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不是跟著魏末一起回營地了嗎?!

司棋狼狽摔下馬來,立於軍前填膺泣血道:

「陛下,李廣延背信棄義,他命人圍攻了谷中營地,殺了所有營中之人。」

「魏末……魏末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李廣延騙了陛下!!」

魏寰猛的扭頭看向李廣延,嘶聲道:「李廣延,你怎麼敢?!!」

「我有何不敢?」

李廣延見此時已經撕破了臉,而且魏寰被君璟墨擒拿,營地被破,他也懶得再偽裝,直接便寒聲說道:

(本章完) 不過,陳勝是以「陳國勝」這個名字而成為少林弟子的。所以當他通過骷髏紋章取下這個國字,重新用回陳勝的時候,則少林弟子這個稱號就自動隱匿,不再生效。其他類似稱號也是相同的規則。

陳勝既然成為少林弟子,而且還是方證方丈的關門弟子,寺中僧人和其餘俗家弟子,自然一一上前道賀。方生大師、覺月和尚、以及黃國柏、辛國梁、易國梓等先前早已經認識的不在話下。其餘還有方字輩、覺字輩的眾多僧人以及國字輩的許多俗家弟子。人數太多,陳勝一時間也記不齊全。

好不容易和所有人都見禮完畢。陳勝就跟隨師父一起,迴轉方丈自己居住的方丈室——卻也不過只是間簡陋小屋。屋內除去一張床榻和幾個蒲團之外,便什麼都沒有了。

兩師徒在蒲團上分別對坐而下。方證方丈先不忙傳授武藝,卻先給陳勝講了一段《金剛經》,待得講經結束,這才讓這名新收的關門弟子把《神足經》拿出來,翻開到第一頁。只見上面繪畫著一名姿態奇特的僧人。他腦袋從雙腿間鑽過去,雙手握足,下顎抵地。身上畫了許多紅色箭頭,旁邊另有漢字註釋。

方證方丈道:「這《神足經》是天竺古瑜伽術。故此行功的時候,也要使用瑜伽姿勢進行引導。徒兒你從來未曾修練過內功,為師就先教你教你人體各經脈穴道的名稱和位置。待得熟悉之後,你再按照《神足經》圖譜所顯示的線路,將內力在體內遊走,然後逐漸培養壯大。假以時日,你內力逐漸渾厚,熟習運用,內外雙修。便可進入武學中一個全新境界。」

陳勝謝過了師父。然後就凝神靜心,聽方證方丈開始進行講解。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就再三提出詢問。方證方丈也總是不厭其煩。深入淺出地詳細解說,直至陳勝真正了解為止。

講解了約莫半個時辰左右。講解告一段落。方證方丈停下來喝了口水。又續道:「為師剛才所說的那些,徒兒你可都全明白了沒有?」

陳勝並不立刻開口急著回答。他半閉眼眸,把剛才方證方丈所說的所有內容在心中默誦一遍,然後逐字逐句地,用自己的語言組織起來重新複述一遍,這才算是真正明白,真正吃透了所學到的道理。他睜開眼睛。凝聲道:「已經明白了。」

方證方丈欣慰地點點頭,道:「很好。那麼現在徒兒你就先按照《神足經》第一副圖譜所指示,擺出行功架式。」

陳勝早已經修練過二十一世紀版本的《易筋經》,再加上從小開始練武。所以周身筋骨十分柔軟。當下他就依照圖譜上面的模樣,身體蜷曲,腦袋從自己胯下穿過去,左右雙手各自握緊了自己腳掌,下顎抵地。假如有外人在旁邊看著的話。肯定會覺得這模樣十分滑稽,說不定就當場笑出聲來了。

方證方丈又道:「武學之道,向來分為內外兩家。徒兒,你的外家武功,已臻登峰造極境界。單憑招式。 烈愛新婚:總裁你認輸吧 為師也未必能夠比你高明得到哪裡去。那麼你可知道,外家武功,是從何而來的?」

陳勝擺著這古怪的瑜伽姿勢,卻也並不覺得難受,反而覺得透氣十分順暢,呼吸起來,反倒比平常還更加舒服。倒真是奇哉怪也。聽方證方丈問起,他不假思索,脫口就回答道:「弱肉強食,物競天擇。人之所以為人,而不是飛禽走獸,在於智慧。有智慧,人就懂得觀察天地萬物,進而加以模仿,然後取長補短。所謂武功,在最起初時,正是人中智者,對天地萬物模仿之後的一種歸納總結。以中華為例。華佗始創《五禽戲》,便是取材於熊虎鹿猿鳥等五種禽獸的動靜形態。」

方證方丈微微頜首,道:「不錯。外家武功,起源是模仿飛禽走獸的動靜形態。但天地萬物,皆可為師,又豈止飛禽走獸才足以模仿?比方說當年武當的張三丰真人。他年輕時候,某一日在山間閒遊,仰望浮雲,俯視流水,忽然若有所悟。然後苦思七日七夜,這才猛地里豁然貫通,領會了武學至理,終成一代大宗師。佛道兩家,殊途同歸,原本並無分別。故此達摩老祖的《易筋經》,亦有異曲同工之妙。

人身小天地,天地大宇宙。宇宙穹蒼,陰陽象化,四季流轉,萬物莫不互有感應。這種感應作用在我輩凡夫俗子身上,就是所謂的『內氣』了。內氣行游周天,衍生出雄強之力,便稱呼為內力。故此天下家各門各派的內功,歸根究底,無非就是感應天地之法。

內力不比筋骨肌肉的力量。其有質無形,捉不住、摸不著、看不見。故此修練內力,首先須得心中澄明,一塵不染。然後以意念存想導引,靜心內觀,方能反照空明。要達此境,各家各派自然也各有妙法。但以老衲看來,其法門皆不如《欲三摩地斷行成就神足經》。

三摩地者,乃梵文。華文即為『定』。既是住心於一境,而不散亂者。由定而生慧,以慧練氣,只要功夫到家,自然就能神通俱足。好了。現在徒兒你就先嘗試定心存想,待得有了氣感,然後再將這股氣按照圖譜所指示的線路運行。」

陳勝恭聲答應了。隨即平心靜氣,先摒棄雜念,嘗試讓自己進入定境。其實以往他也不是沒有做過類似的嘗試。但無論怎麼試怎麼折騰,來來去去,縱使白費力氣,並沒有半點效果靈驗。但現在置身於少林寺這佛門清凈之地當中,身體按照神足經上的圖譜擺出瑜伽姿勢,卻不知道為什麼,竟過不多時,就似睡非睡,似清醒似混沌,若即若離,意識則介乎於有意無意之間。赫然已經進入了那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外不著相,內不動心」,物我兩忘的三摩地禪定境界。

不知道究竟過去了多久。忽然之間,陳勝感覺到身體內四肢百骸,都一片暖烘烘地。假如要形容的話,那麼勉強說來,差不多就是泡在溫泉裡面的感覺。分分秒秒過去,這股暖意也越來越濃,終於,它在丹田內輕輕跳動了幾下,似乎已經盈/滿而溢,隨即脫出丹田,自動上行遊走。

先是從小腹上升至胸口,然後自頭頂而雙肩,繞了幾個彎,再轉而至喉頭,進而沿著脊梁骨一直下來,再在腰間如玉帶環繞,旋轉一周后重新進入丹田,終於就此消失。

要說是消失,卻又不像。因為只要陳勝一旦動念,則這股暖氣自然又再出現。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如臂使指,靈活之極。如此這般,陳勝指揮著身體內部的暖流接連走了九次,開始的時候,完成這麼一個循環,需時甚久。越到後來,暖流便走得越來越快。到了最後,幾乎就是短短几個呼吸之間,已經完成了一次循環。

九次循環完成,陳勝心中突然間若有所悟。他下意識縱聲長嘯,自動解除了那古怪的瑜伽姿勢,騰空魚躍彈起,自感四肢百骸,渾身內外都是力氣。心靜神寧,靈台清明,遍體舒泰,簡直有說不出的痛快。

毫無疑問,那股暖洋洋的感覺,就是所謂的氣感了!出現氣感,便代表體內已經滋生出內氣。再經過這麼觀想引導著內氣在體內經脈穴道之間遊走移動,這股內氣從此便在陳勝體內固定下來,再不會消失了。

這股內氣的本身,其實微不足道。要說破壞力,還比不上陳勝隨便揮拳一擊所爆發出來的力量。然而,由這股內氣所形成的內力,卻在陳勝本身已經擁有,並且修練到了登峰造極,進無可進的肌肉筋骨能量之上,再額外多出了一點加成。

百尺竿頭要更進一步,當真談何容易?更多時候,無數人都終生卡死在這一步上面,再也無法寸進。陳勝同樣也是這樣。沒有這一點內氣,他的武道就到了終點,正是山窮水盡前無路的境界。但就因為有了這麼一點內氣,登時便變成柳暗花明又一村。豁然開朗,眼前又是一片遼闊的全新天地了。

內氣的從無到有,變化之大,意義之深,影響之遠,哪怕用翻天覆地來形容,也絕不為過。霎時間,武者心中喜不自勝,他安然著陸,不假思索便立刻向方證大師跪下去深深叩拜,心中全是得聞大道之後的無盡感激。一字一頓道:「多謝師尊成全。徒兒今後假如僥倖能夠有所成就,皆是今日師尊提攜教導之恩!」

方正微微一笑,伸手虛托。渾厚無比的《易筋經》內力生髮出來,登時衍生出股柔和力量,隔空就將陳勝托起,道:「徒兒無須多禮。這神足經雖然威力至強,但其法門其實也頗為艱難。徒兒你從來未修練過內功,為師本以為你至少總要有十天半月時光,才能生出氣感,進而引氣入體,搬運周天。

想不到為師終究還是小看了你。區區一個時辰不到,你不但無中生有,跨過了這武道中最艱難重大的一步,更完成了九次周天搬運。所謂天賦異稟,莫過於此。能夠有你這樣一名好弟子,呵呵,為師心中也甚是欣慰啊。」

————

ps:明天就是中秋節了,月票翻倍呢。各位,能打賞一兩張月票不? 「周老弟!」

見得這個渾身是血的中年男子,大長老頓時驚呼出聲。

仲振道急忙跑過去,掏出一粒金燦燦的靈丹震碎后將藥力融入中年男子的體內。

幾個長老眼中充斥著痛苦與憤怒之色。

「周老弟心丹已成碎片,強撐意志才逃回來,已近油盡燈枯,怕是活不成了!」

仲振道也是一臉的蒼白。

這位周童,可是他們靈脈分支的一位十八靈級別的人仙,是供奉,更是他的好友,實力和他都不相上下,但此時卻傷成這樣,不用想他也能猜到是誰幹的。

「我來吧!」

仲九風走過來,緩緩蹲下。

仲振道急道:「九風,你能救嗎?」

心丹已成碎片,哪怕是葯中至尊也很難救得活。但仲九風卻是一位真正的至尊,他抱有一線希望。

「你可一定要救救周老弟啊!他是為了我們仲氏才弄成這樣。」

幾個長老也是急道。

仲九風淡笑道:「不急,小傷而已。」

聞言,仲振道和幾個靈脈長老全都傻了眼,眼中還有悲痛之色。

心丹成了碎片,這還是小傷?

只見仲九風右手輕抵周童的胸口部位,然後輕吐『新生』二字。頓時,他身上的傷勢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

在幾人靈識感應中,周童體內的心丹碎片也在一種非常恐怖的力量作用之下,重新聚合在一起,已經化為烏有的某些心丹碎片也衍生出來。

僅僅十幾個呼吸,周童的心丹就已經恢復如初,靈身上的傷勢也痊癒了,原本氣若遊絲的呼吸也變強了。

我的天!

幾人驚得跟什麼似的。

太逆天了,這就是至尊的偉力嗎?簡直不能以常理來衡量!

……

周童悠悠轉醒,看見面前的仲振道,頓時眼睛一瞪。

「振道兄?我不是死了嗎?」

仲振道連忙將他扶起來,說道:「是九風救了你。」

聞言,周童頓時感激得望著仲九風,又是行禮又是道謝。

仲九風笑道:「舉手之勞,不必言謝。」

仲振道等人嘴角抽搐。

僅僅十幾個呼吸,便救回了心丹碎成那種程度的周童,確實是舉手之勞,可這也太違反常理了,簡直打破了他們的世界觀。

仲振道問道:「周兄弟,你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是不是魔獅嶺的九頭獅王乾的?」

周童嘆了口氣。

「半日前,我收到手下一個秘衛傳來消息,言稱魔獅嶺有異動,我偷入魔獅嶺探查。結果卻發現,魔獅嶺中聚集了數以千萬計的妖仙,光是赤靈仙境的妖王就多達千隻,還有數十隻十八靈。」

「我知道,肯定要有大事發生。本想就此退走,回來告訴你們。結果被那青木靈發現,隔著數萬里一掌將我掌傷,我拼著使出秘術才逃了回來。」

仲九風皺眉道:「青木靈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面對救命恩人,周童不敢怠慢,連忙道:「聽說不久前魔獅嶺有寶物出世,為魔獅嶺天大王九頭獅王所得。青木靈的出現就是奉鳳凰之令,收繳那件寶物。」

仲九風道:「連鳳凰都看得上眼的寶物,是什麼東西?」

大長老開口道:「這個我倒是知曉一二。當日魔獅嶺北面,奪目的藍色光芒上達九天,方圓百萬里都能看見。後來我特意潛入魔獅嶺,抓了一隻妖王逼問。得知那是一座通體冰藍,美到了極致的山峰!」

仲九風眼珠暴瞪。

「藍重天?!」

大長老想了想,而後點頭道:「**不離十!」

仲振道說道:「想來,也只有這傳說中的九重天,才會引得鳳凰覬覦,派青木靈化身前來收繳。」

「哈哈……」

仲九風暴笑數聲,連聲感嘆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不不,應該叫命里有時終須有,是我的就合該是我的,它跑都跑不掉!」

仲振道道:「九風小侄也看上了那藍重天?」

聞言,仲陽武等人嘴角帶著神秘的笑容。

這不是廢話嘛!

他們本就住在六重天裡面,要是小九再得到藍重天,那就是七重天合一,威能數倍不止。

更重要的是,得到藍重天的話,小九距離聚齊傳說中的九重天又近了一步。想到這裡,即便是對修鍊不感興趣的老媽林三妹,也不由得激動不已。

周童沉聲道:「振道兄,有件事得告訴你。在受傷之前,我隱約聽到那青木靈和眾多十八靈議論,說要進攻仲王山。」

聞言,仲振道表情平靜,沒有一絲懼意。

和他一樣,幾個靈脈分支的長老都是一臉希冀的望著仲九風,言下之意就是請他出手,庇護仲王山,庇護仲王山下近百萬仲姓族人。

仲九風笑道:「振道族長放心,身為仲姓,這件事我自然責無旁貸。」

聞言,仲振道等人頓時鬆了一口氣。

要是仲九風不理會他們,他們必死無疑,逃都逃不掉。

周童有些疑惑看了仲九風一眼。

他雖然聽仲振道說,是仲九風救了他,可在他看來,應該是仲九風手上有救人異寶的緣故。

仲九風命輪百轉都不到,相比他們這些動輒修鍊上百萬年的『老怪物』,太年輕了,他真的能行嗎?

要知道,除了鳳凰化身青木靈,那可還有著數十隻十八靈啊!

突然間,他看見仲九風右手袖袍一揮,殿外一處虛空就炸開了。一個全身是血的女子自虛空中跌出,躲地上昏迷不醒。

「七彩孔雀王!」

周童驚呼出聲,再看仲九風的時候,那眼神就如同見了九劫鬼王一樣。

揮手間就將一隻隱藏在虛空中偷窺的七彩孔雀給打了出來,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仲九風淡笑道:「振道族長,這隻七彩孔雀就交給你看管了,我去會一會那青木靈!」

林三妹急道:「兒子,注意安全。」

「您放心,靈界比您兒子強的生靈不是沒有,但絕不是區區一個青木靈。就算她背後的鳳凰降臨,我也抓過來給您當坐騎!」

在一陣吸氣聲中,仲九風身影微顫,憑空消失。

周童小心翼翼的傳音道:「振道兄,我怎麼不記得族中有位名叫仲九風的天驕?他的實力怎地如此可怕?」

仲振道回道:「仲九風是地脈分支,今天隨同他的幾位長輩過來認祖歸宗。至於他的實力,也不瞞你,是位至尊!」

「至尊?!」

周童徹底傻眼了。

他居然在有生之年,見到一位人族至尊!而且還是失落百萬年的仲氏地脈分支的仲姓,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數千萬里之外的魔獅嶺……

搜了七彩孔雀的靈魂之後,仲九風幾次瞬移,攜帶著恐怖的威壓降臨此地。 中洲,鳳凰台。

以青木建造的大殿中,帝月面露恭敬之色,看著坐在大殿高處寶座上的女子。

相比號稱靈界最美生靈的鳳凰,女子的面容很普通,但她的氣質卻比帝月更加高貴,模樣也更加耐看。

如果有生靈見到這一幕,必會大驚失色。

因為,帝月乃是中洲鳳凰一族的族長,更是中洲之主,掌控著億億萬生靈的命運。但此時,她卻在這個女子的面前,露出了恭敬之色。

帝月道:「晨姐,據可靠情報,仲九風在不久前已經和極光女神見過面了。但他們談論了什麼,我們了解不足。」

女子淡淡道:「他沒事吧?」

帝月皺了皺眉,道:「仲九風和皇青安全離開了風雪樓駐地,只是受了點輕傷。」

女子點了點頭。

「我要的東西準備好了?」

帝月連忙道:「晨姐,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唯一的問題是……我族的九彩金蓮只是一具軀殼,靈性不存,可能會達不到晨姐的要求。」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