣反差萌極大的一對。

不少攜手而過的夫婦往這邊看了一眼,紛紛會意一笑,好像想起了年輕時候談戀愛的那些美好記憶。

年輕的情侶,則投來羨慕的目光。

有年輕的女孩子對男朋友嬌嗔道,「你看看人家的男朋友多好,哪兒像你!」

男孩則靦腆一笑,然後佯裝生氣,「我對你不好嗎?」

「哎呀,好啦好啦,全世界你對我最好,你最好啦……」

……

笑鬧的的聲音淹沒在繁華熱鬧的廣場中,進不了傅景湛的耳朵,被議論的兩人,女孩已經不在原地,唯有男人立在夜幕里,靜靜而有耐心地等待。

——

葉涼夕本來打算也給傅景湛買一杯的,但想到他不喜歡這些東西,就作罷了。

拿著一杯奶茶出了店,小姑娘面上洋溢的滿足還沒有落下,卻發現原地沒有了傅景湛的身影。

她看了一圈原先傅景湛站立的地方,卻發現來來往往,沒有傅景湛的身影。

葉涼夕的笑意僵在臉上,那一抹欣喜被漫無邊界的恐慌取代。

她在原地,掃了一圈又一圈廣場上的人,來來往往的人里,還是沒有一個是傅景湛。

這個陌生的地方,她只認識傅景湛,偌大的一個帝京,她只認識傅景湛。

沒有來得及多想,當在原地找不到傅景湛的身影的時候,葉涼夕的世界,如同崩塌了一角。

或許,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廣場上來來往往的人,因為不是傅景湛,如同虛設一般,她好像陷入了一個荒蕪的世界。

她焦急地在原地轉圈,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握著奶茶杯的手攥得緊緊的,將奶茶杯捏得變形。

心中的恐慌越來越強盛,但葉涼夕不敢走開,愣愣地站在原地,臉色漸漸變得蒼白。

傅景湛掛了電話之後,視線轉回原地,就見小姑娘抱著一杯奶茶,無神地站在原地,分明在熱鬧不過的廣場了,她卻好像被一層孤單給籠罩了,周遭的一切似乎與她無關,她隔開了一個世界,沒有人能夠靠近。

這樣的感覺一升起,傅景湛皺了皺眉頭,快走過去,「買好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