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大漢平復了下心情,扯了扯衣服道:

「咳……你們咋會在我後邊。」

「這個說來話長,來,先說說你怎麼稱呼。」

楚河趕緊一把摟住大漢的腰,架著他往鋼廠方向走去,順便轉移了話題。

「噢,我姓常,叫刀四,兄弟你剛才太厲害了你,我跟你說……」

大漢被楚河架著,一瘸一拐的摟著楚河,滔滔不絕,可打開話匣子了,至於到底為什麼楚河等人會在他後邊,轉眼就忘乾淨了。

這大漢是個鐵匠的兒子,他爹是個制刀的好手,末世后全家死的差不多了,刀四就藏到了鋼廠裡面,這次是出來找吃的,沒想到被楚河「暗算」了。

穿過一小片楊樹林,佔地面積極大的鋼廠,出現在眼前。

煙囪停止排放了,噪音不再高亢了,機器原地斷電了,污染治理實現了。

上百畝的巨大鋼廠,有著七八個高大車間,正對幾人的,有一個鐵質的大門,大門兩側,一道道銹跡斑斑的鋼筋組成了圍牆,牆外還有一些喪屍的屍體,已經腐爛的不成樣子了。

此處已經非常空曠了,已經恢復的差不多的刀四,一瘸一拐的領著幾人來到了大門前,掏出鑰匙打開了巨大的鏈鎖,隨口嘟囔著:

「我住的那個車間里的人,為了找吃的,都出去了,不過都沒回來,後來就剩我一個了……」

巨大的鑄造車間,如同一個鋼鐵森林,到處都是摞了十幾米高的大鐵砂箱,房樑上橫跨著兩台巨大的橋式起重機,滿地的木製模型上落滿了厚厚的黑塵,整個車間瀰漫著鐵鏽的味道。

一進車間左側,有一個巨大平台,平台正中是一個巨大的電爐,電爐後有幾間屋子,門前掛著幾乎看不清字的鐵牌子:

電爐組。

屋內,沿著牆邊擺滿了桌椅,破碎的窗戶四面透風,能看到車間外的情況,屋子中間是一個個編織袋堆積成了一張大床,床上還有破舊的被褥。

「你們隨便坐吧。」

大漢一屁股坐到床上,從粉紅色的背包抽出一把半臂長的自製砍刀,隨後又翻出了幾個發霉的饅頭和幾袋速食麵,全都扔到了床上。

楚河三人不斷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關小雨卻是把目光盯上了那把自製砍刀,不聲不響的上前攥到了手裡。

刀四一愣:

「哎?小孩,你喜歡這刀啊?」

關小雨細細打量著手裡的短刀,鋼刃飛薄,只是有點小,四四方方,沒什麼特別之處,而且除了看起來有些鋒利,那刀身上黑了吧嘰的,不是很好看,關小雨緩緩的搖了搖頭。

刀四大嘴一咧,憨笑一聲,從關小雨手中接過了短刀,手起刀落,直接奔著牆邊的一個木桌一角砍了下去,刀身穿木而過。

呲~

一聲清響,並沒有剁木頭咚咚的聲音,似乎紙張劃破手指的相似,那桌角先是裂開了一個細縫,緊接著桌腳順著刀過之處的斜面滑落在地。

楚河瞳孔猛地一縮!

他沒見過這麼快的刀,都說削鐵如泥,哪找去?真正削鐵如泥的刀幾人見過?削木如泥的都沒有。

「這把刀啊,還是我從二號車間那邊找到的一塊好鋼精心打磨的,不過還沒徹底弄好,就被那幫人趕出來了,發電機和那些上好的鋼材,也都被他們佔了,後來我們被趕到了這邊,就沒法做刀了,只有這一把,小孩,這我可不能給你。」

刀四咧著大嘴沖幾人一笑,把刀塞到了腰間。

關小雨回身看了看楚河,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眼球爬上了幾道血絲,蹦出幾個字:

「我要大的……」

楚河點了點頭,表情凝重起來。

白桃深知楚河的衝動,趕忙輕聲道:

「刀四,哪幫人?人數多少?我們也需要武器。」

刀四看了看楚河肩上掛著的步槍,有些疑惑的抓了抓腮幫子:

「你們這不是有槍嗎?要刀有啥用啊,他們可不是好惹的……」

楚河一挑眉:

「少廢話,鋼材到手的話你幫我們打造幾把刀,剩下的都是你的。」

刀四眼珠子晃蕩了幾下,嘿嘿一笑,沖著楚河道:

「我要那老些鋼有啥用啊,不過要我幫你們做刀也成,我得跟你們一塊待著,我也有把子力氣,肯定不給你們拖後腿,而且我要這個。」

說著話用大手指了指楚河眉心的珍珠,雖然不知道幹什麼用的,但是刀四隱隱感覺出他們這麼厲害,肯定和這東西有關。

楚河一愣,還有主動送上門的?

「沒問題!」

楚河和白桃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這刀四雖然憨憨楞楞,但是這種人是可以信得過的,而且還會做冷兵器,人才!

刀四得意一笑,這才跟幾人道出原委。

約半個月前,一共十幾個男子,手持利刃,其中還有兩把手槍,來到了這裡,把原本一車間的十來個工人,其中包括刀四,趕了出來,佔據了裡面的水源和發電設備,而且還搶奪了眾人的食物,導致工人們只能自己出外尋找食水,結果一個都沒能再回來,只有刀四,憑著身體強壯,偶爾能吃上幾口東西,不過也已經許久沒吃飽過了。

聽他說完,楚河雙眉緊鎖。

手持利刃倒是不怕,那兩把槍不太好對付,如果交火起來,子彈是不長眼睛的。

「我去和他們談判,反正我們不想留在這裡,只要一部分鋼材而已。」

白桃攏了攏額前秀髮,看著楚河說道。

楚河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你去不行……你知道他們多久見不到女人了。」

白桃看的直想笑,心裡莫名的溫暖,但還是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讓你去,兩句話就打起來,又沒說不讓你跟著。」

楚河自知拗不過她,只能同意,簡單的商定了一下,四人一虎走出了車間。

一二車間分工不同,一車間管鑄造,二車間管加工,精細的東西都在這裡,前後兩個車間距離不過百米之遙。

此時二車間的門大開大敞,從裡面傳來陣陣笑聲,似乎離大門並不遠,刀四直接走到最前面,用手砸了幾下大門,走了進去。

笑聲收歇,大門右側的一個彩鋼板搭建的屋子內,呼啦啦走出十五個男子,為首的兩人腰間還別著手槍,身後的人也都手持刀棍,看他們的衣著,也都是普通人,衣服顯得很破舊,但是每個人身上都帶著些許戾氣。

為首的人脖頸上還有一道長長的刀疤,略顯精壯,面帶煞氣,一臉兇相,身旁另一個帶槍者,則顯得精瘦,留著兩撇小鬍子,眼睛極小,笑起來極為猥瑣。

一出門,這些人看到刀四,和其身後的幾個奇怪的人,都是一愣,尤其是背著步槍的楚河,和地上那頭半人多高的超級大老虎,就連白桃,腰間都別著一把手槍。

「喲?刀四爺呀?許久不見啊,怎麼,最近記性不好了?」

精壯男子歪了歪頭,擠出一絲笑容,眼中卻是有著一絲陰冷。

「我……我們是來談判的!」

刀四鼓足勇氣,說出這一句,不自覺的往後退了退,白桃卻是一挺胸,上前一步,環視眾人,絲毫不懼的迎視著精壯男子的目光。

大部分人的目光,早就盯了白桃半天了,尤其是那個猥瑣男,眼睛幾乎沒離開過白桃,不住的陰笑著。

「談判?呵呵,說說你們要什麼?」

精壯男子雙手插進褲腰帶,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白桃,身子靠在了一旁的機器上。

「鋼材,我們要在這裡做一些工具,做完我們自然會離開。」

白桃微微帶笑,不緊不慢的說著,眸子中不自覺的閃爍著一股媚氣。

「你們的籌碼呢?」

精裝男微眯起雙眼,臉上不自覺的顫動了兩下。

「和平。」

白桃輕輕吐出兩個字,她相信這個精壯男有腦子。

精壯男臉上的顫動幅度加大的跳動了幾下,目光掃向了面無表情的楚河和他身上的步槍,最終落到了那頭老虎的身上,如此大的老虎,他聞所未聞,不由的細細品嘗白桃的話。

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詭異,楚河幾人一動不動,精壯男子不住的抿動嘴唇。

半晌,男子點了點頭,再次擠出一絲笑容:

「好!你們隨意,做完之後請自行離開。」

男子緩緩的後退了兩步,此時兩撥人也不過距離三四米遠,白桃點了點頭,微微一笑,幾人轉身就要往車間內走去。

突然!

精壯男身旁的猥瑣男,從腰間拔出手槍,從側面指著楚河,大喊一聲:

「站住!好什麼好?我現在讓你!把那把槍,還有那個妞,都TM給我留下!抱著腦袋滾出去!」 氣氛再次凝固,連精壯男都愣了一下,看向猥瑣男的眼神中滿是殺意。

他沒想到猥瑣男竟然敢違抗自己的命令。

楚河緩緩轉身,眸子中射出的冷光如剃刀般鋒利,刮向猥瑣男子。

猥瑣男咽了一口口水,如芒在背,緊了緊手中的槍,沖楚河狂吼到:

「我CNM你看什麼?不許看!」

技能生成器 就在虎子緩緩壓低了身子,準備開戰的時候,楚河發現身邊的關小羽有點不對勁。

低著頭雙拳緊握的關小羽,渾身微微的顫抖了起來,隨著猥瑣男一聲聲狂吠,顫抖越來越劇烈。

現場所有人都愣了,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被關小羽吸引了過去。

猛然間!

關小羽突然抬頭,楚河不由得瞳孔一縮。

只見關小羽的眼球,已經幾乎完全變成了血紅之色,密集的血絲爬滿了眼球,就連眼眶周圍的皮膚上,道道密集的血管都殷紅的顯現出來,此時的關小羽,狀似恐怖的魔物。

「啊~~~」

關小羽怒吼一聲,嗜血的目光直奔猥瑣男看去,那嘴角似是上揚著獰笑,表情卻像是要哭一樣極為難過,強烈的對比,那種恐怖陰森的感覺讓眾人如墜冰窟,就連身旁的楚河幾人都有些難以接受。

瘋了!

這是楚河幾人第一個念頭。

怒吼聲並不大,但是那其中卻夾雜著一陣陣喉嚨深處的嘶啞,聽起來異常刺耳。

就在現場所有人一愣神的功夫,關小羽猛地一矮身,不閃不避的沖著猥瑣男沖了過去,楚河自認自己速度加到30點的時候都沒有這麼快!

猥瑣男被關小羽恐怖的面目嚇得有些呆了,幾乎只是半個呼吸間,關小羽那陰森的面孔已經到了他的眼前,右手從一個詭異的角度扣向了猥瑣男的喉嚨。

噗!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