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大肉球瘋狂的挖掘下,不到一會還真的是挖掘出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這麼一個東西被挖出來,大肉球還是很意外的。

大肉球在這裡生活了不知道多久,挖過的地方也不知道多少,但大肉球一般都是在挖竹筍,也不可能隨便到處亂挖,而這一次如果不是張碩讓它挖的話,怕它都不會在這種沒有竹筍的地方到處挖了。

而挖出了這個圓形鐵塊,整個小世界里的靈氣都出現了一些震蕩,這樣的震蕩讓張碩以及大肉球都能夠感受到這個小世界出現了一絲不穩定。

「走,我們繼續去挖。」張碩對著大肉球說道。

大肉球應了一聲,顯然對這種情況也非常的興奮,也知道將這些小圓盤都挖掘出來后,他們就能夠離開這裡了。

而在張碩的指導下,大肉球的爪子開始左右開弓了起來,只要是張碩指點的位置,大肉球都能夠挖出一個小圓盤出來。

隨著挖掘出來的小圓盤越來越多,整個小世界開始出現了極度不穩定的情況,讓張碩與大肉球都能夠感受到這裡的變化。

隨著陣法的不穩定,靈氣也開始不斷的宣洩掉,而這樣的情況也讓整個小世界出現了極度不穩定的情況。

隨著張碩讓大肉球將最後一個小圓盤給挖出來的一刻,整個陣終於是承受不了靈氣的運轉而徹底的崩潰了。

竹林以及一切都消失了,張碩與大肉球出現在了一處石台上,而石台一方還有一處通向下方的階梯,階梯非常的長,也不知道下方到底是通向哪裡的。 「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張碩對著大肉球問道。

大肉球搖了搖頭,它出生后一直待在竹林之中,可真的沒有離開過竹林,甚至連活了多長的時間都沒搞清楚。

而此刻破開了竹林中的大陣,張碩與大肉球出現在了這處石台上,也能夠看得出這裡應該就是竹林大陣的根基所在,整個大陣就是在這處石台上布置出來的。

但石台通向的地方是哪裡,不管是張碩還是大肉球,顯然都不是很清楚,而下方黑黝黝的一片,同樣是讓張碩以及大肉球都無法看清楚下方的情況,而且也給了他們一種無形的黑暗壓力。

「走吧,我們沒有退路了。「張碩對著大肉球說道。

之前通過通道直接就進入了竹林之中,連張碩都沒搞清楚自己是怎麼進入封閉的竹林之內的。

而現在這處石台的布置也只有這麼一條路可走,很明顯這條路並不是張碩進入的那條路,而是通往另一個地方的路線。

「布置這裡的大能,實力真的是強悍啊。」張碩心中想道。

能夠布置下這樣的傳承之地,張碩毫不懷疑他的實力有可能超越聖人,甚至可能是大乘期修士,僅差一步就能夠突破飛升仙界的存在,如果不是這麼牛逼的存在,怎麼可能在這片死亡沙漠中創造出這樣的傳承之地出來。

張碩與大肉球一步一步走下台階,台階區域還算是寬敞,但兩側卻是虛空的,如果從兩側掉下去會怎麼樣?不管是張碩還是大肉球可都沒有想試試的想法。

而張碩與大肉球相互貼著走在階梯的中間,張碩突然開口道:「如果設計這處地方的人就是專門讓我們走在中間的話,會不會有坑在前面等著我們?」

張碩這句話引起了大肉球的不滿,怎麼你還想著坑?難道你真的想遇上坑嗎?

不過在張碩說了這種情況之後,不管怎麼樣,張碩與大肉球都是十分戒備著的,畢竟誰都不想遇上坑不是嗎?

而在不斷的深入下,好似這處傳承之地的主人並沒有想過在這裡布置坑一樣,反正張碩與大肉球兩個都沒有遇上張碩之前猜測的坑。

「不對,咱們走了很久了吧?」張碩突然開口道。

這樣的情況讓張碩都在懷疑他們是不是陷入了某種迷幻的區域之中,在修為被限制之後,布置這裡的人肯定不會去考驗進入者的修為,因為修為在他面前根本不夠看,肯定是考驗其他的情況。

而第一處出現的那白色傀儡,張碩想來應該是考驗實戰能力,一名修士如果連實戰經驗都沒有,只懂得靠修為進行壓制,那麼在生死邊緣上,百分百就只有完蛋了的情況。

而那些白色傀儡的實戰經驗,可以說是非常豐富的,一般來說沒有足夠的近戰能力,想要脫困真的很困難,甚至就在那裡翻船都很容易。

張碩能夠輕鬆度過,完全是靠著武道修鍊豐富,就算沒有了修為一樣能夠殺過去,可其他人呢?張碩可不認為其他人也有這麼輕鬆度過的情況。

而第二處區域,考驗的是陣法的情況,以及其他的一些綜合能力,如果在陣法能力上不怎麼出色,那麼就等著困死吧。

在張碩看來,一般修為強絕的修士,在陣法的造詣上都很出色,因為在理解天地法則的情況下,就有一些觸及到這些陣法上的妙用,至少這些陣法都是通過天地法則來布置出來的。

而張碩的陣法造詣不錯,也得虧了張碩有通天教主傳承的陣法造詣,同時張碩也是時不時的參悟誅仙陣,這才讓張碩能夠輕鬆的度過第二關。

可現在這一關考驗的應該是困境,在遇上困境之後,修士會靠什麼樣的方式脫困,是放棄還是垂死掙扎,亦或是找出生路。

嗷嗷!!

大肉球對著張碩低嚎了幾聲,覺得張碩是不是小題大做了,這階梯應該只是比較多而已,不算是迷陣。

大肉球這種樂觀的態度,當真是讓張碩都有些好笑,不過張碩也知道在這種階梯上,想做點記號應該是不行了,這階梯的硬度,就算是大肉球也無法在上面留下痕迹,而張碩想了想,直接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小塊布,揉成一團之後用力按在階梯的對角上。

這裡一點風都沒有,張碩在應該不會被吹走,所以也就招呼上大肉球繼續走下去,同時也注意起了每一道階梯。

張碩與大肉球走了很久,也沒有再看到那點張碩留下的小布團,這讓張碩想來應該是自己有些小題大做了,這裡只是階梯比較長一些而已。

而這樣的情況也讓張碩疑惑,如果只是通往下一關的通道,那麼為什麼搞這麼長的階梯?就是為了專門消耗一下考研者的體力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簡直就沒有一點用。

當然,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考驗毅力,在修真的道路上,如果沒有足夠的毅力也是無法走得太遠的,所以這種情況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嗷嗷!!

大肉球突然喊了起來,聲音之中有些吃驚以及慌亂,讓張碩回過神來,同時也發現了在階梯對角的一處位置上,一小塊布團非常的顯眼,這在連灰塵都沒有的階梯上,有這麼一個小布團,可以說除了張碩留下的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的了。

張碩將小布條撿起,然後仔細的觀察了一遍,確認了這塊小布團就是他留下的之後,也已經確定了他們就是進入了某個困境之中了。

「你還記得我們走了多少階梯嗎?」張碩問道。

從這裡一路向下又走了回來,而且還是走了極遠的情況下,不管是張碩還是大肉球都能夠記得,他們可是走了很久的,至少這個階梯的數量就不少。

嗷嗷!!

大肉球搖頭嗷了兩聲,它還真的不記得它們走了多少道階梯,但總之肯定非常的多,不然也不可能走了這麼久才又回到了這裡。 等你與我相遇 「那麼我們在走一遍看看,這次記得我們走過多少個台階。「張碩對著大肉球說道。

大肉球點頭嗷嗷了幾聲,雖然對張碩這種情況無法理解,不過想到張碩之前在它都沒搞清楚的情況下就能夠將那些圓盤給找出來,然後破開了竹林的陣法,讓大肉球相信了張碩的話。

張碩大肉球開始一步步的走在台階上,此刻不管是張碩還是大肉球都刻意放慢了速度,在這種情況下是一點點的觀察著這裡的情況,想看看有沒有機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不過不管是張碩還是大肉球都沒有找出情況來,可以說這一趟下來,他們只是將階梯的數量給數出來了,一共3650道階梯,這麼多的階梯其實也不可能走這麼久,張碩都懷疑在這台階之中是不是還分出了幾道空間鏈接,不然怎麼會走了這麼久。

而張碩看向了大肉球,對著大肉球問道:「你有發現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大肉球搖了搖頭,這些台階都是一模一樣的,不論高度還是顏色與質量,沒有一丁點的區別,就算是張碩與大肉球仔仔細細的檢查都沒能檢查出來。

冷酷總裁霸道愛 「就算是困境型陣法,那麼也會留下生路的,難道是要我們跳下去?」張碩心中想道。

看著台階邊緣下黑黝黝的空間,張碩有種跳下去的衝動,但還是忍住了,誰知道跳下去了會如何?萬一下方並不是生路而是死路,那麼以著此刻修為被封的情況下,那麼跳下去真的是死定了。

張碩想了想,直接從身上取下了一個紐扣,然後向著下方丟了下去。

大肉球好奇的看著張碩將這麼一枚紐扣點燃然後丟了下去,在紐扣帶著火光下沉入了黑暗中后就消失不見了,根本就沒法發現下方到底是個什麼。

嗷嗷!!

大肉球叫了幾聲,連搖腦袋,它可不會跳下去,如果張碩要跳下去的話,那麼他也不會跟著張碩跳下去。

野獸的直覺肯定是非常強的,至少比起人類的直覺都要強不少,大肉球感覺到下方有危險,下方絕對不是生路。

「下方去不了嗎?」張碩心中想道。

大肉球一副堅決不下去的樣子,讓張碩也覺得這個決定不靠譜,修士雖然也有拚命冒險的時候,但這種沒根據的冒險還是少弄的好,一旦沒猜對,那麼自己的小命可就沒了。

張碩一屁股坐在台階上,心中都在想這到底是什麼鬼,總之張碩是沒有發現陣法的痕迹的,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找出生路很明顯不對勁。

既然不對勁,那麼繼續在往下走也只是繼續浪費體力而已,所以張碩反而不想在走了,萬一沒走出去累死了可就坑了。

大肉球也趴在了台階上,雖然台階上趴著不舒服,但至少是可以趴著,而這種懶洋洋的表現讓張碩也是很無語。

不過張碩腦中一道靈光突然閃過,看著大肉球趴在地上的樣子,好像想到了點什麼,而大肉球也是發現張碩盯著它看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對著張碩嗷嗷了兩聲。

張碩猛的驚醒,突然明白了過來,大肉球此刻趴在階梯上是腦袋朝上而不是朝下的,畢竟階梯是往下的,大肉球要是腦袋往下的話,那麼趴著也不舒服不是嗎?

而張碩看著大肉球的腦袋是朝上趴著的,想到了往上走的可能,之前他們都是在往下走,而這種情況也讓張碩與大肉球都在白費勁。

張碩想到了修士走的這條艱辛道路,雖然很多修士都是一頭走到黑,但如果真的是走不通的話,那為什麼不選另一條道路呢?

三千大道,只要將一條大道走到底,那麼就能夠成仙,而一條大道不適合你,那麼誰又能知道另一條大道不適合你?

「走,我們往上走。」張碩對著大肉球說道。

大肉球趴在台階上疑惑的看了眼張碩,雖然它的智商不是很高,但也沒有低到傻的情況,往下走都沒有走通,那麼往上走就能夠走通?這是不是在忽悠它?

「你跟著我走就對了。」張碩也沒多做解釋,大肉球沒法理解,張碩也不知道怎麼跟它解釋,這傢伙可是從未修鍊過的。

而張碩向上走的同時也都開始計數了起來,看著張碩都往上走了,大肉球最後只能跟了上去,上方到底會不會又走回來,就算是張碩自己也不清楚,不過小布團還是留在了原地。

一路數上去,當張碩看著就要數到3650步的時候,前方一陣恍惚,一條通道出現在了張碩與大肉球的眼前。

「果然是對的,看來這裡考驗的是悟性,一個有悟性的修士就不能轉牛角尖。」張碩心中想道。

帶著大肉球快速沖了上去進入通道中,後方的道路一下子就消失了,就好像走到了一處死胡同中一樣,而張碩與大肉球沿著通道一路走下去,來到了一處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中。

來到這裡后,張碩與大肉球一眼看到的是一座十分神妙的雕像,這座雕像上蘊含著一股非常強烈的道韻。

「這位應該就是建立這裡的前輩了吧,看來我們到了傳承之地的核心了。」張碩對著大肉球說道。

而此刻張碩能夠看到這裡有著3處通道入口通向這裡,自己進來的只是其中一處入口,其他兩處入口應該是通往其他方向的,可能就是之前進入的入口處與那些修士分開的通道終點。

其他修士到底是什麼情況,張碩不清楚,但此刻只有自己一個人來到了這裡,看著周圍空蕩蕩的一片,張碩走向了這座雕像,並伸手感知了過去。

這座雕像上強烈的道韻讓張碩懷疑這道道韻就是傳承,如果能夠參透這道道韻,那麼實力絕對能夠突飛猛進,至少達到合道期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合道期的修為肯定就是聖人之境了,這樣的話自己就能夠發揮出誅仙陣的威力,在合道期中絕對是無敵的了。

而當張碩觸及到雕像的一刻,整個人就陷入了一片虛白的空間之中,一道道金色輝芒出現在了張碩的面前。 「這是大道傳承?」

張碩被眼前的一道道金色光芒所震動,從這些金色光芒之中,張碩感知到了其中的道韻,這要是能夠參悟了,到時絕對能夠給自己帶來極大的好處。

哪怕這些道韻無法讓自己的境界提升上去,但也能夠讓自己在以後的修鍊當中變得更加的容易,突破起來比別人更加的輕鬆。

轟!!

當張碩正想將這些大道記憶下來的時候,突然一道大道就轟入了自己的體內,同時一道道靈氣也跟著轟入進來。

呆萌嬌妻,腹黑總裁惹不起 「窩草!!」

張碩完全沒有想到這裡的傳承居然如此的霸道,這簡直就是在玩命,大道入體之後,同時帶著的靈氣強行入體,那麼結果就只有兩種了,要麼自己領悟大道,吸收了這些靈氣而突破修為,要麼被這股強大的靈氣撐爆。

張碩可不想被這股靈氣所撐爆,那麼唯一的辦法就只有將靈氣給吸收掉,而想要吸收這麼多的靈氣,唯一的辦法就是領悟大道。

張碩覺得創立這裡的大能真的很瘋狂,難道你就真的看好來到這裡的人嗎?如果他無法領悟大道,那麼豈不是要被撐死?

張碩的資質只是一般,悟性倒是不錯,至少張碩覺得自己能夠參透靈寶經,那麼參透這些大道還是可以的。

張碩當即開始坐定下來參悟大道,甚至連外界的情況都無法理會了,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張碩也都要全力參悟,不能有絲毫的懈怠。

而此刻大肉球已經有些發狂了,張碩在摸了一把雕像后,整個人就消失了,這一情況讓大肉球都不知道張碩跑到哪裡去了。

而此刻在沒有張碩的情況下,大肉球都不知道怎麼離開這裡,自然就有些抓狂了,不過就算它在如何抓狂,都無法找出張碩來。

此刻張碩已經領悟了一層大道,在傳承者的刻意安排下,大道並非是一股腦全部塞入張碩體內的,而是分了一層一層。

在獲得傳承后,張碩第一感悟的,則是鍊氣期方面的修鍊體悟,結合通天教主傳承的靈寶經,讓張碩很是輕鬆的將關於鍊氣期方面的大道體悟給領悟了下來,而那些靈氣也讓張碩的境界恢復到了鍊氣期修為。

而張碩還沒來得及停歇一下,另一道大道當即入體,讓張碩都沒反應過來,又有大量的靈氣轟入進來。

「窩草,這真的是想要我的老命啊。」張碩真的忍不住大罵了,這大道入體下,靈氣又跟著入體,這是逼著張碩要進一步的修鍊了,而以前修鍊得力量,也都在精純的靈氣沖刷之下煙消雲散,此刻張碩就好似廢掉了修為重修一樣,不過這重修而來的修為變得更強,甚至連以前的能力也跟著提升了。

當張碩全力領悟築基期方面的大道,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在靈氣不斷的沖刷下,張碩終於是參透了築基期方面的修為,也重新大道了築基期的境界。

而築基期一到,張碩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又是一道大道入侵,直接轟得張碩都感覺要廢了,這樣的情況,讓張碩對這裡的傳承者恨得牙痒痒,哪有這樣逼入修鍊的?這要是沒跟上怎麼辦?那麼不是要爆體而亡?

張碩不想爆體而亡,那麼就只有乖乖的全力參悟大道的修鍊,要麼被大道撐爆自己。

張碩全力修鍊之下,最後還是很順利的進入了結丹期中,張碩自己也想不到能夠這麼快的進入結丹期之中,因為就算是有通天教主傳承的靈寶經,張碩覺得自己都需要一段時間,刻現在就這麼稀里糊塗的逼著進入了結丹期境界。

但張碩都沒來得及慶幸多少,馬上就被逼著參透元嬰期方面的大道,同時一道道精純的靈氣也隨之轟入體內。

這般情況當真是讓張碩快樂並痛苦著,不得不又全力修鍊了起來,而大道的參悟,讓張碩非常得心應手的進入了元嬰期之中。

隨著大道的不斷參悟,張碩感覺自己參悟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靈寶經中很多自己無法理解的地方也都很快的理解了。

而進入了元嬰期修為之後,傳承中的化神期大道也快速的轟入張碩的體內,讓張碩快速的修鍊了起來。

化神期修為,可以說已經能夠借到天地之力來使用了,這樣的修為基本上都算得上是非常強橫的情況了,不過化神期也只是下境界中的最高一層,當張碩突破化神期後進入了煉虛期,傳承也就停了下來。

上境界的修鍊,已經不是靠著大道以及磅礴的靈氣就能夠隨便修鍊起來的,想要修鍊這樣階段的境界,除了資源之外,更多的則是領悟天地至理。

而進入煉虛期,可以說只要有靈氣所在的地方,那麼就能夠快速的吸收靈氣,讓自己的壽元接近於無限。

可進入煉虛期,同樣也會受到天道的監控,至少在以後的修鍊中,如果不前進而混日子的話,那麼最終只會倒在天劫之上。

接下來張碩吸收了剩下的大道傳承,而後退出了這處修鍊空間出現在了傳承大殿之中。

大肉球已經抓狂得不行了,面對張碩的突然消失,大肉球可是將傳承大殿給翻了不知道多少次,但都沒能將張碩給找出來,而此刻張碩的突然出現,也讓大肉球氣得瘋狂的沖了上來。

「你幹嘛?」

張碩一把將大肉球給抓住了,以著張碩此刻的修為,還真的是非常輕鬆的將大肉球給制服了,一個手指頭就能將它給壓下來。

大肉球都沒有想到張碩居然變強了,而且還是強得離譜那種,一根手指就將他壓下來了,而且大肉球也發現,張碩的氣息變得不一樣了,通過野獸般的直覺,大肉球發現張碩變得更加的厲害了。

嗷嗷!!

大肉球雖然與張碩認識不久,但也對張碩有一些了解,至少該生氣的時候,大肉球一點都不含糊。

「好了,我們該離開這裡了,這裡的情況已經結束了。」張碩笑了笑對著大肉球說道。 張碩獲得了傳承,自然也知道如何離開這裡,而此刻張碩剛要帶著大肉球從傳承大殿中離開的時候,從周圍的幾處通道中跑出來了幾名修士。

這幾名修士的樣子,張碩還是認得的,這幾名修士與自己一樣,是一同進入傳承之地的修士,不過到了這裡僅僅只有兩三個,其他人都沒了蹤跡,怕真的是已經隕落在了那些挑戰的區域之中了。

雖然說一些考驗並沒有危險,特別是那處階梯位置只是一處困境,完全沒有啥危險,只要不是自己作死就行。

「你將這裡的傳承拿走了?「

這幾名修士並非是張碩認識的那幾個修士隊長,反而是沉默的那幾個,可以說就算是張碩也是非常意外的。

而這幾名修士能夠來到這裡,張碩也是有些意外的,不過就算如此,面對這幾名修士的質問,張碩卻是沒有說什麼,而是直接動手了。

在張碩的觀念中,有的時候能動手就不嗶嗶,所以張碩爆發出來的煉虛期修為直接就碾壓了過去。

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