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奧古斯丁只是笑吟吟的望著他,沒有絲毫阻止的意思,其他船員看他這個毫不在意樣子,也都忍耐不住加入搶奪的行列,一時間,船艙內打罵聲、糾纏聲、金幣的碰撞聲都交雜在一起。所有的船員全都忘記了危險,開始瘋狂的搶奪金幣,這些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狂喜與幸福之情。

只有雷諾有些恐懼的望向奧古斯丁,這個人對於人性的貪婪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望著這些爭搶金幣的船員,奧古斯丁對雷諾傳音道:「雷諾隊長,你看著這些船員,以免發生什麼意外,我去通知一下公主殿下。」

雷諾沖著他點了點頭,這些船員雖然都「收」下了奧古斯丁的金幣,但難免他們不會改變注意,要是一旦他們下了同歸於盡的決心,把黑礁號炸了,那麼在茫茫大海之上,對於他們四人還是比較麻煩的。

「情況怎麼樣了。」看到奧古斯丁輕輕鬆鬆的回來,凱瑟琳就急不可耐的問道。

奧古斯丁看了一眼她,對伊莎貝拉說道:「放心吧,鐵鉤的麻煩已經解決了,至於其他人,只要用上一點小小的手段和金幣,他們就會死心塌地的聽從你。」

聽奧古斯丁這麼說,伊莎貝拉沖他感激的笑了笑,她是知道奧古斯丁的性格的,像是這種勾心鬥角、殺人奪船的事情,他本是最厭惡的,但是為了自己他還是違心的去做了。

「謝謝你,奧古斯丁」

「小事一樁,何況這些人也不是什麼好人。」奧古斯丁出言安慰到,既是說給伊莎貝拉聽的也是說給自己聽的。在自己的認知中,伊莎貝拉一直都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自己為了她殺人的這件事,她可能更是無法接受。

「你們倆人好好休息,雖然黑礁號已經被我們完全控制,但接下來的航行卻變得越來越兇險,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交代完后,奧古斯丁就離開了伊莎貝拉的船艙,又回到了船長室。

船長室內所有船員都是鼻青臉腫的,但臉上卻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雙手都死死地保護著裝滿金幣的口袋。奧古斯丁對著眾人說道:「只要你們幫我找到遺迹,還有更多的金幣在等著你們。」

聽了他的話,船員們都眼神熾熱的望著他,彷彿金幣就是唾手可得那麼容易,幾個貪財的船員說道:「大人放心,這種小事就包在我們身上,一定幫你找到遺迹。」而鐵鉤船長的事情,所有人都隻字未提,彷彿這個人從未存在一般。

翌日,奧古斯丁領著眾船員來到甲板之上,看著奄奄一息的鐵鉤所有人都唏噓不以,前幾日還高高在上的船長,現在如同喪家之犬一般被綁在桅杆上,人生的大起大落還真是讓人祝摸不透。

奧古斯丁從癱倒的鐵鉤身上抽出他隨身攜帶的鞭子,扔到眾船員的身旁,指著鐵鉤對他們低聲吩咐道:「給我打。」

「什麼?」聽見奧古斯丁的話,所有人都是一愣,面面相覷不知該怎麼做,只有雷諾恐懼的看著奧古斯丁,他這是要斷了這些船員的後路啊!一旦他們動手打了鐵鉤,就再也不可能效忠鐵鉤了,只能任由奧古斯丁擺布。

見遲遲沒有人動手,奧古斯丁有些不善的說道:「怎麼,你們還打算效忠於鐵鉤,和我作對。」

感受到他的憤怒,所有船員都腳下一顫,奧古斯丁的話就如一塊沉甸甸的石頭壓在他們的胸口,讓他們喘不過氣來。奧古斯丁坐在甲板的椅子上,伸出手從空間戒指中不斷流出金燦燦的金幣,在金幣的碰撞聲與陽光的照耀下,更是顯得格外誘人,他說道:「敢動手打的人,這些金幣就是你們的,至於沒有動手的人,就自己跳下海餵魚吧!」

船員們在一陣躁動過後,反倒是出奇的安靜下來,他們都在等其他人的反應,可遲遲都沒有人動手。奧古斯丁也不著急,只是靜靜的等著這些船員堅持不住。終於一個船員再也無法忍受這種煎熬,拿起鞭子衝到鐵鉤的身前,狠狠的沖著他抽了幾下之後,就衝到奧古斯丁身旁開始往口袋裡裝金幣。這名船員正是前幾日被鐵鉤無緣無故鞭打的那名船員,有了第一個動手的人,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船員們都一個接一個的撿起鞭子開始抽打鐵鉤。

「你們這些忘恩負義的卑鄙小人,你們一定不得好死……」被鞭打的鐵鉤虛弱的咒罵著船員們,可是他罵的越凶,船員們反而打得越狠。這些年來積累的怨恨,好像都要由這幾鞭子發泄出來。

最後只剩下幾個跟了鐵鉤十幾年的老船員沒有動手,奧古斯丁也不說什麼,就是靜靜的等著幾人。幾個人無奈的嘆息一聲,也都撿起鞭子抽打了幾下,奧古斯丁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只要他們動手打就可以,因為這些船員都知道以鐵鉤睚眥必報的性格,一旦身體恢復過來,絕對不會放過眾人,現在這些船員比誰都希望鐵鉤可以馬上死掉。

「很好,別讓鐵鉤死了,明天繼續。」奧古斯丁笑吟吟的對眾人說道,他的笑容在船員們看來彷彿就是魔鬼的微笑,對於他的恐懼逐漸根植於這些船員的內心。

「呸,這個卑鄙小人!」在遠處的凱瑟琳對坐在椅子上的奧古斯丁罵到,在她看來作為一名騎士你可以戰勝殺死其他騎士,但你不應該侮辱一名騎士的尊嚴,奧古斯丁的行為讓她很是鄙視。

「奧古斯丁也是不得已才這麼做的。」伊莎貝拉心情有些低落的說道,要保證接下來航行的安全,就必須讓這些剩下的船員死心塌地的效忠自己。而背叛鐵鉤則是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日,船員們又無一例外的抽打了鐵鉤一遍,這次明顯簡單多了,所有人的心裡負擔都小了很多。

第三日,已經不用奧古斯丁吩咐,就有人主動動起手來,沖著鐵鉤邊打邊罵。

「讓你以前沒事就打老子,還打不打了,哈哈!」

「呸,你個瘋子,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把坑老子的金幣都給我吐出來,呸!」

……

持續不斷的叫罵聲在甲板上此起彼伏,這些船員也都越來越放肆,完全不在乎鐵鉤怨恨的眼神。

「看什麼看,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船長嘛。」一個船員對鐵鉤罵道。

「呸,你個無恥小人。」鐵鉤沖著這個船員吐了口血漬。

「你還敢囂張,讓你吐老子,老子打死你。」這個船員衝到鐵鉤身旁,不停的踢踹著鐵鉤,看著他這副衝動的樣子,奧古斯丁滿意的點點頭。

最終這個船員被其他人拉到了一旁,「別打了,再打就把他打死了。」幾個船員對他說道。

「對,豈能讓他就這麼輕易的死了,接下來的航行還長著呢。」這個船員怨恨的說道。

「泥鰍,過來。」奧古斯丁沖著藏在眾人當中的泥鰍說道。

泥鰍腳下一顫,連滾帶爬的跪倒在奧古斯丁的身前,帶著哭腔說道:「大人饒了我吧,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沒做過。」

看他這副恐懼的樣子,奧古斯丁倒是一樂,這個泥鰍還真是有意識。

「嗯,知道了,起來吧。」

泥鰍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奧古斯丁一抬手扔給他一大袋金幣,然後對著眾船員說道:「只要你們肯好好聽我的話,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們。」

泥鰍拿著沉甸甸的金幣,激動得語無倫次的對奧古斯丁感謝道:「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船上的其他船員都有些羨慕的看著泥鰍,暗自決定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和他喝上兩杯,討好一下這個走了狗屎運的臭泥鰍。

就在所有船員都興奮的討論著金幣時,在甲板的一角,一個瘦小的身影傷心的看著鐵鉤船長,正是那個小泥鰍。這幾天他已經知道船上發生的事情了,老船員們刻意叮囑他不要招惹那個奧古斯丁,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那個看起來弱小的騎士是如何打敗船長的。 奧古斯丁將從伊莎貝拉那裡得來的航海圖拷貝了一份,交給了黑礁號上的船員,看著如此精細複雜的航海圖,所有的船員都有些吃驚,海圖上標註的許多區域都是船隻的禁航區,在船員之間流傳著各種各樣的恐怖傳說。

「怎麼?你們對這幅航海圖有什麼問題嘛?」

「大人,按照這幅海圖上的航線,我們要經過很多危險的區域。」一位已經在船上生活十幾年的水手說道。

奧古斯丁點點頭,對眾人說道:「你們不會以為寶藏會那麼輕易的就被人找到吧,這些未曾被人發現的遺迹,自然存在風險,但風險越大收穫也就越大。」

聽了他的話,所有船員也都贊同的點了點頭,其實不用奧古斯丁說,他們也都知道尋找寶藏要面臨怎樣的危險,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尤其是像他們這種接黑活兒的私船,更是要面臨更多的危險。所以船員們想了想也就都不是很在意了,如果真能像奧古斯丁所說的那樣找到寶藏,自己下半輩子也就衣食無憂,不用再跑船了。

鐵鉤依舊被綁在甲板的桅杆上,要不是小泥鰍每天偷偷的給他喂水餵食,他可能早就死了,奧古斯丁其實完全不在意他的死活。而其他船員更是希望鐵鉤能多活一段日子,現在對於鐵鉤的羞辱,已經成了船員們每天必做的事情,畢竟在海上航行是一件非常枯燥乏味的事情。

「哈哈,你倒是求求老子啊,你求老子,老子就給你口水喝。」一個船員站在鐵鉤的身旁,沖著他調笑道。

連日來被太陽暴晒的鐵鉤,身體內好像已經沒有多少水分,皮膚也都開始發炎蛻皮,嘴唇已經乾裂的不成樣子,在加上四肢所受的傷,彷彿隨時就要死掉一樣,看到船員拿著水出現在自己的身旁,鐵鉤有氣無力的哀求道:「求求你給我口水喝。」沙啞的嗓音,就如亡靈的哀鳴般讓人難以忍受。

「喲,沒想到鐵鉤船長也有求到我這個小小船員的時候。」這名船員對著鐵鉤嘲諷道,然後舉起水瓶沖著他的臉澆去,感受到水流的鐵鉤,艱難的伸出舌頭,貪婪的吸取水分。看著如喪家之犬一般的鐵鉤,甲板上的船員都爆發齣劇烈的嘲笑聲。

只有小泥鰍憤怒的跑到這個船員身前,一下子從他的手中搶過水瓶,然後小心翼翼的給鐵鉤喂水。被搶走水瓶的船員,怏怏的收回了舉在半空之中的手臂,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對小泥鰍抱怨道:「你個臭小子,還管這個老混蛋做什麼。」

「哼!不用你管。」小泥鰍憤怒的沖著這個船員冷哼到,船員也懶得和他一般見識,悶悶不樂的走到甲板旁,鬱悶的朝著海水重重的吐了一口。甲板一旁的奧古斯丁只是冷冷的注視著一切,無論是鐵鉤還是這些船員,他都完全不在乎,一旦找到所羅門王的寶藏,這些人只有一個下場——死亡。

「小泥鰍,救救我,救救我吧!」看到是小泥鰍,鐵鉤又開始求他救救自己。

「船長,我幫不了你,我真的幫不了你。」小泥鰍面帶哭腔的對著他說道,如果自己能夠戰勝那個奧古斯丁,一定會救船長的,可是自己連一個普通水手都戰勝不了,拿什麼來救他。

「小泥鰍,只要能夠把我身上的枷鎖解開,我就有辦法逃走。」鐵鉤低聲的對他說道,看似虛弱不堪的鐵鉤,其實一直都在用鬥氣滋養著自己的身體,被打斷的四肢已經基本能夠行動。只要把身上的禁魔枷鎖取掉,自己就能夠用救生船逃走,然後炸掉黑礁號,讓他們這些人葬身大海。

聽了鐵鉤的話,小泥鰍明顯有些心動,看他的這副樣子,鐵鉤繼續說道:「泥鰍啊,船長我一直對你不薄,拿你當我的親生兒子一般,本想等我老了,將黑礁號傳給你,可是沒想到,被那幾個惡人設計陷害,落到如此下場。你一定要救救船長!」

「好,船長。」聽了鐵鉤的話,小泥鰍重重的點了點頭,解開枷鎖的鑰匙就放在船長室內,只要找到機會,自己就可以將鑰匙偷出來。看小泥鰍答應了自己,鐵鉤心中一喜,臉上都流出了激動的淚水。

不遠處的奧古斯丁嘴角閃過一絲不屑的微笑,鑰匙是他故意留著船長室的,就是看會不會有人偷偷的去救鐵鉤,沒想到最後竟然會是這個小男孩有勇氣救鐵鉤。可惜無論他怎樣的努力,都不會成功的,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小的算計,都顯得那麼荒誕可笑,他們的對話早就隨著微風傳到了奧古斯丁的耳朵里。他已經開始逐漸修鍊起自己的領域了!

接下來的幾天,黑礁依舊安穩行駛在海面上,好像經歷了上次的空間風暴之後,黑礁號的運氣突然好了起來,一連幾天都沒有遇到什麼風暴。

傍晚時分,當最後一批海鳥消失在海天相交的一線時,天空中突然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黑礁號被海霧與雨水包圍,甲板上的所有船員都回到了船艙內,小泥鰍在趁人不注意時,偷偷的溜到了船長室,小心翼翼的從牆上取下開鎖的鑰匙,向著甲板溜去。

被雨水澆醒的鐵鉤,絕望的望著天空,他已經對逃跑不報任何的希望了,只希望那個奧古斯丁能夠快點殺了自己,好讓自己結束這種痛苦的煎熬。就在此時他看到雨幕中一個瘦小的身影向著自己跑來,正是那個有點傻傻的小泥鰍,難道他真的來救自己了,鐵鉤不可置信的想著。

「船長,我拿到鑰匙了,來救你了!」雨幕中小泥鰍對著鐵鉤興奮的說道,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傳說中的那些英雄僕從,在英雄們遭遇困難時,總是能夠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小點聲音,不要讓人聽到。」鐵鉤對著小泥鰍吩咐道。

「是的,船長!」因為興奮,小泥鰍的聲音有些顫抖,他來到鐵鉤的身旁,解開圍在他身上的鎖鏈,然後又拿出鑰匙打開禁錮在鐵鉤手腳上的禁魔枷鎖,取掉枷鎖后的鐵鉤,依著桅杆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小泥鰍趕忙跑到鐵鉤的身旁扶住了他。

「船長,小心。」

「謝謝你,小泥鰍,等我再找到一條船時,一定讓你做我的大副。」鐵鉤對小泥鰍承諾道。

「真的嘛,船長!」

「嗯,現在和我去找救生船,咱倆要趕快逃走。」說著鐵鉤就領著小泥鰍往船艙走去,可剛剛走出兩步,就透過雨幕看到他倆的正對面站著一排的船員。

「鐵鉤船長,你這是要去哪裡啊!」奧古斯丁輕聲問道。

還未等鐵鉤說話,其中一名船員掏出魔導槍沖著鐵鉤的心臟射去,魔導彈的威力並不大,要是放在平時鐵鉤輕易的就能躲開,可是被鎖了七、八天的他,行動已經有些不便,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鐵鉤一把拉來扶著自己的小泥鰍,擋在了自己的身前,子彈「嘭」的一下,從小泥鰍的腦袋穿過,打在鐵鉤的身上。

所有的船員都愣了住,就連奧古斯丁也沒有想到他會拿小泥鰍擋子彈,被濺了一臉血的鐵鉤沒有絲毫遲疑,一躍而起向著海中跳去,就在他剛剛躍起的瞬間,一道天青色的風刃從他的脖子一閃而過,鐵鉤的身體慢慢的從空中墜下,頭顱則高高的拋起,消失在了海霧之中,濺出的鮮血與小泥鰍的腦漿混合在了一起,在甲板之上紅白相間,顯得格外刺眼。 「將甲板收拾一下。」奧古斯丁低聲說道,然後頭也不抬的向船艙內走去,他沒有想到這些船員會突然開槍,更沒有想到鐵鉤會如此心狠手辣的拿小泥鰍來擋子彈,不過這樣也好,免得自己到時候不忍心下手殺他。只是感覺突然有些傷感,可能是雨的緣故吧,據說這雨都是傷心人的眼淚,不然離別之時,為何總是有雨如約而來。

「少年,願你乘風破浪,一路走好。」

甲板上的其他船員都已經有些獃滯,小泥鰍雖然表面上是被他們當做一個小雜役來使喚,可船員們一直都把他當做自己的小兄弟,最先反應過來的就是泥鰍,他衝到開槍的船員身旁,沖著他的臉就是狠狠的一拳,開槍的船員此時腦袋一片渾濁,根本不知道躲閃,被他一下子就打飛了出去,泥鰍沖著他咆哮道:「你個愚蠢東西,瞎開什麼槍。」

「我??????」開槍的胖臉船員已經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顆子彈會打在小泥鰍的頭上。

「我???」

「我???」

胖臉船員張著嘴,卻說不出半句話,只是拍打著甲板嚎啕大哭起來,看他這副樣子,其他船員也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算了泥鰍,不要在難為胖臉了,他也沒有想到會打在那個臭小子的頭上。」幾名船員出言安慰到。

「何況咱們這次航行,恐怕也是凶多吉少,說不準哪天就葬身海底了,到那時哪還顧得上小泥鰍,只希望這個臭小子來生有個好的歸宿。」一位老船員對著所有人說道。

泥鰍何嘗不知道他們現在的情況,奧古斯丁雖說找到寶藏會分給眾人,可誰都知道找寶藏的這條航線絕對是十死無生,即使真的找到寶藏,奧古斯丁會不會放過他們,他也一點把握都沒有。但小泥鰍就這麼死了,他真的接受不了,這個臭小子還沒來得及見識傳說中的海域與遺迹,作為一個水手,沒有征服過這些地方,即使是死也會留下遺憾的。

「可他還沒來得及好好看看大海呢!」泥鰍略帶哭腔的說道,一邊用胳膊擦拭著臉上雨水與淚水。

「好了,泥鰍,不要在傷心了。」

「真正的水手,都是海上生,海上死,這個臭小子也算半個水手了。」

「哎~~~」

甲板上的所有船員都無奈的嘆息一聲,雖然他們如今跑的是黑船,可當年誰沒有一顆揚帆遠洋,征服大海的雄心呢,只是越來越艱辛的生活,磨平了他們身上的稜角。曾經想要乘風破浪、踏遍四海的少年,終於整日沉溺在酒色之中,逐漸消磨了自己的鬥志,只有在午夜夢回之時,才會看到那個曾經站在浪頭砥礪前行的自己。

船員們將沒有頭顱的鐵鉤屍體直接扔到了海中,可以看出他們真的很是仇恨鐵鉤,尤其是鐵鉤居然拿救了他小泥鰍來擋子彈,船員們連一個體面的海葬都不打算給他。至於小泥鰍,船員們將他的屍體收好,打算在一個合適的日子,為這個臭小子舉行一場海葬。

奧古斯丁沉默的回到船艙會議室,伊莎貝拉感覺到他的情緒有些低落,擔憂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嘛,奧古斯丁。」

「什麼都沒有發生。」

奧古斯丁彷彿是感受到了伊莎貝拉眉宇間的擔憂,又一次溫柔的對她笑道:「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

伊莎貝拉抿著嘴擔憂的點了點頭,作為奧古斯丁的好友,既然他不想說,自己自然是不會強求,奧古斯丁有著自己的判斷與準則。

「對了,鐵鉤被我殺了。」他毫不在意的說道。

聽了他的話,雷諾明顯一愣,對於鐵鉤,原本是打算繼續留著他的性命以供驅使的,怎麼突然之間就把他殺了呢?但是他知趣的沒有詢問奧古斯丁,反倒是凱瑟琳有些高興的說道:「早就該將他殺了,真不知道你留著他的做什麼,難道就是為了讓那些船員羞辱他。」

「凱瑟琳閣下說的有道理。」奧古斯丁低說道,「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回船艙休息了。」說完也不理會伊莎貝拉等人,轉身就離開了會議室。

「他這是什麼態度,實在是太過分了。」凱瑟琳罵道。

「好了,凱瑟琳姐姐,奧古斯丁的心情有些不好。」伊莎貝拉擔憂的說道,然後對著雷諾吩咐道:「雷諾隊長,你去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公主殿下。」不多時雷諾就回到了會議室,心情有些低落的對伊莎貝拉兩人說道:「鐵鉤船長是被奧古斯丁閣下殺了的,但船上的那個男孩被船員誤傷而死了。」他把剛剛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伊莎貝拉兩人,聽了他的講述,兩人也都沉默下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個男孩的死,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意外。

雷諾默默的回到船艙,奧古斯丁此時並沒有休息,而是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本書籍,在默默觀看,正是從傑弗利書架上取下的那本《流浪者之歌》。雷諾好奇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書籍,沒想到竟然是一本詩集,奇迹大陸作為一個尚武的位面,很少有人會去舞文弄墨,只有那些流浪詩人才會刻意寫作一些詩歌。

「閣下,小泥鰍的事情…」雷諾剛要開口安慰奧古斯丁幾句。奧古斯丁就揮了揮手,示意他不必再說下去了。

「世事無常,人力畢竟有限,何況凡人皆有一死。」

聽了他的話雷諾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兩人都是看慣生死的人,只是覺得小泥鰍有些可惜,但也就僅僅是可惜罷了。畢竟當初在戰場上可是沒有時間在乎別人的死生的。

經歷了昨夜的微雨,第二日的清晨陽光一早就潵在了海面之上,波光粼粼的海面看起來讓人有些眩暈,微風輕輕拂過海面,激起的浪花緩緩的拍打著黑礁號的船體。所有船員都聚集在了甲板之上,就連奧古斯丁等人也在遠處靜靜的凝望著。

在甲板之上,放著一口人形的棺木,小泥鰍安靜的躺在其中,就如睡著了一般。在他身旁還放著十幾枚的金幣,據說當人的靈魂渡過冥河時,需要向擺渡人支付船費。棺木的正面刻畫的是在一眾人魚簇擁下站在風暴與海浪之巔手持黃金三叉戟的海神形象,而在棺木的背面則刻畫著一位手持長篙站在木筏上的冥河擺渡人。

眾船員也都換了一身新的裝束,甲板上的氣氛莊嚴而肅穆,四名船員抬起棺木向著船邊走去,其他船員都凝重的跟在身後。從船員口中傳出蒼涼的史詩歌謠,聲音低沉而悠遠,就如從古老山間中散發出的薄霧一般,只能隱隱約約讓人感受到他的存在。

??????

乘風破浪,四海激蕩。

趕月追星,不負韶光。

風暴陣陣,浪濤滾滾。

手握羅盤,英勇遠航。

身如礁石,巍峨遠望。

心似利劍,逐風斬浪。

?????

船員們蒼涼的歌聲一直在海面上迴響,幾名年老的船員眼角已經有些濕潤,當歌聲沉寂下來時,船員們一個接一個的走到棺木前,一一的與小泥鰍進行道別。

當道別結束后,四位抬著棺木的船員,用盡全力將棺木扔了出去,在陽光的照耀下,銅製的棺木彷彿披上了一層聖光,慢慢的墜入到了海中,激起一震浪花。而甲板上的船員們爆發出一震高呼。

「小泥鰍,一路走好。」

「臭小子,來世一定要成為一名貴族少爺。」

「別聽他胡說,來世一定要做一個征服四海的海賊王」

「到那個時候,我們去給你做水手」

「對,給你做水手。」

船員們的聲音,一直在大海上飄蕩,穿透層層的雲霧直達遙遠天際,久久的回蕩在時間的長河之中。 自從鐵鉤死後,黑礁號上的船員明顯變的越來越聽話,而奧古斯丁等人幾乎不怎麼管理這些船員,只要按照他給的航線正常航行,奧古斯丁就不會過問船員們的其他事情。

沒有了鐵鉤的束縛,船員們的日子過得越來越悠閑,每天不過是調整好航行按著海圖前行。其他時間船員們就坐在甲板上,喝著酒講述著不著邊際的海上故事,雖然他們很少有人真正親身經歷,但講述起來都是惟妙惟肖,讓人聽了彷彿如在眼前一般。

就連奧古斯丁和雷諾兩人也總是坐在一旁,聽船員們講述海上的故事,兩人以前幾乎沒有出海經歷,一直都是在大陸上參加戰爭,這些老水手的故事很容易就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別聽他胡說,海上沒有你不知道的事情,那我問你,你知道前段時間遇到的那隻巨獸是什麼嘛?」一名船員對正在講故事的另一名老船員嘲諷道。

「這???,我還真沒聽說過關於那隻巨獸的傳說。」這位閱歷豐富的老船員沒有胡說,而是承認了自己對鯤並不了解。

「我聽奧古斯丁閣下說,那是一種其他位面的巨獸,叫做鯤。」雷諾在一旁忍不住說道,聽到他的話,所有船員都圍到了兩人身旁,一副好奇的樣子看著奧古斯丁。

「大人,您知道那隻巨獸是什麼,快給我們講講。」泥鰍期待的問道,其他的船員也如小雞啄米一般不住的點著頭,船員們都對鯤有著濃厚的興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