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天龍戰體所需貫通的穴竅也被神武再次貫通兩處,他只差七處穴竅,就可修成天龍戰體!

手中拿著吞噬了海量雷霆之力的噬雷珠,神武從紫雷天池中走出:「噬雷珠這段時間內一直在吞噬雷霆之力,其蘊含的雷霆足以我修鍊一段時間。」

「繼續在紫雷天池中已沒有太大意義,該是出去走走的時候了。」

白衣少年剛剛離開紫雷天池,卻見到早已在外面等待多時的天霄大師。

這位四品陣法大師一來就給神武帶來了一個極為震撼性的消息:「神武小友,我們在十天前得到消息,蠻族出動大軍和幾位靈海境大能,聯手攻破了龍騰城!」

這個消息無異于晴天霹靂,連神武都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三位靈海境大能聯手,動用了蠻族祖器,幾乎將龍騰城徹底抹除,更是將秦稷忠擒下!」

「那一戰簡直是打得天崩地裂、日月傾倒,大楚國戰死的屍體鋪滿整個龍騰荒野,稱得上是流血千里!」

「據說大將軍秦稷忠的虎賁軍幾乎死傷殆盡,守護龍騰城的多個軍團也是傷亡慘重,無數軍士戰死沙場。」

「無數大楚國的臣民更是被蠻族瘋狂屠戮,甚至被血祭,那衝天怨氣簡直遮蔽整個天空,恐怕蠻族也會藉此機會誕生大量高手!」

天霄大師每說一句,都讓神武心頭沉重一分,他立馬說道:「不行,我現在要立馬趕到大楚國,絕不能讓蠻族如此囂張下去!」

大楚國乃是神武的故鄉,在大楚國內生活了十幾年,他對那片土地充滿了熱愛,況且他的很多親友都在大楚國內,絕對不允許大楚國被蠻族踐踏。

天霄大師點頭道:「神武小友,我明白你的心理,你是我人族的少年至尊,自然不會坐視外族侵犯我人族的土地。」

「谷主將我留下來,就是為了讓我跟你說明情況。」

「實際上西南十八國的諸多勢力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都沒有坐視不理,他們已經在第一時間採取了行動。」

「一元宗、紫霧聖殿、白鹿書院、兩儀宗、天仙宮、天極觀和大衍劍派這七大一流宗門紛紛派出宗派內的長老帶隊,率領大量天才武者趕往大楚國。」

「現在在大楚國內,大量的宗派弟子已擋住了蠻族推進的步伐,雙方正在血戰……」

一元宗、紫霧聖殿等都是西南十八國內的一流宗門,其總共有七大宗門,也被稱為是西南七宗。

一元宗因為乃是斷魂谷六國內的一流宗門,神武對其倒是了解頗多,其宗門內可算得上是高手如雲,連天元國也遠遠無法與之相比。

可一元宗在西南七宗之中只能拍在第三位,大衍劍派和天仙宮實力相當,始終是西南七宗的魁首。

天霄大師又指了指人員稀少了很多的天雷谷:「不僅這些一流宗門,連我們天雷谷和飛仙派等二流宗門也是高手盡出,趕往前線。」

「黃龍谷主就是受天璇之邀,帶隊趕往大楚國,現在我天雷谷的弟子或許也已加入到戰場之中。」

蠻族之前與大楚國大戰,其他勢力和宗門都沒有插手,可此次龍騰城被攻破,蠻族大舉沖入大楚國內,連西南七宗都全部出動,看來情況實在是危急到一定程度了。

神武深吸一口氣,他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免得出現錯誤的判斷。

他手中出現一枚紫色符籙:「現在我們先趕往大楚國再說,千里傳送符可使我們縮短時間!」

千里傳送符的光芒閃耀,在天霄大師震驚的目光中,兩人居然眨眼間就出現在血腥荒漠之中!

這枚符籙讓兩人在瞬間就跨越了千里距離,算得上是神異無比!

千里傳送符既可以用來進行短距離的瞬移,也可以用於超長距離的挪移,在此時更是爆發出了戰略性的作用!

天霄大師剛剛喘口氣,他就發現那讓人頭暈目眩的感覺再次襲來,兩人再次進行了一次千里挪移!

「這裡是……大楚皇城!」 經過兩次連續挪移,天霄和神武兩人跨越了兩千餘里的距離,出現在楚風皇城中!

龍騰城被攻破,想必楚寧郡已是千瘡百孔,周邊的郡城也是大戰之地。

據天霄大師所說,七大一流宗門應該是聚集到楚風皇城附近,正在商討反攻蠻族之事!

神武打量了一下楚風皇城,就已發現在皇宮的方位有一座巨大的白金石碑高高矗立,其居然隱隱超越了觀星台的高度,成為了皇城內最高的建築!

天霄大師看到那巨大的石碑,他驚呼出聲:「那是英靈天碑!是紫霧聖殿的至寶,歷次都是七宗會武是用於記錄戰功的器具。」

「連英靈天碑都立了起來,看來七大宗門是真的要將此次與蠻族的大戰當做七宗會武的契機了!」

七宗會武的名頭神武也聽說過,這是西南七宗約定俗成的比試之途,用於排定七大宗門的排名。

七宗會武大概會在五十年內舉行一次,每次都是七大宗門的天才武者相互比拼,計算戰功,總戰功最高的便是七大宗門的魁首,在一定程度上可號令西南十八國的諸多宗門!

在前幾次七宗會武中,大衍劍派和天仙宮各得三次第一,兩大門派之間的爭鬥非常激烈。

一元宗則是在出了兩位絕世天才之後,才在上一次七宗會武中勉強衝到第三的位置。

五十年正好是一波先天高手成長起來的周期,本來就聽說七宗會武即將舉行,沒想到七大宗門卻是選了這麼個時機舉行!

神武面容沉靜,他低聲道:「走吧,先到大楚皇宮裡看看情況。」

逆天小毒妃 兩人來到皇宮門口時,卻是發現這裡的禁衛放開了部分禁制,只要是宗門弟子,均可直入皇宮之中,通向那座英靈天碑!

「此回七宗會武,居然允許所有宗門弟子參與,只要在英靈天碑上留名,就可參與到會武之中,每次的七宗會武,排名靠前的都有著極為豐富的獎勵呢!」

「我們也就是去報名參與一下,要說真的想拿到七宗會武的前幾名,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每次七宗會武,奪得前十名的均是妖孽榜上的人物,天榜和地榜上的妖孽才有資格去爭奪前幾名!」

「我們幾個參加氣感境的會武,能賺到一些功勛值,回來兌換一些丹藥和靈武就不錯了!」

幾名三流宗門的氣感境武者一邊交流一邊從神武身邊走過,皇宮禁衛也將他們放了進來,可以前往英靈天碑留名。

天武大陸上的三流宗門,雖謂為三流,可其實力卻是比一般的大家族還要強大幾分,只是因為宗派內始終沒有靈海境大能,只能屈居三流。

有些三流宗門的先天高手同樣不少,甚至有先天大圓滿的大高手,同樣可在一國之內獲得較高地位。

這幾名武者是宇元國一個三流宗門狂刀派的弟子,宗門中有幾手地級刀法,倒是一個不小的勢力。

神武快步走到英靈天碑下,此時正有一名大衍劍派的白衣劍客踏步凌空,高高矗立在雲端之上,宣布著關於此次七宗會武的消息。

「十天之前,蠻族大軍攻破了龍騰城,大軍大肆屠戮我人族民眾,致使流血千里哀鴻遍地。」

「蠻族大軍一路打到了楚風皇城之下,甚至以祖器轟擊皇城的護城大陣。」

「幸好護城大陣品級高達准五品大陣,這才守到了一元宗的宗門高手趕來。」

「現在我七大宗門的高手聯手,已將蠻族趕回到楚寧郡附近。」

「可蠻族還在楚寧郡等幾郡中肆虐,為挽救我人族民眾,振我人族之威,我們七大宗門商議,就在今日開啟七宗會武!」

這位大衍劍派的絕世劍客乃是一位靈海境的大能,其聲音傳遍整座皇城,無數武者均是聽到聲音如同在耳邊響起。

「五十年一度的七宗會武!每次七宗會武都是我西南十八國的一處盛會,沒想到此次就在我大楚國舉行。」

「聽說五十年前的天衍劍客奪得會武第一,現在已是靈海境的大能,更是被譽為是西南十八國的四大劍客之一。」

「宣布七宗會武開始的恐怕就是傳說中的天衍劍客了!」

在楚風皇城內,各處都在議論著七宗會武之事,更是有人已猜測出了這位絕世劍客的身份。

上一屆的七宗會武,最終就是大衍劍派奪得了第一,所靠的就是在先天武者中排名第一的天衍劍客!

「本次七宗會武的核心內容便是與蠻族的大戰,所有參加會武的武者,都要加入大戰,與蠻族血戰,每斬殺一名蠻族,英靈天碑上就有對應的功勛值。」

「在會武結束時,功勛值最多的武者就將成為會武第一!」

「按照歷次會武的規矩,靈海境的大能將不會參與到此次會武,我們會牽制住蠻族的靈海境高手,讓你們沒有後顧之憂。」

「同時,各大宗派之間也將按照弟子所獲得的功勛值總和進行排名,總分排名第一的,自是本次會武的第一宗門!」

「在接下來的五十年內,也將是我們西南十八國所有宗門的魁首!」

「人族的勇士們,讓你們拿起手中的武器,將蠻族殺一個屁滾尿流,也為我人族民眾報仇!」

天衍劍客話音剛落,其他武者就可在英靈天碑上留下自己的姓名和宗門,各大宗門的弟子姓名均排列在一起。

肉眼可見那英靈天碑上印刻的姓名越來越多,那高達數百丈的英靈天碑上漸漸被各色閃著光芒的名字布滿。

七大宗門的其他靈海境高手也矗立在英靈天碑下,他們指揮著宗門中的弟子紛紛在英靈天碑上留下名字。

若是正在前線參與大戰的弟子,也有宗門幫忙留下相應氣息,英靈天碑自會聯繫到千里之外的戰場,知曉對方的戰績。

英靈天碑可是紫霧聖殿的至寶,其功能極多,不同境界和身份的武者,在天碑上印現的光芒也不同,先天境的武者會有銀色光芒隱現。

天衍劍派等一流宗門的弟子數量最多,先天境的高手也是如雲,其中先天大圓滿的高手更是帶著一絲金色光芒。

「看,那是金色名字,是紫霧聖殿的天榜高手一心法師庄樂!他可是在天榜上排名第九十二位,難怪英靈石碑會判定他的名字帶有金色!」

有武者高呼出聲,只見一位舉著錫杖的光頭收回手掌,正是他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乃是來自紫霧聖殿的天榜高手!

「又是一個金色名字,這回的是……少年至尊神武!」

「什麼,神武也來了!」

少年至尊的名號比之天榜高手似乎還要著名一些,眾多武者紛紛抬頭,正好看到緩緩轉身的神武,那最為明顯的烏金面具正是他的象徵。

在人群之中表情迷離的秦素雅陡然渾身一震,她抬頭看去,差點驚叫出聲。

神武似有所覺,他看向秦素雅,暗暗朝她點頭,又做了一個手勢,整個人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秦素雅心中一動,她悄然脫離秦家的天才隊伍,按照那個人的暗示,來到了觀星台附近。

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秦素雅不管不顧的從後面抱住他:「李宇,你終於來了!」

「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救出叔叔!」 「素雅,大將軍真的被蠻族生擒了?」神武轉頭看向秦素雅,他從少女的眼神中看到了擔憂和堅毅。

少女既擔心於秦稷忠的安危,又堅定無比的要去將她最為敬愛的親叔叔救出來!

「半個月前,我前往龍騰城進行歷練,可我們剛剛加入戰場沒幾天,就有蠻族大軍殺入龍騰荒野中。」

「更是有好幾位蠻族的靈海境高手手持祖器降臨,龍騰城的護城大陣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被攻破。」

「為了掩護我們楚風武院的眾多天才離開,叔叔他一人獨戰三位蠻族大能!」

「最後我們撤離龍騰荒野時,只能看到那巨大無比的祖器將叔叔打入地底,後來便傳來消息他被蠻族高手生擒,關押在蠻族腹地!」

少女說到最後泫然若泣,秦稷忠在幾個月前依靠祥雲聖果晉陞到靈海境,本以為有他坐鎮,應當可鎮守住龍騰城。

可沒想到蠻族下了極大決心,居然動用了多名靈海境大能,攜帶祖器前來,有威能超過通靈寶具的祖器全力出手,秦稷忠最終只能被無奈鎮壓。

「若是沒有我們拖累,叔叔絕對不會被擒下,都是我的錯……」

少女似乎仍然沒有從龍騰城的一戰中回過神來,她迫切的想要去救出秦稷忠,可以她剛剛達到氣感七層的修為,恐怕連龍騰荒野都闖不過去,跟別說深入蠻族腹地了。

神武拍了拍少女的腦袋:「素雅,此事根本不怪你,蠻族既然動用了那麼龐大的力量,絕對不會讓大將軍逃脫的。」

「為了對抗蠻族的入侵,連七大宗門都精英盡出,我們唯有依靠七宗會武的機會,才有可能救出大將軍。」

秦素雅猛的抬頭,她眼中滿是希翼的神情:「李宇,你願意幫我救出叔叔……」

她又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可是蠻族高手眾多,你要闖入蠻族腹地,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我不希望你也落入那麼危險的境地。」

少女言詞懇切,之前她只想著要救出秦稷忠,可想到蠻族那無窮無盡的高手,她就心底發寒,不願意自己在意的人也因此涉險。

蠻族畢竟是曾經佔據廣袤大地的一隻外族,其底蘊深厚,之前只是呂氏部落帶著其他一些部落在與大楚國大戰。

此次呂氏部落請動了其他幾個王族部落,聯手之下,以極短的時間就攻破了龍騰城,若不是楚風皇城的護城大陣經過了神武的修復增強,恐怕大楚國已經被滅了。

面對蠻族多個王族部落的聯手,七大宗門必須傾巢而出,可見蠻族的勢力之大!

七宗會武開啟,各大宗門的高層幾乎都在設想著如何將蠻族趕回去而已,至不濟也不能讓蠻族再往前推進了。

神武神情堅定的看著秦素雅:「素雅,放心吧,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且看我如何將大將軍救出來!」

「也是時候給蠻族一個極大的教訓了!」

神武給了少女信心,白衣少年便飄然而去,當少女趕到英靈天碑附近時,正好看到戴著烏金面具的少年踏步凌空,一步步走向天碑。

此時英靈天碑上已記錄了上十萬個名字,七大宗門居然放開了限制,不是宗門弟子也可參與,大楚國和周邊幾國均有大量武者報名。

面對外族入侵,人族武者此時爆發出了極大的戰鬥熱情,其中甚至還有不少煉體境的武者參加了七宗會武。

而在英靈天碑之上,還有十幾個金色名字,就連天榜高手也來了不少!

這些金色名字之中,最為特別的當然就是神武了,他沒有登上天榜,可那金色中帶有絢麗紫光的名字代表的可是人族至尊!

這是無人可忽視的崇高身份,神武臨空而至,自是吸引了無數武者的注意力。

「神武!少年至尊來了!」

「這便是少年至尊神武么,果然是風華絕代、氣質無雙,聽說他前段時間還去了一趟天雷谷,闖入雷暴深谷最深處,成為歷次歷練中最為成功一人。」

「這算什麼,神武之前還參與過無罪城之戰,正是他以一人之力擋住了十幾名魔將,支撐到了諸位大能降臨,更是協助完成了斷罪秘境的封印!」

「我還聽說就連楚風皇城內的護城大陣也是神武幫忙修復的,他還對其進行了改良,正是如此,幾天前蠻族祖器鎮壓下來,護城大陣才屹立不倒!」

神武這短短數月來的所作所為被眾多武者津津樂道,他是借王者之戰名揚天下,又藉助其他幾次大戰在西南十八國中留下赫赫威名。

就算七大宗門的靈海境大能也不敢小覷他,那位天衍劍客就朝神武微微點頭,更是讚歎道:「真乃是少年英雄,我在這個年紀的時候,都遠遠不如他。」

天衍劍客曾經奪得過七宗會武的第一,在七大宗門中算是最為頂級的妖孽,更是在數年前跨過靈海境的門檻,成為靈海境大能。

他的成就可謂是在七大宗門中位居榜首,連他都聲稱不如神武,可見少年至尊之名!

「不過他的修為還是太低了,在此次大戰之中,起不到關鍵性的作用。」

「就算是先天境界的前十名,他也沒有可能去爭奪,以他現在的戰力,還比不上天榜高手。」

天衍劍客幾乎是蓋棺定論,他身後就有兩位少年少女,兩人均是青衫仗劍,身上的劍意沖霄!

這是大衍劍派這一代最傑出的兩位劍客,兩人均是先天大圓滿的境界,這才登上了天榜!

而在天榜上的妖孽,幾乎都是先天大圓滿的境界,不然如何能壓住其他所有先天高手,登上天榜之位!

見神武背靠英靈天碑,高高矗立在虛空之上,無數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他身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