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平日里早起習慣了,像現在一覺睡到九點的事,是這幾年來第一次。

她剛想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酸痛,渾身上下用不起一絲力氣。

「都怪你……」

郭慧萱扭著著身軀,嗔怒的看了他一眼,王歡頓時心火大起,翻身將她再度壓在身下。

等兩人再次醒來后,已經是中午十二點。

這次郭慧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王歡拿出一本功法交給她。

「這幾天你好好休息,郭家的事不用太操心了。這部功法你先了解,晚上我再來指導你。」

郭慧萱聽到晚上指導,芳心一顫,這個傢伙是屬什麼的,難道不知道累嗎?

自己骨頭都快折騰碎了,他還壯的像一頭龍一樣。

「嗯,你現在去哪?」郭慧萱收下功法問道。

王歡道:「香江不是有一個法武大會嗎?我過去看看。」

郭慧萱顯然也知道法武大會,說道:「聽說這大會很聲勢浩大,不光是香江,整個東南亞的人都來參加。」

王歡驚訝道:「這麼隆重?」

郭慧萱說:「當然了,別看只是法武大會,其實各大勢力的人都在會場,一旦發現一些散修強者,他們就會拉弄。

跟古時候金榜下捉婿差不多。

而一些修鍊者,也需要一些財閥集團的資源。

所以,無論是大集團們為了尋找有潛力的高手。還是一些求路無門的修鍊者,都會齊聚一堂。」

上次王歡只是聽青城派那女子說過,簡單的了解了一下。

從郭慧萱嘴裡知道的更清楚。

「這倒是有點意思。」

王歡摸了摸下巴,世俗界的發展的確很快,怪不的洞天福地也注意到了。

想來用不了多久,世俗界就會超過洞天福地。

無論是地方,還是人口,洞天福地都無法跟世俗界相比。

一旦靈氣復甦,讓世俗界得到更多的功法,超越洞天福地是遲早的事。

當然,差距依然還是存在。

相比洞天福地的門派實力,很快也會重出江湖吧。

王歡心裡暗想,他已經穿好了衣服,把以後的事放在腦後。

「你先修鍊,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等我回來問我,切不可亂來,以免走火入魔。」

王歡臨行前交代道。

郭慧萱點點頭,忽然她好像想起什麼,叫住王歡:「等等。」

「怎麼了?」

郭慧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忘了跟你說了,能不能拜託你一件事。」

王歡笑道:「跟我還客氣什麼。」

「我有一個閨蜜,她家是新加坡的大家族,她也要來參加法武大會。當初,我們約好一起去給她當嚮導的。

可沒想到我現在……你能不能幫我照顧一下她。」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沒問題。」王歡張口答應道。

「嗯,我這就打電話給她,看她現在到哪,你去接她一下。」

郭慧萱拿起床頭的手機,打了過去,兩人寒暄了一陣子后,這才掛斷電話。

「她現在到四季酒店,你去接她一下,等會一起去法武大會。」

「好的。」

王歡記下地址。

便出了門。

他倒是沒有讓人跟著,辛格還在療傷,而他對郭家其他人並沒有什麼好感。

出門打了個車,直接去四季酒店。

四季酒店裡,一個妙齡女子,長的水靈動人。

「真不夠意思,說好給我當嚮導,現在又沒空。」

「你也別埋怨了,郭家現在危機四伏,郭小姐現在也是焦頭爛額,也能理解。」

旁邊,一個中年男子說道。

「爸,我們不能幫幫郭家嗎?」女子問道。

「幫不了,郭家的問題很複雜,這麼大的家族,沒有強者庇護,群狼虎視眈眈,我們柳家也是自身難保。」柳再權露出一絲無奈之色。

柳青聽后臉色一陣黯淡。

柳再權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這次在法武大會上,要是能遇見好的苗子,我們柳家不屑一切代價也要拉攏。

如果我們柳家不抓住機會,用不了幾年,郭家現在的局面,就是我們柳家的前車之鑒。」

柳青咬著紅唇,點點頭:「我知道了。」

她又看了看時間,抱怨道:「他的這個朋友怎麼還沒來?」

柳再權說:「再等等,如果還不來,我們就自己去。」

「咚咚咚!」

他的話說完,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音。 清晨,柔和的陽光照下來,斜射在盈盈那熟睡的臉上,顯得格外明媚。一堆篝火飄著淡淡的輕煙,几絲火光映照在那美絕人寰玉顏上,閃動著誘人的光芒。一股微風吹過,空氣中帶著一股淡淡的清新,感覺好極了。

靜靜的站在小山上,潯仇默默的看著遠方。不遠處的藥王寶坻又有了嘩然聲傳來,對於今天將要開啟的探險旅程,那些人只怕已經開始摩拳擦掌了吧。

回頭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盈盈,少女嘴角還掛著幸福的微笑,真的就像是故事中睡美人一樣,潯仇眼中露出一絲奇異的光芒,會心一笑,笑得幸福而滿足。盈盈身下的墊子以及身上蓋的皮衣是他之前存儲子乾坤袋中的,現在終於派上用場了。

看著她,淡淡的,一絲淺笑浮現在潯仇的臉頰,就像是喝了一杯醉人的酒,除了清香之外,同樣有甜蜜在心中回味悠長。

昨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令人不可思議了,盈盈的出現勾起來他腦海中潛藏這麼多年的一段記憶,原來尋求這個二世祖在十四年的時間裡,除了惹禍招災之外,還是做了一件好事,而就是這件好事告訴了他,原來這世界上還有能跟靈惜一樣可愛痴情的姑娘,雖然是不同的風格,但一樣招人喜愛。

三年的融合,他跟這具身體已經不分彼此,想起潯秋過往的事情,他已經發自內心的覺得熟悉而親切,不再像以前看樣的看客心理,或許這就是嶄新的自己吧?

不過雖然這樣,但我覺得,現在的自己是真正的喜歡你呢,可能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潯仇在少女身邊蹲下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告訴眼前的少女他跟她記憶中的好哥哥已經不是一個人,難道是怕她傷心?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這個問題他真的想了一個早上。

輕輕地拂過少女的臉頰,她的五官真是精緻極了,雖然皮膚不是婉兒那種極致的雪白,但卻不失白皙的美麗。她並不像是章靈惜那樣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默默忍受,也不像是何馥婉那樣心中的想法都埋下來自斟自酌,但卻大膽時大膽,嬌羞時嬌羞,而最令人感到詫異的是,這些本應出現在兩個人身上的特點放在她身上竟是沒有半分的不適合。

盈盈,我喜歡你,不知為什麼,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心裡就感覺到一絲不同,雖然現在的我跟以前有些不同了,但在愛你的心上,我跟潯秋是一致的,有些秘密就永遠埋藏在我們心底吧,讓我代替他好好對你,就算是我借了這個身份的機會,去追求,去疼愛自己喜歡的姑娘吧。

這三年來,他見過許多美麗的女子,雖然她們長相都極為不錯,但第一眼看上去就讓他心動的卻只有眼前這一個了,到底是因為可憐?還是因為七年前的相遇給他心底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影子?現在他真的說不清楚了,但感情的事情,又有誰說的准呢?他只要現在確信,他喜歡她,就足夠了!

輕輕動了一下,盈盈揉了揉惺忪的美目,有些不情願的醒來,臉上還殘留著那熟睡的余香。四周掃了一眼,見潯讎正一臉溫情地看著自己,少女嬌美的臉上不期然的升起了一道甜甜的美態。有些嬌媚的看了他一眼,盈盈起身跳到他身邊,一把拉住他的右臂,嬌柔的問道:「怎麼你這麼早就起來了,是不是昨晚沒有睡好?」

看著盈盈那水靈的模樣,潯仇忍不住笑道:「我是想好好睡一覺,可惜這裡的妖獸都太猖狂了,我是怕我老顧著睡覺,萬一醒過來找不到你可就麻煩了。」

美目一轉,美麗頓生,盈盈嬌笑道:「這麼說來,你是很擔心我嘍,不過別忘了我的實力很強哦。」

「依我看啊,你是怕我一個人先走了,然後你一覺醒過來之後發現我不在,到時候一定想的要命,跟我說,那時候你會不會滿世界找我,然後見到人就跟別人講,你有沒有見到一個美麗的姑娘啊,她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五官長相都是美極了,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女一樣:她的聲音是那樣甜美,就像是鸞佩和鳴一般悅耳;她的氣質那樣獨特,就像是出水芙蓉一樣清新,你說,是不是啊?」一邊說著,她還一邊學著各種樣子,儼然像是一隻快樂的百靈鳥,說完古怪的看著潯仇,眼神中含著幾分壞壞的神色。

潯仇聞言一愣,想不到不過是早起晚起這樣的小事情,她居然能聯想到這麼多事情,看著身旁的盈盈,搖頭道:「你都說了這麼多了,還想讓我是想表達什麼呢?你啊,現在就像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百靈鳥一樣圍著我飛來飛去,我不去珍惜而去擔憂,那不是太分不清主次了。」

俏麗一笑,盈盈玉臉逼進潯仇一寸,輕笑道:「你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嗎?剛才你含情脈脈的撫摸本小姐臉蛋的時候啊,我就已經醒過來了,你這傢伙是不是想趁著我睡覺的時候占我便宜啊。」

潯仇無奈,「我沒有這個打算……」

揮手打斷他的話,少女忙著道:「別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你一定是被本小姐閉月羞花的容顏所折服,被我傾國傾城的氣質所傾倒,沒關係,不好意思說我也明白。」

「祖宗,你怎麼這麼好的想象力。」

「看,被我說中了還不好意思,其實你這樣又有什麼意思,反正我這個人吧……」盈盈揚著小腦袋一個勁得說道,根本不顧及被連續打斷兩次之後,潯仇的臉色已經寫滿無奈,還是自顧自地說道。

「唔!」說著說著,盈盈突然覺得嘴巴被一張柔軟堵住了,而且對方的舉動還有些蠻橫,她掙扎了一下,手掌向前推了推,卻是無法將潯仇推開,而似乎意識到少女的反抗,潯仇捧著對方的臉,嘴上用的力氣倒是溫柔了下來,少女亦是感受到他的溫情,慢慢融化在熾熱的吻中。

這一吻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可能是早晨終於將心裏面最後一絲心結打開了,潯仇不停地索取著,像是狂烈地表達著心中的愛意,而在這溫情的渲染中,盈盈完全沉浸其中,最後身軀都是軟化下來,兩隻手也是環上潯仇的脖子,緩緩的閉上眼睛,開始熱烈的回應起來。

「呼—」

半響之後,潯仇兩手鬆開少女的臉頰,看著盈盈一副沉迷的樣子,心理面滿滿的幸福,看來是七年前的事情真的給她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在她最無助最孤單的時候,潯秋對她的幫助給了她太多感動,而現在,他一定要用自己的行動去愛護他。

「盈盈寶貝,你好像又很動情的樣子哦。」潯仇貼著少女耳邊壞笑道,還故意把某個字咬地特別重。

睜開眼睛,看著潯仇得意地樣子,少女抿了抿唇角,那裡彷彿還帶著方才瘋狂的味道,她舉起小粉拳,不滿地敲著潯仇的胸膛,怨聲怨氣地道:「你呀,就知道欺負人家。」

「嘿嘿,不過我看你剛才蠻享受的嗎,是不是還想再來一次。」看著少女微微後仰的俏臉,潯仇得意一笑,再次逼進一寸,這一來兩人之間僅有一寸不到的距離。

微微避開潯仇有些噴火的眼神,盈盈裝作一副很害怕的樣子,兩手抱在一起,就像是防備色狼一樣向後縮了縮身子,「你知道你現在幹什麼嗎,別想占我便宜哦,要不,要不我可喊人了。」

看著盈盈那義正言辭的神色,潯仇一點也不在意,反而再次逼進距離,得意的笑道:「怎麼了,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南宮盈盈小姐居然也有怕的時候,看來還是做一個色狼比較好。」一邊說,潯仇將身體站正,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眼中閃動著壞壞的笑。

「真的嗎?」潯仇大笑的時候,突然耳邊響起一道冷冷的聲音,他驟然轉頭,當盈盈那美麗的笑臉在他眼前放大的時候,他竟是吃驚的發現,自己已經完全動彈不得了。

潯仇一驚,忙道:「丫頭,你耍賴皮。」

盈盈得意地揚了揚小拳頭,「誰說不準用修為的,是你太笨了,好哥哥。」

「好啊,你這丫頭不知好歹,昨天晚上就不該放過你的。」潯仇懊惱地道,盈盈聽了后想起昨晚的香艷畫面,小臉也是浮起一抹羞紅。到現在她都想不到向來矜持的自己居然也會做出那等魅惑的動作,特別是那時候發出的輕吟聲以及當時那個動情的樣子,一定羞死人了。

心裡想著當時發生的一幕幕,盈盈羞得埋下頭去,而這時候,她突然覺得腰間一緊,卻是被潯仇從後面抱到懷裡。盈盈驚了一下,剛欲講話,潯仇已經在她耳邊笑著道:「你以為,隨便一下子就能困住我嗎?」

說罷,潯仇輕輕地在盈盈耳垂上啄了一下,少女輕哼一聲,手臂輕輕抽動了一下。

「唉,這兩個小傢伙,難怪說不是冤家不聚頭。」這時候,藏在兩人幾十丈外的六眼鬼鏡無奈地搖了搖頭。 過了辰時,藥王谷之前騷動的人群漸漸安靜下來,眾多勢力紛紛各自聚攏起來,分別做好備戰準備,知道行情的人都清楚,藥王寶坻馬上就要開啟了。

齊楚站在斗師會的隊伍之前,眉頭緊鎖著,昨天下午南宮盈盈去查探潯仇的信息之後就一直沒有回來,雖然她相信以少女那幾乎逆天的實力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可眼下藥王寶坻馬上就要開啟,他心中還是不免有些擔憂。

焦急等待的同時,齊楚亦是緊緊的盯著那藥王谷入口處豎立的藥王石碑。藥王寶坻在正常時間會在荒澤中自由流轉,只有在開啟的前一天才會回到藥王谷,而回到藥王谷第二天的巳時便會準時開啟,而後此刻,在那石碑之上原本所密布的古老符文,居然是開始出現了亮光,而石碑之後一層精神力屏障也是逐漸有了變淡的跡象。

「快看,要開始了!」

察覺到這一幕,整異藥王谷都是騷動了起來,無數道目光,瞬間熾熱起來。

在那無數道火熱期盼的目光注視下,阻擋在藥王谷入口的精神力屏障之上,此刻也是緩緩的散發出一股強悍得令人感到震撼的能量波動,而在這種波動之下,眾人可以感受到一股異常凝重而古樸的氣息撲面而來。

「封印要消失了!」

驚喜的聲音,霎那間傳播開來,整個藥王谷都是在霎那間變得火爆起來,黑壓壓的人海涌動,拼了命的想要對著前方擠來。

在藥王谷設置的精神屏障變得淡化時,騎在六眼鬼鏡身上的潯仇眼睛輕微眯了一下,他略微有些驚異的望著那不遠處向外散發著淡淡光芒的藥王谷,心中滿是驚嘆之色,在間隔了幾十年的歲月之後,這精神力屏障的能量波動,依然是如此的可怕,真不知道那藥王前輩在當初強盛時期,實力將會何等恐怖。

「其實這都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等你日後走出坊遠城這個小地方時,自然會發現,其實這個世界上有很多高人,踏足仙境甚至神境的人物一直都存在著,不過他們站在高我們許多層面的地方,一直在以一種俯視的態度看著我們呢。」坐在潯仇身前的盈盈向他懷裡靠了靠,淡淡的聲音,在他耳邊心中響起。

對此潯仇倒是不置可否,在如今的他看來,光是一個柳湖鎮就已經發生了不少事情了,至於那更為浩瀚無盡的外面世界,對於他來說,現在還有些距離。

「等進入藥王寶坻之後,你千萬小心一些,藥王寶坻是藥王精心製作的,它自成空間,雖說如今已然有些衰敗,但其中還有許多危險的地方。」潯仇想了想,有些擔憂地道。

「好哥哥,那你可以貼身保護我啊。」少女淺笑盈盈,輕柔而悅耳的聲音配上那美麗的容顏極為可愛。

潯仇心中無奈,自己明明是一本正經地囑咐她小心謹慎,這丫頭還是跟自己賣乖,不過看到這個十足可愛的樣子,他又怎麼捨得生氣呢。

聰慧如她,盈盈又怎麼看不到少年臉上的無奈,輕輕地在他臉上吻了一下,有些虧欠地道:「因為斗師會的原因,我不能跟你同行,你該不會生我的氣吧。」

伸手捏了捏盈盈那粉嫩嫩的小臉蛋,潯仇笑著道:「當然不會了,這些年你已經為了我夠辛苦的了,我怎麼有捨得讓你為難呢,去吧,在藥王寶坻中注意安全,我已經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記,到時候只要距離在一定範圍內我會察覺到的,記住,不準留下一點傷痕,掉一根頭髮也不行!」潯仇的聲音有些霸道。

「好好,我的好哥哥,你就放心吧,人家可不捨得讓你擔心哦。」盈盈反轉過身子,緊緊地摟著潯仇的腰際,嬌滴滴地道:「可是人家這一段時間也不想跟你分開,這可怎麼辦?」

潯仇眼神極為放肆地在少女極為傲人的身段上上下打量,而後像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一樣點了點頭,「嗯,看你該凸的的地方凸,該該細的地方細,該翹的地方翹,顯然已經是發育的極為不錯了,要不這回藥王寶坻的事情結束之後,你就跟我回巨印武館,我請武館長輩為我們做主,先把婚結了,然後直接進洞房,免得浪費了你這一身好肉。」說著說著,潯仇的眼神變得更加邪惡了。

盈盈俏臉大紅,咬著牙狠狠地掐了潯仇一下,輕啐道:「呸呸呸,臭不要臉,什麼這一身好肉,難聽死了難聽死了。」

「那你說我該怎麼講,要不就說是……」潯仇眉尖一挑,后話未言,盈盈已是羞得語無倫次,兩手堵著耳朵,小腦袋像是撥浪鼓一樣搖著,嘴裡還不停的喊,「我不聽我不聽。」

潯仇不由大笑,而後湊到盈盈耳邊,「別晃了,看得我頭都暈了。」

「哼,討厭討厭,人家以後不理你了。」盈盈伸手打了他一下,氣哼哼地轉到一邊,腮幫子氣得鼓鼓地,就像是一個受了夫家氣的委屈小媳婦。

潯仇臉上裝出一副如釋負重的笑容,兩手一展,故意大聲地道:「唉,本來還想著送點禮物當做是賠禮道歉的,既然人家不願意,那咱也沒辦法了。」

「什麼禮物,快拿來!」這時候,少女幾乎在瞬間就完成了轉身,伸手,順便將臉上的薄怒換成驚喜等一連串動作,看得潯仇一愣一愣的,好傢夥,敢情這丫頭剛才是故意嚇唬自己的。

看著潯仇無動於衷,盈盈撇了撇嘴,不滿的道:「你這個臭流氓,最好別騙我,否則這回我真的哭給你看。」說罷,小嘴巴就又開始咧了起來,那樣子彷彿是說明,看吧,我已經做好準備了,隨時讓你看到你是怎麼惹你寶貝生氣的。

雖然知道少女是故意弄樣子給自己看的,但潯仇卻是覺得受用極了,趕緊抓住盈盈修長如蔥的玉手,彈開她的手掌,在上面認真的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第七百四十五章這嚮導不滿意

「你就是慧萱的朋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