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奧,對了,這位兄臺很是面善,我們是不是見過啊。”

就在魏無忌盤算拒絕的藉口時,顧雲軒突然掉頭看向身後,說出了讓他心驚膽戰的話。

一旁的圓空也是陡然一驚,完全沒想到對方會把目光投向自己。

“小……小人也覺得公子面善。”

圓空下意識想要雙手合十,但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份,讓他壓制了本能的動作。

撇了一眼對方微動的雙手,顧雲軒露出一絲微笑,意味深長地說道:“你這句話可不像什麼小人。”

“好了,該進去了。”

溫菡薇不耐煩地打斷了幾人,拎着顧雲軒的衣領,拖着他大踏步地向宮殿走去。

“這位顧施主,非同凡俗。”

看着遠去的顧雲軒兩人,圓空低聲說道。

“嘖,只是最後的瘋狂罷了。”魏無忌不屑地說道。

觀龍宴開啓之後,顧雲軒對對皇室的作用已經消失了,顧雲起的報復可不是一個溫菡薇能阻止的。

升元密器的作用雖然強大,但是缺點也十分明顯,在自己提前透露給顧雲起之後,以英國公府的能力,破解不過是反手之間。

沒有增幅之力,以顧雲軒此時的戰力,想從顧雲起手中活命,可不簡單。

所以魏無忌沒有再上門拜訪的動作了,死人,不值得他浪費時間。

總裁,小心愛情 “可惜了他的天賦了,不過到底是浪費了許多年,第三序列的戰力可沒辦法從極道傳承的世子級人物手中活命。”魏無忌冷漠地說道。

“第三序列嗎!”

圓空小聲說道,心中卻是忽然回憶起偶遇是兩人如同舞蹈一般的短暫攻防,那種凌厲迅捷的動作,可不像替補級存在能做到的。

不過他沒有多說什麼,宗派聯盟與世家之間的合作本就是同牀異夢,這種事他可沒有什麼提醒的義務。

“你剛纔,幹嘛去纏着魏無忌,你們的關係有那麼好嗎?”

離開對方視線之後,溫菡薇鬆手放開了顧雲軒,說到。

“魏無忌當初可是嘲諷我的主力,當然沒那麼好的關係。”

顧雲軒整理了一番衣着,露出了一絲嘲諷,接着說道,“去他那裏,只是想試探一下那位宗門弟子的實力而已。”

“看的怎麼樣?”溫菡薇饒有興趣地說道。

“氣機圓融,極道傳承的痕跡幾乎被完全遮掩,怪物級一下最強的幾個吧。”顧雲軒說道。

憑藉鬥戰聖體恐怖的感知能力,雖然圓空的斂息功法不凡,但是依然被顧雲軒探知了蛛絲馬跡。

情理之中而又預料之外的強大,在宗門勢力被官方強力打壓的情況下,能培育出世子級存在真的可以說是嘔心瀝血了。

派出了這個等級的天驕,宗派聯盟可以說是狠狠地出了血的。

“這麼說單論境界的話,對方可能是周畫眉那個層次的存在,半步跨入怪物級了。”

溫菡薇皺眉,有些憂心地說道,陡然出現了一個如此強大的存在,就算是知道對方是來不是針對自己,也還是有些不放心。

“應該就是半步怪物了,不過對方的功法特徵太明顯,應該不會有什麼出手的機會。”

顧雲軒若有所思,總覺得自己遺漏了什麼。直到快臨近宮殿的時候,才猛然想起來。

沒有達到怪物級層次的完美掌控,哪怕是高過一個層次的強者也不可能瞞過聖體所帶的強大感知。

但是當初天然居相見的時候,自己可是沒有感知到周畫眉的任何不同。

不過當時的心情大起大落,讓顧雲軒下意識地遺忘了這個事情。

現在看來,周畫眉恐怕已經是達到了第一序列了,不會是當年打得羣雄束手的天驕。

冥冥之中,顧雲軒感覺到了些東西,這次的觀龍宴自己可能不是什麼配角了。 大殿之中,如同拍賣場一樣整齊地排列這層包廂,最高層就是皇室與四王的位置,下一層就是皇親國戚與勳貴們,以及一些強大的世家,再往下就是一些弱小的世家們的位置。

顧雲軒原本以爲自己是第一個到的,但是他忘記了這裏可是皇宮,皇族的大本營。

所以當他來到大殿之中的時候,份數皇族的位置已經是人滿了,一看之下幾乎佔據了宮殿之中半數的包廂。

這就是皇族身爲大陸之主的優勢,一族培育的之力幾乎能與所有世家分庭抗禮,縱然世家們並沒有全部出現,這個比例也是恐怖至極了。

至少看到了這個場景,顧雲軒也是有幾分震撼的,而原本就心懷鬼胎的魏無忌更是不堪。

如果不是多年以來歷練出的心境,他可能會露出不堪的樣子了。

顧雲軒掃視一眼,很輕易地就發現了屬於武安王府的位置,最高層皇家包廂的旁邊,身爲四王之一,又是傳世七族之一,李家在皇朝的影響力只是弱於皇室一脈。

或許是此次觀龍宴對皇族而言太過重要,所以也是整個宮殿中都瀰漫着一股壓抑的氣息,讓每一個進來的人都感覺到心驚肉跳。

直到在侍從的引導下,顧雲軒兩人來到了屬於李家的包廂坐定一會兒之後,才感覺到自身從那種氣息中脫身了出來。

“呼。”

長出了一口氣,顧雲軒說道:“皇族怎麼是這種氣氛,這是要破釜沉舟不成?”

斬龍截運之術雖然重要,能讓皇族斬出的支脈輕裝上陣,並不是非此不可。

世事無絕對,即使有着皇朝坍塌的氣運所牽連,也會留有一線生機,畢竟世間只是不單單只是氣運所爲。

但是皇族此次的氣運,彷彿是背水一戰不留後路一樣,有着慘烈決絕的意味,讓顧雲軒不由得意外。

“或許是有其他的想法吧,想借助斬龍截運大術完成一些動作,歷朝歷代這樣的事其實屢見不鮮。”溫菡薇說道。

“其他動作 這麼貪的嗎。”顧雲軒說道。

至於溫菡薇所說的其他動作,不好意思史書上一個都沒有記載,這恐怕也是世家壟斷的知識之一。

不過斬龍截運本來就是一個失敗率極高的動作,想要在這其中還動點什麼手腳,恐怕反而會得不償失。

反過來想,寧願冒着斬龍截運之術失敗的風險也要動手,皇族必定是所謀甚大了。

“怪不得那些世家小動作不斷,我一開始還以爲是他們不想再出現一個頂級世家了,現在看來事情怕是沒那麼簡單了。”

顧雲軒嘆了一口氣,接着又好奇的問道,“說起來,曾經的那些皇朝,做過什麼事?”

溫菡薇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有很多,有想復活先輩強人再續輝煌的,有想重創世家宗門魚死網破的,還有逆天改運想要求得長生的,除了這些還有很多。”

“真是天馬行空,怪不得冒這麼大的風險也要動手,確實是太誘惑了。”顧雲軒不由得說道。

看看這些末代王朝的想法,長生就不說了,幾乎是歷代帝王的標配,就鮮有不希望長生的人。

復活現代強者的,在這個偉力歸於一人的超凡世界,一位絕世強者足以鎮壓一切,是最簡單直接地中興手段。

就比如說現在,大周如果沒有了周帝這位當世唯一的神劫天君,那就絕不可能將國祚拖延到現在。

甚至如果不是周帝身受重創,命不久矣了,都沒人敢動改朝換代的念頭,這就是絕世強者的威懾力,無人敢正面應其鋒芒。

至於想打殘世家的,其實顧雲軒也是理解,所謂王朝末世只是大半是走入了下坡路,但其中絕對不會少了世家推波助瀾的身影。

這種情況下,皇帝有臨死之前幹一波大的這種想法,顧雲軒一點都不意外,誰讓這羣世家本來就招人恨呢。

“不過,怕是沒幾家成功的吧。”顧雲軒說道。

溫菡薇笑了笑,回答道:“是一家都沒成功過。”

顧雲軒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他已經猜到了是這樣了,都逼得動用斬龍截運之術了,這幾乎就是斷尾求生就逃了條尾巴的極端情況了。

內憂外困,在加上天意與人劫,能成功就見鬼了。

而且如果一個王朝能在這情況下,打碎種種封鎖成就傳奇,那他怎麼可能會被逼入絕境。

換句話說,也只有王朝全盛時期才能做成如此壯舉,但全盛時皇室內部就會掐死這些念頭的。

話雖如此,顧雲軒還是有些遺憾的,作爲一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醬油黨,他還是很期待有人能做成功的,這樣的話這個世界就會精彩很多了。

不過可惜的是,末代王朝想要出現這種能逆轉天意等級的天驕,實在是強人所難了。

“又是一個飛蛾撲火的王朝,不過倒也正常,能成爲皇族的,那個會不認爲自己就是最特殊的那一個呢。”

“跟何況是,本就特殊至極的大周呢。”顧雲軒喃喃自語到。

不僅是末代皇朝居然出現了一個神劫天君這情況,大周開國也是特殊至極,周太祖完全就是憑空出世一樣,短短時間內就席捲了天下。

這也是大周勳貴中只有三家傳世七族的原因之一,除了儒門謝家、地修令家以外,就只有李家因爲變故背水一博提前入局,其他幾家都來不及插手了。

歷數各朝各代,這樣一個世家佔不到王朝一半實力的,獨有大週一個,可謂是開創歷史一樣的存在。

也正因爲周太祖這樣開掛一般的行爲,讓顧雲軒一直覺得對方可能是前輩,最起碼也是位面之子一樣的存在。

“細數一下大周的實力,有當世唯一的神劫天君坐鎮,說不定真有可能成功呢。”

顧雲軒隨意地說道,聲音中甚至帶着一絲不易察覺的亢奮。

“皇室也是這麼覺得的。”

突然一股清麗的女聲,彷彿實在耳邊喃喃細語一般響起。

“砰”地一聲,顧雲軒嚇得從凳子上跳了起來。 就在溫菡薇的面前,當顧雲軒語氣平淡地說出“皇族密謀有可能成功”一句之後,毫無徵兆地,顧雲軒陡然一本三尺高,然後重重地摔了下來。

“你沒事吧?”

事發突然令人摸不着頭腦,溫菡薇還是趕忙上前,扶起了對方。

“我沒什麼事。”顧雲軒的靈識不斷搜索着包廂內的一切,同時疑惑地說道,“你剛纔,有沒有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沒有啊,這裏沒有第三個人了。而且皇族包廂的陣紋可是玉京城護城陣法,沒人能毫無動靜地潛入。”溫菡薇說道。

顧雲軒嘴角抽了抽,尷尬地說道:“這麼說,是我幻聽了?”

“大概是吧。”溫菡薇說道。

顧雲軒沉默了一下,無奈地點了點頭。

他明白溫菡薇話裏的含義,能在皇宮大內之中,突破陣紋阻隔傳聲給自己,等閒純陽仙尊都無法做到,對方的境界可想而知。

而不論對方抱有什麼樣的想法,貌似當做無事發生是顧雲軒唯一的選擇了。

否則鬧騰起來的話,對顧雲軒可不一定有什麼好結果。

不過理解歸理解,突然被這樣一位強者耳語了一句,縱然對方可能只是一時興起,顧雲軒也沒辦法真的當做無事發生。

接下來的時間裏,顧雲軒不時地私下張望一下,整個人都有些坐立難安了。

一處密閉空間之中,幾個人影端坐,面前是就是顧雲軒所在宮殿的投影,細微處都纖毫畢現。

“李家的,你的舉動太孟浪了,剛纔差點讓我們被皇族追蹤到了。”粗獷聲音響起。

隨即是一個清麗女聲,回答道:“哼,周帝不出手的情況下,就皇族那幾個廢物,有什麼本事能追上我。”

“道友的本事的確高超,不過方纔所作所爲卻是毫無意義,反而讓小輩心緒不寧,當心影響最終的計劃。”一個溫和的聲音傳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