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太武幻金龍臉上也是露出一副凝重的神色:“嗯,等會兒如果不行由我來出手。”

得到了龍叔的首肯,楊晨頓時感到信心大增,它雖然沒有實體,只有靈魂力量,而且需要借用他的靈力,不過解決這兩個人應該還是不成問題的。

此刻值得慶幸的是秦族的兩個黑鐵侍衛依然沒有發現楊晨的存在,或許他們真的是以爲這個幻境當中不可能有第三個人存在。

黑衣青年突然步伐加快,臉上露出一絲喜色:“秦大哥,看這地引蜂的反應那畜生應該已經是離得不遠了,我已經能隱隱約約看到它的身形了。”

他口中的秦大哥應該是秦族外族的人,不然也不會加入到黑鐵侍衛。他修爲較那黑衣青年深一些,洞察力也更加敏銳。

此時他沉吟片刻,也是隱藏不住那激動之情:“看起來應該是擅長幻術的靈獸,身體是紫色,但是身形頗小,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東西?”

黑衣青年聽完更加的興奮:“連秦大哥你都看不出是什麼靈獸,那一定是稀有的品種了,這下我們一定可以立下大功,說不定二少爺一高興就提拔我們,再也不用受這黑鐵侍衛的苦了。”

“秦大哥”臉色一冷,沉聲呵斥道:“別瞎說,能做黑鐵侍衛是你的榮幸,怎麼能老想着吃苦,被別人聽到你的命就沒了。”

黑衣青年頓時被嚇得一怔,唯唯諾諾不敢再說一語。

不過楊晨可以看出來這個“秦大哥”也是對黑衣青年所說的很是嚮往,想來這黑鐵侍衛隱藏在武陽城的暗處,肯定特別辛苦。

兩人說完相互點了一下頭,身形瞬間加快,朝着前方急速前進。

楊晨大驚,他只顧着跟蹤這兩個秦族黑鐵侍衛,差點都忘了這次的最終目的了。

他集中靈力,識海中頓時出現了紫雲幻獸那嬌小的身體,此時它身上的紫色雲氣已經在慢慢消散,本來表面上絢麗的紫色和綠色也是漸漸暗淡下去。

看來這可憐的小靈獸真的是已經油盡燈枯,馬上就要淪爲別人的邀功之物了。

太武幻金龍身形一怔,聲音滿是急切:“快上前去,這紫雲幻獸看起來是不行了。這種靈獸比較特殊,它幻化萬物靠的是磅礴的生命力,但是它一旦被捉住自身的生命力就會流失,最終只會鬱郁而死,一定要從這兩個秦族人手下搶過來。“

在楊晨眼中太武幻金龍一直是一副閱盡世事的超然神態,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龍叔出現過這樣着急的神情,看來曾經的那個紫雲幻獸一定是在它的心中留下了永不磨滅的深情。

楊晨被龍叔的心情所感染,同時也是有些同情眼前的這個可愛靈獸。他足下生風,如潛伏的獵豹一般,飛速向前衝去,他與兩個秦族黑鐵侍衛的距離越來越近。

而此時這兩個人已經被快要到手的獵物和即將要脫離黑鐵衛隊進入秦族上層的幻想衝昏了頭腦,沉浸在對紫雲幻獸的追擊當中,渾然不知身後那巨大的死神身影已經悄然降臨。

可憐的紫雲幻獸在踉踉蹌蹌地奔跑中終於靈力耗盡,身形一頓,跌倒在一片草叢當中。它看着眼前凶神惡煞地兩個人,小臉上的紫色眼眸淚光流動,緊接着緩緩閉上,似乎已經是放棄了抵抗的慾望。

黑衣青年哈哈大笑:“秦大哥,你看,這畜生終於跑不動了,會幻術又能怎麼樣?還不是在我們強大的實力面前嚇得畏畏縮縮的,早知道如此一開始就放棄逃跑好了,免得搞得像現在一樣半死不活的。”

一旁的褐衫青年卻臉色凝重,露出思考的神色:“噓,小聲點。你看這靈獸通體紫色,只有雙角和四肢是綠色,看起來像是傳說中的木精靈獸,我們一定要把活的獻給二少爺。”

黑衣青年一看平時就是唯‘秦大哥’馬首是瞻,對他的見聞和閱歷特別信服。他聽見木精靈獸幾個字,臉上出現狂喜的神色,本來還算是清秀的臉龐在激動的心情下甚至顯得有幾分猙獰。

兩人快速地向着紫雲幻獸靠近,一隻黃色的地引蜂從褐衫青年‘秦大哥’的頭頂飛出,慢慢地落到了簌簌發抖的獵物身邊,繞着它飛行,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功績。

楊晨心中暗暗稱奇:“原來就是靠這小小的東西追蹤紫雲幻獸。”

“事不宜遲,這是一個好機會,該出手了。”太武幻金龍出言提醒道。

楊晨點了點頭,隨着紫雲幻獸的靈力耗盡,紫色花海的顏色已經越來越淡,再拖延下去的話肯定就隱藏不住身形了。

黑衣青年拿出一個淡白色的網狀物,看起來絲絲透明,但是極爲堅韌,應該是用一種特殊的材料製成。

“秦大哥,看起來果然不是尋常的靈獸,我都拿出壓箱底的寶物冰晶蠶絲網,看它還往哪兒逃。”

他走上前去,粗魯地提起了紫雲幻獸的兩隻角,將其扔進了冰晶蠶絲網中,絲毫不管靈獸發出的嗚嗚慘叫。

“秦大哥,這果然是木精靈獸,只接觸到這冰晶蠶絲一點點水屬性靈力,它就慢慢地有點復原了。“

”秦大哥……“

黑衣青年叫了兩聲秦大哥,見背後的人沒有迴應,心中不由得涌起一種不好的預感。木精靈獸是天地間孕育的奇獸,一經出世肯定引得各方勢力爭奪,現在這裏就他們兩個人,難保有些人不會見獵心喜,殺死對方想獨吞。

他心中念想一起,身形一動,就跳到了五米之外,冷眼看着對面那直直站着絲毫沒有反應的褐衫青年。

”秦大哥……“

黑衣青年心中雖有一絲懷疑,但秦大哥平時對他照顧有加,很講義氣,不像是這種只顧自己私利的人。

他又試着叫了一聲,但還是與褐衫青年保持了一段距離。

那‘秦大哥’身體歪歪扭扭,光華漸漸流逝的眼中殘留着死前的震驚,渾身的靈力朝着周圍擴散,在吐出一大口鮮血之後慢慢地朝着地上倒去。

黑衣青年看到如此景象大驚,不過黑鐵衛隊嚴格的訓練還是讓他保持了該有的冷靜。他看出來一定是有人一開始就尾隨在他們身後,利用他們地引蜂的追蹤,等到紫雲幻獸體力不支倒下的時候再出手偷襲。

冷汗沿着他的眼角和鼻樑緩緩流下,黑衣青年剛剛的激動與興奮完全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是緊張和恐懼。他竟然絲毫感應不到出手的人是誰,而且從‘秦大哥’被偷襲致死和他眼中的驚訝來看,他事先也沒有察覺有人在跟蹤。

”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啊,難道這個跟蹤的人比我們兩人的修爲都要高?那爲什麼還要偷襲?“

黑衣青年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他知道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他拔出隨身攜帶的長刀,明晃晃的刀刃在透過樹葉縫隙進來的陽光照耀下閃過一絲寒光。

“誰?有種跟着就大大方方的出來跟老子戰上一番,藏頭露尾地算什麼本事?“

黑衣青年在空曠的森林裏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同伴的突然慘死讓他完全失去了理智。

而現在的楊晨正俯身藏在一棵巨大的樹木之後,太武幻金龍將他的氣息完全的掩藏了起來。剛剛褐衫青年修爲比他預想的還要高,他足足連使了三記齊天指才讓其完全死掉。他此刻丹田內的靈力也是所剩不多,面對剩下的這個黑衣青年他已經沒有了以逸待勞的優勢。

楊晨這時候只能靜待良機。 黑衣青年在這蠻荒古林深處破口大罵了幾分鐘,狀若癲狂,手中的長刀舞得周身密不透風,四周的鳥兒都被驚得紛紛飛起。

幾滴鳥屎從空中落下,被他身形一震,氣勢涌動,震得彈到了旁邊的草叢裏。

在一旁靜靜等待的楊晨一聲冷笑,他原以爲這黑衣青年真的是筋疲力盡之下被驚嚇得失去了理智,看到這裏才發現原來不過是激將之法加誘敵之術,假裝失去理智引得敵人放鬆,其實自己暗地裏準備好攻擊之勢等他現身。

“這個秦族的人看起來莽莽撞撞的,想不到還有幾分計謀,差點上了他的當了。“

如果這黑衣青年知道楊晨是在暗處慢慢通過晶玉慢慢恢復靈力並不是沉得住氣的話,估計立刻會吐血而亡。

黑衣青年見自己的計謀不見效果,臉上不禁顯出一絲失望之色,他停下來揮舞的長刀,慢慢地向後退去,依靠着着樹木同時眼睛警惕地看向‘秦大哥’屍體的那個方向。

他知道跟蹤者一定藏在‘秦大哥’身後的某一處,既然選擇了偷襲那實力肯定與他們不會相差太遠,他沒有聽到逃走的聲音,說明‘兇手‘還在這裏。

楊晨嘆了一口氣,看來這黑鐵侍衛的警覺性不是一般的高,他再想偷襲第二次看來是不可能了。太武幻金龍一路上的感應加上隱藏氣息已經耗盡了他大部分的靈力,就算通過晶玉補充現在也不過是恢復了十之六七。

不過不能再等了,剛剛聽這兩個秦族黑鐵侍衛提到二少爺,好像附近還有他們的人,如果招惹來更多的敵人楊晨怕是跑都跑步了了。

他身形一動,慢慢從大樹背後走了出來,停在了離黑衣青年十米之外的地方。

“你罵夠了沒?臨死之前還是省點力氣,免得到了地府搶不到一個好投胎。”

黑衣青年見到楊晨突然出現,先是臉色一驚,接着竟然出現了一絲笑意。

“黃口小兒,簡直是不知死活。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隱藏住身形的,但是看你不過是虛靈境第六重的修爲,竟然敢偷襲我們。”

楊晨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因對方那侮辱性的話語而動氣,這幾年他已經養成了一種非同常人的心性和堅忍,這些無聊的語言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我只知道你們兩個現在有一個躺在地上,就足夠了。”

黑衣青年臉色變了變,隨即變得憤怒起來。

“偷襲算什麼本事?而且說回來你還幫了我一個大忙呢,本來抓了木精靈獸這等大功我就不想與人分享,現在你殺了他正好省的我動手。”

楊晨鄙夷的冷笑了一聲,剛剛這黑衣青年對口中的‘秦大哥’低眉順眼,極盡討好之能事,現在人一死就露出了本性。

楊晨平生最鄙視這樣陽奉陰違之人,心中頓時涌起了強烈的殺意。

他剛剛藉着與對方談話的時候已經在暗暗運起潛龍之勢,現在雙臂上的力量已經凝結完畢,楊晨低呵一聲,頓時一股強大的氣勢拔地而起,如蛟龍出淵一般,朝着前方衝了過去。

“升龍擊——破空!”

黑衣青年臉上的輕視瞬間散去,身爲秦族黑鐵衛隊的一員,任族升龍破空之擊的威名他不是沒有聽說過,但據聽說只有幾個長老才掌握了這種祕技,想不到今天在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手下出現,他怎麼能不震驚失色?

他調動起全身的靈力凝結在手中長刀之上,黑鐵衛隊身爲秦族的外族,不能學習一些高深的戰技,但是他們有一種祕法,就是將靈力灌注在武器之上發出,威力驚人,有媲美戰技的功效。

兩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撞擊在一起,發出刺耳的金屬斷裂的聲音。楊晨的升龍破空之擊的恐怖力量瞬間將刀身上靈力全部吞沒,金屬長刀就將樹枝落葉一般脆弱,咔咔幾聲就斷裂成了無數的碎片。

不過升龍破空擊的威力全部被快速砍出的長刀所承受,黑衣青年本身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他只是被力量衝擊得向後退了數步,倚在一棵大樹旁停下了身形。

不過緊接着跟過來的幾道刺目的白光讓他徹底喪失了抵抗的慾望,嗖嗖幾聲,他的琵琶骨以及雙手雙腳全部被楊晨的齊天指貫穿,鮮血從細小的孔洞中汩汩流出,他完全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直到此刻他纔看到攻擊之人的真面目,黑衣青年長大嘴巴,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你……你是楊晨!”

楊晨剛剛接連使出升龍破空擊和齊天指,丹田內靈力已經是所剩無幾。他知道一定要快速地解決眼前的敵人,在這處處充滿危險的蠻荒古林中心軟和仁慈只會讓自己陷入險地。

他聽到對方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疑惑地問道:“你認識我?”

黑衣青年躺在樹根下動彈不得,痛苦得**了幾聲,緩緩地說道:“我們黑鐵衛隊負責搜尋情報以及暗殺,你楊晨的大名早已上了我們必殺的名單,怎麼會不認識你。”

楊晨走了他的面前,輕笑了一聲:“想不到我名聲這麼大,上了你們的那什麼名單真是太榮幸了。”

黑衣青年看着楊晨此時露出那人畜無害的笑容,多年的殺人經驗鍛煉出的敏銳感官讓他感覺到這十五歲少年是一個極度危險的角色。

他吐出一口鮮血,強撐着說道:“怪不得我們三少爺會折在你的手上,你確實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不過在這十里之外有我們秦族數十人,你最好放了我,不然你插翅也難逃出這蠻荒古林。”

楊晨可不會理會他這威脅之語,如果放了他才真的是會遭到無窮無盡的追殺。

“你只要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我就放了你。“

黑衣青年臉上頓時露出一副嘲諷的冷笑:“你當我傻麼,告訴了你我就沒價值了,那時候還能有命麼?”

“哎,看來一般方法對你這樣訓練有素的侍衛果然是不管用,那我只好出一些狠招了。”

此時他那略顯稚嫩的臉上露出一副與年齡不相符的邪惡表情:“聽說這蠻荒古林中有一種奇怪的小靈獸,叫做嗜血蟻,這種靈獸什麼都不吃,專愛吸食動物和人的血液,從耳朵,鼻子,嘴巴爬到人的身體裏,能把一副血肉之軀瞬間吸成只剩一張皮囊。”

黑衣青年聽到楊晨微笑着描述這過程,臉上露出一副恐懼到極致的神色。他深知這嗜血蟻的厲害之處,黑鐵衛隊有時候會用這種火屬性的小靈獸來刑訊逼供,從來沒有人能夠忍受被吸血蝕腦的痛苦而不說真話。

“楊……晨,楊大爺,你想了解什麼就問吧,小人……小人一定把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你,只求你不要放那嗜血螞蟻。”

楊晨暗暗一笑,其實他根本沒有嗜血蟻這種靈獸,只是聽說過而已。

他輕拍了一下黑衣青年的肩膀,頓時傳來一聲痛苦的嚎叫。

“這樣纔對嘛,我問你,你們兩個爲什麼會出現這蠻荒古林當中。”

黑衣青年臉上冷汗直流,戰戰兢兢地問答:“我跟秦大哥是跟隨二少爺來這蠻荒古林獵取靈晶的,中途我們休息出來小解的時候偶然發現這紫色靈獸的蹤跡,所以偷偷跑出來準備立個大功。”

楊晨發現他雖然一問之下和盤托出,但是眼珠不停地轉動,顯然是沒有說出全部的事實。不過他並不介意,剛剛太武幻金龍已經在方圓數裏之內感應了一下,並沒有發現有另外的秦族人。

他聽聞黑衣青年提到紫色靈獸,方纔想起在冰晶蠶絲網低聲嗚咽的紫雲幻獸,楊晨急忙喚起太武幻金龍,在龍叔的指導下給它輸送了點靈力,然後將其放在一邊草叢裏。

安置好紫雲幻獸之後,楊晨繼續回到黑衣青年的身邊,沉聲問道:“這次來的除了你們秦族的二少爺,還有誰?”

黑衣青年此刻四肢被廢,軟趴趴地躺在地上,血浸染了周圍一大片落葉。

“除了……二少爺,還有我們黑鐵衛隊和白銀衛隊的一些弟兄,都是二少爺帶過來幫忙的。”

楊晨悶哼一聲,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他知道以秦族二少爺的尊貴身份,怎麼可能親自來蠻荒古林獵取靈晶,這一直都是各大家族的苦差事,傷亡慘重不說,還有可能無功而返。

就算秦族的二少爺心血來潮,想來蠻荒古林體驗一番狩獵的樂趣,也不可能帶着黑鐵衛隊,他們是專門負責深入別的勢力刺探消息以及暗殺,來狩獵靈晶的話遠不如白銀衛隊這種裝備精良的隊伍來得有效率。

My Website 楊晨已經被磨得有點失去了耐心,從牙縫中擠出了三個字:“嗜……血……蟻!”

黑衣青年聞言瞬間失去了繼續編造下去的勇氣,他斷斷續續地說出來真話,言語之間甚至帶着一點哭腔。

“別……別,我說,我說。其實我們二少爺這次來是爲了跟別的家族的人討論一些不可告人的祕密,所以帶我們黑鐵衛隊來以防有閒雜人等會靠近。”

“哪個家族?什麼祕密?”楊晨急急地問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