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奔赴前線戰場的時候,在兩軍陣前張猛力殺四方,斬將奪旗,大出風頭。而後就被當時統軍的羅藝大將軍相中,羅藝大將軍見張猛此人勇猛果敢,年輕有為,便是起了愛才之心。

隨即想起家中那個自小中風,口歪眼斜的獨生愛女玉鳳。便動了招婿的心思。

要說羅藝也是真慘,家中妻妾成群,偏偏沒有人能給他生出個帶把的來。只有大老婆生的這一個醜女,所以他家中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那真是頂在頭上怕曬著,含在口中怕化了。

也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讓羅玉鳳養成了自小囂張跋扈,說一不二的性格。雖然已經到了雙十年華,可惜因為性格嬌蠻任性,相貌醜陋。

又因為羅藝家中無子,必須要男方入贅羅家,當那讓人瞧不起的倒插門女婿。所以女兒到了這般年齡還未出閣,此事已經成了羅老將軍的一塊心頭之病了。

當兩軍陣前乍一看到張猛,這個勇敢的年輕人時,便動了招為上門女婿的想法。隨即叫人詢問張猛是否婚配,張猛連聲言說自己尚未婚配,目前單身人士一枚。

後來被來人告知,羅大將軍欲招他為女婿的意思說了出來。張猛一聽此事,滿臉高興,心頭大喜,當下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這個問題就來了,咱們書中前文已經交代過了,這個張猛同志已經結過婚了,那就是一個已婚人士,而且自己媳婦一家對他有大恩。幫他學文習武,散盡家財遍請名師,終於煉成如今這個元功高強,允文允武的張猛。

況且家中**還身懷六甲,自己眼看就是一個要喜當爹的人了。怎麼可以欺騙別人說沒有婚配啊,到時候被羅藝大將軍知道了,那不是自找禍事嗎?

羅藝可是當朝的大將軍啊,武職中的最高官職。可以說是全國的軍權盡在掌中,而且手下帶過的將領可以說是遍布天下。就是老皇帝也要敬讓三分的。

你一個小小的兵甲居然敢戲耍當朝大將軍,真是嫌棄自己命長,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了。。。

其實咱們倒真是為張猛多慮了,在答應大將軍婚事的那一刻,張猛心中就已經有了應對之法。

到了晚上的時候,張猛就將自己的一群狐朋狗友召集起來,將此事從頭到尾一一分說,請求大家給他幫忙,讓他們回去將妻子一家全部殺死!!!

朋友們,你們想一想啊,讓人做這樣的事情!這張猛還是人嗎???那是對他有天高地厚之恩的一家啊。在他窮困潦倒,什麼都不是的時候接納了他,幫他學成了一身強大的功夫。

現如今妻子已經身懷六甲,就要給他傳宗接代,而他張猛為了榮華富貴,官路前程,居然要滅門毀家,殺妻屠子。如此喪盡天良,令人髮指的事情,真真是豬狗不如啊!

咱們實話實說,當時張猛的兄弟之中,還真不全是狐朋狗友,大凶大惡之人。其中就有那麼幾個人,聽到張猛這番慘無人道的言語請求,當時就跳腳大罵張猛畜生不如,要與其割袍斷義,斷絕兄弟之情,手足之義。

還嚷嚷著要去大將軍哪裡告發張猛,大家請想想,張猛是什麼人?他連自己的家人愛妻,親生骨肉都可以狠下心來殺戮一空。更何況幾個區區的所謂兄弟了。

不出眾人所料,這幾個良心未泯的好兄弟,被張猛親自下手全部殺死!可悲,可嘆啊!

張猛處死了這幾個唱反調的人後,雖然大家心裡還是不太得勁,但是看到張猛對自己人的狠烈手段,最終一個個還是屈服在張猛的淫威之下,點頭答應了此等滅絕人性的齷齪勾當。

後面的事情就是簡單多了,張猛的妻子一家,滿門一百三十九口,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被一群持刀的蒙面凶人全部殺死。據說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來,而後一把大火將宅院付之一炬。

哎,真是叫人不知道怎麼說了,很多年以後,這段歷史真相被人挖掘出來的時候,任何聽到此處的人,也都是不禁黯然神傷,悲苦憤怒的眼淚止不住的滴滴落下。。。

做完這樣慘無人性的事情后,張猛是終於心安理得的,坐上了羅藝大將軍的倒插門乘龍快婿。雖然事後看到自己的妻子,那醜陋不堪的相貌,和囂張跋扈的脾氣。但是張猛也只是微微有些惱火,沒有表現出什麼太大的抵觸情緒。

而後張猛就是憑藉著羅藝大將軍的關係與提拔,從此一路青雲直上,陞官如同坐火箭一般。

從十夫長,百夫長,校尉,參將,中郎將,衛將軍,前將軍,車騎將軍,驃騎將軍,一直到最後幹掉了自己的岳父羅藝,成為了新的大將軍。。。

這個還真是。。不愧一個猛字。

。。 “我勒個去,你也太拼命了吧,還沒打就把眼睛獻祭了?”藍海瞠目結舌。

“無知的人類蛀蟲,竟敢挑戰神的威嚴,今日就叫你死無葬身之地。”族長開口了,但聲線已經完全變了,看來就是族長口中的那什麼五行之神吧。

“切,這裏是人間,就算你是神也無法發揮全部實力,況且……”

砰!

藍海還沒說完,瞬間被擊飛,而空中的五行之神卻沒有絲毫移動。

“噗呲!”藍海艱難的噴出一口鮮血,難以置信的看着五行之神,自己可以感覺到剛纔這五行之神確實沒有出手,那自己是怎麼被擊中的。

“哥哥!”小路看到藍海被擊飛,連忙慌張的喊道,就這 一個間隙,對手像蝗蟲一般涌了上來。

“黑精靈們挺好,你們的族長用了禁忌之術,必死無疑,我這次來是經過精靈族族長認可的,族長讓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能改邪歸正,精靈族的大門永遠爲你們敞開,好好考慮清楚,沒有了這黑精靈族長你們能在這危機四伏的幽森中活多久,我想你們當中肯定有不少是被脅迫的,就像之前的無嶽,這些人精靈族將用寬容的心扉接納你們,千萬不要做錯事,跟着黑精靈族長的腦殘粉一起死,不值得。”藍海大喊道,聲音傳遍每一位精靈族的耳中,同樣也傳到了帶藍海幾人來的無嶽耳中。

“他說的沒錯,是我帶他來的,但是他並沒有殺我,族長的思想太過殘暴,我想真正的精靈族纔是我們的歸處。”無嶽也說道。

經過藍海和無嶽這麼一忽悠,現場大部分精靈開始動搖了。

“對,無嶽說的對,本來我們就是被黑精靈抓來的,這麼多年來我們昧着良心做了多少錯事,也該做一件真正的人事了。”

“是,我支持你。”

“來啊……”現場一陣騷亂,很快不少黑精靈開始對周圍族長的死忠粉攻擊,小路身上的擔子一瞬間就 消減一大半。

看到小路基本沒有生命危險後,藍海才安然轉過來,淡淡的看着空中的五行之神。

“神?就讓我們來痛痛快快戰一場吧,看看你這幫助黑精靈的神到底能有多厲害。”

藍海慢慢騰空,身上開始冒出濃烈的灰色魂氣,甚至這魂氣與五行之神的仙氣相比都強悍許多。

忽然,空中出現一絲裂動並迅速襲向藍海,藍海心裏冷笑:“原來就是這種雕蟲小技,第一次是大意,既然知道了你的攻擊手段,我就不會讓你攻擊到。”

只見藍海瞬間雙領域大開,身形瞬間消失,那絲裂動的空間力量瞬間擊空,卻還是在藍海原來的位置爆炸,從這點足以看得出五行之神的控制力有多強,即便面對藍海這種完美時間空間領域的強者仍然用空間力量讓藍海 吃了小虧。

消失的藍海瞬間出現在五行之神身後,右手呈刀,閃電加身,瞬間刺入五行之神的後心。

五行之神也不躲避,任藍海的右手穿過族長的後心,鮮血瞬間將族長胸前的衣物染紅。

只見五行之神詭異的轉過頭來陰森森的說道:“嘿嘿,我是神,這具屍體的主人早就死了,破壞肉體可是殺不死我的。”那五行之神好像瞬間重組的身體,頭部,脖子,四肢瞬間傳到面向藍海,一手死死抓住藍海,另一隻手高高紮起。

“這樣你就逃不掉了吧。”高高紮起的手瞬間落下,帶着毀天滅地的力量劈下,途中甚至將空間撕裂,時間逆轉。

藍海眼睜睜的看着肩膀被貫穿,卻毫無辦法,鮮血同樣從藍海的右肩噴涌而出。

藍海沒有叫痛,沒有**,甚至讓人感覺被撕掉肩膀的不是他。

也不管右肩的傷勢,藍海手心突然出現一團火焰。

鳳凰之火。

鳳凰之火對靈魂有特殊的奇效,只見藍海用僅剩的一隻手臂瞬間印上五行之神的面首,那五行之神慘叫一聲飛射出去。

“鳳凰之火?哼,那又如何,即便有鳳凰之火,你這殘廢人類能發揮出全部實力麼?”五星之神諷刺道。

“哦,半殘?我看你這什麼神眼神也不怎麼好麼,哦,對了,我忘了你沒有眼珠。”藍海說着,右臂竟然奇蹟般的長了出來,這下可驚壞了五行之神,因爲這般神奇的堪稱逆天的妖術即便在仙界也無法看到,這個人類是怎麼做到的。

藍海右臂增長的速度極快,僅僅呼吸間右臂就完美的長了出來,看到這裏五行之神臉上有點漲紅。

五行之神當然不知道這是藍海的幻術,自從藍海修煉出完美雙領域後,幻術越發的純熟,在隨意的一個小動作中都能發揮,而且可以令對手無法察覺,這種幻術並不是要迷惑對手,而是從心理上摧毀對手,就像現在,即便在仙界的五行之神也從未曾看過或聽過這種情況。

最多就是移植,像現在這樣硬生生的長出來,太恐怖了。

不過五行之神再怎麼說也是仙界之人,人間的人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兒去呢,強壓下心中的不安,五行之神再次衝向藍海,這一次五行之神沒有手下留情,一上來就是全力以赴,面對藍海這種人決不能有絲毫懈怠,最好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不然後患無窮。

可惜,現在才這麼想的五行之神已經晚了,熱身過後的藍海明顯厲害的令人髮指。

五行之神背後的五彩披風便是完全由五行分子組成的,不說變成披風,就是五行相生相剋,想把它們聚集在一起就已經夠難的了,更何況是凝聚成一件披風。

只見五行之神瞬間取下背後的披風將其當做武器擊向藍海,藍海腳下閃動,閃雷力量再現,瞬間躲過五行披風的攻擊。

此時,藍海已經將閃雷修煉到第三層雷浸萬法,身上每一處想動用閃雷都能力隨心動,將閃雷控制的完美無缺。

藍海躲過五行披風后,腳下輕點,宛如一道閃電般飛射出去,瞬間來到五行之神面前,腳下再次出現電弧,只見藍海右腳竟然踢出比閃電還快的速度,瞬間襲向五行之神的下巴,這速度已經令人髮指,五行之神雖然感覺到了,但終究還是速度上差了一分,被藍海一角踢中。

五行之神狼狽的倒飛出去,不過五行之神到底是神,戰鬥經驗一點不比藍海少,飛出的瞬間,右手隱蔽的一揮,藍海背後的五行披風瞬間迴旋砍向藍海。

不過,掌握了時間和空間了藍海豈能如此輕鬆被擊中,只見藍海嘴角露出一絲弧度,身形瞬間消失,那五行披風直砍了空。

收回五行披風后,五行之神瀟灑的將披風披上。

“雖然你很厲害,不過想要擊敗我絕不可能,遊戲就到這裏,接下來我就該殺掉你了。”五行之神陰森森的說道。

“臥槽,我說你們這些蠢貨是不是不能正常說話,成天裝什麼逼,說個話還壓低嗓子,怎麼了,胖大海吃多了?”藍海聽到 五行之神那厭煩的聲音忍不住吐槽道。

“哼,我看你還能蹦躂多久,過會兒,你哭都哭不出來。”言畢,五行之神又像是發大招一樣將雙手張開,仰起頭,嘴裏再次吟唱着。

隨着五行之神的吟唱,手中竟然出現了一柄刺眼的長槍,這長槍沒有實體,藍海仔細觀察發現,這長槍完全由五行分子組成。

並且這長槍裏面的五行分子非常不穩定,好像隨時會爆炸一樣,而且看着長槍中分子被高度壓縮,恐怕爆炸威力不俗。

看到五行之神這麼做,藍海卻仍然一臉淡定,甚至連湮滅獠牙都沒掏出來。

長槍的凝聚過程很快,當一切完成後,就看見五行之神臉上充滿了興奮,好像對做出來的作品很有信心一樣,撫摸着長槍。

“今日,就叫你知道知道人類與神的差別。”

五行之神說這話的時候,身子已經動了,揮着長槍就衝向藍海,而隨着五行之神的動作,藍海驚訝的發現周圍的五行分子都開始不安分的跳動,甚至已經開始圍攻自己。

這種變故使得藍海不得不分出部分力氣來抵抗周圍爆動的五行分子,這個時候,五行之神的五行槍降臨。

五行槍瞬間擊中藍海,藍海雙手畫圓,瞬間在藍海身前出現一個八卦圖,這便是藍海體內的變異八卦圖,隨着藍海修爲的增長,八卦圖的防禦力越發的令人髮指。

八卦圖中的光點也甚是強大,五行槍的攻擊幾乎有一半都是被這光點所吸收,光點吸收了能量,忽然開始金光大震,緊接着出現了畫面,這畫面迅速翻動,藍海知道這海市蜃樓石有預測了未來,於是集中精神仔細撲捉這些畫面,是個兩年海市蜃樓石終於再次出現畫面。

可讓藍海驚訝的是,即便現在實力已經達到空境,卻仍然只能撲捉到三張圖片,藍海心裏極爲震驚,難道這海市蜃樓石只能被看到三張圖?

“紫魂,你怎麼看?”

“恐怕你想的沒錯,這海市蜃樓石只能捕捉三張圖,不過這樣就解釋通了,不然誰拿到這石頭豈不是逆天了。”

正當藍海不注意時,五行之神的五行槍 竟然穿過八卦陣直接刺向自己。

生死,就在一瞬家。 事情的原因還是因為羅藝對張猛的盲目寵愛,導致最終也嘗到了自己種下的苦果,因為當時他對這個女婿的一些不好的殺妻滅子的醜聞,確實也聽人報告過,但是他始終不信,也沒有派人去仔細調查過。

終於在秋季里,一個天氣清涼的日子,自己被傳召去陪老皇帝西苑狩獵,後來因為身體不適,所以提前回家休養了。

哪裡知道回家之後,居然撞破了張猛與自己一個心愛小妾的苟且之事,當時差點把羅藝氣的昏死過去。哪裡知道赤身**躺在床上的張猛,不但毫不懼怕,還將羅藝一頓暴打,最後拖入床上,用被子活活捂死。

可憐老將軍戎馬一生,想到過多種自己可能的死法,但是最後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憋屈可憐的死去。

張猛倒是一身輕鬆,看著床上死去的羅藝大將軍,想想事情既然已經如此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搬不倒葫蘆撒不了油,連那個噁心的醜女人一起殺了了事。

就在當天晚上,時任驃騎將軍的張猛,任然不改艱苦樸素的一貫作風,本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理念。親自上陣,用一尺白綾將自己的老婆羅玉鳳活活勒死。

實話實說,雖然這個刁蠻任性,囂張跋扈的妻子,有著諸多的缺點,但是有一點,咱們必須得給予肯定。那就是在作為張猛妻子的這點上,確實做的很不錯,在家中相夫教子,熟讀女誡謹守婦道,對張猛關愛有加,知冷知熱。

可以說的上是自從兩人結婚後,一顆芳心全部鋪在了,丈夫張猛的身上。而張猛的陞官如此神速,可以說和羅玉鳳有很大的關係,只要張猛一透露出這方面的意思,羅玉鳳就會去父親羅藝哪裡鬧,最後總會讓張猛得償心愿。

還有一點就是,張猛已經有了好幾房的侍妾,但是還和家裡的丫鬟僕人多有苟合之事。其中有一次調/戲家中新進府的小丫鬟,但是小丫鬟人窮志氣高,任憑張猛軟硬兼施,就是死活不從,沒有讓張猛如願。

最後氣的張猛直接將其活活打死,這樣的例子可以說是舉不勝舉。作為張猛正妻的羅玉鳳知道這樣的事情后,也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憑張猛胡作非為。

總裁老公從天降 刨除相貌不說,世界上也難有十全十美之人,能做到這樣的地步,也可以說是很不錯了。所以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啊!羅玉鳳死的真是太慘了。

話又說回來,張猛也這傢伙也太不是個東西了,人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何況此時夫妻的孩子已經有三歲多了,你說你怎麼下的去手啊!

你張猛就是在想殺了自己的老婆,你說你那麼高的武功,你一掌打死她,讓她少受點罪不行嗎?何必要活活勒死她啊!

尤其還是當著自己孩子的面活活勒死的,羅玉鳳被勒死的時候,雙眼還緊緊盯著自己的孩子,眼睛流出悔恨的淚水。哎。。。真的不知道說點什麼了。

之後的事情就繁瑣多了,因為羅藝的身份太過特出了,所以必須報備朝廷知道,然後由朝廷出面來處理安排後續之事。處理後事的時候,張猛倒是表現的還真像那麼回事,在靈堂前哭的死去活來的,

不知道的大臣,還為張猛痛哭流涕的精彩表演,感動的掉下了眼淚。

哎,牛人就是牛人,估計在晚生個幾百年,張猛脫胎去美利堅,在好萊塢拿個什麼小金人之類的應該不在話下啊。

但是也有心細的大臣,察覺出此事實在太過蹊蹺。怎麼會好端端的父女二人,雙雙得暴病死了?驃騎將軍張猛還不讓朝廷驗屍。事情太過古怪,太過不正常。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