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之前和兒子在堂屋裡睡著了,要是秀秀出來了,他們咋樣也能聽到動靜啊,可就是沒聽到。

而且大晚上的知道要辦事,按著她和大兒子的性子,也不可能睡著啊。可誰知道突然睡著了,還一起。

她當然沒懷疑陸明芳。因為吃的喝的都是他們自己準備的。陸明芳壓根就沒靠近過廚房。唯一接觸的時候還是在大家眼皮子底下一起吃飯的時候。

所以只有可能是……

她心裡沒法接受那個可能。

但是陸宏圖還真的越發信了陸明芳之前的話,真的是小英回來了。小英正在看著他們。看著他這個當大哥的欺負她的閨女。

所以小英才鬧了這麼一出。

小英肯定知道媽最疼秀秀,所以才會把秀秀換過去。

「媽,你說是不是小英啊……」

「不可能,不可能!」張紅英一個勁兒的念叨著。但是心裡卻開始打鼓了。

當初小英走了,她才換的孩子啊。

那會兒小英沒下手術台,她才決定換孩子的。要不然咋可能在小英還在的時候,去換小英的孩子呢。

所以小英閉眼之後,不知道孩子換了。

她回來了,看大家都說明芳是她的孩子,就以為真的是明芳?

張紅英沒法接受這麼一個結果。

陸秀秀看她大伯和奶奶的表情,也越發相信自己是被小姑害的。她害怕且委屈,「奶啊,你和姑說一聲,我沒有害明芳。讓她不要找我。不要找我了。」

她真的害怕再被人弄到那個陌生地方去了。

睡著的時候被人操控者,啥情況都可能發生的。

張紅英哄著她,「別怕別怕,你姑是個好人,咋可能害你呢。都是湊巧的。別信。」

事實上,她心裡已經開始信了。 周雨薇最羨慕別人的父母,有素質懂禮貌,能好好教育培養孩子,而她父母動輒就會打罵,狂嚎,就沒有以理服人的意識,

可能大多數農村的父母都這樣,所以農村孩子先天從家庭教育上就不足,出人頭地概率更低。

可是做子女能怎麼辦,父母是無法選擇的,出身在社會底層,也只能混口飯吃就滿足,人到不惑之年再怎麼折騰也是那樣,

周雨薇要不是莫名其妙綁定垃圾處理系統,也就是混吃等死的過日子,過去困苦生活磨去她身上的所有稜角和生機,沒有了奮鬥的激情。

也許從父母身上看到婚姻的本質,周雨薇一直對男人不上心,不想把一輩子依靠一個男人身上,為他當免費保姆,為他生兒育女,辛苦操勞一輩子,失去自我。

她現在就奔著一條,開心過好每一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吃完飯周家姐妹要去坐地鐵回去了,葉仲文和她們告別,還有些依依不捨,

讓周雨薇非常反感,看不上眼兒這個男人,窩囊廢沒本事,還沒腦子。

一個大男人,老婆跑了,喝多了發酒瘋,非邀請陌生人吃飯,跟陌生人傾訴完,就忘掉一切悲傷,還對剛認識陌生人捨不得,典型單細胞生物,怨不得十年夫妻,他老婆說跑就跑了,太傻氣。

三人往家趕,把葉仲文拋在腦後,根本沒把他當回事,出了地鐵附近就有家大超市,周雨瑩把車開到超市停車場,三人採購很多吃的,用的和蔬菜水果回去,到家都下午四點多了。

趁假期周雨瑩又和女兒出去玩了一次,春節長假就過完了,打工的人開始陸續返京上班,周雨薇多陪父母兩天才回去,生活還要繼續,想辦法努力升級吧。

聯繫上秦海,和他約好見面的日子。

由於遇到葉仲文襲擊妍妍的事情,周雨薇覺得學下拳腳功夫還是有必要,我們不欺負人,怎麼也要能自保,特別是妍妍,一個女孩子更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學習功夫這事兒,周雨薇認為沒師父教,看看武功秘籍就能學會,那純粹是扯淡,都是武俠小說瞎寫的,

一個孤兒靠一本書就成絕世高手?她一直有個疑問,孤兒怎麼學會讀書認字的,她自己經歷九年義務制教育的人,很多文言文都看不懂,一個小孩還是孤兒,咋就簡單練成絕世武功的。

所以周雨薇就報了散打班,學功夫,附近剛開的一家武館,以前是開浴池的,後來不景氣,改開武館了。

周雨薇每天下午空閑時候去上一個鐘頭的課,今天是第一次來上課。

推門進去,武館里,已經有不少來上課的熱血青年,還有幾個孩子,都有家長跟著。

武館的老闆擅長拳法和散打,什麼都會一點,全國武術大賽,還拿過前十名,在各地開武館混混日子,不行換個地方。

先教會大家練習一套陳氏太極拳,從起式開始,野馬分鬃,白鶴亮翅,。。

武師父在前面做,大家跟著學,別人都做的還算可以,

可到周雨薇就很搞笑,胳膊腿不知道怎麼伸,不小心還會碰到其他學員,動作怎麼做怎麼不協調,師父專門糾正一撒手,還那樣,

武師父的眉毛都要皺到一起了,這麼大人了還不如十歲孩子。

第一天,簡單學習太極拳,算是熱身,看下每個人悟性水平。

第二天,開始學習打拳踢腿,師父先坐的示範,怎麼握拳,怎麼發力,嘭嘭嘭的一拳又一拳打在沙袋上,然後讓大家一個一個的上去試試,在糾正每個人的姿勢。

等到周雨薇,她深吸一口氣,打出一拳也就用出十分一的力氣,嘭嘭兩下,噗!沙袋裂開了,

師父呆愣住了,咋回事,沙袋質量太次了,他新買的,一個女人的力道不可能打破的。

只能說沙袋質量不好,換一個繼續,這回周雨薇不敢再多用力氣了,沙袋再被打破就沒發解釋了,她打出拳頭就看著軟綿綿沒有力度,好像傳說中的美女漂漂拳,讓武師父眉頭緊皺,他全國各地教學生,沒遇見過這樣的。

又讓大家複習下昨天學的太極拳,別人都打的有模有樣,不就是一個大西瓜,中間切一刀,你一半他一半,

周雨薇專門照著口訣做的,被師父糾正好幾次,咋也做不好。

做出的動作僵硬基本就看不出什麼招式,師父最後都放棄,反正就是培訓班給錢就行,周雨薇就讓她自生自滅好了,好幾個學生看的好笑,練不下去,捂嘴呵呵大笑。

師父好發愁,感覺周雨薇是就是他武館老鼠屎,破壞力極其強大。

第三天上課,武師父教學生踢腿,「哈,』武師父一腳踢出,沙袋晃了幾晃,開始講踢腿的要點,怎麼發力,怎麼支持身體的重心。

等大家挨個踢完沙袋,又輪到周雨薇時候,

她的動作雖然不標準,腳卻踹上沙袋,卟的一聲,沙袋又壞了,之前十多人踹的比她可狠多了都沒事,輪到周雨薇輕輕的一腳就壞了。

武師父實在很頭疼,這個學生他交不了,這不是來學習強身健體的功夫,是來搞破壞,

再加上武師父早看出,周雨薇身體協調性不好,動作僵硬,沒有運動天賦,而且年紀一大把,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他不會收下周雨薇。

可是自從周雨薇來后,沙袋,練功器械破壞率大增,

時間長了收她那點學費還不夠破損費呢,還是讓她退學吧,反正也沒有習武的天分,別浪費時間,還耽誤其他學生。

於是在周雨薇學功夫的第三天,在課後被武師父單獨留下來,很親切和聊了下關於悟性和習武天分這個問題。

又委婉的說她歲數大了,雖然表面看著年輕,但是筋骨都長硬了不適合在習武,還是放棄吧,她讓武館給勸退了,並且全額退還學費。

周雨薇面無表情的看著武師父,她不過就是踢壞幾個沙包,動作沒做到位,經常不小心干擾到其他學生,有時候沒注意力氣破壞點器械,

不過是武師父用很多年練習拳腳的木樁,修理下就好啦,沙袋破了縫縫還能用,咋能這麼小氣呢,她可是交了很多學費的。

不管如何這次談話后,周雨薇結束自己三天的學武生涯,本來還想自己先學會,她在教給妍妍呢,

哼!學武沒悟性,那她就去學修真,學會能騰雲駕霧,手指一點變變變,飛劍一出誰與爭鋒。哈哈!那才爽,可惜沒積分。 夜北梟看着江南曦義憤填膺的樣子,心口一陣氣惱。為什麼她對別人就這麼上心,就不能對她上心一點?

車子到了紅楓別院一期,停在了喬伊家單元門前。

江南曦推開車門就跳下車,她剛要關車門,看到了車座上的那個保鮮桶,連忙伸手去拿,卻被夜北梟一手按住:「用我幫忙嗎?」

江南曦一怔,本能地就拒絕。小狼還在喬伊家呢,她絕對不能讓他們見面。

她連忙說道:「謝謝夜神大人,不用了,我能處理!」

夜神大人,夜北梟倒是挺喜歡這個稱呼。

他沉鬱的心情立刻轉好:「那我在這裏等你,一起吃宵夜?」

「不行,不行!」江南曦連連拒絕。

「嗯?」夜北梟不高興了,一臉陰沉。

江南曦連忙說:「我的意思是說,我還不知道幾點離開,不好耽誤您的時間。明天再約吧。」

「好,明天一起吃午餐。」

江南曦:……他要不要這麼步步緊逼?她就是順口一說。

她現在只想讓他趕緊走,就好點頭:「好的,明天電聯。」

她替他關上車門,轉身走進樓門。

然而她並沒有立刻上樓,而是躲在門后看着。

她看到車子掉頭離開,才長吁了一口氣。

一想到以後每天要被一個容貌酷似兒子的男人糾纏,她就有點崩潰。

萬一露餡了怎麼辦?他會不會把小狼搶走?

車中,夜北梟蹙著眉頭問夜非,「你有沒有覺得,你嫂子今天有點奇怪?」

夜非迷茫:「怎麼奇怪了,沒注意到。」

夜北梟手指摩挲著下巴,說:「我也說不上來,她好像有點慌張,她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他趕緊江南曦對他,不像之前那樣冷硬了,反而有幾分小心翼翼。尤其是,她竟然叫他夜神大人!

之前,她可是要麼直呼其名,要麼就叫他夜總。

夜非笑道:「是不是他白天拒絕你的求婚了,心裏有所不忍啊?」

夜北梟搖搖頭:「絕對不會。」她當時拒絕得可乾脆了,一點餘地都不給他留。

如果不是他退而求其次,也許她還是冷冰冰地對他。

難道說,她是認可了這種關係,不想失去他,才小心翼翼的?

夜北梟忍不住勾起唇角,他覺得勝利在望了。

夜非卻給他潑了一碰冷水:「哥,我也不得不說你,你的求婚太剛了。女人嘛,都喜歡浪漫,不是一頓大餐就能搞定的。我覺得吧,你還是要好好想想,她喜歡什麼,投其所好。」

夜北梟踹了前面座位一腳,冷聲說:「開好你的車!」

如果追女人都讓人教,他乾脆孤獨終老算了。

……

江南曦提着保鮮桶,在喬伊家門口站了幾秒鐘,聽到裏面隱約傳來哭聲,她的胸口就騰起了一股怒火。

上次她來喬伊家做客,她就已經看出了這個家裏的問題。那兩個老的,和許文昌,根本是一點都不心疼喬伊,還理所當然地接受着她的照顧,而他們也看不到喬伊的付出。

但是她尊重喬伊,什麼也沒有說。這次,她必須力挺喬伊,不能讓她,再那麼慣着那三個巨嬰了。

她想到此,就伸手敲門。 喬安夏被懟的不好意思了,「我確實是金域師父的徒弟,我來這兒是想玩玩,這些贏到的籌碼我都還給你們,好不好?」

把籌碼都分回給那幾位玩家,喬安夏又不缺錢,並不想吞掉這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