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女武神,那也是大名鼎鼎的。

「女武神正在倒追楊風,追的很猛,現在如果知道了這裡的情況,要是怪罪於殿下的話,那殿下覺得,女武神需要證據嗎?」那中年男子隨即開口道。

別說女武神不需要證據,就是煉藥師公會那幾名葯尊,誰需要證據?他舉女武神的例子,不過是讓凱撒更能明白形勢罷了。

「不可能吧,女武神竟然倒追楊風?」凱撒的臉色很是難看,那可是女武神啊,還是聖宗的女兒,最起碼應該懂一些矜持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女武神對付他,那還真不需要證據。地榜第四啊,來到這裡,那直接的就是橫掃,羅馬城誰能抵擋,誰能保得住他。

「那該怎麼辦?」這個時候,凱撒真的是著急了。他自以為自己很聰明,現在看來,自己根本就沒有看清楚狀況。自己這真的是自己找死啊。

怪不得楊風一直都沒有露頭啊,原來人家根本就是不屑於出來辯解啊。

「現在,如果能主動修復和楊風的關係,那是最好不過了。如果殿下能夠和楊風搞好關係的話,那是百利無一害的,就算不能和這樣的人搞好關係,也是不能得罪的。」看著凱撒,那中年人如此的說道。

i=fips/lass=ags/ ?凱撒不由的搖頭。

如果能夠和楊風打好關係的話,那他自然是願意和楊風打好手段的。結果呢?反而搞砸了關係,這次對付楊風,他也是覺得破罐子破摔了。既然已經如此了,我還不如好好的羞辱一下呢,把你的名聲是徹底的給搞臭了。

他就覺得和楊風的關係已經是如此了,不可能再糟糕了。無論自己怎麼做,兩者都是同樣的關係,卻沒有考慮外在的因素,現在這個中年人這麼一說,他也是不由的恍然若悟。還真的是這麼回事。

煉藥師公會吧,那還講點道理,但是,女武神,那可絕對不會和你講道理的。

這就好比,他絕對不和普通人講道理的,如果普通的百姓和他講道理,先把對方滅了再說。敢和我講道理,先下地獄再說,看看閻王同不同意你和我講道理。

在他看來,現在主動修復和楊風之間的關係,那怎麼可能呢?就算他願意,楊風願意嗎?

「你覺得這種可能性有嗎?」看著那中年人,凱撒不由的問道,在他看來,這種可能性基本上就沒有。

「有可能的,殿下,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就只有不願意做的事情。」那中年人很有自信的說道。

「你倒是真的有自信。」凱撒不由的一愣,沒有想到,這中年男子這個時候還有這樣的自信,他都覺得不可能了,對於他來說,好像是死局一般,只能像跳樑小丑那樣繼續的跳下去。

「殿下,楊風對您的生氣不外乎您派愛麗絲去去施展了一系列的手段罷了,大大方方的承認道歉就行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那中年人隨即分析道。

這讓凱撒的臉色則是不由的一變,這還沒有什麼大不了了,大大方方的承認?簡直是開玩笑嘛。

「殿下,做大人的人不拘小節,相信楊風能理解這一點,到時候您就說目的就是想和楊風拉好關係,目的是單純的,這就夠了。他楊風還能說什麼?」那中年男子笑著說道。

「那之前的事情嗎?他估計也猜到是我做的。」凱撒沉聲的問道。

「把屁股擦乾,然後給他道歉。還有紫月家族的堵門問題一塊解決,那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了。」中年男子淡笑著說道。

凱撒認真的開始沉思起來,現在看來,這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如果這些事都交給你處理,你能處理好嗎?」凱撒看著那中年人說道。

「我相信我的能力。」那中年人立刻的說道,如果沒有這樣的能力的話,那他就不會說出來的,既然說出來了,那就必須得能做到才行。

「好。那就麻煩老威廉你了。你對我的幫助,我沒齒難忘。這件事只要辦成,你要什麼,我就給什麼。」凱撒立刻的說道,許以重諾。

「殿下放心,我一定把事情辦好。」聽了凱撒的話,那中年人老威廉的眼神當中不由的射出了光芒。

說完之後,那老威廉就立刻的退去了。

沒有多久,就有消息傳出,假楊風被抓住了,那傢伙假冒楊風的模樣,為非作歹,給楊風葯尊帶來了名聲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凱撒殿下親自派出精銳,查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那機假楊風直接的被抓了,而且那假楊風被當眾的斬殺了,那模樣和楊風的是幾乎一模一樣,這個時候,人們也是信了,真楊風絕對不可能會被這樣殺的。

緊接著,又是凱撒王子的協調,薔薇家族同意給紫月家族一個面子,不再圍堵紫月家族的大門。

處理薔薇家族那又是一種方式,薔薇家族,那可是大家族,家族裡面也是有強者坐鎮的,不然的話,憑什麼敢堵紫月家族的大門?老威廉自然也不敢像殺了假楊風那樣對待薔薇家族,或者說徹底的調查,洗刷紫月家族的清白。

隨後,老威廉上門拜訪楊風。

「楊風,這個老威廉是見還是不見?」司馬雲來到了楊風的住處,徵求楊風的意見,楊風要是願意見,那就見,要是不願意的話,那他自然也是不會強求的。

「見。」楊風隨即點頭。他對這個傢伙也是很敢興趣,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有這樣的手段,竟然如此處理事件,這手法比凱撒那種手段比起來,不知道高了多少。

沒有多久,老威廉就被帶到了楊風的面前。

「坐。」楊風對著威廉說道。

「小的不敢。」威廉立刻的說道,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這是我請你坐。」楊風對著威廉做了一個姿勢,意思很明顯了,這是我請你的,如果你要是不坐,那就是不給我面子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老威廉也是看著楊風,最終也是點了點頭。然後坐到了楊風的對面。

「我真佩服你。」楊風看著老威廉,輕笑著說道。

「小的只是個跑腿的,能被楊風葯尊誇獎,這真是我的榮幸。」老威廉聽了楊風的話,立刻的誠惶誠恐的說道。

「你當的起。說實話,我覺得凱撒那傢伙會一條路走到黑的,結果卻突然間出現了這樣的局面,這應該都是你的功勞吧?」看著那老威廉,淡笑著說道。

「那是凱撒殿下真的知道自己錯了,讓我來懺悔來了,他說派愛麗絲的目的,最主要的就是能夠拉攏楊風葯尊您,絕對沒有任何的意思,沒有惡意的。薔薇家族的事情,實際上也是為了到時候能夠出面解圍,贏得您的好感,至於這次造謠,那是因為上次碰面,被氣昏了頭,所以,才會那麼做,他已經知道錯了。知道對您這樣的人物,用這樣的手段那是相當的愚蠢的。請求您的原諒。」老威廉立刻的說道。把一切錯都認了,態度非常的誠懇,而且把原因都解釋了,說的也是合情合理。如果這樣你楊風還不原諒的話,那就顯得楊風你心胸狹窄了。

實際上,他這種辦法,實際上就是在賭,賭楊風的決定。

「既然都這樣說了,那我還在抓著不放,倒是顯得我太小氣了。過去的事情就讓他徹底的過去吧,我們徹底的翻篇。」楊風淡笑著說道。

「多謝楊風葯尊,楊風葯尊果然是寬宏大量,果然是氣度非凡。」這個時候,那老威廉也是立刻的說道。

「一切都在你的算計之內,不是嗎?」楊風淡笑著說道。

老威廉笑了笑,沒有說話,這個時候不適合說假話,說真話又不好。

「你替那個凱撒效力,真是虧了啊。」楊風看著老威廉,不由的發出了這樣的感慨,他能看的出來,凱撒很少聽這個老威廉的,不然的話,凱撒也不會做出那麼多糊塗的事情。

「我覺得自己還好。」老威廉連忙的說道。如果不是特殊的原因,他真不願意給凱撒效力。

凱撒真的很聰明,也是深得民心,但是,太年輕,容易自負。

「我不知道凱撒給了你什麼許諾,但是,我估計他不會兌現諾言的。你自己也要小心點。如果真不行的話,可以來找我,我願意替你解圍。」楊風的嘴角露出了笑容,開口說道。

「我相信殿下不會如此的,但是,我還是感謝楊風葯尊。」老威廉立刻的說道,他真的是很感激,楊風這樣的身份,給他說出這樣的話來,怎麼會讓他不感激呢?

「那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多說什麼了,你多保重。」楊風拍了拍老威廉的肩膀,淡笑著說道。

「恩恩。」老威廉連忙的點頭,隨即也是起身告辭。然後離開了楊風住的地方。

「楊風,你的意思是這老威廉替凱撒解了圍,凱撒還會對他出手?這不可能吧。」司馬晴來到了楊風的身旁,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能夠看的出來,這老威廉是真心的為凱撒做事的。

「卸磨殺驢,還有,他知道的太多了,再者,他的要求肯定會超出凱撒的預估,所以,如果這老威廉很有可能會出現危險。」楊風淡笑著說道。

「這真是。」司馬晴不由得搖頭。

這個世界,人心叵測啊。

東宮。

老威廉興奮的回來了。

「老威廉,結果如何?」凱撒急忙的問道。他可是一直很焦慮的,尤其是聽了老威廉的話之後,那是一直心跳加速,總感覺自己要大難臨頭了。

「同意了。楊風同意了。沒有說什麼。說過去的都過去了,他不再追究了。」老威廉隨即興奮的說道。

「不錯,真是不錯。」凱撒聽到這裡,那也是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老威廉你有什麼要求,我能做到的話,我一定會做到的。」凱撒看著老威廉淡笑著問道。

「我想要艾芙兒。」老威廉這個時候也是立刻的說道,在這裡這麼久,不就是為了提出這樣一個要求嗎?艾芙兒,自己心愛的女人,在這東宮,不過是一個不受喜歡的丫鬟罷了,丫鬟而已,不是姬妾,相信凱撒王子應該不會拒絕吧,這就是老威廉的想法。 ?「艾芙兒。」凱撒王子的臉上還是帶著淡淡的笑意。

「對,就是艾芙兒。」老威廉立刻的說道。

「恩,我帶你去見他。」凱撒淡笑著說道。

聽了這樣一句話,老威廉差點跳了起來,臉上出現了激動的淚水。

他遇到什麼事都可以波瀾不驚,都可以不動聲色,但是關於艾芙兒的事情卻是能讓他激動的控制不住自己。

「凱撒王子,你。」老威廉在前面走著,臉上的笑容還沒有凝固,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利器所插入,這個時候,他如果還沒有明白髮生什麼事情的話,那他就是傻子了。

「艾芙兒怎麼說也是我的女人,雖然說我不怎麼喜歡,但是,你竟然敢開口要,這就是你的下場。」凱撒淡淡的說道。他的心裏面也是很不爽的,當時他說什麼要求儘管提,那是覺得事情肯定沒有辦法辦到,漫天許價呢。這個老威廉還真的敢提啊,再說,這個老威廉知道的太多了,他也不允許這個傢伙繼續活下去。

這個老傢伙,還真覺得自己是同意了呢,不過是為了麻痹他,讓他沒有防備,好把他給殺了罷了。

「你,混蛋。」老威廉在這個時候,氣勢大盛,直接的就震斷了身上的力氣,不過,他的臉色依然蒼白,他只是用了特殊的辦法讓自己實力大增罷了,不過損失的代價也是很大。

「來人,這個老匹夫要反了,殺了他。」看到這樣的情形,凱撒立刻的後退,臉色自然是難看的要命。在他看來,凱撒肯定是死了,沒有想到竟然還出現這樣的變故,這有點超出他的想象和意料了。

實際上,老威廉狀態很不好,只是硬撐著罷了。

他留著一口氣,不過是想見他喜歡的人。他才不會去出手對付凱撒呢,因為,他就剩下了那一口氣。

「嗖。」他快速的飛行,直接的飛行到了艾芙兒的住處。

現在的艾芙兒已經不是他認識時候的青春年華,而已經是半老徐娘了。

「威廉。」看到威廉蒼白的臉色,艾芙兒驚慌失措的喊道。

老威廉對她的情意她何嘗不知,她何嘗不是對老威廉情有獨鍾。

「艾芙兒,我不行了,我沒有用,不能將你帶走,以後也不能保護你了。」看著艾芙兒,老威廉的臉上出現了笑容,嘴裡面也是吐出了一口氣。

「威廉,你沒事的,一定沒事的。」看到這樣的情形,艾芙兒不由的抱住了老威廉,眼睛當中流著眼淚說道。

「能在死之前再看你一眼,那就足夠了。」看著艾芙兒,老威廉滿面笑容的說道。

「都是我的錯,以前我應該和你一塊走的,可是我卻有太多的顧慮,沒有和你一起走,是我的錯。我不允許你死。你要好好的活著,你要和你走,不顧一切的和你走,其他的我都放下了。我真的放下了。我再也不在乎了。不要把我一個人丟下。」看著老威廉那虛弱的身體,艾芙兒哭著說道。

老威廉是有機會將她帶走的,她們是可以遠走高飛的,但是,艾芙兒怕,害怕因為她和人私奔,會讓凱撒震怒,從而讓牽連她的家族,她不能那麼的自私,但是當看到老威廉倒在自己懷裡,她才知道,什麼對於她來說才是最重要的,正是眼前這個男人啊。

「有你這句話,那就夠了,這輩子沒有白活,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認識了你。」老威廉雖然臉色非常的蒼白,但是這個時候卻是顯得非常的高興。他能夠明顯的感受的到,眼前的女人是愛他的,非常的愛他的,這就夠了,完全的足夠了。

「不,我不能沒有你,你死了,我也不會活著的,我絕對不會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沒有你,我活著有什麼意思?」看著老威廉閉上了眼睛,身體也開始變得冰涼,艾芙兒大聲的叫道。

「你們這對姦夫淫婦。」這個時候,凱撒走了進來,很明顯的是聽到了艾芙兒的話,那臉色可不是一般的不好看。

這事傳出去的話,他的臉面往哪裡放?

「威廉,你不能死,我不能沒有你啊。」艾芙兒根本就沒有理會凱撒,而是抱著老威廉的身體,痛哭的說道。

看到這樣的情形,凱撒的臉色那是更加的難看了。自己竟然被無視了。徹底的無視了。

他快速的走到了艾芙兒的身旁,準備對艾芙兒出手,卻是發現,艾芙兒已經將一把利器插進了自己的心口,也是倒在了老威廉的身上。

生,不能在一起,死卻一定要在一起。沒有人可以阻攔,至於死後發生事情,管他呢。誰還能管的到自己死後的事情?那不是笑話嘛。

「可惡啊,真是可惡。你們覺得你們死了,這事情就這樣的完了嘛。不可能的,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你們死了,我還是要羞辱你們,讓你們碎屍萬段,狠狠的羞辱你們。」看著眼前倒在血泊裡面的兩個人,凱撒沒有任何的解氣,反而是非常的惱火。

這一對狗男女竟然在自己的面前來這麼一出,簡直是可惡至極。

「來人,把他們給我好好地羞辱一番,然後碎屍萬段,爛肉喂狗。」凱撒咆哮著說道。

楊風的住處。

楊風的心口猛然間的一疼,非常的難受。

「楊風,我感覺我的心口很疼,很難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司馬晴看著楊風,開口說道。

「我也是這樣的感覺。」楊風也是開口道。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司馬晴有些不解的說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那老威廉和他心愛的人死了吧。」楊風開口分析道。

「可是,那我們為什麼會感受的到呢?」司馬晴緊接著說道。

「我們兩個為何在一起,天註定。他們兩個估計是真情感動了上天,天在難受,我們也跟著心痛。」楊風淡淡的說道。

楊風知道,那老威廉回去不可能有什麼好的結果,凱撒肯定不會記他的好,相反還是會卸磨殺驢的,只是他沒有想到,老威廉死的這麼的快,凱撒竟然這麼的狠,這麼快的就行動了起來。

「這樣啊,那我們就什麼都不做嗎?」司馬晴看著楊風說道。

「我們走。去東宮。」楊風沉聲的說道。

既然凱撒讓他難受,憤怒,那他就不管其他的了,一定不會讓這個傢伙舒服。

楊風帶著司馬晴,小月,黑暗魔熊王還有小翠朝著東宮快速的飛了過去。

東宮,凱撒看著艾芙兒和老威廉被剝光,在被羞辱,臉上便是出現了一股解氣的笑容。

「好好的虐他們,這對狗男女,竟然敢偷情,實在是可惡。」凱撒怒聲的說道。

他的那些手下立刻的行動。他們可都知道凱撒的脾氣的,如果要是不認真執行的話,那就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滅亡。

「住手。」這個時候,一聲暴怒的聲音響了起來,直接震得凱撒的那些手下直接的就飛到了遠處。

「誰?」凱撒不由的看向了聲音的來源。

「凱撒,真狠啊。」楊風幾個站到了凱撒的面前,楊風開口說道。

「楊風,是你。你怎麼來了?」凱撒看著楊風,很是震驚的說道,楊風的戰鬥力他可是知道的,在紫月城大開殺戒的,現在的他,那是遠遠的比不上的。

「哼。」楊風冷哼了一聲,根本就沒有理會這個凱撒,顯然,對於凱撒,楊風那是相當的不滿的。

楊風走到了老威廉和艾芙兒的屍體前,給他們也是套上了外衣。

「你為何要殺了他們?」司馬晴冷聲的問道。

「他們該死,他們是我的手下,竟然偷情?難道我不該殺了他們嗎?」凱撒立刻的回答道:「難道這個你們也要管嗎?你們管的未免太寬了吧。」

「卸磨殺驢,呵呵,老威廉替你做了這麼多,結果你卻這樣對待他。凱撒啊,你不是一般的無恥,不是一般的狠啊。」楊風感受了一番老威廉和艾芙兒的體溫,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說了,他們偷情,難道我就看著他們偷情,什麼都不說嗎?」凱撒反駁道。

他也是很無語,楊風好像知道了這裡發生的事情了。不然的話,那怎麼可能會來這裡,這樣的一幕還被楊風給看到了。

「楊風,他們還有救嗎?」司馬晴沒有再理會凱撒,而是對著楊風問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