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她一拍腦門,懊惱的說道。

這話被剛進屋的清流聽到,他眼含笑意的問道,「怎麼了?忘記了什麼?」

被聽到的沐添香一陣尷尬她總不能告訴他,是因為忘記給太醫小費了吧。

看著沐添香糾結的表情,清流便恍然大悟了,原來如此。

「你放心,太醫的嘴很嚴。」話中滿是笑意。

沐添香聽了一陣臉紅,卻又十分感激,清流這個人是真的很細心。

可是她一走,沐添香的臉色就再次黑了,她思緒萬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好盯著窗外的風景。

雖然她和清雲公主的痴傻關係不大,但是之前對清雲公主的算計也是真真切切的,只不過……她也是出於自保,若非清雲公主一個勁兒的想要害她,她也不會去把她算計到楊家。

可是……皇后明顯不會這樣想,有一就會有二,若是皇后執意要殺他們,那麼望君閣也開不下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沐添香就自己去了店鋪里,雖然皇后對他們下手了,但是好歹沒有明著來,望君閣的生意還是依舊很火爆。

她在心裡默默的安慰自己,可剛一抬頭就瞧見這大波的官兵朝她走開,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其中一個人舉起手裡的令牌,對著沐添香說道,「皇後娘娘有命,邀您進宮一敘,特別要帶上上次給安候夫人的香水,皇後娘娘很是喜歡。」

這話一出,周圍的百姓都用一種艷羨又敬畏的眼神看著她,在上晟,皇後有著很大的聲譽,能被皇后親自派人來請,這可是莫大的榮譽,瞬間他們看沐添香的眼神就都不一樣了。

可是沐添香就不這麼想了,皇后這麼做擺明了就是鴻門宴,進去了還不一定可不可以出來。

「好,您帶路。」

腹黑少爺也溫柔 儘管腦中波瀾起伏,不過面上沐添香還是十分淡然的隨著他們一同前往皇宮。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識到上晟的皇宮,總體都是那種哥特式建築,倒更像一個城堡,而清流就是裡面的王子,再想起他那雙藍色的眼睛,倒是有幾分相配。

「就是這裡……」

沐添香順著他手指指過去打方向走了過去,看到裡面坐著一位扶額的婦人,那必定就是皇后了。

值得一提的是,皇后居然也有一雙藍色的眼睛,輪廓和清流幾分相似,再細看卻發現……皇后和清雲公主簡直一模一樣,她心中一驚。

「皇後娘娘……找小女這是何意?」

沐添香低頭問道,叫人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你就是沐添香?原來讓本宮的女兒成這個模樣的人就是你?」

皇后語氣頓時凌厲起來,看著沐添香的眼神也帶著幾分蔑視。

可是沐添香卻知道,現在皇后真的是焦頭亂額,清龍的事情由於發現太晚,現在早已回天乏術了,況且現在皇帝已經要不行了,若是青龍逼宮,那麼他們沒有任何辦法。

「娘娘先別急著說這個,我們不如聊聊,清流太子和清龍皇子的事情吧。」

只一瞬間,沐添香就想到了改如何去做,她抬頭很是自信的看向皇后。

聞言,有那麼一瞬間,皇后的臉猙獰了片刻,她怒視著沐添香,良久,紅唇微張,「你想說什麼?」

「娘娘,您是清流太子的母親,而我是他的朋友,有一件事情,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扶他上位。」

沐添香微笑著輕輕吐出這四個字,然後不管皇后瞬間變化的臉色繼續呀說道,「清龍皇子殘暴,若是他登基之後,那麼皇後娘娘和太子必定下場……」

必定會死!

這不是玩笑,而是實話,所以皇后早就做好了打算,只是沒想到會有沐添香出現。

「你想怎麼樣?」皇后眯著眼睛,如同貓一樣,看著沐添香。

「您護我安全,我和大虞助清流上位!」

這句話沐添香說的無比自信且又擲地有聲,大虞一定會幫忙的。

這個是有多方面的考慮的,一來,如果上晟皇帝要一個殘暴的人來做的話,那麼很容易就會挑起戰爭,倒不如讓一直溫柔冷靜的清流來做,況且清流在大虞待過幾年,皇帝又一向和他交好。

二來,皇帝還欠他們夫妻一個要求呢,這個忙,大虞一定會幫的。

儘管皇後有多恨沐添香,這個時候她也不得不說……她有些心動。

這次的助力太大,若是如此,清龍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勝算,只是……沐添香可信嗎?

皇后的深思都被沐添香看在眼裡,她微微一笑,就算皇後有多恨她,恨不得她去死,現在面臨清流的皇位時,她照樣還是猶豫了。

到底是權利更重要,還得性命更重要,對於她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好糾結的了。

良久,宮殿之內靜的沒有一點聲音,終於……皇后抬起頭道,「成交!」

說完,她閉了閉眼,眼底閃過一絲愧疚,也許是對青雲公主,又也許是對清流。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這話可謂擲地有聲,聖安太后就是上晟的典型例子,當年聖安太后扶持幼子上位,自己則是掌握大權,為的是小皇帝年幼,待他長大了再將權利還給他。

只是亂花漸欲迷人眼,權利哪是這麼可以輕鬆捨棄的,待小皇帝長大后,聖安太后更是集中權利,還差點又給小皇帝搞出來一個弟弟,簡直讓人十分不齒,所以今日沐添香這麼說,也是為了避免皇后大權在手后就卸磨殺驢。

畢竟……當權者都有些小毛病。

皇后盯著她看了許久,兩人的目光一直針鋒相對,最後……皇后終於敗下陣來,這個誘惑對她來說太大了,她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場賭局,不過皇位之爭本身就是刺激而血腥的。

而她要做的就是為這場賭局增加贏得保障,所以……沐添香的要求,她必須同意。

「好,本宮答應你。陛下這幾天就要不行了……」

皇后意味深長的說了這麼一句,幽深的眼神看著沐添香。

言下之意就是……你可以和霍陵川一起準備幫忙的事情了……

聽出來皇后的意思,沐添香撇撇嘴,「那我就先告辭了。」

她轉身就走,一點都沒有給皇後面子,甚至連敬稱都不用了,就只是扭頭就走。

皇后捂著胸口直瞪她,這個女人真是得寸進尺。

回到太子府後,沐添香找到了霍陵川,他正坐在桌邊看著一本書。

「陵川,我私自決定了一件事情……」沐添香有些不安,扶清流登基的事情畢竟是要他們兩個人來做,可是如今她將這個事情還沒有同他商量便應承了下來,實在是很心虛啊。

「什麼事?」霍陵川抬起頭,眉眼中一片笑意。

「我……我和皇后做了一場交易,我們讓大虞來幫清流登基,防止清龍逼宮,然後……她不計較清雲公主的事情。我……我知道有些欠考慮,但是我也是真的想扶清流上位,所以……我便這麼做了……你……罵我吧。」

她一口氣說完,低著頭不敢看霍陵川的眼睛,生怕看到裡面的怒意。

頭頂上傳來一聲悶笑,相像當中的怒火沒有到來,反而是一隻大手將她摟入懷中。

「你做的很好。」

意想不到的讚美讓沐添香愣了神,這麼草率的決定霍陵川居然沒有意見?

「你?你不反對?」

「反對什麼?這樣做對大虞有莫大的好處。」

霍陵川自然不會反對,清流登基的確如沐添香所想對大虞幫助很大,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讓清流當了皇帝,那他就沒有時間煩沐添香了。

「嗯,那太好了,你去和大虞那邊說好了,皇帝很快就……」

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送過去,霍陵川立即就懂了,點點頭走了出去。

他們人雖然離開了大虞,可是霍陵川和皇帝的通信不會結束,皇帝有些事情還是經常要問霍陵川的。

得到了霍陵川的首肯后,沐添香便開始了自己的打算。

只是……上晟的老皇帝駕崩了,晚上的時候清流沒有回來了,沐添香便覺得不對勁,問人一打聽,這才知道原來皇帝快要不行了,清流在床邊陪伴。

到了第二天凌晨的時候,宮裡傳來消息,皇帝……駕崩了。

這個消息讓沐添香大吃一驚,她前腳剛得到大虞的迴音,後腳老皇帝就掛了,這個簡直不要要快。

不久,皇后就傳來了消息,叫她進宮陪伴皇后。

沐添香當即就明白過來,上晟要變天了,皇后這是給她一個暗號,讓她去準備好。

所以,她很快就找到了霍陵川。

「陵川,皇帝走了,皇后讓我進宮,大虞那邊準備好了嗎?」

「劉將軍已經帶人來了,就等在上晟城外,只要皇宮一有動靜,我們就立刻出發。」

霍陵川點點頭,皇帝駕崩的實在有點早,不過還好他早已做了準備,叫人快馬送了過去,一路上跑死了九匹馬,這才把消息傳了過來,這比賬,可是要以後上晟來還。

「那你去劉將軍那邊等著,我先進宮了。」

霍陵川辦事讓沐添香十分放心,也顧不上多說幾句,直接轉頭就離開了。

皇宮那邊事情危急,她怎麼也放心不下的。

果然,她進宮了之後,發現宮裡面多了許多侍衛。

「您是沐姑娘吧。」

一個小太監突然跑出來,悄咪咪的走到她身邊,站定后又往四周環顧了一圈,確定了沒什麼人他才鬆了一口氣。

「是,怎麼回事?」

「您隨我來,皇後娘娘在太子那呢。」

沐添香點點頭,二人快速來到皇后所在處。

「你來了?」

一看到沐添香,皇后眼睛一亮,急急忙忙的趕了上去,彷彿看到了希望。

清流眉頭一皺,現在宮裡如此危險,沐添香一個女人怎麼能進宮呢。

再看到皇后的反應之後,清流頓時明白了一切,眼裡閃過幾分怒色,「母后,你讓她來的?」

「是啊,怎麼了?」皇後人還沒有拉到沐添香的手,人就被清流推開了。

「好了好了,現在情況危急,你就不要在乎這個了。」沐添香忙拉開有吵架趨勢的母子,都這個時候了,若是吵架,那還怎麼能成。

聽到沐添香這麼說,清流又怒瞪了皇后一眼,這才不再計較,現在事已至此,計較也沒什麼辦法了。

「現在清龍在哪裡?」

神廚狂后 「在殿外,他我現在才知道,他和安平大將軍早就勾結在一起,現在上晟的大部分軍權都是在他那裡。」

外面的大臣吵成一片,有擁護清流的人要太子上位,有同意青龍登基的,種種爭吵,都讓人防不勝防。

外面吵得厲害,沐添香卻終於在這所太*內見到了清龍。

這個……殘暴異常的男人。

他長的倒是驚為天人,一雙桃花眼,眼睛倒是正常的黑色,十分好看,最值得一看的是,她身上穿著一件龍袍,上面綉著的一條真龍張牙舞爪的對著他們齜牙。

皇后當即就氣的頭昏,捂著胸口破口大罵,「你!這是謀逆!皇帝駕崩,太子繼位,這才是正道,你勾結將軍,掌握兵權,現在倒還來逼宮了?」

誰知,皇后的憤怒對他來說,就如同撓痒痒似的,沒有任何感覺。

他微微勾唇一笑,對於皇后的憤怒不屑一顧,甚至當場拔劍朝著一個宮女刺去,那宮女滿眼的驚恐,還來不及說話就被一劍刺死,死時眼睛大睜,極為不甘。

她的血濺在了青龍的龍袍上,那染了血的金龍,似乎更加可怕,這般的囂張,這般的跋扈現在倒真是讓沐添香震驚。

「皇后,你還在掙扎什麼?哼,老大和老二懦弱,可我不是那等無能直人,皇後娘娘……您老了,女人呀還是安安靜靜的呆在後宮裡,兒臣必定會遵您。」

「滾!我不需要你的孝敬,太子即位是王道,你給會什麼?」

皇后大吼一聲,聲嘶力竭的沖著清龍吼道。

「哼,這也由你?」

清龍冷冷一笑,提著劍就朝著皇後走來。

「影子!影子!」

皇后瞪大雙眼皮驚恐的看著朝她走來的男人。

「別喊了,那群廢物早就被兒臣處理了,母后若是不太樂意,那兒臣便送你去劍他們。」

說完,他就提劍繼續走來,一點也不含糊。

清流早已憤怒的不行,他藍色的眼睛里閃過殺意,兩人快速撕打起來,沐添香趁著這個機會,便十分小心的帶皇后逃了出去。

剛一走出大殿,外面早已血腥一片,皇后這邊的人早已不敵起來,眼瞧著青龍的人就要將皇后的人殺光之後,霍陵川他們終於來了。

一陣陣的吶喊聲響起,沐添香彷彿看見了希望,她帶著皇后躲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看著霍陵川和劉將軍帶人廝殺。

沐添香突然有種說不出的心安,他們帶著大隊人馬殺到了裡面,此時青龍已經和清流打的眼紅,兩人身上都負傷無數,可是還在繼續戰鬥。

「找死!」

霍陵川飛身向前將清龍打在地上,他躺在地上吐出一口血,一臉驚恐的看著霍陵川。

「你……你們居然還有救兵?」

這句話一說完,他就因為失血昏了過去。

清流還來不及說話,便也昏了過去。

外面血流成河,可是這場逼宮還是結束了,沐添香深深的嘆了口氣,權利的爭奪還是最為致命的。

又過了幾天,清流正式登基,經過這場逼宮,他還是接受了這種責任,沐添香十分相信他一定會成為一個受人尊敬的皇帝。

她也最終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將望君閣開遍了整個世界,無論是大虞還是上晟,沐添香的大名都響徹了雲霄。

一年後沐添香生下一個小姑娘,名為念惜,在世界的角落裡總有人會看到一家三口幸福的身影。 「射手參團啊!」

「射手快點來,他們要打主宰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