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女人的焦點,則是道牧一生凄慘,明明開頭那麼美好,結局都是那麼凄慘,兩人家人慘死,哭紅了雙眼。本是無無法修行,為了復仇,愣是以什麼法子脫胎換骨。

其中女人還關注道牧與那些仙名蓋過她們的童頔,童婕,肖菁菁,李慧雯,莫甯她們的交集。

男女個共同關注的焦點,則是道牧幾次力挽狂瀾。其中被談論最多的,自然是道牧第一塊豐碑,以古樹為載體,古樹參破蒼巔。饕食國更誇張,豐碑竟自己從地底隆起,化作一座百丈大岳。

自織天仙女蒞臨,帶走一大批有潛力的修仙者。豐雲清,彬棘彬隆,黃巍黃顯峰,莫歸海等人,便開始聲名遠播。

童頔,李慧雯,肖菁菁,莫甯等仙子,她們仙名遠傳之下,早已有一群擁護者。雖遺憾不見她們出手證道,但此次眾目睽睽,展露真容,足矣。

而今,在諸位才貌雙全的仙子們眼前,無一不想把自己最強勢的一面展現出來,也不枉「青傑」二字。

問道對決當中,雖難免見血重傷,但好在不見人死。

傳說,此次青傑雅集促成千對道侶。不論是一見鍾情,不論是家族因素,亦或是門派聯姻,至少登記在冊的千對有餘。

分別之際。

「諸位仙子,可有興緻多待幾日,隨我一同遊覽織天府各大脈承。」童頔玉手交疊在腹,一身仙縷道衣,夕陽下,熠熠生輝,如何真仙臨世。

「頔仙子說得極是,諸仙子難得蒞臨織天府,何不多留幾日?」豐雲清笑容和煦,偶聞肖菁菁已退婚。且如今好友繼戎已死,自是不願肥水流向外人田。

「聽聞,三位仙子在未來兩年,均要飛升織女星。日後,機會可就更少。」豐雲清背景不比肖菁菁差,此時不把握機會,屆時肖菁菁飛升織女星,那可就一點機會都沒有。

莫歸海並不願多留,直道繼家還有很多事處理。遂幾句寒暄過後,並給豐雲清一個好似嘲弄的笑容,便獨自離去。

「二位姐姐怎麼看?」肖菁菁看向身旁莫甯李慧雯,將皮球踢給她們,聽她語氣並不像表面那麼平淡。

李慧雯直道可行,但不能留太久,最多不過再留十日,更道最好將範圍定在織府。莫甯沉吟須臾后,直言就定在織府即可,大青山四日,大黃山三日,犁山三日。

童頔聞言卻道,花山主甚是喜歡她們,覺得她們該留在大青山六日,大黃山和犁山各兩日。

豐雲清聽到天府別排除在外心中甚是不喜,面上笑容不消,愈加燦爛。

這時,莫甯突然道,莫白他們這些後生都嚮往天府,何不跟豐雲清他們去天府看看,就她莫甯和李慧雯肖菁菁三女去織府便是。

畢竟奕劍門以劍修主體,牧道不過錦上添花罷。

莫白等後生聞言大喜,連連稱好。又在織府一眾讚許之下,豐雲清只得將本來要說的話,從嗓子眼愣生生吞下肚。

道牧可不想摻和其中,出言告辭,要同黃巍他們一起離去。他至今都沒找到自己的道,怎能同他人一般閒情逸緻。

童頔則搬出花山主留住道牧,更直言跟龍嫻靜去留有關。又是搬出花山主,又是搬出龍嫻靜,道牧雖不情願,也只得留下來。

童頔也極力挽留黃巍他們五人,單黃巍兄弟二人自是極力推脫,連連稱道,改日空閑必定登山拜訪。

石麒麟更是不必說,整個牧星山脈盡在腳底,他是最沒興緻。而牛郎候大壯剛獲得滿意的靈獸,急於調教,也沒這閒情逸緻。

「彬隆,你兄弟二人無需陪伴我等。」童頔見彬棘彬隆還未走,總覺兄弟二人很突兀,「你二人何不回大黃山,早做準備?」童頔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頔仙子說得是。」彬隆心以為童頔心疼自己操勞十日,雖比豐雲清不舍,臉上依然保持微笑。「畢竟龍嫻靜為我轉贈,還望奼紫苑可妥善安排。」

童頔點頭微笑,直言彬隆放寬心,奼紫苑自有分寸。

「龍嫻靜為我從世俗偶遇,見此女牧醫天賦了得,這才破例帶她回大黃山,還望頔仙子幫襯一下。」彬棘深深看道牧一眼,道牧隱約感覺其溢出一股難言的氣息,似生氣,又似森悶,

「若道師弟對龍嫻靜這類凡俗女子已經膩味,且奼紫苑又不願收留,大可讓龍嫻靜回歸大黃山便是。」彬棘敢如此坦白,因他不相信奼紫苑還沒看出龍嫻靜的牧醫天賦。

本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彬棘欲藉此機會,觀賞一番神秘的奼紫苑,並與莫琪增進交流,可彬隆一句話就將他的幻想戳破。

雖已過大半年,彬棘每每想起自己徒做嫁衣,心便揪揪作痛。將龍嫻靜送給道牧,絕對是彬棘吃過最大的虧。

「二位師兄,請放寬心。」道牧仰首挺胸,無懼彬棘眼神,笑容漸起,「想我大黃山人才濟濟,彬家更是如此,自是不缺一個龍嫻靜。小道如此懇求彬隆師兄,正是看中龍嫻靜的牧醫天賦,她該擁有更大的舞台。」

說著,道牧目光轉向一旁的彬隆,笑臉帶著讚許,「自那次起,道牧方知彬隆師兄,為人心胸跟眼界一般寬廣,且深明大義,富有同理心。彬隆師兄之所以把龍嫻靜轉贈小道,除了為龍嫻靜未來著想,更是因小道而著想……」

道牧再次以龍嫻靜名義和自己名義,對彬隆做一敬重之禮。道牧雖不是發自肺腑,倒也很真誠。

莫甯聞言,嫣然一笑,望著彬隆,眼眶異彩漣漣。且嬌聲附和道牧,將彬隆讚賞一番。

說話時,莫甯將其手碰李慧雯三下。李慧雯立馬會意,亦微笑著,出言稱讚。

肖菁菁見莫甯和李慧雯,一下子統一口徑,再加自己對道牧的了解。無需李慧雯度她示意,便也出言附和。

李慧雯三女亦是如此,童頔莫琪二女自不必說。

道牧言行,看不出半點虛假,這讓彬隆很是受用。又加李慧雯眾仙子的話,整個人飄飄然。

彬隆謙虛還禮,連連直道「慚愧慚愧」,也不忘提彬棘功勞,對道牧好感度達到極點。心中直嘆道,牧不似表面那般淡漠乖僻,人情世故懂得不少,很會做人。

彬棘笑得不比彬隆黯淡,心卻沉入九淵之底,就如西邊那最後一抹陽光被黑暗吞噬那般。

兄弟二人,一人飄然升天,一人沉入九淵。

翌日,清晨。

旭日東升,一團朝霞落下大青山,立馬熱鬧整座大山。

「金烏,又名踆烏。踆,忽走忽停的意思。」李慧雯望著面前盈盈一笑,「踆烏,踆屋,踆烏之屋?道牧,我該如何理解你這門匾?」

「山裡一座屋,屋前兩個字。無需多度理解,浮想聯翩。」道牧大步跨開,推開屋門,一團香影撲入懷中,玉手緊緊摟住道牧。

哞哞哞,阿萌很是不滿本該屬於自己的位置,被龍嫻靜霸佔。

「有人。」道牧一手給龍嫻靜整理亂髮,一手拍拍龍嫻靜後背。

「嗯。」龍嫻靜以為道牧口中的「人」是阿萌,遂沒有理會。自失身於道牧,安全感不再是自身修為與牧醫不斷精進可以獲得。

安全感全都到道牧身上,唯有看見道牧,只有道牧在身邊。才會覺得整個世界充滿陽光,依偎在一座大岳,天塌都不怕。

「來客人了,去準備一下吧。」道牧附在龍嫻靜耳邊,吐息如羽。

龍嫻靜這才感應出道牧身後還有幾股氣息,鬆開緊箍的雙手,人化做一縷香風而去。

「牧徒巔峰,炙舞前輩是下了血本。」道牧轉身,從他臉上看不到任何尷尬成分。要讓一個完全沒有靈根的普通人得以修行,可不僅僅是靈丹妙藥堆積這麼簡單。

「龍師妹的牧醫天賦,絕無僅有。」童頔神情語氣,不無讚許。

得到童頔這話,道牧心思大定,做一請姿,領諸女進入廳堂。諸女跨入門前,手皆拂過門匾,淡淡的哀傷與濃郁的迷茫,透過石匾,沁入心魂。

剛坐下不久,龍嫻靜匆步而來。一抹淡妝,一襲奼紫苑樸素道袍,皆無法掩蓋其溫婉逸靈的氣質。假以時日,自是不弱於在座諸位仙子。

「總覺道牧喜歡成熟的女人。」莫甯傳聲。

李慧雯肖菁菁聞之,心不由得一顫。李慧雯看著龍嫻靜模樣,立馬想起自己姐姐,餘光不由掃向道牧。

若瘋魔便成活 此刻,童頔開門見山,向龍嫻靜道明來意。

因花山主不知所蹤,童頔自知自己沒能力震懾織府諸老,遂希望龍嫻靜讓其師尊炙舞,暫代山主之位。

童頔此話一出,全場不無驚訝。大家都認為童頔小題大做,可童頔的神情,看似不假。

這本該是織府內部事務,可大可小。卻當著李慧雯她們的面說,事情就變得意味深長。 「沒有。」

林沁兒抿了抿唇角,也很無奈,「醫生說會長出來,只是時間比較慢。一到了兩個月時間,才會長出來。」

心知自己問了不該問的話,陸萌立即亡羊補牢,主動把她的帽子給她戴上。

「還好還好,也就兩個月時間而已。很快就過去啦。」

陸胤下樓的時候,就看到林沁兒還把帽子戴在腦袋上。

眉頭不由得一蹙,鴨舌帽戴久了,頭部皮膚容易悶,新的傷疤需要透氣,她這樣就更不利於頭髮生長了。

「哥,景行睡著啦?」陸萌看到他下來,懶洋洋的問了一句。

黑眼圈十分醒目,一看就是睡眠不足造成的。

陸胤點頭,「睡著了。」

木水的校園青春 林沁兒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為什麼他的目光會那麼奇怪?

她抿了抿唇角,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沒招惹他吧?

為什麼一副要訓斥的模樣,盯著她看?

盯得她頭皮都發麻了……

像是做錯事,就要被懲罰一樣。

可她明明就沒做錯什麼事啊!

「你,你怎麼了?」林沁兒其實很想問一句,你是不是眼睛出問題了,不然為什麼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盯著自己看。

轉念一想,這裡不是自己家,這麼當著別人的面,不給他面子,他一定會生氣的。

你眼睛有問題變成了十分委婉的你怎麼了,林沁兒覺得,自己真是太難了。

不是她自吹,誰家妻子有她這麼體貼、懂事、在外給足他面子?

陸胤神色不悅,微微搖頭,食指虛空點了一下,林沁兒便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帽子怎麼了?」

怎麼了?

她還真是問得一臉茫然。

醫生的話,她都記到狗肚子里了!

一瞬間,林沁兒敏銳的察覺到,他開始生氣了。

剛要尋求庇護,身子正要往一旁的陸萌身上依偎過去,陸萌一溜煙的站起身,「那什麼……我上樓看看我兒砸!」

丟下話,陸萌飛也似的溜了。

好可怕。

她還小,不要折磨她,她不想參合進他們之間的吵架中。

她要去找香香軟軟的寶貝兒砸去!

陸萌一走,陸胤便到林沁兒身前站定,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

鴨舌帽帽檐,遮住了視線,林沁兒不得不把腦袋往後仰,只有這樣,才能看到他,跟他對視。

「又怎麼了嘛?」她聲音小小的,細聽之下,還能聽出幾分委屈的意味。

他還沒發火,她倒好,先委屈上了。

因為傷口,因為踢掉的那塊頭髮,直到現在還在自卑,醫生一再叮囑,要讓傷口透氣,只有這樣,生髮時間才不會太長。

出門外在,也就罷了。

她要面子,他也不會阻止,現在在這,沒有外人,她還是把帽子戴得嚴嚴實實的。

怎能不讓他生氣?

林沁兒咬著唇瓣,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袖子,心情很複雜,既委屈,又有些不安,「不是你說的嗎,在家裡不能戴帽子,出門是可以戴的。 廢材嫡女狠傾城 我沒有不聽。」

「萌萌不是外人。」言下之意,她不必戴帽子。 沒多時,莫琪自外而來,嬌顏凝成一方潭水。且拿來一張紙條,徹底證實花山主不知所蹤。上面寫道「吾會故友,不知歸期。若有難事,去尋炙舞。」

童頔問莫琪,紙條從何尋得。莫琪直言道,莫小涵從師尊蒲團下尋得,且問童頔是不是早就知道。

童頔卻說,之前不過她的猜測。前往大織天前,就曾表示邀請李慧雯她們來奼紫苑。 最佳女婿 當時,花山主只是「嗯」應一聲,並沒有說其他。而後喃喃低語,自己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

那時,童頔以為花山主會等到,她領李慧雯等人回大青山,見過李慧雯她們,才會擇日離開。

童頔方才回到奼紫苑,便被告知師尊失蹤。

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必須有一個長者坐鎮大青山。龍嫻靜的師尊炙舞,成為最佳選擇。

道牧莫名生出緊迫感,轉瞬細想,覺得童頔故意如此,欲從各方面給自己壓力。

大半年的接觸,道牧可不天真的以為,炙舞只是簡單的擺在花山主的牧園。以炙舞跟花山主的關係,這些事情根本不用放到檯面上說。

龍嫻靜應承后,諸女絮語一陣。童頔見時候差不多,欲帶李慧雯她們先去客院一瞧。李慧雯肖菁菁自是沒有意見,莫甯卻盈盈一笑,「何必麻煩,我看踆屋不小,容得下我們三人。」

「踆屋太小,藏不住三位仙子的仙氣。若傳出去,有損諸位仙子的顏面。」道牧不假思索,立馬拒絕。

道牧不知莫甯到底打什麼主意,細想也不外乎那幾點。

莫甯比楊媚還妖,道牧看莫甯的雙眼,根本看不出莫甯真正想法。道牧有時在想,興許是莫甯不同常人,她從不隱藏自己的真實慾望,反倒是道牧自己想得太多。

可是,真的如此嗎?

莫甯蹙眉低吟,「道公子這麼一說,著實在理。」須臾,笑看一旁李慧雯肖菁菁,「你二人隨頔仙子去吧,妾身一人留住踆屋。」

「你要作甚?」肖菁菁些許不喜,美眉一皺,不喜溢出於表。

「妾身名聲本就臭名在外,不在乎更多。」莫甯笑吟吟,似沒看出肖菁菁不喜之色,「世人皆喚我蛇蠍仙子,毒本是醫,互不背離。妾身留住踆屋,自是為與嫻靜妹妹論道。」

龍嫻靜聽到莫甯這般說辭,面生疑惑。一旁道牧給龍嫻靜簡單介紹莫甯生平,莫甯時不時自嘲附和。

龍嫻靜聽得兩眼放光,與大多自持清高的牧醫不同,藥理和毒理均專研頗深。未等道牧決定,她便答應下來。

肖菁菁對莫甯的行為,莫名不喜,可她沒有理由和資格阻止莫甯。李慧雯目波蕩漾漣漪,話到嗓子,紅唇微啟,最終還是沒說出口。

客院離踆屋不遠,幾里不到。一行人看過客院之後,龍嫻靜領眾人一起拜訪炙舞。

奼紫苑亦還有一半的弟子在大織天,回來的多是奼紫苑骨幹,以致牧園比任何時候都要安靜。

炙舞沒有給一個明確的回答,眾人正要離開之際,炙舞讓道牧留下。

「進來聊聊。」龍嫻靜她們漸去,炙舞臉上笑容漸消,語氣平平淡淡。

「進來?」道牧愣一下神,不明其意。

怕不是讓他跳進火盆?

道牧這才反應過來,火盆已飛出一根頭髮般的根須。瞬息將道牧腰間纏繞幾圈,猛地一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