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大半夜,寧逸突然一下子坐了起來:「忘了件事了。」

顧瑩被他唬了一大跳:「幹嘛了?」

「仲勝幹掉那麼多的赤魔龍,那些晶體還沒挖呢,趕緊讓人挖了。」

顧瑩抿嘴一笑:「行了,這事,雪兒早就安排人去幹了,不過那邊現在還有不少怪物,明天白天才能處理。」

好吧,沐輕雪,你果然厲害!

寧逸不得不佩服沐大小姐了。

翌日,寧逸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

身旁躺著的是顧瑩,寧逸是被她弄醒的。

看了看時間,才八點出頭。

要知道他入睡的時候才五點。

「幹嘛這麼早叫我?」寧逸一臉無奈地問道。

「昨晚睡覺前,你讓我提醒你,早上要送詩瑤去上課,忘了?」

寧逸拍了拍腦袋,想了起來。

好吧,差點把這重要的事給忘了。

寧逸急忙起床,三下五除二洗漱完畢。

林詩瑤原本準備自己開車的。

不過寧逸攔住了她。

眾目睽睽,林詩瑤還是有些害羞的,忸怩了幾下,被寧逸一把扯上車。

林詩瑤滿臉羞紅:「不等她們啊?」

寧逸奇怪地反問:「為什麼要等?」

林詩瑤沒話說了。

車子開到一半,林詩瑤才轉過頭來,看著寧逸:「寧逸哥,昨晚」

沒等她開口,寧逸就有些尷尬了,昨晚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而且林詩瑤就住邊上斜對面的房間。

確實是沒考慮到她的感受。r1152

… 第二百九十六章荒島求生

華夏南海海域某個無人小島,王歡衣服襤褸的坐在島上,看著四周一片汪藍,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無奈。

當時那一炮,他提前引炸了炮彈,使的自己沒有在爆炸中心,所以才僥倖活了下來,不過當時已經被震暈,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這座小島上。

流落在荒島已經五天,受的傷也好了差不多。

王歡將面前的烤魚從火上取下來,咬了一口,強忍住那令人噁心的腥味,閉著眼吞了下去。

連續吃了幾天的烤魚,沒有任何佐料,味道非常難吃,但是在荒島上除了海鮮之外,沒有其他能吃的。

「呸!」

王歡吐掉一根刺,自言自語的道:「這次真是大意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竟然被炮轟殺,這個臉丟的有些大。」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鬼地方。」

王歡捏了一把沙子,任由細沙透過指縫隨風飄洋,落在這小島上雖然死不了,但他也別想離開。

這鬼地方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出去。

這還是王歡心態好,以前在大山裡的跟隨老道士時候養成的性子,要是換做別人,恐怕早就崩潰的。

想到電視里的荒島求生,王歡下意識的撇了一下嘴。

真要把他們放在一個荒島,一個星期早就憋瘋了。

眼看太陽就要掉進海平線,他盤腿坐下,這是他有生之來最勤奮的幾點,幾乎每時每刻都在修鍊。

這次生死之間,讓他修為再次突破,雖然還沒達到通神境界,但也只差臨門一腳了。

通神境講究的是感悟,他現在無論是真元還是法力都已經堪比通神境,差的就是最後的感悟。

只是這層感悟有些人一輩子都無法踏入。

「祖師爺,求你讓一條船經過啊!」王歡抬起頭,沖著老天一陣大吼,吼完之後又坐回地面。

不過就在他坐下后,突然見到遠方海面上出現一點星星之光。

「我去,還真有船!」

王歡猛地從地上爬起來,顧不的感激祖師爺顯靈。

他跳起來沖著那個方向大叫,然而他聲音很快便被海浪和風聲掩蓋。

「天地玄宗,萬火歸一!」

「砰!」

一團巨大的火球在面前轟的一聲燃燒起來。

將火球拋向上空,真元源源不斷的湧入,使的這道火球不會熄滅,剩下的就只希望那條船的人能夠看見。

大概過了十分鐘,王歡額頭已出現一層汗水。

不過黃天不負苦心人,總算看到那條船向著他所在的方向行駛過來。

「呼!」

王歡坐在地上,長長出了一口氣,幾天來臉上的苦瓜色終於換成一張笑臉。

這次只要回到陸地,第一件事就是將那些混蛋揪出來,然後一一剷除。

「六億美金,東流集團,神界公子,還有那些地下世界的殺手們,我沒死,那就要輪到裡面死了。」

王歡臉上露出一抹殺機。

這一次他是真的栽跟頭,而且栽的挺狠。

如果不是運氣好,恐怕就要死在海上。

半個小時后,王歡坐在一艘游輪上,面對各種新鮮的水果和可口的食物,王歡也不顧的什麼吃相。

風捲殘雲來形容也不足為過。

這幾天吃烤魚嘴早就淡出鳥來了。

「咯!」

打了一個長長的飽嗝,這才對著面前的人,對面是一個金髮帥哥,三十左右,面無表情的盯著王歡。

「謝謝。」王歡用蹩腳的英語說道,他倒是想多說幾句,可是他就會這幾個單詞。

那金髮帥哥憋了王歡一眼,用純正的華語道:「要謝就謝我家小姐,要不是她心善,哪怕我們看到你的信號,也不會過來救你的。」

王歡站了起來,認真的看了對方一眼:「麻煩帶我去見你們小姐,親自去謝她。」

金髮帥哥皺眉道:「我們小姐不便見你,你有這份心意就行了。」

「待在船上別亂跑,到了華夏之後,你自行離去。」金髮帥哥扔下一句話,便轉身離去。

「這麼拽?」看著他的背影,王歡癟了癟嘴,不過想到對方救了自己一次,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著這艘游輪,王歡發出一陣嘖嘖聲,看來這游輪主人挺有錢的,這艘游輪比何家那一艘更加豪華。

他倒是很想見一見那金髮帥哥嘴裡的小姐,不過別人不願意見他,也只好作罷。

游輪休息處,一個歐洲美女穿著一套長長連衣裙,正在品味著紅酒,水晶高跟鞋,站在頂層吹著海風,金色的長發和裙擺被海風出動,星光下,這個歐洲女人非常動人,近乎完美的臉蛋,婀娜的身姿,最吸引力的還是她那與生俱來的氣質。

「小姐,那人安頓好了。」金髮帥哥看了女人一眼,很快便低下了頭。

安吉拉回過頭,一張臉美的讓人窒息,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華貴的氣勢,「諾布特護衛長,他是個可憐人,把他安頓好。」

諾布特右手握拳,捂在胸口,微微彎腰:「小姐,我會安頓好的,這個人想要向你親自道謝,不過被我拒絕了。」

安吉拉道:「告訴他,不用客氣。」

「是,小姐。」

「小姐,我覺的這個人的遭遇很有意思,一個人出現在荒島之上,照他所說他在荒島上已經單獨生活幾天了,竟還能保持這樣平靜的心態。」

安吉拉道:「可能是他心態很好,要是換成我的話,恐怕早絕望瘋了。」

諾布特道:「小姐,我們這次去華夏參加那個人的葬禮,可是我不明白那個人究竟有什麼能耐,能讓您親自去參加他的葬禮?」

安吉拉道:「不為別的,就因為他殺了赫德伯爵那個劊子手,我們家族就要去參加他的葬禮。」

聽到那個人殺了赫德伯爵,諾布特眼裡露出尊敬之色。

「那人的確是一位英勇的騎士,只可惜這樣被人殺了,太冤屈了。」

安吉拉道:「是呀,如果他還活著的話,我也很想見見他,一個二十多就能殺掉赫德伯爵的英雄究竟長的什麼樣,他一定很帥吧很有氣質,對嗎?」

「是的。」諾布特沒有任何嫉妒,很誠懇的回答。

只是兩人都沒想到,他們嘴裡那個很帥很有氣質的英雄,此時滿臉污垢,蓬頭垢面的坐在她們的船艙上,一邊啃著烤羊腿一邊喝著紅酒。 「對不起啊,不過以後我會注意的。」寧逸說道。

攻妻不備 「還有以後啊?」林詩瑤側頭盯著寧逸。

寧逸看了看她,一時間還不知道咋解釋,想了半天,他終於還是猶豫地說道:「那個,詩瑤,這個呢,男女朋友之間,有時候像我們這種年紀的,確實是很難把持得住的,不過我像你保證,以後不會鬧出那麼大的動靜,其實你早晚也會明白的。」

「明白什麼?」林詩瑤猶豫著看著寧逸。

嬌艷欲滴的嘴唇在朝陽掩映下,顯得極其的誘人。

寧逸看了看,轉頭過去,堵住她的嘴唇。

林詩瑤愣了一下,臉就紅了。

而後美眸一閉,馬上笨拙地回應寧逸。

寧逸眼角餘光一掃,把車子停到一旁的樹林蔭旁,捧著她的俏臉,慢慢地引導她。

直到林詩瑤一陣氣喘吁吁,差點快要喘不過起來了,寧逸這才鬆開了她。

林詩瑤俏臉紅得幾乎可以凝得出水來,垂著頭,不敢看寧逸,高聳的胸脯急促地上下起伏的,顯然太緊張了。

以至於她捏著寧逸腰間的粉手不住地輕輕顫抖。

「現在明白了嗎?」

林詩瑤貝齒咬著嘴唇,她只是覺得自己心跳不停地加速,可是這好像跟自己明白什麼毫無關係。

但她還是羞著臉點了點頭:「我好像是明白了。」

但隨即又搖了搖頭:「不我還是不太明白。」

寧逸心想好吧,親嘴只是初步,難道還要在這裡直接教她正宗的女愛之術?

這個不太好吧?

會不會太快了點?

看了看窗外,今日陽光明媚,而且此處雖然略顯偏僻,但還是有不少車子過往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邊風景很不錯,如果要在這裡和這麼一個絕色大美女那個啥的話,確實也是一種絕佳的享受。

「你真的想要明白?」寧逸吸了一口氣,一臉鄭重地盯著林詩瑤。

林詩瑤看著寧逸一臉正經的樣子,噗嗤一笑:「寧哥哥,你幹嘛那麼認真啊?」

看著她笑靨如花的樣子,寧逸心裡不由微微一顫,這妞長得太漂亮了。

這顏值絕對是爆表的。

和這種等級的絕色美女嗨皮,這滋味

好吧,醒醒吧。

寧逸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著她,扶著她的雙肩緩緩說道:「必須認真,因為這事關著你的終身幸福。」

林詩瑤更加茫然了:「寧哥哥,這個跟我的幸福沒有關係吧,我只是,只是希望你以後不要騙我而已。」

「不要騙你?」寧逸呆了一下,隨即笑道,「好,我保證,絕不騙你。」

「嗯!」林詩瑤聞言,把頭伸了過來,靠在寧逸的胸口上,「今天我們不去上課好不好?」

「嗯?」寧逸才想起,還有課要上,不過好吧,對於他來說,上和不上其實已經沒有多少關係了。

「那就不上吧。」寧逸的手,很自然地伸到她的小蠻腰處,輕輕地攬住了她的小蠻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