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大人說的沒錯。威靈克大人說要回去懲戒叛徒,淨化聖庭。朗普則是以西人國盟長的身份去見證此事。另外在他出發前,也讓人去通知了另外兩名副盟長。”

“哦看來朗普的美夢還沒醒啊認爲自己還有翻盤的機會。憑一個威靈克就想把眼前的事實推翻嗎

也罷我就再去一趟教廷吧打敗了威靈克,聖庭應該會徹底太平了。要是還不太平,那就讓我用鮮血來洗禮一番吧”

妙俊風瞥了一眼站起來的朗斯,在想了一下後,屈指一彈,打出一道光束,讓他變成了一團血霧。

“雖然我不介意蒼蠅的存在,但過於煩人的話,還是拍死的好。

你去給老麥鬆綁,然後,跟我們去教廷。若是表現得好,我可以考慮不殺你。”

“是,大人。”威爾動作麻利的給斯麥鬆綁,心中對妙俊風的態度,由開始的忌憚變成了畏懼。

“哎俊風啊這一回,對聯盟的人,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我不會再阻攔了。既然爛了,那就徹底毀滅吧不破不立嘛”

經過這麼一遭,斯麥也算徹底想明白了。想要誕生新秩序,就必須把陳腐的老秩序毀個乾淨

a 在即將邁入聖庭領地的那一刻,妙俊風擡起的腳停在了半空中,而後緩緩的收了回來。

“俊風,爲什麼停下了?難道里面的事解決好了?”斯麥沒有察覺到也沒有看出不常。

“威靈克到是個謹慎的人。他改變了聖庭領地範圍內的域,沒有得到他認可的人冒然走進去,會頃刻間化爲灰燼。”

“不至於吧!我感覺沒什麼變化啊!這裏依然溫暖祥和。”威爾帶着不解說道。

妙俊風反手一抄,將威爾腰間的配劍抽了出來,隨即,往城門內一擲。

“呼哧”一下,金色中帶有一點橙色的火焰憑空升起,眨眼間將還未落地的長劍燒成了灰燼。

這一幕,不僅讓斯麥感到吃驚,更讓威爾感到後背發涼。

“威爾,看來你家大人對你也不放心啊!”剩下的話妙俊風沒有再說,說出來反而會適得其反。

“俊風,那我們現在能進去嗎?”斯麥對妙俊風如今是無條件的信任。在他心裏,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妙俊風做不到的。

妙俊風微微一笑,下一刻,做出了令他們看不懂的動作。

只見他蹲下來,雙手按在地上,一縷紅光從他兩掌間射出,迅速的遊入了聖庭領土的地下。

妙俊風想通過地火知道,這聖火的等級有多高。若是威靈克釋放出的聖火能夠接近天火的地步,那這個人將會是令自己頭痛的敵人。

三十秒過後,地火回到了妙俊風的身體內,向他傳達了收集到的訊息。

這個消息令妙俊風的嘴角掀起了一抹笑容。聖火的威力是大,但沒有達到天火的標準,甚至連地火的門檻都沒有邁入。

不過,威靈克釋放出的聖火對地火來說,到是一頓大餐,令它大快朵頤了一頓。

“我們走吧!想必威靈克已經知道我們到來了。”妙俊風站起身來,拍了拍手。

聖庭中樞大教堂,威靈克和朗普坐在新任教皇的對面。他們雙方的對立而坐,也代表着文職一方和武職一方的對立。

“嗯?我的聖火結界被人破解了。難道他活着回來了?血族也是真夠沒有的!”威靈克說話的聲音中規中矩,沒有刻意隱瞞妙俊風等人闖入的事實。

“威靈克,聽我一句勸,歸順新任教皇吧!這是主的旨意,不是哪一個人的主意。若不是主的旨意,爲什麼我們所有人都站在吉爾教皇的身後呢?”

“米修斯,少在那妖言惑衆!當初我就建議過保羅教皇,不應該放你出聖城,應該把你給殺了,可他不聽。

今天的事實告訴了我們什麼呢?你果然掀起了大亂,把聖庭弄得烏煙瘴氣!”

“威靈克首席聖騎士,你不應該這樣說米修斯。你的怒火和偏見遮掩了你心靈的窗戶,讓你看不見事實。迷途的羔羊啊!請你儘快迴歸主的懷抱吧!”

“哈哈哈…,小吉爾,剛坐上教皇的位子就要對我說教了嗎?就算是保羅對我也要禮讓三分!現在的你還不配跟我對話!

我的話只再說最後一遍,釋放保羅,讓保羅重登教皇之位。罪魁禍首米修斯處死,其餘從衆鞭笞一百下後,趕出聖庭。

我給你們五分鐘的思考時間,五分鐘後,你們若不回話,我就當你們默認了我的決定。”

現場的氣氛劍拔弩張到了極點,也靜到了極點。猶如一張繃緊的弓弦,要麼鬆手釋放,要麼絃斷弓毀。

“嗒嗒嗒”的腳步聲響起,妙俊風領着斯麥和威爾不急不慢的走入了中樞大教堂。

“呲啦”一聲,彼此之間冷峻的目光在空中擦出了電光。

妙俊風與威靈克心照不宣的把對方視爲罪魁禍首。只要把對方解決了,這場風波也就能平息了。

“你就是妙俊風?能破解我的聖火結界也算有點本事。但不要以爲,憑這點三腳貓的功夫,就可以在神的國度肆意妄爲。

要不是本騎士率軍在西沙演練,你以爲聖庭的局面會變成這樣嗎?既然來了,那就拿你的命來贖罪吧!”

妙俊風在聽完威靈克的話後,毫不客氣的回道:“威靈克首席聖騎士的大名我在東方就聽過。那時自稱是他學生的朗斯被我踩在腳下,像條死狗一樣。

哦!對了,就在剛纔,猶如蒼蠅一樣煩人的朗斯被我一不小心給拍死了。這樣也好,省得你們這這些做長輩的再去給他收屍了。

哎呀呀!不好意思,我又說錯話了。因爲你們這些長輩估計也會很快步入他的後塵。請你們放心,我不會殘忍的毀滅你們的靈魂,那樣做就太沒意思了。

我想你們口中仁慈的主會將你們送入地獄,讓你們去見識一下路西法的偉岸身姿。”

妙俊風的話很損,讓人在聽後有發狂的衝動。尤其是朗普,在得知自己的兒子被他殺死後,恨不得立刻衝上去,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妙俊風,你認爲激將法對像你我這樣層次的人會有效嗎?不是我說你,不管自己有多強大,請一定要正視和尊重你的對手。”

“威靈克,儘管你人品不咋的,但這句話我給你點個贊。我們在哪裏過招?在這裏嗎?萬一將主的神像毀壞就不好了,我們還是去外面吧!”

“如你所願。主的榮光不容褻瀆,我將以懲治惡魔的手段送你進入無間地獄。在那裏,你的靈魂會得到救贖!”

妙俊風聳了聳肩,沒有回話。轉身向着教堂外面走去。

“威爾騎士,你的事等我解決了他再說。身爲聖庭的聖騎士,哪怕是面對死亡也要毫不畏懼。你爲了生存,竟然背叛了主,背叛了自己的信條。哼!等一會,我會讓你知道背叛的代價!”

站在中樞大教堂外,妙俊風感覺很可笑。昨天在這裏大戰過,今天又要大戰一次。難不成爺爺很喜歡看自己戰鬥嗎?還是說爺爺想借自己之手,整頓一下這裏?

“妙俊風,你雖然是我的敵人,但我對你的實力和勇氣表示欣賞和肯定。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熱血沸騰,鬥志昂揚了。

這場聖戰將會以我的勝利而告終,我會用這場勝利向世人證明,主的榮光不容褻瀆,聖庭的尊嚴容不得挑釁!”

威靈克虔誠的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隨後,猶如散步一樣的向妙俊風走了過去。

9 威靈克邁出的腳步很有節奏,每一步都會讓他的身上披上一層光輝。

妙俊風輕蹙眉頭,他不想威靈克把儀式進行完,可內心的自尊和好奇心,又強行讓他立在原地,想要去見識這從未見過的招式。

“嗡”的一聲,在威靈克的身上升起了一道金色光罩。這層光罩像是一件柔軟的紗衣,輕披在他的身上。

“我以首席聖騎士的名義向你發起挑戰,看招!”威靈克先向妙俊風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隨後,毫無徵兆的向他揮出了自己的右拳。

在他的拳頭上,金色的光澤不斷閃爍,像是黃金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璀璨的光芒。

妙俊風沒有躲閃,往前邁出一步,身體一錯,給他還以一擊鐵山靠。

就在妙俊風的肩膀要撞到威靈克身上的時候,威靈克左腳一點,以巧妙的力道讓自己的身體避開了妙俊風的肩膀。

龍裔的軌跡 第一回合的較量,雙方都沒有讓對方受傷,但卻讓彼此感覺到了對方戰鬥經驗的豐富。

“哈!”威靈克剛站穩身形,便向妙俊風打出一個金色拳印。

妙俊風返身後退,雙手不斷遊走,演化出一個黑白陰陽太極圖。

“咣”的一聲,拳印帶着剛勁砸入了太極圖中。不過,它沒有按照威靈克設想的那樣,衝破太極圖,砸到妙俊風身上。而是隨着太極圖的旋轉,威力不斷變小,直至化成一個光點,消失在太極圖中。

“我以聖光驅逐黑暗,我以聖火溫暖世間!”威靈克絲毫不給妙俊風喘息的時間,短暫的詠唱後,朝妙俊風釋放出了聖術。

柔和的光芒任憑妙俊風如何移動,都能精準無誤的把他籠罩在光柱內。

一簇簇金色的火焰在光柱鎖定妙俊風后,從虛空中不斷流出,用一種柔和的灼燒之力,開始對妙俊風進行無情的焚燒。

妙俊風的衣服在沾到聖火後,“呲啦”一下,頃刻間化成飛灰。之後,金色的火焰從柔和中走出,轉眼間變成洪水猛獸,把妙俊風一下子包裹起來。

威靈克在見到此番景象後,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就算妙俊風本事通天,也禁不住聖火的灼燒。

當然,身經百戰,謹慎有餘的他沒有因爲這樣就撤去一身的警戒和防禦。不到最後關頭,他決不允許自己掉以輕心。

處於聖火灼燒下的妙俊風沒有威靈克心中想的那麼不堪。擁有地火的他怎麼可能會被這種低等級的火焰燒傷呢?

雖是聖火,但也只是威靈克口中的聖火,並非是真正的聖火。

聖光的作用是鎖定自己,限制自己,淨化自己。聖火的目的是焚燬自己。

可如今,這兩樣對自己都沒有。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做出反擊,是因爲自己想要對它們好好的研究一番,從中尋找出光明法則和火焰法則的共性。

“總不能光着和他戰鬥吧!趁着火焰活躍,給自己煉套戰甲吧!”妙俊風的想法若是讓威靈克知道了,絕對能噴出一口老血。

想到就去做,妙俊風在聖光的沐浴下,在源源不斷聖火的補給下,開始了自己的煉器。

虹貓藍兔新段子 他的動作在外界看來,像是在做最後的掙扎。身體僵硬,保持着一個姿勢動也不動。本可以發出聲音的咽喉,在聖火的灼燒下,失去了原有的功能。

威靈克感覺到了從教堂走出來的一行人,他頭也不回的說道:“這就是對罪人的懲罰。你們要好好看看,把這副景象永遠的留在腦海裏。”

吉爾教皇在見到這一幕後,小腿一顫,差一點就要往後倒去。幸好米修斯站在他身後,眼疾手快的把他托住。

“教皇陛下,我們要相信他。眼前見到的景象不一定是我們心中想的那樣。只有到了最後,我們才能給一個人或者一件事定性。”

“謝謝你,米修斯。若是沒有你,說不定在威靈克站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就把皇冠摘給他了。”丘爾教皇誠實的說道。

“教皇陛下,曾經的我和您差不多,也因此受到了主的懲罰。這一次,主之所以沒有選擇我而選擇您,我想他是想讓我在您的身上看到以前的自己,想通過您,讓我修正自己。

教皇陛下,現在的您不管遇見什麼事,都不能忘記自己的身份。您是主欽定的人選,若您輕易的就將皇冠送出,那等於是把主的信任和垂愛也轉手送給了別人。”

“好,你的話我記住了,我會努力提高自己,擺脫懦弱,成爲真正受人尊敬的教皇。”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威靈克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僵硬。就算被聖火灼燒,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也應該化成一堆灰燼了,爲什麼那個人還保持着這個姿勢呢?

再有從聖光和聖火中傳來了令自己感到陌生的強大力量。這不是一個人該擁有的,類似掛在自己腰間的聖劍。

“難道他沒死?他在借聖火煉器?”威靈剋死勁的晃了一下腦袋。他不明白自己怎麼會想到那方面,實在是太可笑了。

然而,他這邊剛想完,那邊的聖光光柱就出現了“咔擦”聲,聖火也是變得紊亂起來。

“嘭”的一聲,火光四射,煙塵四起。妙俊風站立的位置瞬間消失在人們的眼中。

當一切平復後,一位身穿金色戰甲的英俊青年,拖着黑色的長髮站在大家的眼前。

“威靈克,聖火的威力有待提高。若是能提高那麼一點,我煉製這身戰甲也不用花那麼長的時間。”

妙俊風話不驚人語不休。在場之人,凡是聽到他這句話的,無不目瞪口呆。至於威靈克,更是被內火一薰,一口熱痰“噌”的一下就堵在了他的嗓子眼。

“咳咳咳…”一陣猛烈的咳嗽,威靈克面紅耳赤,好不容易把這口嗆住自己的熱痰給咳了出來。

“妙俊風,你該死!你竟敢用聖火來煉器!你這是對聖火的褻瀆!”威靈克目露兇光的對妙俊風吼道。

“我呸!別動不動張口閉口就是褻瀆。你釋放出的聖火,也能配稱之爲聖火?也就是比普通火焰稍微強那麼一點。

威靈克,你口口聲聲說你熱愛聖庭,這裏是神的國度。那麼,剛纔,是誰允許你往地上吐了一口熱痰?難道這就是身爲首席聖騎士該做的事嗎?”

妙俊風的話讓火氣剛平息下去的威靈克又有了怒火沖天的感覺。隱隱的似乎又有一口熱痰即將堵到他的嗓子眼。

9 “聖劍,伴我除魔!”

威靈克拔出腰間的聖劍,腳步一踏,帶出一道琉璃金光,向妙俊風揮劍劈來。

“麒麟印,隨我誅邪!”

沒有明王劍,但有麒麟印。誰說印章只能用來防禦,它的攻擊有時比板斧還厲害。

“當”的一聲脆響,聖劍利落的劈到了麒麟印的邊角上。

我的出場自帶旁白 “嚓”的輕微聲響起,妙俊風心神一緊,他捕捉到了麒麟印內部出現的細小裂紋。

“妙俊風,沒想到你的印章能經得住聖劍一擊。說出來也不怕你嚇着,我手中的聖劍可是貨真價實的聖劍,是一件神器。用你們東方人的話說,這是一件後天靈寶,足以壓制一切凡兵。

嘖嘖嘖,真可惜啊!你的印章加以時日便能進化到後天靈寶層次,只可惜在今天遇見了聖劍。哎,我都有點捨不得下手了。”

“廢話少說!你以爲憑一把破劍就能傷到我嗎?笑話!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看招,麒麟印,映照四方!”

“哞!”的一聲麒麟吼,麒麟印轉眼間化做一隻散發七彩神光的神聖麒麟。它不用妙俊風再去多說什麼,主動向威靈克發起了進攻。

一束流光破空,轉瞬即至,無情的打在威靈克的鎧甲上。

然而,威靈克立在原地一動不動,用嘲笑的目光看着妙俊風,不屑的說道:“妙俊風,忘了告訴你,我身上穿的鎧甲是受到歷代教皇賜福的神聖鎧甲。雖沒有達到聖器的級別,但也無限接近聖器。

要麼你親自出手,要麼就讓這個四不像拿出點真本事。不然,我真的會以爲,你已經黔驢技窮了!”

“哞”的又一聲響起,麒麟印聽懂了威靈克的話。它腳踏祥雲,駕起金光,向威靈克發起了神聖衝鋒。

螺旋形的氣浪被麒麟印帶起,身居氣浪中心的麒麟印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一身的威能,讓氣浪變得更加凝視,更加充滿殺傷力。

耀眼的金光,攪動的氣流,朦朧的空間,使得手持聖劍的威靈克半蹲而下,謹慎對待這從天而降的一擊。

“神聖守護!”

一張金色的盾牌在他頭頂上方成形,白色的十字紋路清晰的呈現在金盾的表層。

“咣”的一聲重響,麒麟印的攻擊接踵而至。

“滋滋滋”的聲音從一開始的弱不可聞,到後來的震耳欲聾。麒麟印與金盾之間的攻防戰陷入了膠着狀態,誰也不肯退讓一步。

站在金盾下的威靈克,不停地向金盾中注入信仰之力。使其能夠在麒麟印的衝擊下,堅固如山。

麒麟印不想給主人丟臉,更想爲自己爭一口氣。它不相信,一張憑信仰之力幻化的盾牌,能夠讓自己止步於此,無功而返。

妙俊風在它們相持一段時間後感覺不妙。在不能動用明王劍的情況下,這樣的戰局明顯對自己不利,越拖這風向就越會向威靈克那邊吹去。

時間不等人,妙俊風稍作思考後,向威靈克快步衝了過去。與此同時,他的右手不斷蓄力,一團朦朧的火光在他的拳頭上越來越旺。

“嗯?他這是要做什麼?難道想用拳頭來打我嗎?可笑之極!”威靈克注意到了妙俊風的右拳,但他沒有放在心上。他覺得要是讓拳頭打到自己身上,讓自己負了傷,那纔是真的可笑。

“火龍的咆哮!”

“呼哧”一下,一個巨大的龍首伴隨着妙俊風拳頭的揮出,向威靈克發起了迅猛的進攻。

“昂”的一聲,響徹天地的龍吟聲自龍首口中發出。這不是模仿的聲音,而是真正的龍吟之聲。

站在遠處觀戰的人羣,在龍吟聲傳來後,立刻陷入了恍惚的目眩迷離中。他們像個木偶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現在就算一個三歲小孩,都能輕易的重創他們,甚至是殺了他們。

遠處的人都如此,更別說離得近的威靈克了。此時的他覺得腦海嗡鳴,精神渙散,一身的力氣能清晰地感應到,但就是使不出來。

由於他的暈乎,導致信仰之力無法繼續注入金盾。“咔擦”一聲,螺旋氣浪在麒麟印的拼命下,衝破金盾,一砸而下。同時,威嚴的龍首也是衝撞而來,攜帶炙熱的焚燒之力。

“神聖淨化!”威靈克不是普通的聖騎士。既然是首席聖騎士,自然有過人之處。

在白色聖光的洗禮下,他掙脫了精神控制。舉劍向上撩起,進行格擋。

對於衝撞而來的炎龍之首,他想憑藉神聖鎧甲進行防禦。只要將上面的攻擊防住後,炎龍的攻擊對自己來說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問題。

“當”的一聲,半空中泛起一層金色漣漪。麒麟印的攻擊被聖劍攔了下來。

“給我去!”威靈克毫不拖沓,轉手就是一帶,將麒麟印給抽飛而出。

之後,他將聖劍上舉,引來一道金色光柱,輕易的就把身上燃燒的火焰給熄滅得一乾二淨。

“妙俊風,你這出其不意的一擊還真讓我吃了一點小虧。不過不要緊,你使出的招術越多,對我來說你的缺點也就越多。

還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吧!但千萬別使出同一招哦!因爲相同的招式對聖騎士是沒有用的,更別說對我這樣高貴的首席聖騎士了。”

“威靈克,初見你時你給我的感覺很符合首席聖騎士的感覺。可隨着你我戰鬥的白熱化,我越來越覺得,你有點名過其實了。

有聖劍了不起嗎?有神聖鎧甲了不起嗎?獲得了首席聖騎士的稱呼很了不起嗎?我看,你的虛榮心早已讓你忘記了你的初心。

好吧!就讓一切回到原點,這樣的歸宿對你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妙俊風雙腿彎曲,擺出一副精神太極的架子。隨後。兩手揮動,一白一黑的兩團能量在他手中如雲似霧。 重生之榮寵嫡妃 最後,黑白能量在他手中合爲一個整體,構成了一個太極圖。

“威靈克,讓你見識一下東方的玄學,好好感悟一下吧!”妙俊風雙手一推,把陰陽太極圖推了出去。

太極圖在前行的途中緩緩旋轉,黑白二色能量在旋轉中變得高深詭祕,讓人越來越看不透。

“這是什麼鬼?既有生死之力,又有陰陽之道,與此同時,我怎麼還感覺到有一絲混沌的氣息?”威靈克對東方玄術的研究不亞於對信仰之力的研究。

正因如此,他才從妙俊風打出的陰陽太極圖中感受到了此圖中蘊含的所有信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